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社会

杨荣文:重庆与中国模式

联合早报2011.11.28
杨荣文,新加坡前外交部长,现为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访问学者
杨荣文 重庆

在新市委书记薄熙来于数年前上任前,重庆已经制定了根除有组织犯罪的详细计划。数以千计的罪犯在同一个晚上被捕。这样的行动肯定是在完全保密的情况下于北京敲定。重庆的公安部队已被严重渗透,只要有多几个人知道这项行动,消息肯定会走漏。重庆最近获选为中国最安全的城市。很多地方都设立了新警岗,公安也和人民维持友好关系。如果下雨,人们可以向警岗借雨伞。让人吃惊的,是归还警岗的雨伞高达85%。

中国的中央集权制有很长远的历史。为了防止领导受到地方利益的过分影响,地方领导应该来自其他地方已经成了既定做法。因此,省的最高领导人,也就是省委书记,几乎都是来自其他省份。然而。他们上任后,却必须在考虑到国家利益的前提上,全力促进该省的发展。他们的擢升视他们任期时的表现而定。一些学者因此形容中国为官僚主义国家。

没有这样的管理制度,重大的计划如建造三峡水坝是不可能被提出来并实行的。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进行过这么大规模、经过计划的人口迁移。超过100万人受影响,比受建造阿斯旺(Aswan)高坝影响的人多10倍。

三峡水坝工程在中国引起巨大争论,至今在某种程度上仍具争议性。经过多年的研究和讨论,工程终于获得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批准。工程整体上素质很高。没有任何相关的项目因为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而遭受严重破坏。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人口迁移和建立新城市中心的工作。全新的云阳看起来就像是濒临湖边的瑞士村庄。因为强劲的经济发展,就业不是严重的问题。然而,对年老的人来说,旧有的生活方式改变了。在万州,我看到数以百计的年长者在一个广场唱歌、跳舞。只要没有下雨,他们每天傍晚都会主动前来广场。市委书记薄熙来鼓励人们唱红歌,年老的人会有一些共鸣,年轻人则不感兴趣。

重庆于1997 年成为直接由北京管制的直辖市。它从有约3000万人口的四川省划分出来,是继北京、天津和上海后的第四个直辖市。这样做的目的不只是要特别注意受长江三峡水坝影响的地带,也是要为发展大西部建立一个增长中心。这不是已经是省会的西安、成都、长沙或武汉可以扮演的角色。此外,重庆在传统上也是个国际都会。在抗日战争时期,重庆是国家首都,吸引了来自中国和海外的许多人。水位的上升,也让向长江上游航行容易许多。

人才是重庆成功的关键

重庆要成功,必须从中国和世界吸引大量人才。健全的城市化是关键。不论在哪里,重点皆是强调重庆必须是个宜居城市、健全、宁静、交通方便和绿意盎然。核心目标是促进城市-乡村的综合发展。重庆主要市中心地区的规模预计会在10年内倍增。就像中国其他地方一样,其城市增长规划的方式是其他大国不能做到的。 21世纪的超级城市将出现在中国。

重庆将在5年内建设高达70万个单位的廉价房,居民将享有全面的有轨列车和高速公路网络服务。我参观了动工1年半后,最近刚完成的一个邻区。因为对建筑的素质有点怀疑,我要求看看一些设施并进入其中一个单位。它们还的确是很不错。在广场里,有一条红色的横幅,鼓励新居民登记为地方选举的选民。

开通前往欧洲和印度洋的陆路途径,将大大促进重庆的发展前景。五个欧亚国家最近签订协议,允许在重庆封条的集装箱,可以不需要在途中接受检查,直接运往欧盟,这对重庆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所需要的时间将是河运和海运的一半。一旦缅甸对外开放,由昆明前往印度也将变成可行了。

这些都需要和平及同邻国的合作。中国提倡上海合作组织及同亚细安的友好关系,不但是好的政治策略,也是好的经济策略。事实上,当沿海地区在太平洋战争期间被日本控制时,内陆中国就是靠这些横越大陆的途径持续得到供应。在重庆史迪威博物館 (Joseph Stillwell Museum),有一张显示中国士兵在飞往印度接受军事训练的军机上的照片。

只有中国这样的中央集权制,才能在这样大的规模上做长期规划。但地方上的问题有时却得不到处理。快速发展制造了各种官员往往无法完全解决的不平衡。在重庆车站等待前往成都的高铁时,我太太坐在一名拿着空的铁线篮子的老妇人旁边。她告诉我太太她要到下一站的一个村庄购买100粒鸡蛋。她不信任重庆的鸡蛋的品质--一些是假的,另外一些含化学物质。这些鸡蛋会对她两岁的宝贝孙子有害。她的恐惧可能是夸张了点,但她的感受和做法却反映了一名祖母对孙子的疼爱、中国一个孩子的政策、商业道德的缺乏、还有监管者跟不上的快速发展步伐等问题。

中国的发展仍然风起云涌,让人对未来感到兴奋和充满希望。

作者是前外交部长现为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访问学者

叶琦保译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8/2982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2982

甘阳:启蒙与迷信 福山:“否决政治”让美国瘫痪
相关文章
崔之元:重庆经验:国资增值与藏富于民携手并进
杨荣文:中国重新崛起三要点
亚洲周刊:“打黑举红”重庆追寻红色GDP掀旋风
崔之元:“重庆经验”进行时:国资增值与藏富于民并进, 地票交易促城乡统筹发展
崔之元:“第三种力量”促进效率和公平
崔之元:重庆“十大民生工程”的政治经济学
胡舒立:访黄奇帆--重庆“新经济政策”
一清:南方报系与重庆打黑的纠结
杨庆育:重庆:保留农村“三件衣服” 穿上城市“五件衣服”
王绍光:重庆经济工作会议精神解读:对“新自由主义”的重庆反思
崔之元:陈元,格林斯潘,渝富模式
崔之元:“重庆经验”与制度创新
黄宗智: 重庆经验理论试解:国有资源市场增值社会化
温铁军: 重庆的三个突破
崔之元:从乡村基上市想到米德的“自由社会主义”
崔之元:公平可以促进效率
崔之元:从世界第一人工洞体到全国ST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第一家
崔之元:北京共识作者的重庆行
崔之元:重庆和曼彻斯特的两个故事
崔之元:美国田纳西河流域管理公司与重庆“八大投”
崔之元:意志与执行力:缩小三大差距促进共同富裕的重庆进行时
黄宗智:重庆:“第三只手”推动的公平发展?
《开放时代》重庆专辑
黄宗智:对塞勒尼点评的简短点评
孙玉石:冯雪峰初到重庆发表的几组杂文——读《文风杂志》札记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