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历史

胡起望:从日本的国会辩论看雾社起义

胡起望:从日本的国会辩论看雾社起义

〈事件之後屏東飛行聯隊的飛機在霧社上空偵察〉,選自《臺灣霧社事件誌》,發行日期:1931

民族研究1985.6
雾社起义"的爆发,在统治者方面,也引起了一片混乱,“总督府想化小处理,目的在缩小责任范围。而军部想扩大处理,目的在于增兵台湾,""据云已有增设两个师团的具体计划,为准备将来的日美战争,应付对立的菲律宾作谁备。"

1930年10月,台湾高山族人民爆发的"雾社起义",反映了台湾各族人民坚决反抗外来侵略,反对强暴镇压的意志和决心。它曾经震动日本朝野,成为我国近代史上反对殖民统治的光辉的一页。关于记述和研究"雾社起义"的文字已有不少,本文拟从昭和六年(1931年)初日本国会众议院与贵族院(后称参议院)的两院全会上,议员们关于"雾社起义"问题的质询和辩论记录中,对"雾社起义"的几个问题作一些剖析,以便进一步有所改释和印证。

日本国会辩论时,有以两人为一组的速记组同时记录,约十五分钟后就另换一组人,所以对会议进展情况记录得十分详尽。在关于"雾社起义"的质询记录中,往往可以看到有着加了括号的(有人喊"不错"),(有人喊"认真一点"),(有人喊"毒瓦斯是怎么一回事"?)、(鼓掌)、(会场骚嚷)时,眼前就不禁浮现出一幕当时辩论十分激烈的情景。感觉到那个时候高山族人民的血并没有白流,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控告了当时军国主义者的殖民统治,因而在日本国内的心脏部分也引起了强烈的搏动。

1930年的"雾社起义",爆发在日本占据台湾已达三十五年之后。日本当局在台湾经过武装镇压、编制户籍,颁布"番务监视规程",在高山族地区完成了九百日里(一日里约合四公里)的道路网,配备有总数多达5400多名警察的"番地警官驻在所"遍布各地以后,因之认为殖民统治在台湾和高山族人民中已有了一定基础的时候。而位于台湾中部的"雾社番"在当时日本政府的心目中,又恰恰认为是归顺得最好的高山族部落。"这模范地的人民以必死的悲壮决心,发起动乱,必定是(我们)在政治上有了重大的缺陷"。[1]正如日本国会众议院议员滨田国松在昭和六年(1931年)1月26日下午全会上的质询辩论中所说的一样:"麻哈勃社(雾社部落中十一个社之一)是台湾几十几百个番社中的模范番社。不知你们有人去过台湾没有?据我所知,凡是由众议院派到台湾视察的人,都要按照(台湾)总督府的安排,被引导去参观雾社,看看这个后来起来反抗的麻哈勃社。因为当时认为它是模范番社,是台湾的番社中最好的番社。"贵族院议员川村竹治在二月二日上午全会的质询中也说:"雾社番在番人中是最开明的种族。他们二十年来受着和本国(指日本)一样的小学教育,与平地的人们有着频繁的往来。对于平地的繁荣和政府的威力,他们也是十分知道的,相信他们对于无论怎样反抗,但是不可能打赢政府,也是万分明白的。可是尽管这样,他们这次还是敢于起来反抗,说明这里面一定有着忍无可忍的事情。因此他们的行动虽令我们憎恨,但一想到他们那种被迫而无奈起来反抗的心情,确实是十分悲壮,禁不住为之一洒同情之泪。"偏偏就是月本台湾总督府认为是"最好的番社",被称作"模范番社"的地方,那里的人们却一齐奋起,齐心反抗,这又怎么不令那些统治者为之震惊呢。贵族院的议员尽管从他们的立场出发,对这种反抗表示憎恨,但也不得不在这种悲壮的斗争面前,为之动容。

关于"雾社起义"的原因,当时的有些国会议员曾经进行过调查分析。他们认为"松田先生(指当时的国务大臣松田源治)所有的资料总不会超出警察的报告,而警察的报告是不

会不利于他们自身的立场的,这是很当然的事情"[2]因此议员大都依据自己搜集的材料进行质询。这也多少使我们能够在官方材料以外,又从侧面多了解一些"雾社起义"的情况。这里也许可以比日本的官方记载更多一点接近事实的真相。

关于"雾社起义"的原因,日本众议院议员浅原健三根据河上丈太郎和河野密所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