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法律

崔之元:从美国宪法第16修正案看国有资产

证券市场周刊2010.4.17
从1787年美国宪法制定到1913年的一个多世纪中,美国联邦政府是无权征收所得税的,而今天公司和个人所得税则是美国联邦税收的主体(美国没有增值税)。读者自然会产生两个有趣的问题:第一,1913年前,美国联邦政府为什么无权征收所得税?第二, 在没有所得税的情况下,美国政府收入靠什么?

1913年通过的美国宪法第16修正案全文很短, 只有下面这一句: "国会有权对任何来源的收入规定和征收所得税,无须在各州按比例进行分配,也无须考虑任何人口普查或人口统计"。 但这短短一句话的深意,却涉及美国宪政和政治经济体制的根本问题。

很明显,第16修正案隐含着,从1787年美国宪法制定到1913年的一个多世纪中,美国联邦政府是无权征收所得税的,而今天公司和个人所得税则是美国联邦税收的主体(美国没有增值税)。读者自然会产生两个有趣的问题:第一,1913年前,美国联邦政府为什么无权征收所得税?第二, 在没有所得税的情况下,美国政府收入靠什么?

回答第一个问题,我们必须面对美国宪政的最大悖论:奴隶的代表权问题。美国宪法第一条第二款常被美国学者简称为"五分之三"条款。它的原话是:"众议员名额和直接税税额,在本联邦可包括的各州中,按照各自人口比例进行分配。各州人口数,按自由人总数加上所有其他人口的五分之三予以确定"。这句话内含的玄机很大。关键是把众议员名额和直接税税额相提并论。在1787年费城制宪会议的讨论中,北方各州不同意南方各州在国会代表的比例上把奴隶算进去,但在直接税各州按比例分担上北方却要求南方把奴隶算上。结果,一个奴隶算"五分之三"个自由人作为南北妥协写入了宪法。南方之能同意按"五分之三"人口比例负担"直接说",还进一步和一个南北默契有关,即联邦政府将主要不靠"直接税",而是以无法按人口比例征收的关税为主要税源。1894年,美国最高法院在著名的 "Pollock v. Farmer' Loan & Trust Co."判例中,正是用所得税是"直接税"因而必须按人口比例分摊为由,判定当时一个含有所得税内容的法案违宪的。

那么,在没有所得税的情况下,19世纪的美国政府收入靠什么?这第二个问题更和我国当前的有关国有资产的争论有关。对联邦政府而言,关税是主要的税源。但对州政府而言,政府参股成为一个重要收入来源。20世纪美国的自由主义思想家路易斯·哈茨(Louis Hartz)写过一本研究1776至1860年间宾夕法尼亚州 "混合企业"的书--混合在这里的意思是州政府作为股东之一参股于其他私人股东之中,相当于我们中国的国有股参股。(《经济政策和民主思想:1776-1860年的宾夕法尼亚州》,哈佛大学出版社,1948年)。

如果政府能够从国有资产的得到市场收益,则政府可以减少对所得税的依赖。这正是197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詹姆斯·米德(James Meade)的基本思想之一。他是凯恩斯的学生,也是现在世界各国使用的GDP核算法的两个发明人之一。他的"自由社会主义"理论使我们对美国宪法第16修正案和公有资产的关系可以有新的认识。

米德的最深刻的洞见就是"公有资产的市场收益可以降低对税收和国债的过度依赖,提高整体经济效率"。国家如果不能依赖国有资产的市场收益,则只能依赖税收和国债。但税率过高会降低个人和企业工作和创新的积极性。这样国家不得不依赖发行国债。但国债过高后又会抬高利率,不利于生产性投资。

我们可以香港为例来直观说明米德的"自由社会主义"中公有资产收益和税收的关系。香港连续数年被国际评级机构评为世界上"最自由的经济体",因为香港税率很低,鼓励人们创业和增加工作努力。但人们往往忘了提及香港之所以能承受低税率同时又能给居民提供免费的基本医疗,是因为香港政府有一大块公有资产--土地,其土地使用权的市场拍卖收益为政府所有。

