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学

李云雷:我们能否重建一个新的价值世界

李云雷:我们能否重建一个新的价值世界

让子弹飞

左岸文化;左岸特稿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我们讲述的所有故事也都是当代经验与想象的投射,在整体上可以看到,这个时代的价值观是支离破碎的,在历史与现实的剧烈变动中,尚未形成一种能被普遍接受的具有恒定性的新型价值观,仍然处在历史的巨大转型之中,仍然需要继续探索

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中国处在巨大的转型之中,30年来,我们所经历的是激烈而又全面的社会变革,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在世界范围内也是绝无仅有的。不仅最近30年,从19世纪中期以来,我们中国不仅经历了艰难而曲折的历史,中国人的价值观与道德伦理观念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晚清的“三纲五常”与传统伦理,到集体主义、理想主义与社会主义,再到以金钱为核心的价值观,在短短一百年的时间中,我们中国人的内心世界发生了那么激烈的转变,可以说每个置身其中的人内心都是动荡不安的,每个人都有着独特的“心灵史”。在剧烈的社会变革中,很多曾经坚信不移的人生信条都已成了明日黄花,而在纷繁复杂而又瞬息万变的社会现实之中,我们究竟该相信什么,该怎么说与怎么做?我们如何将那些价值的碎片重新凝聚为坚定的价值观?这不仅需要我们重新梳理我们的心灵史,而且需要我们在面对现实的基础上进行分析、思考与选择,这对于个人来说,是一个寻求内心安宁的过程,而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则是一个重新凝聚民族精神的过程。影视剧作为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艺术形式,既是我们这个时代心灵生活的表现,也塑造或影响了大多数人的价值观念,我们可以从影视剧入手,探索一下我们这个时代的心灵问题。

1、传统价值观的瓦解与重建

以儒家思想为核心的传统伦理价值观念,是传统中国的国家意识形态,数千年来塑造了中国人的内心世界,也是社会秩序与人生行为的基本准则。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以“忠孝”为主要内容的传统价值观念受到了强烈的冲击,皇权观念、家族观念、等级观念,以及对妇女的歧视等传统文化中的弊端得到了批判与改造,“自由、平等、博爱”等来自西方的观念注入到了现代中国思想的内部,中国人的心灵世界与现实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中国人的价值观不可能全盘西化,传统文化中的精华部分也需要继承与转化,比如在去除了忠君思想中“皇权观念”的因素之后,我们仍然需要爱国主义与民族精神,在去除了“家族观念”中的压抑性机制之后,我们仍然需要家庭内部的和谐与人情的温暖,在去除了“等级制”中的尊卑观念之后,我们仍然需要稳定的社会秩序与各司其职的职业伦理。在这个意义上,我们需要重建一种既“现代”又“中国”的新文化与新价值,这种新文化既不同于西方文化,也不同于传统中国文化,而是在批判继承的基础上融汇创新出来的“新的中国文化”,可以说这样的“新文化”尚需要我们去创造。

在陈凯歌的《赵氏孤儿》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对“忠”这一传统价值中核心观念的质疑与反思,在影片中,程婴的救孤行为带有相当的偶然性,他既非赵朔的门客,也不是行侠仗义的英雄,只是出于一个医生对庄姬遭遇的同情和对无辜婴儿的悲悯而施以援手,程婴几乎是被动地卷入了这段历史,他也没有想到这会使他付出妻儿生命的惨痛代价。影片以现代的人道主义与个人主义改写了这个传统的忠义故事,让我们看到了历史的偶然性以及程婴、屠岸贾与赵孤的复杂关系与命运悲剧。我们可以看到,陈凯歌试图讲述一个可以被当代观众所理解的故事,但是对历史复杂性的表现,也让我们看到了“忠”的偶然性及其作为一种价值观的脆弱性。

