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经济

亚洲周刊:“打黑举红”重庆追寻红色GDP掀旋风

最新一期香港《亚洲周刊》日前刊文称,重庆近来重视民生,推出惠及弱势群体的新医改方案,将住房视作公共品,把“国资增值与藏富于民携手并进”;大力弘扬红色文化,唱红歌;打黑获老百姓称赞及网民支持。今天,重庆“打黑举红”,是要重拾共产党的理念和对人民的承诺,倡导富民、公平、公正旗号下的“红色GDP”。
  文章摘编如下:

  中国近来关注长期被忽视的民生问题,要追寻公平公正、以民为本的红色GDP,全民共享经济发展成果,落实和谐社会,成为新的理想与实践。

  与此呼应,重庆重视民生,推出惠及弱势群体的新医改方案,将住房视作公共品,把“国资增值与藏富于民携手并进”;大力弘扬红色文化,唱红歌,立起7层楼高的毛泽东像;打黑获老百姓称赞及网民支持。全国各地纷纷派团到重庆考察交流。

  重庆的住房被地产炒作商盯上了。10月中旬的重庆房交会开幕的第二天,有位温州商人一口气拿下17套百平方米以下的中小户型房产。在温州做皮革生意的郑氏姐妹说,重庆的房价还不到温州的六分之一,温州买一套别墅的价钱可以在重庆买一排别墅了。全国各大城市房价狂飙,几万一平米的住房司空见惯。而本届重庆房交会商品住宅建面平均成交价格,每平方米仅为4878元人民币(约717美元)。据重庆市常务副市长黄奇帆介绍,重庆房价维稳主要是政府调控,在关注民生的理念下,让房地产投资不超过总额的二成五;人均居住面积控制在30平方米;每平米销售价应等于在职工人均月收入;政府保障低收入者住房等。理论界对重庆重视民生的房屋政策加以肯定,认为将住房视作公共品,让全民共享改革成果在重庆初显端倪。全国各地纷纷派团到重庆考察交流,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也在今年七月考察重庆。

  中共建国60周年,关注长期来难以解决的民生问题,是要重新找寻“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建国理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不能背叛共产党对人民的承诺,不能背叛自己的阶级和理念。快速增长的经济要淡化贪污腐败、贫富两极分化的黑灰色,要让人民共享改革开放成果,更多的享有公共品,使未来中国的建设更突出和谐社会,寻找以民为本的“红色GDP”。

  中国的富裕政策向一小部分人倾斜,效率掩盖了公平,地方政府唯GDP(国内生产总值)至上,往往真正享受GDP成果的却只是一批权贵阶层。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贫富差距程度)已由改革开放前的0.16上升到2006年的0.496。国家发改委2009年重点课题,《促进形成合理的居民收入分配机制》的报告中提出,目前,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已处在历史最高水平,达到23倍。

  改革开放的中国,取得GDP高增长的成就,但也丢失了城市各自的人文特点,蒙上了环境污染、资源过度消耗、社会两极分化、腐败滋生的黑灰色。因为分配不公,因为利益集团贪渎,引发大规模的群体性案件不断,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曾提出“绿色GDP”的概念,以解决环境和资源的难题。但这还未解决社会不公的问题,利益集团更不愿意牺牲利益保环境。

  严控地价降低房产成本

  “红色GDP”的核心应该体现社会公平,让更多的普通百姓享受GDP增长的成果。在房价高涨,城市普通居民购房难下,重庆确定调控房价,要让普通家庭6.5年收入能买一套中低档商品房。建议进行二次房改的发起人、前辽宁省外经贸厅企管处副处长、住宅法专家李明接受媒体访问时称,二次房改的核心内容,就是确立住房是准公共产品,基本方向就是由政府主导提供房屋住房服务。概括起来,就是“三种住房制度,三类供地方式,三支队伍参与”(三三制)。李明称,“三三制”的住房体制在重庆已崭露头角,重庆市常务副市长黄奇帆表示重庆严控土地出让价格,降低商品房成本。“经济适用房土地出让价不超过房价的六分一;中低档商品房不超过房价的五分一,而高档商品房不超过三分一。”李明认为,这就是一个让低端有保障、中端买得起、高端有选择的三三制住房制度,为全国做出榜样。

