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政治

王绍光:要瘦身,不要虚胖;要先锋队,不要精英党

本文原发表于《人民论坛》2011年7月(下);三农中国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苏联东欧巨变的前夜,这些国家党员占人口的比重都不低,一般在6%以上,其中罗马尼亚是党员比重最高的国家,达16.1%,六个人中就有一个是共产党员,但是当时垮得最惨的也是罗马尼亚,政权尚未瓦解,这些共产党员的信念与意志早就先行土崩,作鸟兽散,各奔前程了。

《人间正道》这本书(京港沪三地的学者胡鞍钢、王绍光、周建明、韩毓海合著,韩毓海执笔,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7月出版),很大篇幅是讲我们的体制的优点,包括讲中国的民主政治之道,讲人民社会等,这是由于许多人对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不但认识上糊涂,腰杆子也不硬,所以还需要大讲特讲我们自己体制的优势,破除"(西方)普世价值"的迷思,以促进"体制自觉、体制自信"。但是,这并不等于说,我们认为现有体制已经尽善尽美了,共产党人可以高枕无忧了,相反,我们认为还存在许多问题,需要我们高度警惕,并不断加以克服。"办好中国的事,关键在于党",反之,如果党不能建设好,中国的事就难免搞砸。胡锦涛总书记在庆祝建党9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谈到中国共产党建设面临的四个日益尖锐的危险,这包括"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消极腐败的危险。"[1]

除此之外,我们还应该看到,共产党可能还面临两大潜在的危险,一是它的规模,二是它的构成。就规模而言,根据中组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010年底,中国共产党党员总数为8026.9万名,相当于欧洲最大国家德国的总人口。中共党员占全国人口的比重已经由1949年的0.83%,1980年时的3.8%,发展到6%。(见表1 )

表1 中国共产党党员数及占人口比重(1921-2010年)

年份

党代会

人数(万人)

全国人口数

(万人)

党员数占人口比重

(%)

1921

一大

57人

 

 

1922

二大

195人

 

 

1923

三大

432人

 

 

1925

四大

994人

 

 

1927

五大

5.7

 

 

1928

六大

4

 

 

1945

七大

121

45559.2

0.27

1949

 

448

54167

0.83

1956

八大

1073

62780

1.71

1969

九大

2200

80335

2.74

1973

十大

2800

89211

3.14

1977

十一大

3500

94974

3.69

1982

十二大

3965

101654

3.90

1987

十三大

4600

109300

4.21

1992

十四大

5200

117171

4.44

1997

十五大

6042

123626

4.89

2002

十六大

6694

128453

5.21

2007

十七大

7415

132129

5.61

2010

 

8026.9

137054

5.86

资料来源:党员人数数据来源于党史著作及中组部公布数;1945年人口数据来源于《中华民国统计提要(1947年)》;1949-2009人口数据来自《中国统计年鉴2010》;2010年人口数据来自《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就构成而言,近年来,共产党组织出现了精英化的趋势,在新发展党员中,我们以优化党员结构为名,有意识地大量吸收大学生、研究生、私营企业主、社会名流、专业技术人员加入,目前,中共党员中具有大专以上学历的党员占37.1%;而作为主体的工人、农民比例却逐年下降,目前工人的比例已经降至8.7%,农民的比例已经降至30.5%,两者共占39.2%,已经大大低于两者占总就业人口的比例(保守估计农民与工人占总就业人口的比重在70%左右)。

表2 中国共产党职业和学历比例(2000-2010年)

单位:%

年份

工人、农牧渔民比例

大专以上学历比例

2000

49.09

 

2001

 

 

2002

 

24.2

2003

44.1

25.7

2004

 

27.3

2005

 

29

2006

42.8

30.7

2007

 

32.4

2008

40.8

34

2009

39.7

35.7

2010

39.2

37.1

不仅在党员成分上出现了精英化的趋势,而且,各级领导干部的行为方式上也出现了精英化的趋势,一些人与有钱人拉拉扯扯,却对普通老百姓的冷暖不闻不问,严重败坏了共产党的声誉。从党员人数看,不可谓不多;从高学历的比例看,不可谓不高。从正面看,有不少人会为之欢欣鼓舞,以为这是共产党事业兴旺发达的标志,天真地认为,"韩信点兵,多多益善",人数越多,知识、社会、经济精英越多,党的政权就越巩固。但从另一方面看,也有人十分忧虑,担心共产党已经患上了"虚胖病"和"富贵病",外表虽庞然健硕,但是内部却因信仰缺失、精神涣散而软弱无力。先看一个简单的事实。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苏联东欧巨变的前夜,这些国家党员占人口的比重都不低,一般在6%以上,其中罗马尼亚是党员比重最高的国家,达16.1%,六个人中就有一个是共产党员,但是当时垮得最惨的也是罗马尼亚,政权尚未瓦解,这些共产党员的信念与意志早就先行土崩,作鸟兽散,各奔前程了。

早在1965年邓小平就提出"一个人数少但有战斗力的党比一个人数多,但缺乏战斗力的党要强得多"。[2]与数量相比,党员的质量更重要。中国共产党刚成立时只有57人,到1945年七大召开时也只有121万人,不足当时中国人口的0.3%,只能算是"星星之火"。然而,尽管党员数量不多,但共产党充满了生机,因此才能"唤起工农群众千百万",领导人民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这凭的是当时共产党员坚定的理想与信念,敢于战斗、敢于牺牲的精神,而不是因为人多势众。

