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经济

黄宗智: 重庆经验理论试解:国有资源市场增值社会化

第一财经日报2011.1.24
简单总结,重庆所走的这条道路,如果真能成功,是一条具有深远意义的道路。它和资本主义经济发展道路不同,因为政府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体现了国家促进社会发展来推动经济发展的理念,照顾到多年来被忽视的社会公正问题。它也和计划经济不同,因为它非常关键性地采用了市场的动力,不仅借以推动重庆的经济发展,也借以推动重庆的社会公平。它同时具有社会主义的部分特征,也具有市场主义的部分特征。在一定意义上,它是一条可能超越左右分歧的中间道路。

 重庆实验的一个核心思路,是用国家资源的市场增值来资助公共服务。我的评论只集中于这一概念。

先说市场增值是个什么样的概念?我们知道,农业社会时期没有这个概念,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时期也没有这个概念,即便在今天的中国也不是很清晰。迄今它主要来自资本主义的西方。

今天在美国,它已经渗透整个中产阶级,不限于资本家。它是一般职工退休基金管理的主导思想。那些基金的基本投资策略,是尽可能反映整个证券市场。因此,导致了巨大的所谓指数基金以及近年来的所谓交易型开放式基金(ETF)的兴起。它们投资的选择绝对不是单一个公司或者一组公司,而是直接反映整个股票市场和宏观经济的指数。它的基本概念是,全证券市场是会持续增值的。根据比较权威的研究,长期下来的年增长率平均约8%。

同时,还有另一个方面。那就是,人们广泛认为政府不应该做牟利的投资,只有私有财产才应该获益于市场增值。这个概念可以说根深蒂固。它源自西方伴随资本主义兴起的资产阶级革命。资产阶级革命是针对皇权和贵族权力而兴起的,它特别强调新兴资产阶级私有财产的基本权利。这可以说是西方现代立法的最基本概念之一。人们广泛认为私人资本是应该可以投资而获利的,国家的资产则不应该追求利润,不应该通过市场增值而得利。这几乎是个不言而喻的基本信条。

这一双概念,即市场增值信念以及国家不该通过市场增值来追求收益信念,长期以来一直是美国经济的最核心的信念之一。

崔之元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在理论层面上挑战这个基本信条。他引用1977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米德(James Meade)的分析,清晰地指出了这一点,并提出不同的另类想法:他认为,政府不必要仅仅依赖公共债务来筹集必要的资金,完全可以利用国有资产的市场增值来支撑公共服务的开销。那样可以减低政府的负担。

我个人认为,其实引用的这个概念对米德本人来说并不是很重要的一个概念,因为米德的主要贡献在于对国际贸易的分析,不在财政。在他的诺贝尔奖演讲中,便完全没有提到自己这个概念。米德更没有想到这个概念对一个后计划经济国家的可能含义。崔之元是通过自己的学术勇气、另类思路和对中国问题的关怀,而突出米德的这个论点的。

我个人认为,重庆的经验在很大程度上正体现了崔之元多年以来所特别强调的这条思路。一个比较具体的例子是重庆“十大民生工程”中的廉价公租房工程。大家知道,他们已经动工盖造1000多万平方米的公租房,总的计划是要在3年中盖4000万平方米的公租房,为重庆市民中30%的低收入民众提供廉价公租房。初期预计月租可能是10元/平方米。一个50平方米的公租房租金500元/月。这些公租房的主要承租对象是已在重庆工作的300多万农民工中的200多万人,也包括大学生。

这个工程背后的主导概念是把国有资产的市场增值用于公共服务。大家知道,多年来,在“土地财政”制度下,地方政府非预算收入的绝大部分是来自其土地出让金。政府以廉价从农民处征用土地,用来作为“建设用地”。一般,用3万~5万元/亩补偿征来的土地,一旦“开发”,便可以多倍的价格,比如10万到15万元,出让给开发商。而到开发商盖好房子的时候,那块土地的市价常常会是其出让价的10倍,也就是说,100万~150万元/亩。

在过去的这种“制度”性运作下,“市场增值”是被政府和开发商分享的。政府所得的是征地补偿和其出让价间的差价,也就是十万多元/亩地的差价。它可能会把这个盈利部分用于公共服务或基础建设,但也完全可能用于一些形象工程,甚或是被个别官员所吞噬。而大部分由增值所得的盈利则落入开发商的手中。

重庆市政府最近的公租房的举措,是对这种惯例的一种纠正和超越,使得土地的“市场增值”可以用于民生工程而不是全由开发商和政府所得。它不把土地出让给开发商,而是自己来盖廉价公租房。

