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社会

魏行:媒体暴力与学术独立--关于一起媒体公共事件的备忘录

此次汪晖"被抄袭"事件提醒我们,大众传媒由于它自身的特性,本身没有能力,也没有动力承担对学术界进行公正裁判的功能。在媒体拥权自重的情况下,它却很容易转化为打击异己的政治工具。《南方周末》作为一份在中国转型时期拥有强大影响力的媒体,当它自身的权力溢过"自律"的界限,就会产生政治上的腐败。对此,中国的学术界如何反思和反抗形形色色的媒体暴力,保障学术独立和思想自由,将决定今后中国学术界思想的走向与发展。

 一,《南方周末》的"有罪"预设与合法性问题

《南方周末》3月25日以罕见的跨版形式转发王彬彬的长文,指控汪晖《反抗绝望》一书存在严重抄袭。此文一出,随即在网络上引爆了长时间激烈的辩驳,一直到4月8日,战火并未停息,《南方周末》却再次以超长篇幅发表项义华的《规范的缺失与自我的迷失》一文,并配发了网民对《反抗绝望》的调查材料,以及关于此次事件的不同声音。这可以看成是该报对网络论辩的一个回应,也是挑战。的确,深谙媒体之道的《南方周末》成功地利用了媒体议题设置的功能,完成了对一位学者的有罪推论,也成为一起媒体以暴力干涉学术的特殊而罕见的案例,值得解剖。笔者关注网络媒体公共事件的发生,对于这次事件,也一直进行追踪、观察与思考。这里,结合田野观察,对《南方周末》此次进行的议程设置过程和方法做一个基本描述,帮助大家厘清问题。

 先从一个有意味的现象开始。项义华的文章首先承认了王彬彬一文具有偏颇之处,"从王彬彬一文所举例证来看,汪著涉嫌抄袭的部分似乎并不很多,有些地方似乎也比较难以定性"

在王彬彬一文发表之后,署名"钟彪"的网络文章和三联编辑舒炜的文章,驳斥了王文在证据上的作假。从网络上网民上传的大量汪晖一书的截图来看,王彬彬一文的最大"偏颇"之处,恰恰是无法辩护的作假,有玩弄证据之嫌。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关于列文森的问题,王文其实是故意抹杀汪晖的注脚。这是豆瓣读书3月29日"面向大海"网民在题为"为什么王彬彬摘录时会漏掉了一个重要注释?"里的质疑:

被王文列为汪文抄袭铁证的例句是:汪的论著中将"梁"换"鲁"。王文摘了汪著作P134的这一段话:"鲁迅的著作是将一种文化中所包含的技术结构、价值和精神状态完全或部分地引入另一种文化的文献记载。这种文化引入包括四部分内容:变更需要、变更榜样、变更思想、变更理由。"
    查查汪晖的原文,这段话后面紧跟着有一个注释:"列文森:《梁启超与中国近代》,第46页"。既然汪先生自己都已经明白告诉大家,可以看看列氏著作的46页,又怎么能说"汪晖只把勒文森的'梁启超'换成'鲁迅',其他便'几乎'是原原本本地抄录勒文森"呢?说不准王先生自己也是看了汪的注释才找到列文森书中46页的那段话。

还有,在P90,汪在分析梁鲁"同一性"时,已经清楚标出"参见"勒文森这书的注释。可以读读汪的原文。

不知为什么王的文章摘录时会漏掉了这个注释,让许多网友凭此直接判断汪就是抄袭。为什么漏了?是不小心还是在证据上做手脚?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0534897/

   其实,3月28日在闲闲书话,网民"麦香抄手"在王彬彬长文的跟帖中,就已经用大量的截图反驳了王文的证据,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32085.shtml 。此后,有关列文森问题的截图被广泛传播在豆瓣读书、闲闲书话和关天茶社这三个论辩最激烈的地方。因此,这里的网民们对《南方周末》和王彬彬一文产生了强烈的质疑。在关天茶社,网民"诗人小郑"在题为"王彬彬与《南方周末》,因对汪晖的恶意污蔑,必须向全国公开道歉!"的帖子中说:


我诗人小郑光明磊落,但是特别恨别人骗我、耍我。刚刚我才发现,被王彬彬骗了。王彬彬批评汪晖的文章,其实只有一条证据非常过硬,就是汪晖说鲁迅的文化改造是"变更需要、变更榜样、变更思想、变更理由"。


3月25日那天,我就是看了新闻报道中对这段的引文,才心里对汪晖有很大鄙夷。后来4月3号,我才看到王彬彬的全文,这才认识到王彬彬是在大题小作。《南方周末》是在肆意攻击。


而直到今天,也就是4月7日,我才在天涯看到某网友贴上的《反抗绝望》的影音(印)书页,我发现在这条汪晖说鲁迅的文化改造是"变更需要、变更榜样、变更思想、变更理由"。汪晖竟然已经加了注!注解是"列文森《梁启超与近代中国思想》,第46页"!