在陈可辛的《投名状》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兄弟相残的故事,在传统的伦理观念中,“义”作为一种兄弟关系与江湖道义具有天然的合法性,但是在《投名状》中,我们看到的正是这一道义被践踏与撕裂的过程,姜午阳、赵二虎本为草莽,在一次争斗中与庞青云结识。三人惺惺相惜,结为异姓兄弟。不料日久生变,赵二虎的妻子莲生爱上了大哥庞青云,庞青云也对莲生心生爱慕。不久后,庞青云升为两江总督,欲望逐渐膨胀,变得心狠手辣。他的道德防线也逐渐崩溃,霸占莲生,还要对兄弟下手……,影片在三兄弟自相残杀的过程中,展现了“义”的伦理观以及江湖世界的崩溃。

吴宇森的《赤壁》改编自我们熟悉的三国故事,但影片改变了故事的结构,使这一故事更像是一个西方的海伦故事和“特洛伊”故事,而在价值观层面,影片虽然没有颠覆“忠义”的传统,但对男女之情与兄弟之情的过度渲染,使影片的表达较为错乱,此外《关云长》重点表现的是关羽的勇武而非“忠义”,《战国》以一个女人的爱情结构孙膑和庞涓的故事,都显示了对传统价值观的疏离或隔膜。

在当前的电视剧中,家庭伦理剧的兴盛可以说是一大特色,《金婚》、《中国式离婚》、《媳妇的美好年代》、《老大的幸福》等一系列电视剧的热播,让我们看到了传统价值观念在当代的继承与转化。这些电视剧所注重处理的是父子、夫妻、兄弟、婆媳等伦理关系,对伦理关系的重视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特点,但是与传统文化的伦理规范相比,这些电视剧中所表现的伦理也呈现出了新的特点:(1)伦理关系已经大为简化,如果说传统伦理规范是以“家族”为单位的,那么当今的伦理主要是以“家庭”为单位的,现代的伦理关系已很少再关注妻妾、主仆、妯娌以及家族兄弟关系,这当然是社会发展与变化的结果;(2)伦理关系注重平等,强调“相互理解”,与传统文化中强调“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的不平等关系不同,现代伦理关系强调家庭内部人与人的平等;(3)伦理关系与当代社会结构密切相连的复杂性,在城乡二元社会结构的两端以及不同阶层的人群中,遵从着不同的伦理与价值观念。

我们可以看到,传统的价值观念在今天处于一种复杂的状态,“忠孝仁义”的价值世界已经分崩离析,我们需要在当代社会的发展中,汲取这些价值碎片的合理性因素,重建一种新的文化与价值体系。

 

2、如何重新讲述革命的故事?

20世纪的中国革命不仅极大地改变了中国的命运,将中国从一个落后、挨打的旧中国熔铸为一个独立自主的“新中国”,而且极大地改变了中国人的内心世界,理想主义、集体主义与社会主义曾经塑造了几代人的世界观与价值观。但自1980年代以来,伴随着“告别革命”的思想浪潮,20世纪中国革命所凝聚的价值与信仰却逐渐黯然失色。在复杂多变的世界格局与中国情势下,如何汲取革命传统的核心要素,凝聚成我们新的民族精神,是关系到未来中国命运的重要问题。

“主旋律影片”一直试图重新讲述革命的故事,但如何在革命故事与当下生活之间构成一种有效的连接,从而使革命传统参与当下精神生活的建构,却是一个尚未得到很好解决的问题。近年的《张思德》、《铁人》等影片在这方面做出了有益的尝试,但是这些影片在市场上发行不利的状况,也使之并未真正走入公众的视野。《建国大业》、《建党伟业》等“主旋律大片”,以“大片”的方式运作,在市场上取得了极大的成功,但是影片独特的题材、垄断加市场的制作模式却使之难以复制,另一方面,影片的商业化运作也削弱了其历史与价值内涵。

冯小刚的《集结号》是一部从新的角度讲述革命故事的影片,影片以极具智慧的方式将两个相反的主题组织在一起,创作者宣称影片的主题是“每一个牺牲者都是不朽的”,而网友的概括则是“组织是不可靠的”,如果说前者是迎合“主旋律”的,那么后者则是反主旋律的&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