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社会

路爱国:西藏农区基础教育调查报告

社科院经济所网站
这篇调查报告讨论西藏农村地区基础教育问题。它不是对西藏教育发展的完整描述,而只是提供了对当前西藏农村教育状况的一个观察。这份报告分析西藏农牧民对教育的实际要求,探讨进一步提高教育资源利用、改善基础教育的途径。讨论中涉及的问题包括:市场力量是否以及在什么程度上影响西藏农村教育资源配置,如何看待当地基础教育发展的制约因素,什么是目前教育供需关系中的主要矛盾,调节教育供需关系有那些可能的选择。除了参考其他相关文献、特别是有关西藏教育的研究文献外,这篇报告主要依据 2003年 7-8 月份在当地进行田野调查所获取的材料和信息,包括当地各级政府及其教育部门的文件和资料,与政府有关各方会见和访谈得到的信息,以及访问学校、村落和农民家庭相关人员获得的信息。这次实地调查局限在西藏农区及个别半农半牧村落,纯牧区的情况暂告阙如。
路爱国 西藏 教育

Page 1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网站 http://www.iwep.org.cn/ 制作 1 西藏农区基础教育调查报告∗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  路爱国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国经济市场化程度的提高,教育在市场竞争中的作用越来越突出,以至政府强调普及和发展教育,通过教育开发人力资源,从而提高国家在世界市场上的竞争力,而个人则需要努力接受教育,获得相关文凭,以便提高就业竞争能力,为争取更好的工作生活条件打下基础。中国政府近年来不断强调“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提出“科教兴国”的发展战略,并出台一系列相应的配套措施和口号,例如“跨世纪素质教育工程”,“跨世纪园丁工程”,“高层次创造性人才工程”等等,教育部门则订立了例如创建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等目标,有些地方还提出教育国际化、市场化、多元化、法制化、甚至产业化等观念,以及教育体系创新等口号。(参见 程方平主编,2002 年,第22-25、52-57 页) 由于受教育程度越来越与就业联系在一起,社会上大办教育的热忱日见高涨,每年的考试尤其是高考,成了全国瞩目的重大事件,而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似乎也成了举国上下的共识。由此看来,如果说我国目前的教育仍然受到资源限制的话,对教育的需求似乎提供了教育发展的无限动力。实际情况是否如此?这篇调查报告讨论西藏农村地区基础教育问题。它不是对西藏教育发展的完整描述,而只是提供了对当前西藏农村教育状况的一个观察。这份报告分析西藏农牧民对教育的实际要求,探讨进一步提高教育资源利用、改善基础教育的途径。讨论中涉及的问题包括:市场力量是否以及在什么程度上影响西藏农村教育资源配置,如何看待当地基础教育发展的制约因素,什么是目前教育供需关系中的主要矛盾,调节教育供需关系有那些可能的选择。除了参考其他相关文献、特别是有关西藏教育的研究文献外,这篇报告主要依据 2003年 7-8 月份在当地进行田野调查所获取的材料和信息,包括当地各级政府及其教育部门的文件和资料,与政府有关各方会见和访谈得到的信息,以及访问学校、村落和农民家庭相关人员获得的信息。这次实地调查局限在西藏农区及个别半农半牧村落,纯牧区的情况暂告阙如。一、西藏基础教育的发展1、简要回顾 ∗感谢朱玲、翁乃群和课题组成员的宝贵意见和建议。报告存在的问题和不足由我个人负责。 -------------------------------------------------------------------------------- Page 2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网站 http://www.iwep.org.cn/ 制作2建国以来,西藏教育逐步纳入全国教育体系,成为全国教育事业的组成部分。目前,西藏与全国其他地区一样,执行国家统一的教育方针政策,努力实现国家统一的教育目标,按照全国统一的要求培养学生。与此同时,作为少数民族自治区,西藏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它拥有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文化、本民族语言文字、以及独特的生产生活方式和传统习俗。西藏教育发展的道路,实际上是按照中国政治经济总体发展框架的要求,使当地教育融合到国家统一教育体系中,同时保持和发扬地方民族特性的历史。西藏在历史进程中建立了政教合一制度下的教育体系和传统。和平解放前,西藏主要实行寺院教育。由于全民信教,西藏的传统文化例如藏文、天文、医药、历算、绘画等主要由寺院僧侣传承,寺院自然成为传统教育的主要场所,形成了“寺院即学校、宗教即教育”的特色。除此之外,西藏还有领主贵族阶层的官学及私塾教育,传授领主贵族的道德价值、知识技能,例如藏族文字、历史、文学、以及行为举止规范。平民子弟要想接受教育,基本上只有入寺为僧一途。在晚清特别是民国时期,当时的中央政府曾经鼓励在西藏建立书院、私塾甚至学校,成立新的教育行政机构,创立包括初、中、高等教育,以及社会教育、补习教育和特种教育组成的现代教育体系。此外,外国势力较早介入了西藏教育,尤其鸦片战争以来,由于外国人在中国传教、办学、设医院等受到不平等条约的保护,西方传教士在西藏的活动显著增加,他们在川边藏区开设过少量教会学校、医院和孤儿院、育婴院。由于当时中国的半封建半殖民地性质,西方人举办的教育、慈善事业带有明显文化侵略倾向,与普及教育没有任何关联。(参见 朱解琳 编著,1990 年;滕星、王军 主编,2002 年)由于种种原因,外来力量办学的尝试基本上都不长久,最终都以失败告终。到和平解放前夕,寺院教育和贵族教育依然是西藏传统教育的主干。在现代教育几乎仍然一片空白的情况下,教育被当作少数人的特权,绝大多数人没有受教育的机会,这与旧中国其他地方的情况是一致的,不同的是,西藏教育的总体发展似乎更落后。统计资料表明,1950 年代初,全国人口中 80%是文盲,而西藏人口的文盲率(包括文盲、半文盲)更高达 95%,有文化的只是极少数上层贵族和僧侣。112004 年 5 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西藏的民族区域自治》白皮书也指出,“旧西藏没有一所现代意义上的学校,适龄儿童入学率不到 2%,青壮年文盲率高达 95%。”。西藏虽然全民信教,但只有少数人入寺为僧。中国西藏信息中心提供的资料说, “据统计,西藏民主改革前,西藏自治区境内共有 2711 座藏传佛教各宗派寺院,114103 名僧尼,其中上层活佛约 4000 人,僧尼总数约占西藏总人口的10%。”见“藏传佛教的教派”,http://www.tibetinfor.com/zt/zt200200302100328.htm ]。而且,入寺僧人并不都是接受寺院教育的学经僧人,其中有的学习绘画雕塑、刻经印经,有的学念咒降神、打卦卜算,有的要参加寺内杂务劳动,“真正的学经僧人在寺院中只是一少部分”。见 朱解琳 编著,1990 年,第 89 页。

