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社会

朱金春、王丽娜:从“多元一体格局”到“跨体系社会” ——民族研究的区域视角与超民族视野

朱金春、王丽娜:从“多元一体格局”到“跨体系社会” ——民族研究的区域视角与超民族视野

费孝通

黑龙江民族丛刊2012.2;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近代以来的民族研究主要是在民族主义知识框架下展开的。在民族研究中,民族被放置于主体性地位,因而无法在更为广阔的视野内呈现民族社会复杂多样的关系。因此,需要在研究方法与知识视野上有所突破。通过对"多元一体格局"理论和"跨体系社会"理论的评述,本文认为,在民族研究中,区域视角与超民族视野更能呈现出丰富多样的关系。
标题

一、问题的提出

近代以来的中国历史是一部构建现代国家的历史,从传统的国家形态转向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成为一个主要方向。我们对国家构建的理解深受近代民族主义知识的影响,以普遍主义面目出现却表达着特殊主义的欧洲形式的民族国家,成为我们在看待中国民族与国家之间关系时不能回避的参照标准。但是当我们使用欧洲民族国家的概念去表述由多民族构成的中国时,却发现进入了一个民族国家的建构困境,即民族国家理想与中华文明多元性的矛盾。这一困境不仅是知识与观念上的,而且深刻地影响到构建现代国家的实践。

纵观近现代历史,从"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到"五族共和"再到"中华宗族论",这些观点体现着时人对国家构建以及民族与国家关系的理解。但是这些观点要么陷入狭隘民族主义的深渊,要么步人大民族主义的同化路径,无一能够真实地反映中国民族与国家之间的关系。这一重大问题在理论上一直没有得到全面而恰当的阐释,从而也就无法建立一套有效的解释体系。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理论受到了广泛的关注,有学者认为其贡献在于"提出并通过论证而确立了'多元一体'这个核心概念在中华民族构成格局中的重要地位,从而为我们认识中国民族和文化的总特点提供了一件有力的认识工具和理解全局的钥匙"[1];"成功地总结了中华民族结构中'一'与'多'的关系"[2],等等。

但是当我们重新阅读费孝通先生在1988年所发表的《中华民族的多元一体格局》这篇着名的文章,从表述与论证这一理论的思想视野与知识框架来看,发现"多元一体格局"理论是在近代以来的民族主义视野展开的,同时也未能突破民族主义知识框架,在文化民族主义与政治民族主义之间存在着模糊性表述。就其目的而言,依然是一种"强国主义的民族学理论"[3]。

马克思主义认为民族问题是社会总问题的组成部分,因此我们对民族问题的理解与表述有必要超越民族主义的知识视野,将其放置于更大的社会范围内进行理解。这就要求我们不仅在理论上突破民族主义的知识框架,而且在实践上要真正使"民族"走向"社会"。因此,民族研究要有超民族的视野。

费孝通先生在论述"多元一体格局"理论时,曾将中华民族聚居地区归纳为六大板块和三大走廊的格局,其中对藏彝走廊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重视历史语言学与历史地理学知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