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学

李云雷:陈映真的意义是属于将来的--附录:从排斥到认同--大陆作家对陈映真20年的"接受史"

左岸文化
2009年9月18日,由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主办的“陈映真先生创作50年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举行。附录李云雷札记一篇:从排斥到认同——大陆作家对陈映真20年的“接受史”
标题

导言:

正好是9月18日,去参加了关于陈映真先生的一个会
纪念他创作50周年
听到那么多人谈起他的经历,精神,与人格魅力
让我十分感动,也想了很多,关于做人与作文的道理
我没有见过陈映真先生
只是四年前,为他们的《人间》杂志写过一篇文章
评析《那儿》及围绕它在大陆的争论
陈先生也写了一篇评论,其中肯定了我的一些分析
后来,我读《八十年代访谈录》
写过一篇大陆作家对陈映真"接受史"的札记
再后来,应社科院文学所张重岗先生的邀请
写过一篇文章,谈他的小说《赵南栋》与文化领导权
以及"记忆"、社会主义文化的问题
这两篇文章,也引起了一些师友的注意
我还为《凤凰周刊》写过一篇短文
简略地介绍了他的文学与经历
大约两年前,听说陈映真先生来到了北京
我想有机会可以去拜访,但后来才知道他是来治病的
病得较重,不便见客,只好打消了这个主意
此后,我见过几次吕正惠先生
他是陈先生的老朋友,现在是我的"酒友"
(在深夜的北京街头,我们在醉中
曾一起痛快地大骂帝国主义)
每次我们见面都会提起陈先生,为他的病而叹息
这一次会议,本以为陈映真先生能来参加
但是他终究也没能亲自出席
只是见到了他的夫人、妹妹和朋友
以及一些研究陈映真及台湾文学的学者(我也忝列其中)
听他们谈起对陈映真的印象,及他对他们的影响
让人不得不想
一个作家,或知识分子的价值,究竟在什么地方?
为什么有的人,会让我们如此怀念
如鲁迅,如陈映真
为什么有的人,则让我们如此讨厌
如某些经济学家,和"美国鹦鹉"
我想这主要在于两个方面
一是在立场上,你站在哪一边
是为沉默的大多数发言,还是为既得利益者去"帮闲"
二是在知识上,你能否创造出新的"高级文化"
能否对中产阶级的意识形态、生活方式、审美趣味构成真正的挑战
鲁迅或陈映真的意义就在于,他们始终站在"底层"一边
并在文化或文学上有新的创造
如此有冲击力和说服力,又如此厚重,如此新鲜
这很值得我们今天发展"新文化"借鉴
如今,在媚日的"海角七号"文化氛围中
在阿扁"海角七亿"的政治贪渎中
台湾是多么需要正义的声音,多么需要陈映真
然而,需要陈映真的,又何止是台湾
在全球化时代,整个中国日益融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
我们所面临的正是陈映真几十年前提出的问题
而且我们所处的语境更加复杂,更加艰难
在"文革"之后,和新旧意识形态的转折之间
要正面使用左翼的思想文化资源
必须首先经过自我反思与批判
而在今天,在去政治化、消费主义和"娱乐致死"的环境中
只是态度严肃地去思考问题,也很难
然而这些问题是我们迟早要面对的
不在今天,就在明天
在会议的发言中,我大体重述了"札记"的内容
只是加上了,"陈映真的意义是属于将来的"
我也祝愿,病中的陈先生能早日康复
和我们一起去迎接
尽管不无阴霾但终将灿烂的明天



附录:从排斥到认同--大陆作家对陈映真20年的"接受史"

 



近读查建英的《八十年代访谈录》,其中有几处谈到陈映真,且与大陆作家多有错位之感,甚至话都无法说到一起去,因又想起王安忆、祝东力亦有谈及陈映真处,试摘抄并略加评论如下。

第一段:阿城与张贤亮

《八十年代访谈录》是在最近"反思80年代"热潮中涌现出来的一部著作,它以访谈的形式,记录了80年代文化领域中一些"风云人物"的所思所想,这些人物包括:阿城、北岛、陈丹青、陈平原、崔健、甘阳、李陀、栗宪庭、林旭东、刘索拉、田壮壮等。他们的回忆不仅能让我们具体了解到每个人的性情、趣味,而且对我们重新认识和理解80年代具有重要的意义。这些访谈都进行得较为深入,大部分颇为精彩,其不足之处在于选择对象过于"精英化"与"新潮化",我们看不到普通人的想法,也看不到新潮人物"对立面"的思考与感受,此外该书也缺乏政治经济学的视角,因而尚不够深入。不过这仍是目前关于80年代较为重要的一本书。以下内容摘抄自该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