-------------------------------------------------------------------------------- Page 3

 

制作31950 年和平解放后,西藏逐步建立起现代学校制度。1951 年昌都战役后,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藏第一件事,就是在昌都办起了一所小学,叫“昌都小学”, 随后又办了拉萨小学和日喀则小学。21956 年建立了西藏的第一所中学拉萨中学,1959 年为培养干部在陕西咸阳办起西藏公学,1965 年改为西藏民族学院。3半个多世纪来,在政府的统一规划和直接支持下,西藏各地建立的各类学校逐步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教育网络,从幼儿教育到职业、成人、特殊教育,从小学到中学、大学,教学机构的建立保障了当地人民受教育的权利,明显改善了教育条件,提高了西藏人民文化知识水平,教育普及程度与以前局限性很大的寺院教育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根据自治区教育厅提供的材料,到 2002 年底,全区共有各类学校 1016 所,其中小学 899 所(另有教学点 2097 个),初中 95 所,完全中学 8 所,普通高级中学 8 所,中等职业学校 11 所,高等院校 3 所,特殊教育学校 2 所。4依托这个教育体系,通过实施全国统一教学大纲,西藏教育的发展步伐与全国基本一致,除了教学中的少数民族语言特色外,与国内其他地方的差别主要表现在发展水平上。2、基础教育现状西藏教育虽然取得很大的历史进步,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仍然存在较大差距,集中表现“三高三低”上,即辍学率、复读率、留级率高,入学率、巩固率、升学率低。2002 年,全国适龄儿童入学率为 99%,初中入学率为 90%,高中阶段入学率为 43%,高等教育入学率为 15%,而西藏的平均数字分别为 88%、 48%、 19%和 7%。可以看出,西藏在小学阶段就存在较大差距,初中往上的差距更加明显,接受高中和高等教育的比例不及全国水平的一半。与全国的情况一样,西藏教育的发展也是不平衡的,不仅城镇教育明显好于农村,地区之间的差别同样明显。全自治区六个地区中,林芝地区和山南地区的教育发展好于其他地区,昌都地区县以下教育相对落后,而作为牧区的那曲和阿里地区更差一些,由于那里人口居住更为分散,教学条件的改善面临更大困难。总体来说,农区好于牧区,而在同一个地区,城镇明显好于农村。2毛泽东:“我们人民解放军进了西藏,给西藏人民做的事情还不多,修通了两条公路,办了两个小学……”其中提到的两个小学是拉萨小学和日喀则小学。见 “同班禅额尔德尼的谈话”,1955 年 3 月 9 日,《毛泽东西藏工作文选》,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中国藏学中心编,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中国藏学出版社,2001 年,第 118-123 页。3西藏教育部门领导提供的信息。4据前引 2004 年白皮书,到 2003 年底,西藏有各级各类学校 1011 所,教学点 2020 个,在校学生达 45.34万人,小学入学率达 91.8%;文盲率下降至 30%以下。