令人兴奋的是,我国西部的直辖市重庆正在以比香港更大的规模和维度进行着"自由社会主义"的试验。由于重庆的"国资增值",能够给政府提供"第三财政"(一般税收和基金之外),因此重庆国资不仅没有"与民争利",反倒促成"藏富于民"。例如,当全国多数城市购房的契税是3%至5%时,重庆购房的契税一直保持在1.5%。又如,中央给西部12个省市的西部大开发优惠政策之一是允许他们对工业企业只征15%的所得税,但目前只有重庆还在使用15%的税率,其他省市由于地方财政压力主动放弃了优惠,仍然在2008年1月1日前征收33%的企业所得税。因此,重庆的民营企业只需交较少的所得税,这也可以说是1913年美国宪法第16修正案之前州政府参股逻辑在中国的一种奇特的体现。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1/1957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1957

李春光:胡耀邦怎样处理傅聪回国演奏问题 《天涯》2010年第三期目录
相关文章
汪晖:改制与中国工人阶级的历史命运
30年人文社科话语:中国的文明责任
崔之元:“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丰富经济学含义
Unger: 弹性权力
包雅钧:罗伯特·达尔论美国民主政治体制
崔之元:重庆经验:国资增值与藏富于民携手并进
崔之元:郎咸平事件(郎顾之争)的深层原因
崔之元:重庆之行颠覆弗格森“中美国”论
汪晖:让中国说话--安吉拉·帕斯古齐著《说话的中国》(TALKIN' CHINA)序言
亚洲周刊:“打黑举红”重庆追寻红色GDP掀旋风
崔之元:重庆模式、经济民主与自由社会主义
崔之元:国进民退在全世界普遍出现,国资增值可以普遍降低税收--藏富于民
崔之元:“重庆经验”进行时:国资增值与藏富于民并进, 地票交易促城乡统筹发展
崔之元:“第三种力量”促进效率和公平
崔之元:重庆“十大民生工程”的政治经济学
崔之元:论“重庆经验”
雷少华:美国宪法、国家警察权力与土地管理
崔之元:看不见的手范式的悖论与当前金融危机(访谈)
董平:重估幸福与探寻基础
崔之元:赫希曼“私人利益和公共关怀的循环周期”的启示
崔之元:沧白路,亨利.乔治定理,土地财政两重性
崔之元:陈元,格林斯潘,渝富模式
崔之元:“重庆经验”与制度创新
黄宗智: 重庆经验理论试解:国有资源市场增值社会化
温铁军: 重庆的三个突破
崔之元:从陈元获奖感言专谈重庆看渝富模式
崔之元:从危旧房改造看“重庆模式”
崔之元:美国阿拉斯加州长哈蒙德的重庆缘
崔之元:重庆公租房的四大创新特色
崔之元:从乡村基上市想到米德的“自由社会主义”
崔之元:公平可以促进效率
崔之元:从世界第一人工洞体到全国ST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第一家
崔之元:北京共识作者的重庆行
崔之元:重庆和曼彻斯特的两个故事
崔之元:美国田纳西河流域管理公司与重庆“八大投”
崔之元:意志与执行力:缩小三大差距促进共同富裕的重庆进行时
崔之元:"西柏坡后现代",联合国人权宣言和普遍历史的黎明
崔之元:对李庄案的初步看法--致友人的一封信
黄宗智:重庆:“第三只手”推动的公平发展?
塞勒尼:诸种第三条道路
崔之元:重庆实验的三个理论视角:乔治、米德和葛兰西
崔之元:中国崛起的经济、政治与文化(访谈)
崔之元:肯定重庆经验而非重庆模式
崔之元:论退市再上市的重组战略空间
田雷:美国宪法(学)这十年——9·11事件与美国宪法理论的转向
田雷:你为什么可以不读布雷耶?
崔之元:从欧美金融危机理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个注记
崔之元:改革需要实用主义的政治哲学
田雷:美国宪法偶像的破坏者--评阿克曼《美利坚共和国的衰落》
布鲁斯·阿克曼:如何讲述美国宪法的转型--职业主义批判以及连续性的再造
杜建国:反民主的美国宪法
王希:美国宪法的历史发展随感——《原则与妥协》序言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