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政治

王绍光:抽选、代表、民主--关于民主运作形式的反思

王绍光:抽选、代表、民主--关于民主运作形式的反思

Hanna F. Pitkin

czy
古希腊的雅典民主制最重要的一个制度叫五百人议事会,其成员不是选举出来,是抽选出来的。希罗多德《历史》强调抽选是民主的试金石。抽选的民主性有五个理由。

主讲人:王绍光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系教授

主持人:丁耘 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主任

丁: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请到了著名的政治学家王绍光教授,王教授的履历我们也不用介绍了,大家也非常熟悉,王教授是我非常钦佩的前辈学者,他既有深厚的专业学养又有现实的敏锐的方法,你们等会儿就会发现。我相信你们通过阅读这些年王教授的作品,讲民主思想,发现他对中国的现实问题,学科内部的问题的犀利的深入的思考。王教授今天为我们带来的讲座的题目是《抽选、代表与民主》,海报上的副标题"关于民主运作形式的反思"不是王绍光老师加的,是我们的宣传人员为了解释这三个概念做的一个说明,我们今天的形式是王老师先讲四五十分钟,然后把时间开放给大家提问。

 

王:应该讲这个题目,作为组织者也要加一个副标题。因为如果就"抽选、代表、民主"这六个字的话,大家可能不知道要讲什么。如果这个话题放在19世纪以前来谈的话,我估计大家知道要谈什么问题,反倒是19世纪以后不知道。

首先第一个谈什么叫抽选。这个概念好像没听说过,只听说过选举。好像选举是和民主连在一起。什么叫抽选?抽选又跟民主有什么关系?这个问题到了19世纪以后慢慢被遮蔽了,失传了。现在似乎到了失而复得的时候,抽选跟民主的关系重新拿出来讨论,并引入到实际生活中去,要重新思考这么一个失而复得的东西,这是我要讲的。

标题是抽选、代表、民主,从逻辑关系上讲,要想大家明白的话,可能应该先讲的是民主、代表、抽选。就是民主跟代表,然后代表跟抽选的关系,大家可能这么理解。但是我又把抽选放在前面,是因为我今天讲的重点是抽选,并不是代表本身,并不是民主本身。我觉得代表的概念大家虽然未必很熟悉,但是至少可能比抽选熟悉。民主的概念大家未必真正的了解,但至少了解一部分。而恰恰是抽选可能很多人以前听都没听说过,想也没有想到过,所以我把它作为重点来讲,所以我把它放在前面。

 

民主的基本含义

 

从逻辑上来讲,民主最基本的含义,就是按照最原始的含义是ruled by the people,是人民当家作主,是人民来管事情。那么,人民管事情肯定有两种方式。一个是人民直接的管自己,自己管理自己,跟民主相关的相当重要的一个概念叫自治,自己治理自己,这是直接民主。但是有些时候可能直接民主并不能完全落实,希望其他人帮着人民来治理,这就需要代表。所以当人们不能直接当家作主的话,就要通过他们的代表。问题是代表哪里来?我们现在熟悉的代表们,大家会说很简单,用选票选出来,这样选出来的人就叫代表。竞选,谁得的选票多,谁就是人民的代表。比如说美国刚刚结束的总统大选,奥巴马得到的选票,当然不是选举人选举选票而是选举人票多一些,所以奥巴马就当选了。但是代表产生还有一种可能的方式,就是我今天要讲的抽选。

抽选不是有人出来竞选。而是在座的都是人民,人民当家作主,大家都有份,所以谁出来作为代表,我用抽选的方式来抽,随机的来抽,抽到谁,谁就是人民代表。这种方式在历史上怎么回事,我待会儿讲。