汪晖都加了注解了,怎么你王彬彬还在那犬吠呢?


我诗人小郑从来没骂过人,今天我破例下"王彬彬,你×××","《南方周末》,你×××"。这个世界到底还有没有天理!!!

   这是一个很典型的网民心态。即便是在网络上铁杆"倒汪"派的网民vivo(该网民被南周作为网民搜查"抄袭"证据的主要角色)也认为:

就像Dasha所言,如果仔细考察王彬彬的文章,他也不是什么好鸟,更不是什么真能抓住、咬死老鼠的好猫。

他的行文不怎么清晰准确,有很大的误导性成分,比如在引述汪晖《反抗绝望》第65页的剽窃文字时,故意省略掉最开始的"在伽达默尔看来",也不点明这段话实际上紧挨着第64页给出了来源注释的引述文本,如果一个反对者没查对过原书,就彻底失去了任何辩护的余地(当然,我不认为可以辩护,可在这种要害地方不说清楚就有点行为不端);又比如,王彬彬口口声声说汪汪汪到处以"参见"浑水摸鱼,可人家有时候只给出脚注,没说"参见"。 http://www.douban.com/note/65202440/

 

对于这些涉嫌证据作伪的做法,项文和《南方周末》都没有做出回应。那么,《南方周末》是否对王文论证的证据有所了解呢,《中国青年报》披露道:

据刊发《汪晖〈反抗绝望〉的学风问题》一文的《南方周末》责任编辑刘小磊介绍,大概两周前王彬彬将该文给他,"他当时跟我讲,《文艺研究》星期五进厂,但是到读者手里还有1个星期左右。这个杂志发行量也就2000-3000份,他还是希望也给我们。"刘小磊表示,拿到该文后,他将王彬彬指出涉嫌被抄袭的5本书和汪晖《反抗绝望》几个版本的书亲自对照,还修改了两三处《文艺研究》上不太准确的引文,"核对一遍后,我觉得大体来说文章比较扎实。"(《中国青年报》2010年3月30日,《清华教授成名作被指抄袭 网友解读为"派系斗争"》,记者王晶晶。)

 

也就是说,王文的证据都是经过责编"亲自对照"的,因此,对这些证据的作假,《南方周末》是难辞其咎的。另一个广受网民批评的问题,是王文的一稿两投,这是严重违反学术规范的事情,对此,《南方周末》责编的回应是颇可玩味。也是网民的披露:"昨天问一个编辑,南周这种做法是否合理。编辑说尽管学术刊物有半年不得转载的规定,但是只要作者本身授权,在此期间内,发到其它刊物上,是没有问题的。"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0506546/?start=100 。作者授权,就可以一稿两投,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理由。也许,更有意味的是,《南方周末》在"转载"的时候,并无"转载"二字",也并不提及首发的《文艺研究》。那么,《文艺研究》会状告《南方周末》吗?《南方周末》知道不会,所以才会无所顾忌,形式上的"转载"二字也可以省略。对此,可以理解的理由,是《南方周末》和《文艺研究》其实是互相知道和协商好的,在同一时间段里共同推出这一文章,以达到制造"公共事件"的效果。对于这些表现,网民其实很敏感,闲闲书话上,网民"老俞说事"在3月25日当日就发出"请看《南方周末》和《文艺研究》的联合军事行为"的帖子,很多网民开始怀疑此次事件背后的政治动机,此后左、右之争开始不断在网络论辩中出现。

 

这里涉及到如何理解项文所承认的前提,即从王文来看,汪晖所谓"抄袭"的地方其实"并不很多",而且"较难定性"。这其实已经承认,3月25日《南方周末》破例刊登王文,其实是一种媒体预先设定"有罪"推论而进行的非法的"缺席"审判,因为其论证本身是完全站不住脚的。那么,《南方周末》是否应该为这种行为的"非法性"负责呢?目前,其实并没有任何机制可以制衡这种媒体的"非法"行为。除非当事人走法律程序,而《南方周末》作为一家有势力的媒体,对此看来并不顾忌。

