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学

黄怒波:卓奥友营地读汪晖“去政治化的政治”

诗一首
卓奥友营地读汪晖“去政治化的政治”

悄悄地我拉紧了帐篷的拉链
我要深藏起我对人类一种秘密的发现
它是不贞的有点像柴科夫斯基的短歌
它是不洁的如丽兹卡尔顿总统套房刚做完爱的床单
可又有什么办法
我毕竟是他们其中深谙其道的一员
我偷来了一只乌鸦的羽毛
想象它是乌鸦老爷宠妃的密件
总不能什么都让山神知道
所以必须偷换某些概念
比如说 牦牛们不再贪吃雪莲
因为雪莲具有致使阳痿的基因改变
比如说 卓奥友不再需要边防证
因为偷渡者们都回家放牛耕田
比如说 山鼠们不再偷窥我的裸体
因为她们都已经全部升华为同性恋
这应该属于去政治化的政治
因为我们不小心揪住了谎言的藤蔓
可是人在高山上的麻烦是看得太远
尤其是背靠山神心硬胆壮
算了吧
还是拉开高山帐篷的拉链
就像拉开山神后宫的栅栏
我们仅仅是石头 又不能被扔的很远
我们做不成乌鸦 还是得道貌岸然
我们终究还是“去我们化的我们”
也好 我们是我们的妈妈乳液饱满

卓奥友 我的秘密你可听见
汪晖兄 你的秘密我已全部发现

2008-09-10 于卓奥友5800米ABC营地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