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学

汪晖:墓园·颠倒

汪晖:墓园·颠倒

Linneanum 林奈

中华读书报 2012年06月27日13 版
2012年5月28日自纽约飞抵瑞典,入住乌普萨拉(Uppsala)瑞典高等研究院(SCAS)。研究院的主体部分是一所十八世纪的晚期建筑,即林奈宫(Linneanum),坐落在植物园内。我的寓所在植物园外的墓园一侧。5月29日,临窗而坐,眺望墓园,时差之中,恍若守墓人,随手涂鸦,录随感二则,其一题为《墓园·颠倒》。

题记:2012年5月28日自纽约飞抵瑞典,入住乌普萨拉(Uppsala)瑞典高等研究院(SCAS)。研究院的主体部分是一所十八世纪的晚期建筑,即林奈宫(Linneanum),坐落在植物园内。我的寓所在植物园外的墓园一侧。5月29日,临窗而坐,眺望墓园,时差之中,恍若守墓人,随手涂鸦,录随感二则,其一题为《墓园·颠倒》。

    窗外是一片广大的墓园。绿草如茵,树木葱茏,阳光树梢交错,暗影扶疏。虽是盛夏,这里却凉意袭人。墓园向城内延伸,过河不远,就是林奈花园,大生物学家林奈(Carl von Linné,1707-1778)工作过的地方。1907年年末,日本东京刊行的《河南》月刊第一号揭载题为《人间之历史》的长文,其中提及林奈云:"林那(K.von Linné)者,瑞典耆宿也,病其时诸国之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