对它来说,最重要的是:它作为一项成功的议题设置已经完成,虽然王彬彬一文所有的证据都是虚假的,但是对汪晖的指控却声势浩大地建立起来。汪晖"抄袭"事件被称为学术界的"大地震",也成为媒体热衷追捧、具有充分的眼球吸引力的选题,各家媒体争先恐后跟进。汪晖本人希望由"学术界"自己来"澄清"的意愿,已经完全不可能,而是演化为一个平面和网络媒体联袂狂欢的盛大节日。对此,项文还明知故问地说:

对汪晖来说,面对学界同行在学术道德方面对自己的严重质疑,负责任的态度应该是由自己出面作出解释,但他的第一反应却是"由学术界自己来澄清",这是很让人不解的。

汪晖对中国学术界保持学术独立与学术自由的期望,反而变成了"让人不解"的事情。而且,有意思的是,大多数出来站在《南方周末》立场上说话的学者,也都表示不理解汪晖的话。

4月8日《南方周末》再度出击,是继续沿着"有罪推论"的预设来强化其议题功能。因此,项义华一文的重点依然会放在所谓"证据"上,但是因为有王彬彬证据作假的"前科"之鉴,所以项文其实别无选择,只能继承王文的逻辑,继续纠缠在最没有说服力的"参见"式注释问题上,固守其从"参见"的角度定义"剽窃"的基本立场。为此,项文把《反抗绝望》一书的"参见"式注释进行了全面梳理,他发现:在鲁迅研究的专业学科领域,汪晖一书的所有引证都是规范的。但是他的结论却是奇诡的,"这表明汪晖当时是具备引证方面的学术规范意识的,在他认为有必要的时候,他是能够做到以正文和注释相互对应的方式来引述别人的学术观点的。"所以,他接下来的论断就很值得分析了:

 

"但令人遗憾的是,《反抗绝望》一书在引述鲁迅研究界之外的一些学者的观点时,却出现了许多本可避免的错误。这既表现在一些已有参见式注释的片段上,也表现在一些未加引注的段落之中。如王彬彬一文中列举的几处引用列文森、李泽厚、张汝伦三人相关论述的片段,就有4处存在着虽有注释但正文中未标明被引者之名亦未说明引用他人论述的问题,另有三处则未加注释--这是为汪晖辩护的钟彪等人也不能否认的。 "


     这段论述有几个问题值得提出来。

一,汪晖被指控为"抄袭"的地方其实都不属于鲁迅研究的专业领域,虽然项文想诱导大家得出这样的结论是:汪晖不是不具备规范引证的能力,而是故意违反。

但是,我们完全可以从这里得出另一结论,就是汪晖一书出现的引文不规范的情况,都是在背景性和资料性的描述部分,而不是立论的部分,这恰恰证明汪晖一书在八十年代的学术背景下,其独立研究的部分其实具有相当的规范性。事实上,无论是王文还是项文,以及网络上出现的所有被指控为"抄袭"的部分,都是严格地限定在背景性与资料性的范围之内,这是一个不应该被遮蔽的重要问题。

二,非常遗憾,列文森的问题再度被列为证据,说明项文,或者《南方周末》并不愿意直面王彬彬一文论证作假的事实。

三,对钟彪一文的引用,断章取义。钟彪一文承认汪晖存在三处脱注现象,"但它们都紧邻'参见'式注释",这句描述非常关键,正是因为是"紧临",所以它应该被认定为"疏失"。而且关于列文森的问题,钟文应该是最早指出其论证作假的:

还有的地方,王彬彬毫不掩饰地指黑为白。例如,汪晖在《反抗绝望》第68页对列文森《梁启超与中国近代思想》(四川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46页的引用,已有"列文森:《梁启超与中国近代思想》,第46页"的注释,而且其中并无"参见"二字。即使此处没有用引号标注所引词句,也只是稍与现在的习惯不合而已,王彬彬则有胆量说,"读者应该已经笑起来了!",认为这是"对勒文森的剽袭"!