-------------------------------------------------------------------------------- Page 4

制作4在普及义务教育方面,西藏政府的统计显示,21 世纪初,全自治区 74 个县(市、区)中,有 49 个县、区普及了 6 年义务教育,普六人口覆盖率将近 71%,有 8 个县、区普及了9 年义务教育,普九人口覆盖率将近 17%。西藏人口中文盲、半文盲比例仍然比较高。到2002 年,全自治区有 28 个县、区通过了扫盲验收,但青壮年文盲率仍然维持在 34%的水平上,位居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之首。全国成人文盲率在 2000 年下降到不到 9%,其中青壮年文盲率下降到 5%以下。2002 年,西藏人均受教育年限为 4.11 年,就业人口中高中文化程度的为 5.8%,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为 1.9%。 而在 2000 年,全国人均受教育程度已经达到 7.33 年,就业人口中高中文化程度的为 14%,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为 5%。西藏人均受教育年限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而具有高中和大专以上文化的人口比例远远不足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5改革开放以来,西藏中小学的入学和升学率出现了比较大的波动,其中小学入学率从1980 年代初期,确切说从 1983 年开始显著下降,此后在不同年份有起有伏,直到 1990 年代后期才恢复并超过了 1980 年代初期的水平。小学升学率的变动轨迹有所不同,除有些年份出现较大波动外,大致表现为:1980 年代到 1990 年代中期由上升到趋于徘徊,此后到世纪末出现明显下降趋势。表 1 初中毕业生和小学毕业生升学率及小学学龄儿童入学率单位:% 年份Year初中毕业生升学率小学毕业生升学率小学学龄儿童入学率

1981 1982 1983 1984 1985 1986 1987 

1988 1989 1990 1991 1992 

28.139.236.039.444.448.841.340.736.232.932.429.641.149.

744.044.947.953.239.673.662.167.762.776.078.042.

146.446.050.048.455.753.167.445.652.65

数字来自: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http://www.edu.cn/20020221/3020806.shtml

西藏自治区教育厅:“西藏教育基本情况汇报”, 2003 年 5 月 27 日;西藏自治区教育厅:“认真学习贯彻十六大精神 全面掀起小康社会建设热潮 努力推进教育创新和实现教育跨越式发展”,2003 年 5 月 28 日。 -------------------------------------------------------------------------------- Page 5

 

51993 1994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30.229.943.235.652.847.166.682.574.087.367.766.761.762.945.255.058.966.670.473.578.281.381.285.8中国西藏信息中心:《西藏统计年鉴 2001》,自 http://www.tibetinfor.com.cn/zt/tongji/index1.htm