我先讲讲跟民主相关的中间的一个概念:代表。代表这个概念很多人以为很简单,比如说选出来的就是代表,但其实没有那么简单。我现在举两个例子。一个是1960年,美国有个亚里士多德协会,有一个专题讨论会,讨论的问题是:一个人如何能代表另一个人?比如说我把你选出来了,我选你仅仅是因为你的声音好听,你怎么能代表我?我这不是开玩笑。美国为什么有那么多竞选的人要故意把声音培养成带磁性的男性的声音,是他们的选举顾问告诉他们,这样特别能吸引女性的选票。有的时候选你仅仅是因为你的声音好听或是长得比较漂亮,或者你能说会道,你未必能代表我所有的东西,我想要的东西。一个人如何能代表另外一个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哲学问题政治问题。另外一个就是斯坦福的哲学百科全书,网上的百科全书,你去查representation,代表,它这样讲:代表这个概念看起来很简单,简单得让人产生错觉,每个人似乎都知道它是什么,但没有人知道它的确切定义。事实上讨论这个难以琢磨的概念已经产生了大量的文献,给出了完全不同的定义。所以代表这个概念是非常非常麻烦的,什么叫代表。

 

代表:四种基本类型

 

这位女士(指Hanna Pitkin照片)今年应该差不多有八十多岁九十岁,待会儿我会讲,她六十年代写过一本非常重要的书,叫做The Concept of Representation,《代表的概念》,一整本书讨论代表的概念。2004年她又写了一篇文章叫《代表和民主:一个麻烦的联姻》。一般人理解这两个东西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但她说是麻烦的联姻。她自己有个检讨,代表和民主的关系,我早些的研究从来没有涉及,因为当时我想当然地认为两者之间的关系确定无疑,就像今天的大多数人一样。我那时候多多少少把民主与代表划了等号,或者至少与代议制政府划了等号。她说她当年,包括她67年写那本至今非常多人引用的那本书的时候,她是这么写的。接着她说,在现在的情形下,只有代表能让民主成为可能,这似乎成了公理,大家都是这么理解的,只有代表才能使民主成为可能,但她的判断是这个假定不能说完全错误,但却存在着严重的误导,如果人们把它视为公理,只提出技术问题,而非基本理论问题,这种误导就依然根深蒂固。什么叫技术问题呢?就是用这种方法选举设立代表不太好,换一种选举策略,这种选举制度不太好,选举制度要讲起来非常复杂,有各种各样的选举方式,换另外一种。她说仅仅从技术上提出问题还不够,要深刻地反思这两个基本概念之间的关系,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我今天没有时间去讲为什么不容易。

那么我回到她1976年那本书,今天任何政治理论家要讨论代表这个概念,都不可避免地要回到这本书,这本书基本上是第一次非常系统地把代表这个概念加以讨论,她在这本书里区分了四钟代表。我不是说她一定是对的她是唯一的,但至少是最有影响的。

一种她把它称作象征性代表,比如说,你在海外突然有一天听到义勇军进行曲,你第一个想象的,中国。为什么?义勇军进行曲有象征性的意义。本来义勇军进行曲就是个歌曲,如果没有长时间的熏陶,你可能根本不会把它与中国联系起来。但是会很奇特,看到国旗,美国的国旗星条旗就代表美国,这是象征性的。这个话题我们不多谈,在文学里,在很多地方也有这种概念。

第二种是实质性代表。实质性代表就是说,这个人可能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但他在客观上代表了你的利益。我们以前讲大救星,毛主席不是选出来的,但是很多人认为他是大救星,因为毛主席代表了他的利益。这是一种实质性的东西,它没有程序上的东西,是实质上的。这个不多讲,关键是后两种。

一种叫作形式性的代表,你也可以把它叫作程序性的代表,这些人是经过某种法律程序挑选出来的。比如说,你去打官司,你找个律师,你跟律师签个合同,律师到法庭代表你,这就是一种代表,这是形式上的代表。这个律师在形式上就代表你,他在法庭上说的每句话代表你,法院会依据他的话。他不能反悔说我不代表这个当事人。同样的议会的议员,通过选举选出来的,有些国家的总统是通过选举选出来的。他是履行了法律的,走过了正当的法律程序选出来,他在理论上代表你。这个是形式性的代表,他未必实质上代表你,他可能胡说八道,他可能追求他自己的利益,但他在形式上还是你的代表。