 

所以,可以认为项文的发表并不表明《南方周末》试图以学术的态度认真对待已经披露的事实,对待不同意见的辩驳,而是继续沿着"有罪推论"的路数往下走,这正是《南方周末》议题设置的逻辑。而项义华一文则以貌似学术的话语,继续玩弄证据。

 

二,项文所谓新的涉嫌"抄袭"材料之辨析

 

项文的主体部分是披露新的涉嫌"抄袭"的材料,主要有两个部分。

一是关于黎红雷《中法启蒙哲学之比较》,而项文之所以找到这些"证据",根据的却仍然是汪晖自己书中给出的注脚。所以,项文和王文依然是走同样的路线,根据原文给出的注脚,指证其为"抄袭":

"第一类例证见于汪著1991年版第19-21页(河北教育2000年版第59-61页),这里前面部分关于怀疑精神的一大段论述都是从黎文中抄来的,只作了少量文字上的改动,后面引用的严复、梁启超等人关于怀疑论哲学的论述也是从黎文中转引过来的,共约1100多字,但汪晖只在第20页中间一句--"这样一种深刻的怀疑主义必然会引起从事近代启蒙和反对封建专制的政治斗争中的中国资产阶级的共鸣。"--后头加了上述那个参见式的脚注,似乎除此之外,都是由汪晖自己独立完成的。这如果不属于王彬彬文中所说的那种"掩耳盗铃式的抄袭",那又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呢?"

如果我们破除项文的诱导式句式的影响,其实可以发现,汪晖的原文并没有隐瞒其出处,因此这个指控其实是站不住脚的。对此,项文自己是心虚的,所以在紧着的这一段里,提高了调子为自己做进一步的"论证":

"事实上,除了这一处以外,该书1991年版第72-76页整整一大段(自"其次"始,至"所代替"终,2000年版第121-125页作了分段,内容无异)长达2800多字的论述,就是著者将其"参见"的李泽厚、黎红雷、李龙牧、邱存平等人的论述拼凑糅合在一起而形成的,其中涉及的对谭嗣同、严复、梁启超、魏源、冯桂芬、龚自珍、王韬、马建忠、薛福成、郑观应、邹容、孙中山、蔡元培等诸多近代思想人物的论述,都不是汪晖本人从这些近人著作中解读出来的,而是从他人的研究性论著中摘抄出来的 "。

这一段深得王彬彬一文瞒天过海之精髓。就是它刻意隐瞒了这一部分内容涉及的李泽厚、黎红雷、邱存平(除了李龙牧)其实汪晖在原文中都给出了注脚,他才能够一一检出。我查验了手中2000版本的第121-125页,其中涉及李泽厚的注脚有三处之多,涉及黎红雷一处,邱存平一处。第124页注脚1中赫然写着:

"关于近代思想史的'中庸'思维方式可参见黎红雷的《中法启蒙哲学之比较》一文第4节。"


第123页注脚3为:

"鲁迅对'中庸'的批评可参见邱存平《关于鲁迅对中庸思想的批评》一文,见《鲁迅研究动态》1997年第10 期。"

接着项文追加指控:"更有甚者,汪晖还将黎文中的一段论述和一处引文拼凑在一起,直接当作自己的论述写在自己的书里"。他比较了汪晖原文和黎红雷一文的相似处,认为:"至少在这一段中,汪晖是注明了出自李泽厚论著的引文出处的。但遗憾的是,对于不如李泽厚那样知名的作者,汪晖的抄袭就显得有些不留情面了"。但是只要阅读了汪晖原文的读者都不难发现,这部分是为了对鲁迅思想进行辨析的背景交代,在交代法国启蒙思想及其对康有为、邹容等思想的影响之后,汪晖的立论在于:"但是鲁迅的态度却复杂得多。他把个人的自由意志与资本主义政治制度及其自由平等原则对立起来,认为后者与君主专制一样对个人、个性形成了束缚"。在对此观点进行了充分的论述后,再回到法国启蒙思想的时候,给出的第一个注脚就是黎红雷的《中法启蒙思想之比较》。事实上,因为这个注脚出现在全书的第一章的第一节,项文正是据此来发现黎文的。

从现在的引述规范来说,确实不够严格,但是从汪晖的原文看,不存在故意隐瞒材料出处的问题。所以项文需要不断强调汪晖原文的"突兀之感",行文"莫名其妙","飞来之笔"等等,以强化他的论证,这些不过都是遮幕法。汪晖的原文其实很清晰。

第二部分是利用张梦阳的说法,来指责汪晖抄袭"竹内好",这其实已经沦为诡辩,不值得辨析了。不过,我们还是来看看项文是怎么来罗织罪名的。项文说:

如果汪晖如张梦阳所说的那样,能够"坦然承认"竹内好"对自己的研究思路产生过重要的启悟",他就不应该在具体问题上显示与竹内好的区别的同时,却对"反抗绝望"这个核心命题与竹内好上述论述的关系不作任何说明。

那么,我们来看汪晖原著中的这段话:

从这个意义上说,"反抗绝望"是对社会与自我的双重态度,它首先是一种人生哲学,即个人如何面对人生的思考。竹内好说:"'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这是一句语言,但是在说明鲁迅的文学这一点上,超出了语言。与其说着是象征性的语言,不如说是一种态度和行为。......人们可以说明'绝望'和'虚妄',但对于自觉地意识到它的人却无法说明。因为,那是一种态度。表现了那种态度的是《狂人日记》。"(注脚2,竹内好:《鲁迅》,第81页。)其实,全部的鲁迅小说都是这种态度的客观化,它们既是这种态度的表述,又是这种态度的结束;在这个意义上,小说家鲁迅的形成正依赖于这种态度。(2000版,第318页)

这是"不作任何说明"吗?自称检查过全书脚注的项文,似乎没看到这里的引文和注脚,这是否刻意欺瞒读者?这样的举证作伪,与王彬彬的文风也是一脉相承的:按照三联编辑舒炜的发现,王彬彬在证据上尤其擅长"外科"手术。

除此之外,项文还大量地运用误导性语言,来迷惑读者。茲举两例:

 

"熟悉李泽厚文风的读者自然不难发现,这个段落中有关康有为、邹容的论述与李泽厚的手笔是多么的接近,以李泽厚在1980年代的流行程度,以他为抄袭对象而不被发现的可能性是相当小的,所以,当王彬彬一文举证指责汪晖抄袭李泽厚的时候,许多汪晖的辩护者都不以为然,觉得是小瞧了汪晖的智力。对此,笔者也不持异议--至少在这一段中,汪晖是注明了出自李泽厚论著的引文出处的。"

 明明是无法证明抄袭李泽厚,但是却故意以如此暧昧的话语出现。

对于伊藤的这句话,张梦阳的解读是这样的:"日本鲁迅学界是带着几分喜悦指出了竹内好对汪晖的影响,并没有指责他'剽窃',因为影响与'剽窃'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但是,在笔者看来,伊藤所用的"藏不住"一词却正与张梦阳所说的"坦然承认"一词构成了一种饶有意味的对比。作为一个中国的学者,笔者从伊藤这句话里读出的并不是"日本鲁迅学界的几分喜悦",而是大陆鲁迅研究学界的某种苦涩--但愿这只是我的误读而已。

项文在这里故意用"但愿这只是我的误读"来掩盖真实的目的,就是在无法证明汪晖"抄袭"竹内好情况下,用暗示的方法来引导读者的想象。这是很不正大光明的方法,是阴暗的做派。

如果不是因为"有罪预设"的动力,上述这些"证据"不至于如此扭曲。

 

 

三,《南方周末》与网络暴力

这次《南方周末》再次出击的特殊之处,是在与项文配合的同时,还发表了网民收集的证据。

其中最被强调的重磅证据就是项文已经提到、由网民vivo搜集的李龙牧问题。但是根据发表在"左岸文化网"(http://www.eduww.com)上的李葵文章《汪晖有关<新青年>的历史论述的出处》,汪晖关于五四论述的资料来源,并非直接来自李龙牧《五四时期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的重要刊物--"新青年"》一文,而是来源于《五四时期期刊介绍》这一当时研究生的必读书目,在其博士论文中是列为参考文献的,但是在初版的时候,因为编辑按照当时出版的习惯拉掉了参考文献,导致出处的遗漏。所以,《南方周末》的编辑在对材料不辩其真伪的情况下,武断地把这条材料列为重点"抄袭"材料,严重误导读者。这同时也证明,媒体其实并不具有介入学术界,充当法官和裁判的学术能力,而只能成为粗暴干涉学术独立的反例。当然,从上述事实来看,《南方周末》从一开始就没准备真正从学术立场出发来判定事件的性质。
    在网民给出的所谓涉嫌抄袭苏联学者赫拉普钦科例中,举证者也刻意遗漏了一个关键细节,就是在同一段落,原文已经给出了注脚。在我手中的2000年版中,第215页,注脚内容为:赫拉甫琴科:《作家的创作个性与文学的发展》,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第142页。

《反抗绝望》作为一本八十年代的著作,它的学术规范按照今天的要




技术支持: MIINNO 京ICP备20003809号-1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