自治区教育领导部门认为,西藏的教育一直得到中央政府的重视,财政投入尽了最大努力,但由于基础差,受到各方面条件的制约,目前与全国水平相差 10 年。西藏教育的发展表现为前快后慢,因此,现在要实行追赶战略。自治区政府制定了一个追赶计划:到 2005年,全区基本普及六年义务教育,适龄儿童入学率达到 95%以上,初中入学率达到 70%以上,全区 74 个县、市、区中要有 39 个县实现普及九年义务教育,青壮年文盲率下降至 15%以下。到 2007 年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到 2010 年,全面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全面扫除文盲。到 2020 年,小学和初中入学率达到 100%,高中入学率 80%,高等教育入学率 30%,全面消除文盲,人均受教育年限提高到 10 年,达到全国水平。(教育厅 2003 年 5 月 27 文件,以及访谈记录)实现如此雄心勃勃的追赶目标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付出非比寻常的巨大努力。3、国家特殊政策中央政府长期对发展西藏教育采取大力扶持政策,以至用自治区教育主管领导的话说,西藏的教育带有既特殊又不特殊的特色,不特殊的地方在于,西藏教育融入全国大教育圈,在教育发展问题上是不特殊的,但同时,西藏的教育又有特殊的地方,那就是中央对西藏教育事业长期以来给以特殊支持。中央对西藏教育的特殊支持体现在各个方面。首先,国家强化对西藏教育的财政投入,近年来开始实行“三包”政策,全区农牧民子女因此享有免费基础教育,西藏的义务教育真正体现出“义务”特性。所谓“三包”政策,指在免除基础教育学杂费的基础上,国家承担住校学生的衣、食、

-------------------------------------------------------------------------------- Page 6

6住三项支出。6三包对象为所有小学和初中的农牧民子女住校生,条件是:农牧民子女的家庭住址距离学校超过 2 公里的小学生和超过 3 公里的初中生。三包的标准是:小学“三包”生每人每年 600 元,其中伙食费 500 元,服装费、装备费、学习用品费等 100 元;初中“三包”生每人每年 800 元,其中伙食费 650 元,服装费、装备费、学习用品费等 150 元。学生免费住校。三包费用中的装备费主要指为学生购置被褥等卧具费用。7三包政策的对象是农牧民子女住校生,城镇居民子女和农村走读生不包括在内。同时,三包还限于小学和初中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教育。对这些范围之外的学生,实行其他各种类型的助学、奖学政策。对不享受三包的学生,包括普通高中农牧民子女住校生、小学(包括教学点)和初中农牧民子女走读生,国家实行助学金制度,标准是:普通高中农牧民子女住校生,每人每学年 800 元,初中、小学(包括教学点)的农牧民子女走读生,小学生每人每学年 50 元,初中生每人每学年 100 元。由此可见,尽管国家并没有对所有学生提供三包甚至上学补助,但由于西藏有大约 80%的人口生活在农村,8西藏的少年儿童事实上大多获得了完全或部分免费的学习机会,而考虑到农牧民 1570 元(2002 年数字)的人均年收入,国家提供的助学资金无疑不是一个小数目。三包政策在西藏并不是一个完全的新生事物,而是中央政府原有各种助学政策的延续、完善和强化。事实上,无论在资金、行政管理、师资配备、教学条件等领域,中央政府对西藏教育的发展一直给以特别关照,先后实行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加快缩小西藏与其他地区的差距。从 1950 年代开始,国家就开始实行对寄宿学生生活进行补贴的助学金制度,不过,1956 年以前没有统一规定和标准,由各地自定。1956 年 7 月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决定,对全区中小学学生实行三包(包吃、包穿、包学习用品)。从 1957 年开始,实行分等级发放助学金制度。从那时到现在,国家助学补贴的标准进行了多次调整,各时期、各类地区(城镇/农村、农区/牧区/纯牧区/边境地区等)、和各类学生(大中小学生)享受的国家助学金标准有所不同,覆盖面不断发生一些变化,但总的来说,享受国家助学金学生比例在全国来说一直比较高,从 1950 年代的 100%,文化大革命时期下降为 30-40%,到 1980 年代以后增加到60-80%。(夏铸 等,1993 年,第 104-105 页)与原有的助学政策相比,2001 年开始实行的三包政策的特点是资助标准更统一,资助水平更高,资助范围更广,使全区农牧民子女都得6自治区教育厅 财政厅《关于“三包”政策和助学金制度的实施办法》,藏教厅[2002]24 号:“中央第四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决定,从 2001 年起,在我区继续实行“三包”政策,并适当提高标准,以专项经费形式保障落实。”7见 自治区教育厅发布的《“三包”政策和助学金制度的问答》(2003 年 2 月)。8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表明,在西藏全区261.63万人中,居住在城镇的人口为49.53万人,占总人口的18.9%。 

