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书评

陆云:从学术攻击到"暴力学术"--杨奎松两批汪晖的案例分析

当代文化研究
在社会意见剧烈分化、媒体热衷于介入学术判断的今天,保持学术批评的基本品格,对于学术和社会的发展都非常重要。包含政治辩论的学术讨论,如果能够坚持基本的学术伦理和规范,可以为充满冲突的社会提供理性对话的榜样。在那些包含政治批判的学术批评中,能否坚持基本的学术伦理,是对批评者的重要考验。
汪晖 杨奎松

    在社会意见剧烈分化、媒体热衷于介入学术判断的今天,保持学术批评的基本品格,对于学术和社会的发展都非常重要。包含政治辩论的学术讨论,如果能够坚持基本的学术伦理和规范,可以为充满冲突的社会提供理性对话的榜样。在那些包含政治批判的学术批评中,能否坚持基本的学术伦理,是对批评者的重要考验。

    最近杨奎松教授在半月之内,连续在《东方早报·上海书评》发表两篇将近两万五千余字的长文【2013年12月29日《以论带史的尴尬--为汪晖<二十世纪中国历史视野下的抗美援朝战争>"纠谬"》(以下称"第一篇"),2014年1月14日《也谈"去政治化"问题--对汪晖的新"历史观"的质疑》(以下称"第二篇")】批评汪晖教授,却因为缺乏根据地全盘否定批评对象、随意扭曲批评对象等问题,迅速遭遇多位学者的反驳。鉴于目前中国学术界学术批评的不正常状况,这是一个值得分析和观察的重要案例。

杨奎松著文批评缘起于汪晖《二十世纪中国历史视野下的抗美援朝战争》(《文化纵横》2013年第6期)一文。杨奎松第一篇批评文章发表当天,网名"季书白"的北京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季剑青即在题为《关于杨奎松评汪晖文的一点感想》的文章中指出,杨奎松主张批评应该"实事求是,与人为善",自己却背道而行:

        我们在这篇洋洋洒洒的批评文章中,只看到作者如何龂龂于所谓的语病和逻辑错误,如何从具体的材料问题推断出对汪晖全文乃至其学风的全盘否定,出语也有点轻佻粗暴,与他自己标榜的"实事求是,与人为善"(《让学术批评回归学术--对史清"质疑"《忍不住的关怀》一文的公开回应》)的态度,实在相去甚远,令人失望。

http://www.guancha.cn/Ji-Jianqing/2013_12_31_196398.shtml,为修改后文章链接)

     "观察者网"在转载杨奎松第一篇批评文章时所加的"编者按",也提及杨奎松对"史清"的回应,并追问他是否践履了自己对批评者的期待:

        2013年7月30日,观察者网就刊登了一篇署名"史清"的文章,质疑著名历史学者杨奎松教授的新书《忍不住的"关怀"》有百处硬伤,是"一本处处与最基本的学术规范相抵牾的学术著作"。对此杨教授也立即发表长文《让学术批评回归学术》回应,在承认部分硬伤之后,称史清"满篇使用带有强烈主观色彩的大批判字眼儿""以上质疑不属于学术讨论"。杨教授提到的所谓大批判字眼在近年来的一些学术圈事件中并不少见,动辄对"自己不喜欢的研究同仁"扣帽子、上纲上线之恶劣风气有过之而无不及。几年前南京大学某知名教授和无数匿名者就曾对清华大学汪晖教授使用铺天盖地的类似字眼甚至恶劣的辱骂。

 

        这一次,杨奎松教授亲自撰文批评汪晖,是否是其"希望大陆回归健康学术风气"愿景的践行?相信读者会有自己的判断。

http://www.guancha.cn/YangKuiSong/2013_12_30_196367.shtml

 

    由此看来,杨奎松两批汪晖的案例值得思考之处在于:其一,因为杨奎松此前有这样的呼吁,他自己在批评汪晖时的表现,可以让我们一定程度了解当前学术批评的危机所在;其二,近年来,批判汪晖俨然成为其意见对立阵营的一种时髦,杨奎松的密集批判,也可以为我们思考意见分歧背景下理性对话如何可能,提供一面镜子。

 

    杨奎松是否食言而肥?杨奎松对汪晖的批评是否其"希望大陆回归健康学术风气"愿景的践行?观察者网编辑提出的这一问题,也是这篇案例首先要回答的问题。这需要了解,杨奎松两篇文章对汪晖的批评究竟有多少站得住脚,有多少站不住脚?有多少是完全不懂或者故意曲解,有多少切中肯綮?因此,最好对杨奎松的诸条批评有逐一的核对和分析。不过,这里暂不把本人逐一核对的要点写出,即使仅仅分析重点例子,文章已会显得有些冗长。这里多有长段引用,意在立此存照,惟望有心者察之。

    笔者的基本结论是:杨奎松对汪晖的两篇批评,第一篇是毫无掩饰的学术攻击,第二篇则是以充满肆意歪曲的"暴力学术"为基础,对汪晖进行政治诬陷。杨奎松给他自己所希望的"大陆回归健康学术风气",增添了一个恶劣的反面案例。

 

一、汪晖怎么批评:文献综述与征引

    杨奎松在第一篇开头交待了此次批汪晖的缘起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