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晖:二十世纪中国历史视野下的抗美援朝战争

2017/05/08

本文结合当代中国大陆有关朝鲜战争的最新研究,将抗美援朝战争置于二十世纪中国的革命与战争的脉络中加以重新审视。 2013年6月至8月间草成并完稿,10月间定稿。阅读全文>

关键词: 汪晖,抗美援朝战争, 二十世纪中国历史, 反抗帝国主义, 人民战争, 国际主义

最新文章

更多

侯翰如、汪晖等:黄永砯“蛇杖II”展览研讨会记录稿节录

10/20

2019年10月20日,中国当代艺术家黄永砯因病在法国巴黎逝世,享年65岁。2015年9月26日,蛇杖Ⅱ黄永砯国际巡回展于北京红砖美术馆开幕,此次展览由罗马21世纪当代艺术国立博物馆(MAXXI)艺术总监侯瀚如策划,清华大学教授汪晖、古根海姆博物馆东亚艺术策展人孟璐等参与研讨会

商伟:题写名胜:从黄鹤楼到凤凰台(下)

04/30

李白凭藉模仿和改写来收编前作,将其编入一个它们共同从属的文字结构的网络之中。这一网络具有自我衍生与自我再生产的机制和潜力,既可能导致重复模仿,也可能产生像李白回应《黄鹤楼》诗这样的精彩系列。自李白以下,诗人对此做出了各自的回应,包括他们自诩的“江山含变态,一上一回新”和“缺席写作”的方式。从他们的回应中,我们读到了不同的答案,也可以看到中国诗歌古典主义范式的基本属性,它的所为与不为,潜力与极致。具体来说,我们不仅借此反省即景诗的范式及其前提与内涵,还重温了一系列与此相关的问题,包括模仿与创造、因循与竞争、经验与虚构,以及文字书写与物质文化,诗歌与题咏对象之间的关系。

商伟:题写名胜:从黄鹤楼到凤凰台(上)

04/29

本文从李白的《登金陵凤凰台》入手,考察他对崔颢的《黄鹤楼》诗所做的不同回应,并将前后相关的一系列诗作串联起来加以解读,由此探讨唐代题写名胜的诗歌实践、与之相关的批评话语及其核心议题。李白凭藉模仿和改写来收编前作,将其编入一个它们共同从属的文字结构的网络之中。我们不仅借此反省即景诗的范式及其前提与内涵,还重温了一系列与此相关的问题,包括模仿与创造、因循与竞争、经验与虚构,以及文字书写与物质文化,诗歌与题咏对象之间的关系。{本文分为上下篇刊载--wen.org.cn}

杜建国:《无问西东》对清华传统的片面呈现--兼论民国精神的凋零

04/29

清华大学的抗日传统,并非只有以"沈光耀"为代表的"精英抗战"这一脉,还有同等重要(如果不是更加重要的话)、而又风格迥异的另外一脉。很遗憾,影片对这一脉只字不提,也正因此,影片呈现给观众的就不是一种全面的完整的清华精神或传统,而是一种片面的、不完整的清华精神或传统。

汪晖:让中国说话:安吉拉·帕斯古齐著《说话的中国》 (TALKIN'CHINA)序言

04/27

为纪念安吉拉·帕斯古齐而重刊。安吉拉是意大利左翼报纸《宣言》的记者,一位积极的社会活动家、敏锐的观察者和真诚的知识分子。多次来中国采访。她的访谈集Talkin'China于2008年由《宣言报》出版社(Roma: Manifesto libri)出版。2018年4月26日于罗马因病逝世。

王晓平: "后革命时代"的英雄和爱情叙事与历史健忘症,与(自我)救赎的希望--论作为"后社会主义影片"的《芳华》,及辩证法上的可能倒转

12/30

如果说,杰姆逊提出"历史健忘症"是指出一类西方后现代主义影片的特点,那么,我们这部电影里的"历史健忘症"所展现的"历史真实"则是一种"后革命时代"的"想象"、投射和移置,它带来的是一种"后革命时代"的英雄和爱情叙事,一种片面的"后社会主义"的自我认知。这些都使得它不但为一代青年立传的意图打了折扣,而且使得它意图为三个不同时代进行刻画甚至进行一种类似"民族志"的书写、一种批判现实主义的努力实际上受到扭曲。

林彦:《芳华》:社会主义"样板"的历史命运

12/23

本文的删节版原载澎湃新闻,此为全文(删节部分加粗标出),并添加了注释。

本文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李春光:寸草春晖无限情

07/01

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成立二十五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 1982年六月一日。