------------------------------------------------------------------------------ Page 7

7到了国家基础教育资金的资助。国家对西藏教育的另一项特殊措施是对口支援,包括派遣援藏教师,内地省市高校对口支援,在内地举办西藏班/校,采取措施鼓励西藏考生进入高等院校等,通过调动有关省市的人力物力财力资源,长期支援西藏教育的发展。新中国成立以来最早采取的支援西藏教育的措施之一是向西藏派遣援藏教师。1956 年,国家教育部从北京、天津、河北、四川等 10 几个省市选派 27 名教师和教育干部到西藏,支援当地教育。1974 年,根据国务院的决定,中央国家机关和内地 6 个省市抽调教育干部和教师,采取每两年轮换的办法,支援西藏的师范学院和中学。从 1975 年到 1986 年,江苏、四川、山东等省市先后选派了 3,000 多名教师,分 7 批支援西藏教育。(夏铸 刘文璞 主编,1993 年,第 99-100 页;另参阅滕星 王军 主编,2002 年,第 300-301 页。)在改革开放政策全面推开之后,选派援藏教师的工作停顿下来,到 21 世纪初,西藏中学主要依靠一些优惠条件,吸引内地教师前来执教。1987 年,国家下发《关于内地对口支援西藏教育实施计划》,推动内地支援西藏教育。首先是学校之间的对口支援,选择内地有关高等院校和中等专业学校对口支援西藏的高等院校和中专,培训教师和管理人员,代培本科生和研究生,选派缺科教师,帮助建立实验室,改善办学条件等。其次是地区之间的对口支援,由内地 7 个省市分别支援西藏 7 个地市的中学教育,方式是选派骨干教师讲课,帮助培训中学教师和管理人员,对实验室建设提供技术指导等。此外,还委托特定大学培训师资,合作编写教材等。[夏铸 刘文璞 主编,1993 年,第 101 页] 在这些措施实施过程中,内地办学逐步发展起来,成为西藏和其他地区教育交流的重要形式。1985 年起, 在国家政策支持下,内地有关省(市)选择条件较好的中学举办西藏初中班,接受部分西藏小学生就学,他们上学期间的一切费用由办学的内地省市负责。1989 年开始,内地开始举办西藏高中班(校)以及各类中专班。1992 年开始部分学生进入内地高等院(校)学习。2004 年《西藏的民族区域自治》白皮书指出,1985 年以来,中央政府在内地 21 个省市建立了西藏班(校),为西藏培养了大中专毕业生近万人。第三,国家长期为西藏大专毕业生提供就业岗位,在其他省份早已停止国家分配工作之后,直到 2003 年西藏仍然实行政府包分配政策。1990 年代以来,内地一些大专院校加快改变国家统一分配工作的原有体制,开始鼓励和推动毕业生自行择业。1996 年,国家人事部发布“国家不包分配大专以上毕业生择业暂行办法”,进一步规范了自主择业的实施管理。进入 21 世纪,虽然个别地方的个别专业(例

------------------------------------------------------------------------------- Page 8

