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社会

钟永丰:我的南部意识

读书2007.5
你怎么会意识到南部?是因为过年时你怎么都是先塞南下后塞北上?是因为你在拥挤的台北捷运上突然忆起南方的衰老?是因为你不得不到南部一趟结果发现那里真像外国?还是因为你不爽阿扁而又是南部人讲不听把他再次送进总统府兴风作浪?
你怎么会意识到南部?

是因为过年时你怎么都是先塞南下后塞北上?是因为你在拥挤的台北捷运上突然忆起南方的衰老?是因为你不得不到南部一趟结果发现那里真像外国?还是因为你不爽阿扁而又是南部人讲不听把他再次送进总统府兴风作浪?

我开始意识南部,是在1993年一场南台湾水资源研讨会上。官员和像官员的学者轮流上台,用不同但互补的观点论证美浓水库的迫切性。核心论述是2021年工业高雄的需水量将是目前三倍多,而台湾丰枯比率由北往南递减,北部是七三或六四比,南部是七至九比一,亦即八、九成雨水下在四至十月,因此需要更多大型水库以「蓄丰济枯」。

那时我感到胸中被插了一刀。我们几个人举手,激楚地申问:既然你们知道南部的水文条件最差,为什么还把最耗水的工业集中在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