最后一个代表的含义叫作描绘性代表,待会儿我要多强调的代表的含义。这个跟抽选直接挂钩。什么叫描绘性的代表?就是假如说我们这个房间里有50个男同学,50个女同学,那么我们要抽出一群人来代表这群人的话,这里边至少应该有50%是男生,50%是女生。再假如说,这群人里边有20个是少数民族,那我抽出来的代表里至少有20%的人是少数民族。这样出来的代表就是代表的这个小群体基本上在各种特征上反映了整个人群的特征。所以我们把它叫作缩样,它是一个缩样。

那么形式上的代表,我现在更细地讨论后两种代表,一种叫形式上的代表。形式上代表的制度就叫代议政府。也就是英文里的representative government,或representative democracy. 制度上是这样的。它代表产生的方式是通过普遍的自由的竞争过程。普遍的就是所有人,成年人都有选举权,你不能因为他的肤色、阶级来歧视他,自由的就是不受干预,然后是竞争性的。这样选出的代表是形式上的代表,它的运作机理是什么呢?它的运作机理是选民用参加选举的方式,授权给议员以及其他选举出来的官员,英文叫authorization把权力授给他,我把你选出来,我就授权给你,你代表我们来行使管理国家的义务。另一个反过来的机理是议员以及其他选出来的官员要对选民负责,否则就要承担不能连选连任的风险,这个叫问责,你是我选出来的代表,你做得不好,下次我就不选你,你可能就不能连选连任,它就是运作机理,这个我估计大家都非常熟悉的。那么形式性代表基本上就是这么一个运作方式,这边是选民,这边是代表,选民通过选举授权,通过选举来惩罚代表,代表的责任就是回应选民的要求,然后对选民负责,这是大家比较熟悉的。

到现在为止,大部分人,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甚至像缅甸这样的国家,大部分人理解民主跟代表的关系就是这种关系,以至于最好的理论家也这么看。比如说读政治哲学的人都知道的罗尔斯在他的最著名的《正义论》这本书里写道,在自由民主体制下,所有的公民都享有平等的基本自由,包括政治自由,就是选举,罗尔斯进一步定义政治自由就是选举以承担公职的权利就叫政治自由所以他基本上把民主与选举以及选举出来的官员承担政治责任连在一起,好像这是一体的,是毫无疑问的关系。

描绘性代表就不一样了,描绘性代表,按我的看法,他产生的制度不是代议政府,而是真正的民主。它的代表产生的方式叫抽选。英文叫sortition,这个词,我估计大家都学了很长时间的英文,可能很多人是第一次看到这个词,从来没听说过这个词,你去看中国出的汉英词典或者英汉词典里面对这个词的解释是非常非常简单的,甚至没有,包括英文的词典本身恐怕也没有这个词,它的运作机理跟形式性代表是不一样的,它选出来的代表是人民的缩样,他们可以代表人民的偏好、观点、利益、意识形态,它这里的代表已经跟选出来的代表不是一个含义,选出来的代表必须刻意代表你,才成为代表。而在这种机制下,抽选选出来的人里面,他不用刻意代表,这些选出来的人随心所欲地表达出来的东西就能代表人民的整体,是这么一种理论。

 

抽选与民主:历史渊源考

 

那什么叫抽选,我们看一下实际的例子。我们一般讲到民主制,讲到民主的起源的话往往会追溯到古希腊的雅典。当然古希腊的雅典未必是民主的起源,别的地方也有。但我们姑且把它看作世界民主的起源。那在古希腊的雅典民主制底下,它最重要的一个制度叫五百人议事会,其成员不是选出来的,都是抽选出来的,用抽选的方法选出来的。怎么选呢?雅典有十个部落,每个部落可以产生50个议员,这50个议员都是从年满30岁的自愿候选人里抽选出来的,是抽选不是参选,不是我想当就一定能当,凡是有意愿参加的人都放在一个抽选的范围里边,抽到谁,谁就当。抽选的方式最开始是在陶罐里放上跟席位相等的白豆和很多黑豆,你可能抽到黑豆就选不上,抽到白豆你下回就当议员,就这么简单。