8

如有些地方的师范专业)继续由国家分配工作,但在几乎所有内地省份,大专毕业生已经完全转向到劳动力市场寻求就业。西藏情况有所不同。直到 2003 年,西藏对大专毕业生仍然实行国家包分配政策,由政府安排就业,主要分配到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事业单位,其中相当一部分人当了老师。据自治区教育部门负责人介绍,2003 年区内有 4000 需要分配的大专毕业,其中当教师的大约有 500人。分配到政府部门的毕业生,目前一般先到基层即乡镇政府,一段时间以后再根据需要调整。在国家包分配的政策下,至少到 2003 年,西藏大专毕业生没有找不到工作的担心,毕业后的工作和收入都是有保障的。但在市场化压力下,这项政策越来越难以为继,不得不做出变通、修改、甚至改变。以前,国有企业为大专毕业生提供了许多就业岗位,改革开放以来,国企的地位江河日下,不再具备大量吸纳劳动力的能力,而私有企业没有义务接受政府分来的人员,在这种情况下,自治区政府打算在 2003 年采用新办法:一部分毕业生仍然被分到企业,但为了不增加企业负担,三年之内他们的工资由政府财政支付,三年后他们将被“推上社会”,意为或被本厂雇用,或另谋职业,或自己创业。中专毕业生就业从 2000 年起已经不再由政府分配,实行自主择业。据称,从 2003 年招收的大专院校学生开始,他们毕业时不再由国家包分配,需要自行就业,到那时,国家包分配的制度可能就最终停止了。国家就业政策的变化对教育发展产生多方面影响。目前,这种影响已经迅速反映到教育供给领域。在宣布 2003 年招生不包分配之后,西藏高等教育招生录取率大幅度提高,达到了 70%,成为招生规模最大的一年。当地政府部门解释说,大专学校具有足够的容纳能力,往年由于考虑分配问题,不敢多招学生,导致教育资源闲置和浪费。就业交给市场后,学校没有了后顾之忧,能够充分利用资源,招收更多学生,培养更多人才。政府部门希望,高等教育加快发展的示范效应将促进中小学教育,同时,由于高等教育能够提供更多知识技能,提高学生创业能力,毕业生即使不能在劳动力市场上找到现成的工作,他们也更有能力通过创业加入劳动大军。自然,未来教育和就业的发展前景是否如此,还有待观察。另一方面,就业政策的变化如何影响教育需求,是降低还是提高群众受教育的积极性,这个问题也需要今后的实践提供答案。总之,西藏教育发展可以说是国家主导型,从基础教育到高等教育都离不开国家的大力支持和特殊政策,由此也可以说,无论教育发展中的成就还是存在的问题,也无不与国家的指导方针、资源投入以及具体政策措施息息相关。

-------------------------------------------------------------------------------- Page 9

9二、 调查与观察在现实生活中,教育发展从来不是国家方针政策的简单翻版。教育事业的主体主要是作为供给方的教育部门和学校,和作为消费方的家长和学生,他们的行动不但受国家政策的影响,更受制于他们对各自短期利益和长远构想的考量,由此产生了丰富的社会实践。在这一部分中,我们对实地调查得到的信息进行了简单整理归纳,意在让这些生活素材提供一个基层视野,用“局内人”的眼光审视近年来基础教育领域发生的变化。1、三包与教育普及目前在中国,普及义务教育的最主要的障碍在农村,难点也在农村,其根本症结之一在于城乡收入存在巨大差距。西藏的情况也一样,不同的是西藏城乡收入差距更大。2002 年,全国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 7703 元,农村人均收入 2476 元,城乡居民收入比例为 3.11:1。同年,西藏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高出全国平均水平,而农村居民收入大大低于全国水平,城乡收入比例达到 5.1:1,显著高于全国水平。西藏经济发展水平比较低,但城镇收入高,主要原因是工资水平高。西藏城市工资水平基本取决于国家财政供养人口的工资水平,例如政府官员和国有部门职工,他们的工资中含有较高的高原补贴。 西藏农牧区人均收入低于全国,农村人均收入每年不到 1600 元,按照三包制定的基本支出标准,住校小学生每年的基本费用为 600 元,初中生 800 元,这就要花掉人均收入的三分之一甚至一半还多,对中等收入农村家庭是沉重负担,低收入家庭根本无力负担,其自然倾向就是干脆不让孩子上学。新的三包政策虽然实施时间不长,在实践中已经显示出立竿见影的效果。调查发现,无论是政府官员、学校教职人员还是学生家长,对三包政策普遍表示欢迎,认为减少了适龄儿童少年上学的阻力,其中对初中教育发挥的积极影响更大,增强了政府、学校和农牧民实现普九的信心。首先,农牧民送子女上学的积极性提高了,或者说,来自学生家庭的阻力减少了。 三包政策由国家承担了普及教育阶段的一切费用,免除了农牧民的经济负担,自然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情,尤其对小学阶段的儿童,不少农牧民认为,反正小孩在家闲着也是闲着,送去上学有吃有住还能受教育,何乐不为。 某村村民(藏族,男):