夸特其罗:《法国1968:终结的开始》第一章(赵刚译)

05/27

第一幕布尔乔亚有一个贬低所有乐趣的乐趣先把时间场景倒退到南岱和(Nanterre)。一个当代寓言在此开始。一九六三年。某个星期三。例行内阁会议。需要一个新的大学校地(进步是也)。最好是在巴黎郊区(规划是也)。那时的陆军部长麦斯莫(Messmer)对当时的教育部长佛谢(Fouchet)(1968年五月的内政部长)说:“我在巴黎西边的南岱和有一小块地。你要用的话就拿去。”(政治是也)。是一空军储料场,位在一片荒村败地之间。浪起南岱和1968。水泥与玻璃校园。为的是十六和十七区──高级住宅区,巴黎的繁华陵寝──的中产阶级儿女。还有停车场;一大堆专为五陵年少所建的停车场,他们住在家里,开着妈咪的车上下学。(家庭是也)校园四周,还是阿拉伯和葡萄牙人的荒村。发育不良的青少年在生命的边线上镇日玩足球(这是他们的女人!他们的语言!)。烟囱、廉价国民住宅、荒原。喷枪在墙上写着:都会、洁净、性感。一万两千个学生。一千五百个住校。一星期一场舞会,两场电影,其它晚上看电视。电视,大众的鸦片,但也是知识分子的自作自受。(文化是也)一面墙上写着:像飞虫扑窗般地撞碎你的脸,然后腐烂。宿舍房间设备不错且消过毒:有大玻璃窗俯瞰阿拉伯人贫民窟。“外国人”不准入内,不准调整改变家具,不准起火。宿舍区内不得搞政治。外墙上写着:自由在此停止。年过二十一或有家长特别许可的女孩可以到男生宿舍。但女生宿舍男生不得进入,因为──部长说──自然有其定理,最好承认,不可或忘。而且呢──部长说──“女生也不真地希望男生侵入她们的女性化世界”。(伦理是也)有一小票毛派、托派、安那其、造势主义者(situationists) ;还有龚本第(Cohn-Bendit)。(极端份子是也)这是洪水来临之前。社会系的学生最活跃。但这些活跃份子只在一个真空中活动。他们唯一的诉求:越南。(大多数人是异化疏离的,只有少数人有觉醒意识──左派的神话是也)有一张黑名单,列着几个活跃份子的名字。葛哈班(Grappin)院长──好爸爸、自由派(曾是反纳粹占领运动者),亟力否认有黑名单这回事儿。但校园里却老是出现身穿黑风衣的陌生人。他们一定和那些针对现正活跃于巴黎的“越南委员会”(Vietnam Committees) 进行调查的人是同一帮人。风衣怪客拍摄“极端份子”学生的照片。学生也反拍回去,并把怪客的照片钉在看板上。长廊的看板写着:“(越南)民族解放阵线(FLN)胜利”、“所有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越南在越南”。学生要求社会学教授播放克理斯马克(Chris Marker)关于佛迪埃色塔工厂(Rhodiaceta) 大罢工的影片,遭拒。学生要求讨论威廉赖希(William Reich) 关于压抑和性欲的书,遭拒。学生开始反问教授。请问荣誉教授,谁是查理曼?查理曼是一个为基督教而战的伟大君主。请问荣誉教授,工人午餐吃什么?他们吃他们能吃到的,我的孩子,我们还是一起来关心属灵之事,不要被芝麻琐事烦心才好,因为伟大的前程正等着你,你得规训自我,并学会识时务。无名者写在墙上:“教授,您老了”。开始有些不对劲,墙开始现出裂缝了。心灵开始骚动。几个好事者开始搅动春水。学官们被搅昏了。米梭飞(Missoffe)部长 大驾光临主持新游泳池启用典礼。他写过一本关于青年的书,每个主管青年的部长似乎都写过一本。镁光灯。阶梯教室。部长说,学生听。学生龚本第打断演说:“我读过你的书,六百页的瞎扯淡,性问题你连碰都不碰一下。”部长光火了。失去了酷劲:“难怪,从你脸上就看出有这类问题……跳下水游个泳吧……”报纸开始谈论。媒体会报导这件事似乎本身就是一个强烈的讯息,大众媒体向学生指出自我认知之路。由尊师重道所构成的铁丝网其实早已老锈了。质疑就是老虎钳。这个大学,或知识工厂,遭逢头一回野猫罢工。教授们正在被一个个的问题扒掉衣裳。笑,这个立即欢喜自在的亵渎艺术。不一会儿,教授们都成了赤裸的国王。喧哗的异议队伍行鸣枪行进,不时还有新加入者,教授们赶紧躲将起来。闹成大新闻了。意大利籍的学生学会如何割破巴士轮胎,学会用沙子洒向追逐他们的条子(flics)。德国籍的学生则擅长克服警犬。每个文明都不同。对于不同的情境有不同的回答。三月二十二日,学生占领行政大楼,大唱“卡曼纽勒”(La Carmagnole) ,但是把歌词因应情势略作修改──致葛拉宾院长。学生:脆弱的手混乱的心灵。学生,布尔乔亚之子,身陷两种群落:其一是知识工厂, 在那儿他们回答但不发问;其二是养尊处优的高级住宅区。学生的心灵被规训临检,被考试巡逻。他们的感受被权威冻结。他们在国家下头的噤默和社会在国家下头的噤默并无二致,虽然他们和社会是两个绝缘体。然而,他们既不拥有,也不属于。学生的过去,一直被家庭关系里全方位令人窒息的拥抱迷雾笼罩,再加上对家庭金钱的屈辱依赖,他们一直被锁在一个只能死守教条否定学习的现在;还要求他们和以欺瞒为务的大企业好好合作,配合永续生产但不要提问题,配合永续消费但不要找答案。大学想模仿社会,模仿工厂。但学生愉悦勇敢地用学校填灌给他们的知识片断来抵抗这样的模仿。他们耐心地在房间里重构那些要他们继续当乖乖宝的魔术拼图的碎片,工作中,他们向一派庄严灰槁的大师膜拜致敬并持续对外在世界麻木无感。但是,这些传递到他们手上的断碎工具,不管被知识看门员搞的有多么驽钝不堪,还是有可能拼构出不敬,泄露出陷阱、假出口、哈哈镜、路障、封闭的大门。在风尘滚滚的路途终点站着的是:不义。四月十一日。鲁迪度西克(Rudy Dutschke)遭狙击。你和你那些有类似处境,并在另一处战场挑战同样牛鬼蛇神的同志,往往只有很稀薄脆弱的连带。学生开始聚集在拉丁区七嘴八舌。起初,散在各角落,然后,形成团体,然后,示威。涟漪,水波,巨浪。新闻报导开始滚雪球。鞠官先生(Pierre Juquin),共党国会议员,共党中委会委员,抵达南岱和。高谈所谓“学生危机”的“共产党解决方式”。离开时只能走后门。“三月二十二日事件”的光圈吸引了学生,亮光在仍是一片漆黑的天空中兀自闪耀。然而大学─工厂制已开始陷入危机了。几颗小沙子就能停摆一座大机器。南岱和这个“大学─工厂”关了。警察来了,强力逐出学生,排成纵队,双手抬起放在颈后,逐一搜查武器。越南从没有如此遥远,或从没如此逼近。条子没搜到武器。明日,南岱和的学生将出现在索邦(Sorbonne)。作者: [意] 安琪楼·夸特罗其 / [英] 汤姆·奈仁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译者: 赵刚 出版年: 2001-7页数: 208丛书: 学术前沿ISBN: 9787108015327