  历时半年多、由16个部门共同参与研究、十几次易稿的“重庆医改”新方案出台,重点之一是妇女、儿童、老人和农民等弱势人群的医疗服务都有很具体的措施。“重庆医改”内容之一是促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逐步均等。重庆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孙元明表示,重庆将不断推出让老百姓享受的措施,站在了一个注重民生的新起点上。

  重庆是全国的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重庆规划进城农民工,在户籍改革、住房和医疗保障等政策制度上,2012年将有所突破。从今年开始,重庆市实施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每年覆盖25%,4年实现全覆盖,10年后,城乡养老保险,将统一标准”。在教育、卫生、文化等公共服务方面,重庆目标逐步实现城乡一体化,让农业人口也一样能享受到城市化的服务。

 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强调“执政为民,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要根本扭转改革只让一部分人富裕,广大百姓长期不能充分享受改革成果的状况。寻找“红色GDP”是共产党执政之本,是以公平正义、全民享有社会成果、合理利用资源、维护科学持续发展的自然环境为内涵,让中国百姓享有更多公共品。这不仅是中国社会主义的理想,更是为人民服务的承诺。

  最近,国务院秘书长马凯在《求是》杂志撰文提出,要让全体人民共享发展成果。“要完善社会保障体系,逐步扩大保障范围,提高保障水平,消除居民在就医、养老等方面的后顾之忧。”马凯文中强调了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在保持企业和政府收入继续增长的同时,着力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和缩小收入分配差距。建国六十年之际,在密切联系群众、反腐倡廉的号召下,中国开始尝试推进走向共同富裕、让广大老百姓享受公共品、享受改革成果的经济增长模式。总理温家宝最近在山东济南、临沂等地考察,了解各地在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教育事业发展及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温家宝和村民谈话时强调,现时中国城乡差距仍较大,向农村倾斜是公共财政的重要原则。

  这种向广大老百姓倾斜的经济增长模式开始在重庆探索,著名学者、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崔之元教授把重庆的探索、重庆的经验概括为“国资增值与藏富于民携手并进”。崔之元说:“更令人惊奇的是,这种‘国资增值’,不仅没有‘与民争利’,反倒促成‘藏富于民’:例如,当全国多数城市购房的契税是3%至5%时,重庆购房的契税一直保持在1.5。又如,中央给西部十二个省市的西部大开发优惠政策之一是允许他们对企业只征15%的所得税,但目前只有重庆还在实行这样的优惠税率。崔之元认为,重庆正在作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探索,让GDP不再变成黑灰色的实践。

  全球经济低迷,严重影响沿海城市经济增长,重庆却以后发优势脱颖而起,前8个月的GDP增长达13.1%。在经济发展进入快速道以后,重庆自2008年起确定了重视民生的重庆发展五大目标,要在3年内投入5000亿人民币,建成包括:森林重庆、健康重庆、平安重庆、畅通重庆、宜居重庆。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说:“这五个境界都是民生工程,与老百姓的生存健康发展环境息息相关,这些投资是以人为本,是可持续发展的惠民工程,是与中央确定的保增长、保民生、保稳定目标一致的。”越来越清晰的“五座”城市定位,成为中国城市建设未来发展的新目标、新精神。

  全国政协常委徐展堂到重庆考察后指出,十七大以后,各省市领导都想做事,总书记胡锦涛强调和谐社会,努力去解决一些老大难的问题,减少老百姓的怨气,营造公平合理的社会。“正在发展中的重庆,将和谐社会具体化,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敢于把捂着的盖子掀开,努力执行抓贪打黑,迈出走向和谐社会的重要一步,这是中国未来的一个方向。”