-------------------------------------------------------------------------------- Page 10

制作10家里 8 口人,我有三个小孩,大儿子 16 岁,小学毕业后,因为家里没有劳力,回家帮干活。我读过三年书,[汉语说得好是因为]以前这村附近有一个国营林场,500 多职工,和他们经常打交道,学会了汉语。16 年前林场撤销了,不伐林了,人也都走了。两个小儿子,一个今年 11 岁,一个 13 岁,都在镇中心小学上学,离这里 10 来公里的路。他们都享受三包,管吃管住,平日住校,周末坐大车回来,自己掏钱买车票。家里不用给孩子上学再出别的钱,也不用交桌椅费、课本费。这个村该上学的小孩都上学了,因为不上学要罚款,上面下来检查。没听说有被罚过的。现在上学不用花钱,家家都愿意叫孩子去。某村村长(藏族,女): 有 3 个儿女,大女儿已经出嫁,儿子今年 20 岁,在家务农。小女儿 16 岁,去年小学毕业,因为家里缺劳力,没有继续升学,留在家帮助我干活。丈夫原来是兽医,身体健壮,5年前忽然得了急病,送到县医院 6 天后去世了,只有 39 岁。村里现在一共有 13 个学生,其中 5 个在县中学上学,8 个上镇小学,都是住校。因为有三包,家里除了六一儿童节等给孩子一点钱以外,没有别的支出。今年还有 3 个小孩要上小学。全村学龄儿童全部上学了,没有辍学的。 在调查中,我们没听到对上学费用的抱怨,倒有更多的人流露出这样的想法:政府提供了这些条件,花了这么多钱,如果还不让子女上学,实在说不过去了。家长的这种想法对子女入学和提高学习主动性可能有一定积极影响。其次,政府部门的工作比以前好做了。实行三包政策之前,西藏虽然有比较优惠的助学补贴,但为了保障和提高入学率,西藏和各地一样,仍然需要采取某些强制性行政措施。最普遍的措施是订立合同和罚款。这些措施固然能够对家长起到一定威慑作用,使他们由于担心受到惩罚而不得不送子女入学,但作为实施一方的地方政府和教育部门也承担了很大压力,因为措施轻了起不到威慑作用,重了则容易引起群众不满,甚至导致干群关系紧张,尤其是,在有些低收入家庭根本无款可罚的情况下,这些强制措施基本无效。因此,虽然规定了罚款措施,实践中真正实施的似乎少之又少,原因可能正是由于副作用太大。实行三包政策以来,教育和各有关政府部门以及村级组织普遍反映说,动员、说服工作比以前容易了,工作压力有所减轻,即使强制性行政措施依然存在,为此导致干群关系恶化的可能性降低了。

-------------------------------------------------------------------------------- Page 11

11某镇政府书记(汉族,男)和乡长(门巴族,男): 前年开始三包,教育工作好做一些了。过去要交书本费,现在已经不用交了,但还要一个学期交 100 元押金,加上班费 20 元。现在,要还有不上学的,村干部还是要去做工作,说是罚款 200 元,吓唬吓唬就是了,从来也没罚过。动员入学的工作主要是镇里做,比如,有的学生不上学,上山挖松茸,我们知道了,就要求村里去做工作,保证去上学。我们镇普六达到 98.7%,初中入学率是 47%。师资力量还行。小学辍学率为零,基本都能上学。小学毕业后如果学生实在学不进去,就不学了。三包对小学入学率没有明显影响,因为我们在这之前基本达到普六。但工作好做一些,家长送子女上学障碍小了。教育部门、教师都明显感到工作好做了。 三包的钱划到教育局。我们先统计三包学生人数,上报批准后,按三包学生名额和国家补贴数额,盖章后到县里把钱领回来,镇长签字后,学校的会计出纳领回去。条件就是学生的家到学校的距离,住得远的享受三包。三包的学生一个月 50 到 60 元,要求全部用于伙食,不准节约。我们镇上有 2 个小学,共 381 个学生。一个月费用将近 3 万元,全部是上面给的。某县教育局长(藏族,男): 我们这里三包从 2001 年下学期开始,主要是提高了助学标准,几年前叫助学金,标准不高,比方说每个学生 10 到 20 元,记不清楚了。现在的标准是,住校生小学 50 元一个月,中学生 65 元一个月,上学、生活补贴都有了。 三包对教育促进相当大,不然老百姓没法上,根本没法保证入学率。有了三包,普九希望大了。三包是对西藏下一代的投资,意义重大。以前虽然助学金标准低,也从来没收过学费,学生只交教材费,按课本后面印的价格交。不过,实际上基本收不到,干部子女的能收上来,现在干部子女仍然收教材费,主要是双职工子女,单职工子女能收上来一半,收不上来也就算了。 三包的对象是家到学校超过 2 公里的住校生。但是,因为校舍有限,有的合乎条件的学生也没住校,大约有 100 多这样的学生,包括中心学校附近和教学点的学生全部不住校,虽然有的学生家离学校超过 2 公里。 1999 年我们县有 88 个教学点,合并后现在剩下 76 个。合并的难处是,有些学生家离学校远了,上学走的路多了,因为校舍不够,够条件的学生也还不能都住校。还有一个难处