而今天的8000万党员中,有多少党员真正具有共产主义的理想与信念?又有多少党员根本就是不认同马克思主义、不认同毛泽东思想、不认同社会主义的"异己分子"?《党章》总纲说得很清楚,"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党章》第一章说得更具体:"中国共产党党员是中国工人阶级的有共产主义觉悟的先锋战士",由"中国工人、农民、军人、知识分子和其他社会阶层的先进分子"组成。这也就是说,共产党应该是各社会阶层(尤其是工农兵)的先锋队,而不是社会精英阶层的俱乐部。如果听任精英化的趋势继续下去,共产党在多大程度上可以继续掌握在普通工农大众手里?这个以镰刀锤头为党徽的组织,又如何能代表最广大普通民众的利益。回头来看,为什么会有党员人数越多,垮得越快的"罗马尼亚悖论"呢?

原因很简单,虽然一些人拥有共产党员称号,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人都是真正的共产党员。中国目前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一部分人是投机分子,将入党作为捞取个人政治资本的手段,为的是升官发财、谋取个人不正当利益;一旦潮流有变,他们就变成随风倒的墙头草。另一部分人是混进党内的反党分子,他们说的、干的都完全违背了党的宗旨,明里暗里骂起共产党来、攻击起社会主义来比任何人都凶;一旦天下有变,他们对曾经宣誓效忠的党及其代表的正义事业,不但丝毫不会加以捍卫,反而会弃之如弊履,甚或反戈一击。这两类人,可以说是党内的"坏分子",我估计,他们为数不少,是侵蚀共产党肌体的病菌,如果继续容之留之,听之任之,无异于慢性自杀。中国共产党要保持其肌体的健康,一定要切切实实地"从严治党、从严管党"。要瘦身,不要虚胖;要"先锋队",不要精英党。正如胡锦涛总书记在庆祝建党9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所指出,"来自人民、植根人民、服务人民,是我们党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密切联系群众是我们党的最大政治优势,脱离群众是我们党执政后的最大危险"。只有永葆本色,共产党才能无往而不胜。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3723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723

第31次CNNIC报告摘要与第二章:网民规模与结构特征 哈基姆:女权主义者对性别平等的十二个误读
相关文章
王绍光:巨人的瘸腿:从城镇医疗不平等谈起
王绍光:政策导向、汲取能力与卫生公平
王绍光:大转型--1980年代以来中国的双向运动
30年人文社科话语:中国的文明责任
王绍光:财政没有透明就不是民主
王绍光、潘维:2008--思想解放与中国复兴
王绍光:政策导向与医疗体制改革的互动
王绍光:从经济政策到社会政策的历史性转变
赵鼎新:评王绍光《民主四讲》
王绍光:打开政治学研究的空间
王绍光:民族主义与民主
王绍光:两个时期不能被隔断
王绍光: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是个纲,纲举目张
王绍光:超越选主--对现代民主制度的反思
王绍光:“公民社会”袪魅
王绍光:学习机制与适应能力: 中国农村合作医疗体制变迁的启示
黄宗智:中国改革往何处去?中西方学者对话(二):导论
王绍光:“接轨”还是“拿来”——政治学本土化的思考
王绍光:谈民主和“选主”
杜赞奇:中国漫长的二十世纪的历史和全球化
王绍光:谣言止于......?--凯斯.桑斯坦《谣言》序
王绍光:重庆经验与中国社会主义3.0版本
王绍光:美中央情报局及其文化冷战
王绍光:大转型-中国的双向运动
王绍光:重庆经济工作会议精神解读:对“新自由主义”的重庆反思
王绍光、樊鹏:政策研究群体与政策制定——以新医改为例
王绍光、夏瑛:再分配与不平等--香港案例对中国大陆的启示
王绍光:“王道政治”是个好东西?——评“儒家宪政”
王绍光:共同富裕与国民幸福
王绍光:民主为什么是个好东西
王绍光:中式政道思维还是西式政体思维?
汉森:混合宪制vs.三权分立:现代民主的君主制与贵族制特征
王绍光:民主:独轮车还是四轮驱动
严海蓉、林春、何高潮、汪晖等:社会主义实践的现代性
王绍光:抽选、代表、民主--关于民主运作形式的反思
王绍光:《超越选主:对当代民主的反思》前言
王绍光:失而复得的民主利器:抽选
王绍光:毛泽东的逆向参与模式:群众路线
佩蒂特:代表:回应与标示
辛特默:随机遴选、共和自治与商议民主
扎卡拉斯:抽签与民主代表:一个温和建议
费雷约翰:公民大会模式
开放时代:70年代中国
王绍光:大豆的故事--资本如何危及人类安全
王绍光:另一个世界是可能的
王绍光:中国特色也是一种普世价值
王绍光:代表型民主与代议型民主
王绍光、欧树军:从避免"最坏政体"到探寻"最佳政道":国家能力与政治转型研究二十年--对谈《中国国家能力报告》发表二十周年
黄棘:"20世纪苏联中国的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
欧树军:反思民主,探寻民主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