后来公元前四世纪以后又发明了一种抽选机。(抽选机照片略)这是当年的抽选机,就是要把选的东西从这个洞里弄进来,然后落到哪一个筐里,落进去,你就被选上了。)这个东西现在你到雅典的博物馆里还能看到。叫抽选机,就是淘选止拦[?]。不光是五百人议事会是这么产生的,其他的官员产生也是抽选出来,不是选举选出来,没有竞选的。负责司法的约五百位庭审员是抽选选出来的,负责行政工作的约七百位执行官中间有六百多位也是抽选选出来的,除了将军、司库等少数需要专门技能的官员由公民大会选举产生以外,其他所有官员均需从年满30岁以上的公民中抽选选取出来,不设经验、技能、财产制度方面的限制。就是不管你有没有经验,有没有技能,有没有财产,只要抽到你,你就当官了,是这么一种体制。这种体制在当时看来就是民主的特征。

比如说在西方的所谓的史学之祖希罗多德,他大概是最早为这种体制留下记录的。在他的最著名的那本书《历史》里面他就强调抽选是民主的试金石。他说人民的统治的优点首先在于它的最美好的生灵,那就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一切职位都抽选决定,任职的人对他们任上所做的一切负责,而一切异见均交由人民大会加以裁决。就是官员都是抽选决定的,这是民主最重要的主旨。不光是他这么看,古希腊的思想家,大家耳熟能详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也是这么看,你去看亚里士多德的《理想国》的第八卷,它里面就讲,民主制度有这些特征,关键就在于后面一句话,"其余的公民都享有同等的公民权及做官的机会,官职通常由抽选决定。"亚里士多德讲的这句话在政治学讲的这句话后来经常被其他人引用,或者用它做几乎同样的方法来叙述,他说用抽选的方式产生的执政者,被认为是民主,用选举的方式产生官员被认为是寡头政治。就是选举在历史上不被认为是民主的特征,而是寡头政治的特征,这是亚里士多德的讲法。他在他的这个书里有好多处都讲到这些问题。不光是在古代的雅典民主里边,实际上在西方国家里,人们现在普遍都误解了,抽选制实际上被广泛地使用。比如说在罗马共和国时期,在其政治、社会、宗教、军事、司法、殖民地生活中广泛地运用抽选,来调和精英之间的政治冲突,避免一方独大,抽选在里面起非常大的作用。中世纪以及文艺复兴时期,在意大利一些共和国里也经常用抽选的方式,这里有个很好的例子,就是威尼斯那个城市,当时作为一个独立的共和国,他那个威尼斯的大公是怎么选出来的,而且这种选出来的方式跟威尼斯大公国长期保持政治稳定是联系在一起的,这个大公国被很多思想家注意到,因为这个大公国在一千多年里政治上基本上是稳定的。它有很长的时间都是用抽选和选举搭配的方式来产生大公,比如说第一步用抽选的方法挑选出30个成员,然后再用抽选的方法在30个人里边选9个人,都是抽选,就是机会都有。第二步,让这9个人他们自己来挑出40个人,再用抽选的方法把40个人压缩到12个人,这12个人再选出25个人,这25个人再用抽选的方法压缩成9个人,9个人再选出45个人,45个人再用抽选压缩到11个人,这11个人再选出41个人,这41个人再选一个人出来就是大公,很麻烦。它为什么搞得这么复杂?搞得这么复杂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一个有钱有势的家族,不管你多有钱有势,你能把所有的过程都操控到?这个过程不可能被任何人操控到,这就是它最重要的原因。所以,它的目的是防止有钱有势的人来控制大公的挑选过程。除了威尼斯以外,佛罗伦萨的执政最高行政机构也是用这种方法选出来的。他就是在城市的行会成员里产生,所有年满30岁以上的行会成员,他们把名字都放在一种皮包里,把自己的名字放进去,放进去以后,隔一段时间,每两个月,从里面随机抽出9个人来,如果被抽中的9个人没有负债,最近没有担任过最高行政机构的成员,而且9个人互相之间没有亲属关系,他们就当选为最高行政机构成员。这种抽法不是选举。