-------------------------------------------------------------------------------- Page 12

2是,一、二年级 7、8 岁小孩住校,管理难度大,所以,我们一到三年级学生主要在教学点上学,中心小学一到三年级的都是住在附近的学生,全部走读。我们这里一到三年级学生完全不住校。个别教学点设有 4 年级。2001 年我们县普六已经通过验收。以前主要靠政府行政措施,签订合同或目标责任书,现在仍然有,形式一样,内容年年有所改变,一级级签下来,所以也能保证入学。主要是各级之间签订,比如乡镇与村签,与家长签的没有。有了三包以后,工作好作些,到校后首先可以解决吃饭问题,以前要自带粮食。这是个很大的变化。 小学上初中难度大得多,现在也好一些。老百姓的认识逐步改变,又有三包,虽然对上初中这件事城乡人态度差别很大,总的说三包后上初中也好动员一些了。三包政策的第三个好处是有利学生身体健康。由于地广人稀、居住分散,西藏农区村与村之间的距离往往比较远,而很多村子的规模较小,因此,读完村教学点之后很多学生不得不离家住校。通常学生自带干粮和其他食品,大多每周回家拿一次,营养很难得到保证。9三包政策使生活费用有了保证,学生的伙食由学校统一负责安排,在营养搭配、卫生条件等方面都有很大改善,能更好地满足学生长身体的需要,对他们健康成长具有深远意义。某县教育局教研员,(藏族,男): 三包和助学金充分体现党中央对西藏教育的重视。2002 年元月开始三包,我们县实际在 2002 年 4 月开始。以前没有三包的时候,小学上学也是免费的,可是从来没有包吃饭。中学倒是包吃饭,但只管中饭,早晚只供清茶,学生自带糌粑,这样有 3、4 年时间,到 2002年就全部管起来了。我们县现在每个完小都有温室大棚,让学生学习种菜,学生愿意学,附近农民也来学。每年都下文要求农民来学,起示范作用。有了蔬菜大棚,三包供应学生的菜基本也够了。各地都搞三包,但我们的学生吃菜比较好,因为有这些大棚。某乡完小校长(藏族,男): 9几年前在云南迪庆藏区调研时,多次观察了住校学生吃饭状况。这些小到 7、8 岁,大到 10 几岁的住校生自己升火做饭。所谓厨房往往无非是宿舍墙角或一间空房中支起一口锅,极其简陋,没有什么像样的炊具,做饭时满屋子烟熏火燎。在这样的条件下,这些年纪不大的学生最大的成功就是把饭做熟,根本谈不上饭菜口味、营养搭配和伙食质量。有些学校按年龄把学生搭配成 3、4 个人的做饭小组,以大帮小,使低龄学生至少吃上熟饭。

-------------------------------------------------------------------------------- Page 13

13全校 32 教职工,其中教师 28 人,学生 502 人,1-6 年级,其中 275 个学生享受三包,在这里住校。住校生都是三年级以上的学生,从教学点上来的。乡里有 4 个教学点,山沟里2 个,移民村 1 个,还有一个。2002 年 4 月开始三包,以前餐具什么的都没有,4 月 1 日备齐开伙,设备由教育局统一购买、配置。以前学校只供清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