黄宗智:问题意识与学术研究:五十年的回顾

05/25

本文回顾了作者自己五十多年研究中的问题意识与学术动力,包括其中的关键感情因素,为的是向新一代的青年学者说明自己的经历,希冀会对他们的探索起到一点作用。

王兵、汪晖:《入选卡塞尔文献展的中国电影》对谈全记录

05/25

王兵从纪录片导演的角度直观谈及了在织里镇拍摄2年多素材时所接触的人、事、体系;汪晖从学者角度探讨了工人运动、信贷关系等一系列话题。

于治中:重新認識中國/重新認識西方:一個認識論的考察

05/22

中國之所以需要被重新認識,事實上與另一個問題密切相關,那就是重新認識西方。換言之,重新認識中國與重新認識西方,事實上不是對立的,而是同一個問題的兩個不同面向,二者互為前提。因為正是由於我們對西方知識的認識發生了問題,所以要重新認識中國。

石守谦:中国绘画史研究中的一些陷阱

05/21

本文只意在提供意识所及与研究有关的一些陷阱,给有兴趣踏入绘画史研究之林的学者参考。其中所谈不完备的各点,不见得就是研究上的禁忌,但却是最可能变成障碍的。对这些陷阱的自觉,或放是有志于绘画史研究工作者值得培养的一个条件。

汪曾祺:赵树理同志二三事; 才子赵树理

05/20

汪曾祺写赵树理的两篇文章,先后发表于1990及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