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经济

崔之元:重庆实验的三个理论视角:乔治、米德和葛兰西

崔之元:重庆实验的三个理论视角:乔治、米德和葛兰西

尼采

【3月21日】最近一些朋友和记者问我对"重庆实验"看法有无改变。​我看法不变,理由是我去年"重庆实验的三个理论视角:乔治、米德和葛兰西"​一文中如下一段话(再附上中文版,英文在"Modern China")

【3月21日】最近一些朋友和记者问我对"重庆实验"看法有无改变。​我看法不变,理由是我去年"

重庆实验的三个理论视角:乔治、米德和葛兰西"​一文中如下一段话(再附上中文版,英文在"Modern China"):

尼采在"论道德的谱系"中有句名言:"行动就是一切。"​他似乎否定行动背后有"主体"。他的原话是:

行动背后并没有存在,"行动者"是事后发明出来的--​行动就是一切。[1]

尼采对"行动者"的否定使许多学者和读者感到奇怪,是"​尼采研究"的一道难题。我觉得芝加哥大学社会思想委员会的皮平(​Robert Pippin)教授解决了这道难题。​他解决的方式有助于我们说明"重庆实验"背后的"行动者"和从亨​利·乔治、米德和葛兰西的理论看重庆实验的意义。

皮平明确指出:

尼采并不否定行动主体的存在。他只是否定分离于行动的主体。​主体就在行动之中......正如尼采在"查拉图是拉如是说"中所言:"​我希望你在行动中,就像母亲在婴儿中一样。[2]

皮平这样来解释尼采的立场:

意图形成和表达总是在时间上流动的,​随着一项事业进展中的事件而变化和转变。​刚参与一项事业时我以为我的意图是X, 但随着时间的迁移,我发现X并不是我的意图的准确或全面的表达,​也许我的意图是Y, 再往后我可能又觉得我的意图其实是Z。除了在现实完成的行动中,​没有办法能确定一个人的"真实"意图到底是什么。[3]

如果说个人"行动者"的动机已经很难确定,​那么要确定重庆实验的"集体行动者"的动机就更难了。​但这正是我从亨利·乔治、米德和葛兰西的理论看重庆实验的意义。​虽然重庆实验的参与者并不有意识地遵从这些理论,​但他们的行动和这些理论是一致的(consistent)。​黑格尔曾说,法国革命发生是为了一本关于它的好书可以被写出来-​-也许黑格尔这句话并不是那么荒唐。



[1] Nietzsche, [1887] 2007: On the Genealogy of Morals,First Essay, Section 13.

[2] Robert Pippin, Nietzsche, Psychology and First Philosophy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10, pp. 75-76.

[3] 同上,第78页。

 

2011年11月原文

[内容提要] 本文尝试用亨利·乔治,詹姆斯·米德,和安东尼奥·葛兰西的理论来解释正在进行中的重庆实验。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