政府投资的是其所储备的土地,其实主要是低廉补偿所获得的征地,在进入住房建设的开发过程之后便会大规模增值。和之前的地方政府行为不同的是,开发之后政府不会把土地出让给开发商,而是由它自己来盖房子,用来为农民工等提供廉价公租房服务。

这样,楼房的市场增值便成为政府用于公共服务的资源。它可以以公租房将会达到的市场价格来把房子抵押,向银行和保险公司等贷款,借此来筹集所需要的资金。而到把房子出租的时候,会把租金用来支付贷款的利息以及管理、维修等费用。

当然,这些不能完全解决公租房工程所需的资金,但可以解决相当大的一部分。总的来说,政府在其中所起的作用显然是最最关键的。

这种市场增值、第三财政理论,还包括重庆国有企业利润的“社会分红”问题。

毋庸说,这样的“市场增值”是有条件的,重庆市的经济必须进入持续的发展,整体经济发展越好,政府便越可以得助于市场增值来支撑公共服务所需要的资金。其对低收入人群在政策上的倾斜只能满足发展需要的部分条件:即扩大消费、内需,借以推动可持续发展。它仍然需要其他的发展动力。

简单总结,重庆所走的这条道路,如果真能成功,是一条具有深远意义的道路。它和资本主义经济发展道路不同,因为政府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体现了国家促进社会发展来推动经济发展的理念,照顾到多年来被忽视的社会公正问题。它也和计划经济不同,因为它非常关键性地采用了市场的动力,不仅借以推动重庆的经济发展,也借以推动重庆的社会公平。它同时具有社会主义的部分特征,也具有市场主义的部分特征。在一定意义上,它是一条可能超越左右分歧的中间道路。

(作者系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历史系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长江学者讲座教授)


 


本文为作者对崔之元教授2010年12月在人民大学的第二次重庆经验讲座的评论,与温铁军教授当时的评论同期发表,见:


温铁军:重庆的三个突破


讲座原文见:


崔之元:“重庆经验”与制度创新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2352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2352

