文章 » 书评

汪晖:《世界历史中的中国:文革、琉球、西藏》序言

汪晖:《世界历史中的中国:文革、琉球、西藏》序言

世界史の中の中国――文革`琉球`チベット

《世界历史中的中国:文革、琉球、西藏》
说明:这是作者为近期出版的日文著作《世界历史中的中国:文革、琉球、西藏》(《世界史の中の中国――文革・琉球・チベット》,笔者:汪暉;译者:石井剛・羽根次郎;东京:青土社,2011年1月24日)一书所写的序言,其中有关西藏、琉球两篇文章的说明,综合了作者在为《亚洲视野:中国历史的叙述》(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2010)所写序言中的内容。
汪晖 琉球 西藏
作者简介: 汪晖
汪晖,1959年生。1988年至2002年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现任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1991年至2000年间参与创办《学人》丛刊,为主编之一。先后担任哈佛大学(1992)、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1993)、北欧亚洲研究所(1995)、香港中文大学(1997)、华盛顿大学(1999)、柏林高等研究所(2000)、波洛尼亚大学(2004)等学术机构的研究员,哥伦比亚大学(2002)、海德堡大学(2003)、东京大学(2005)的访问教授,以及Positions, The Traces, Critical Asian Studies, Post-Colonial Studies等刊物的编委。1996年应邀出任《读书》杂志执行主编至2007年。主要著作包括中文著作《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四卷,2004)、《死火重温》(2000)、《汪晖自选集》(1998)、《无地彷徨—“五四”及其回声》(1994)、《反抗绝望—鲁迅及其文学世界》(1990)等,日文著作《作为思想空间的现代中国》(2006)、意大利文著作Il Nuovo Ordine Cinese(2006)、英文著作China’s New Order(2003 Ted Huters译)、韩文著作《新的亚洲想象》(2003)及《死火重温》韩译本(2005)等。编有《发展的幻像》(与许宝强合编,2000)、《文化与公共性》(与陈燕谷合编,1998)等多种。

说明:这是作者为近期出版的日文著作《世界历史中的中国:文革、琉球、西藏》(《世界史の中の中国――文革`琉球`チベット》,笔者:汪暉;译者:石井剛、羽根次郎;东京:青木社,2011年1月24日)一书所写的序言,其中有关西藏、琉球两篇文章的说明,综合了作者在为《亚洲视野:中国历史的叙述》(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2010)所写序言中的内容。

1

收入本书的三篇文章分别写于2004、2008和2009年间。这些文章涉及的内容与我对中国思想和亚洲问题的思考有一些联系,但如果没有偶然的契机,我大概不可能专门讨论西藏问题和琉球问题。这些文章在中国发表的同时,也在日本的《思想》和《现代思想》刊出,我感到十分荣幸。感谢池上善幸先生、铃木将久先生、丸川哲史先生石井刚先生和羽根次郎先生,没有他们的支持、鼓励和帮助,就不会有这本书的诞生。

《去政治化的政治、霸权的多重构成与六十年代的消逝》初稿于2004年,后经多次修订形成现在的格局。在1989年的政治震荡之后,我一直在思考当代中国的政治和社会变迁。这似乎是一个迫切地需要政治介入和政治行动的时刻,但在1989年和随后两年的世界性巨变中,没有人预见到一个去政治化的时代正在降临,我们习惯的那些批判性的思想和立场在市场化和全球化的浪潮中忽然失去了活力。在1994-2000年间,我先后发表了《当代中国的思想状况与现代性问题》和《一九八九社会运动与中国新自由主义的历史根源》两篇论文,引发了一系列的思想论战。在后一篇论文中,我分析了新自由主义的反政治或非政治的形态。“新自由主义有时以反政治的方式(或反历史的方式,或与传统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想对立的方式)表达自己与国家的矛盾,但这一方式丝毫不能掩盖它与国家主导的经济政策之间的事实上的牢固联系。新自由主义依靠超国家的和国家的政策力量和经济力量、依靠以形式主义的经济学为中心的理论话语建立自己的话语霸权,它的非政治和反政治的特点是依靠与政治的内在联系形成的。”[1]这是我对“去政治化的政治”最初表述。2004年夏天,我在接受一个采访时,再次阐述了我对“去政治化的政治”的看法。[2]

这一年秋天,我应邀担任意大利博洛尼亚(Bologna)大学高级研究员,有机会与Alessandro Russo和Claudia Pozzana两位朋友一起阅读一些六十年代的文献,并讨论当代中国历史。也是在此期间,我开始整理有关“去政治化的政治”的笔记。在这次整理中,我试图解释这一概念的理论含义,而不只是将之作为一个描述性概念。尽管这一目标并未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