刚才讲的是从制度史上来讲,就是制度史上这种抽选在很长的时间里是非常流行的做法。那么在思想史上也是一样,思想史上在很长的时间里,思想家都认为民主跟抽选是分不开的,那时候的人没有人会认为民主是跟选举分不开的。举两个人的例子。一个马基雅维利,一个是圭恰迪尼,两个人几乎同时生活在佛罗伦萨,但他们两个人的观点不太一样,马基雅维利试图在思想史和制度史里挖掘资源,以限制政治中的权贵家族的势力,因为他出身并不是权贵家族,他因此建议为平民设立与精英阶层抗衡的专门机构,保民院,这个有点像罗马共和国时期的保民院,而且是抽选出来的。那么圭恰迪尼是非常厌恶民主,他厌恶民主就厌恶抽选,所以他对选举情有独钟,他不喜欢民主,所以他喜欢选举,这跟今天人们的印象完全相反。现在好像喜欢民主的人都喜欢选举。他是不喜欢民主的人喜欢选举。因为他认为不管你怎么选,选出来的人都是精英来治国。不是抽选,抽选可能把一些平民也抽上去当领导。所以在思想史上也可能可以这样讲,他是在思想史上最早鼓吹选举的人之一,但这个鼓吹选举的人是一个反民主的人。

再比如说Harrington,他写出《大洋国》,也是对民主持批判态度,如果你去看《大洋国》的话,你可以看到里面到处讨论关于各国的抽选的实践,但是他对抽选选出人来是非常反感的,他认为只有选举才能把精英挑出来,让精英治国更加可靠。他这样看正是因为他不喜欢民主,所以他支持选举,他认为抽选是愚蠢的,因为抽选选出来的人比较傻,不那么优秀,所以他坚决反对。

再看,实际上一直到十八世纪末,几乎所有的思想家,不管他是反对民主的也罢,支持民主的也罢,他们都会把抽选或抽选跟民主连在一起,把选举跟寡头政治连在一起。基本上是这么一个状况。所以我刚才讲,如果我这个标题放在十九世纪以前,人们不会误解,反倒是放在现在,因为这东西失传了,往往大家觉得很奇怪,抽选怎么跟民主放在一起?

比如说孟德斯鸠讲,用抽选的方法来挑选决策者就是民主,用选举的方法挑选决策者就是贵族统治,这跟亚里士多德在他以前,差不多两千年以前讲的话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亚里士多德讲的是寡头,他讲的是贵族。

卢梭,他也是同样讲,他说抽选的办法最具民主这个性能。因为抽选时人人的条件都是相同的,而且选择也并不取决于任何人的意志,所以就绝不会有任何人的作用能改变法律的普遍性,只有在贵族制下,用投票的方法才是非常不合时宜的。

所以这跟今天大家理解的民主跟选举的关系是完全完全相反的。那么《剑桥古代史》甚至做了一个概括,他说所有的古代权威都同意抽选是一种在富人与穷人之间实现机会平等的民主制度。不只是我刚才举的那几个例子,而是几乎所有的那些思想权威都是这么看的,在十九世纪以前。

 

抽选是民主的:五个理由

 

那么抽选或者抽选为什么是民主的呢?我提出五个理由。当年实践的时候未必有人系统地提出这样的理由。现在我来概括我的理解,提出五个理由。

第一个,古代人强调抽选难以被人控制。人民当家作主当然不能被任何人控制,不管你多有钱有势,所以雅典或是其它地方的抽选都要有非常复杂的程序,使得任何人都不能控制谁被选中。这跟选举非常不一样,选举的后果很容易受到金钱、相貌、口才甚至暴力和暴力威胁的影响。这个我没有机会讲了,我和人民大学的欧树军教授刚刚编了一集"关于选举的批判",发表在最新一期的《北大》法律评论上,一共五篇文章,我写了一个导言,专门批评选举与民主的关系,大家可以看,选举非常容易受这些影响。由于这个特性,古代那些人虽然不懂现代随机抽样的理论,现在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