崔之元:“重庆经验”与制度创新 温铁军: 重庆的三个突破
相关文章
汪晖:改制与中国工人阶级的历史命运
王兵:谈记录片《铁西区》
黄宗智:中国的小资产阶级和中间阶层:悖论的社会形态
30年人文社科话语:中国的文明责任
黄宗智、巫若枝:取证程序的改革--离婚法的合理与不合理实践
黄宗智:离婚法实践:当代中国法庭调解制度的起源、虚构和现实
崔之元:“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丰富经济学含义
黄宗智:中国的小资产阶级和中间阶层:悖论的社会形态(修订稿)
黄宗智:中国被忽视的非正规经济:现实与理论
黄宗智:改革中的国家体制:经济奇迹和社会危机的同一根源
Unger: 弹性权力
崔之元:重庆经验:国资增值与藏富于民携手并进
崔之元:郎咸平事件(郎顾之争)的深层原因
黄宗智:中国革命中的农村阶级斗争: 从土改到文革时期的表达性现实与客观性现实
崔之元:重庆之行颠覆弗格森“中美国”论
汪晖:让中国说话--安吉拉·帕斯古齐著《说话的中国》(TALKIN' CHINA)序言
黄宗智、尤陈俊:调解与中国法律的现代性
黄宗智:美国金融危机与中国模式的再思考
黄宗智:中国的“公共领域”与“市民社会”?——国家与社会间的第三领域
《中国社会科学报》:国内外十学者纵论中国道路
黄宗智:中国改革往何处去?中西方学者对话(二):导论
黄宗智:近现代中国和中国研究中的文化双重性
杜赞奇:中国漫长的二十世纪的历史和全球化
亚洲周刊:“打黑举红”重庆追寻红色GDP掀旋风
黄宗智:中国的新时代小农场及其纵向一体化:龙头企业还是合作组织
崔之元:重庆模式、经济民主与自由社会主义
崔之元:国进民退在全世界普遍出现,国资增值可以普遍降低税收--藏富于民
黄宗智:法史与立法:从中国的离婚法谈起
黄宗智:跨越左右分歧:从实践历史来探寻改革
崔之元:“重庆经验”进行时:国资增值与藏富于民并进, 地票交易促城乡统筹发展
夏小林:非国有经济回升面临新一轮压力
夏小林:著名公众人物接二连三杜撰中央文件观点--兼谈优化所有制结构和收入分配问题
崔之元:“第三种力量”促进效率和公平
吴铭:社会公正诉求带动体系性变革
崔之元:从美国宪法第16修正案看国有资产
黄宗智:学术理论与中国近现代史研究
黄宗智:《中国的隐性农业革命》导论
崔之元:重庆“十大民生工程”的政治经济学
黄宗智:中国发展经验的理论与实用含义: 非正规经济实践
崔之元:论“重庆经验”
胡舒立:访黄奇帆--重庆“新经济政策”
黄宗智:如何阅读学术著作和做读书笔记
崔之元:看不见的手范式的悖论与当前金融危机(访谈)
一清:南方报系与重庆打黑的纠结
杨庆育:重庆:保留农村“三件衣服” 穿上城市“五件衣服”
董平:重估幸福与探寻基础
崔之元:赫希曼“私人利益和公共关怀的循环周期”的启示
王绍光:重庆经济工作会议精神解读:对“新自由主义”的重庆反思
崔之元:沧白路,亨利.乔治定理,土地财政两重性
崔之元:陈元,格林斯潘,渝富模式
崔之元:“重庆经验”与制度创新
温铁军: 重庆的三个突破
崔之元:从陈元获奖感言专谈重庆看渝富模式
崔之元:从危旧房改造看“重庆模式”
崔之元:美国阿拉斯加州长哈蒙德的重庆缘
崔之元:重庆公租房的四大创新特色
崔之元:从乡村基上市想到米德的“自由社会主义”
崔之元:公平可以促进效率
崔之元:从世界第一人工洞体到全国ST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第一家
黄宗智:中西法律如何融合?道德、权利与实用
崔之元:北京共识作者的重庆行
崔之元:重庆和曼彻斯特的两个故事
崔之元:美国田纳西河流域管理公司与重庆“八大投”
黄宗智:中国的现代家庭:来自经济史和法律史的视角
崔之元:意志与执行力:缩小三大差距促进共同富裕的重庆进行时
崔之元:"西柏坡后现代",联合国人权宣言和普遍历史的黎明
崔之元:对李庄案的初步看法--致友人的一封信
布拉莫尔:走出黑暗——中国转型之路
张夏准:“国家发展战略”视角的公共投资和国企改革
黄宗智:中国历史上的典权
黄宗智:重庆:“第三只手”推动的公平发展?
《开放时代》重庆专辑
黄宗智:对塞勒尼点评的简短点评
崔之元:重庆实验的三个理论视角:乔治、米德和葛兰西
杨荣文:重庆与中国模式
崔之元:中国崛起的经济、政治与文化(访谈)
崔之元:肯定重庆经验而非重庆模式
黄宗智:我们要做什么样的学术?——国内十年教学回顾
孙玉石:冯雪峰初到重庆发表的几组杂文——读《文风杂志》札记
黄宗智:中国过去和现在的基本经济单位:家庭还是个人?
陈锡文:把握农村经济结构、农业经营形式和农村社会形态变迁的脉搏
黄宗智:《中国新时代的小农经济》导言
崔之元:论退市再上市的重组战略空间
崔之元:从欧美金融危机理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个注记
胡鞍钢:国企改革,从哪里来,往哪里去?
黄宗智:《中国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导言
黄宗智:国营公司与中国发展经验:“国家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林毅夫、蔡昉、李周:国有企业产生的逻辑
周维楼:从十八大经济政策重心的转变看中国经济的前途
崔之元:改革需要实用主义的政治哲学
史正富、刘昶:从产权社会化看国企改革战略
杨念群:“中层理论”应用之再检视:一个基于跨学科演变的分析
黄宗智:建立“历史社会法学”新学科的初步设想
张夏准:私有化不是国有企业改革的出路
黄宗智:重新认识中国劳动人民--劳动法规的历史演变与当前的非正规经济
杜建国:十八届三中全会不会有“大动作”
黄宗智、高原:大豆生产和进口的经济逻辑
黄宗智: "家庭农场"是中国农业的发展出路吗?
黄宗智、杨逸淇:挖掘中国法律传统与思维方式的现代价值(文汇学人访谈)
黄宗智:《中国政治体系正当性基础的来源与走向:中西方学者对话(七)》导言
黄宗智、龚为纲、高原:"项目制"的运作机制和效果是"合理化"吗?
黄宗智:中国经济是怎样如此快速发展的? ——五种巧合的交汇
黄宗智、高原:社会科学和法学应该模仿自然科学吗?
黄宗智:我们的问题意识:对美国的中国研究的反思
黄宗智:问题意识与学术研究:五十年的回顾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