  迎接建国60周年,重庆掀起中国前所未有的“打黑风暴”,抓捕2000余名涉黑犯罪嫌疑人,共有130多名官员被查处,其中包括曾任市公安局副局长16年的文强,还有重庆高院副院长及高中两院的执行局长等高官。

  黑势力控制五大产业

  今天,重庆“打黑举红”,是要重拾共产党的理念和对人民的承诺,倡导富民、公平、公正旗号下的“红色GDP”。但重庆的黑恶势力已侵入重庆的重要经济领域,如城市公共交通、房地产开发、高利贷、肉食品、娱乐等五大产业被黑势力控制。政府难推社会公共品,百姓难享公共品。更为严重的是,重庆的黑恶势力已把魔掌伸向政权,培植了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文强、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等一大批身居要职的共产党官员为黑恶势力服务,充当黑社会的“保护伞”。

  重庆打击黑势力,不仅要保护红色政权,更要让红色政权为百姓服务。不久前,重庆市召开安全生产工作会议。市委书记薄熙来就表示:“既要重视GDP,更要重视安全发展,用百姓生命换来的GDP,白给也不能要!”8月25日,薄熙来在重庆市忠县涂井乡友谊村调研时说:“党的执政基础牢不牢,关键要看能不能密切联系人民群众,还是毛主席那句话,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如果我们从上到下都密切联系群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个党就谁也搞不垮。”凤凰卫视评论员朱文晖表示,重庆清扫黑势力,表示共产党的江山是红的,反映经济建设的GDP也应该民生优先。

  重庆的现代化城市建设尚在起步阶段,重庆和中国其它城市一样还有众多城市病,但在“红色GDP”的引导下,重庆正在形成与众不同的社会气氛。领导改变执政作风。薄熙来与40名出租车司机对话代替纷争,以理性方式解决出租车司机的不满和实际问题,显示出中国地方官员处理群体性事件难得的理性,在重庆留下口碑,并形成模仿效应。

  重庆市大渡口区春晖路街道松青路小区为改善小区环境,由14位五旬以上的老人组成一支城市管理义务巡逻“念叨队”,不厌其烦地劝说占道经营的小商贩直至其主动撤走。他们佩戴“小区巡逻员”字样的牌子,只要发现有占道经营的小商贩就劝其搬走。这些热心居民跟占道经营者讲道理,让他们进入菜市场合法经营。虽然,有人质疑,居民执法于法无据。但至少,沿海地区常见的执法者与小贩激化矛盾的事例在重庆减少了。有些街道,有人围着违规小贩唱“红歌”,让商贩不好意思的离去了。这样的情节在纯市场化经济中有些匪夷所思,却是实实在在发生于重庆的真实故事。

  重庆人变得文明和有责任了。有人形容重庆人的双重性格,就像冬天火锅的麻辣烫,含上嘴是辣的,下到肚里是温暖的。让重庆人爽直中带几分鲁莽,热情中夹几分狡黠,幽默中又有一些土气,宽容中有几分排外,好打抱不平,好看热闹。重庆人脾气火爆很容易吵架,但吵架后消气也快。

因为重庆是有文化底蕴的城市,巴渝文化是重庆文化的根,陪都文化是重庆文化的魂,三峡文化是自然资源与人文景观的结合。这样的文化,令重庆有了“雄起”的资本。据悉,为激励中华民众奋力抗争以取得胜利的重庆解放碑,最开始的解释是以男性生殖器为形象,寓意要像男性般雄壮。

  雄壮的重庆百姓,“宁愿苦干,不愿苦熬”。当年渝东南民族地区针对地处老、少、边、穷,生态环境和农业基础设施差,生活水平较低的情况,提出的要干中求变而不傻等的口号,后来被演绎为黔江精神。在重庆城中,就有一支为数不少的黔江“棒棒军”。过去重庆生活设施差,不少地区喝水要到长江去挑,就有了挑水卖的“棒棒军”;长江上落不便,为到埠旅客挑行李也是棒棒军的客路。

  如今,生活改变了,喝水不再用挑,码头也少见挑夫,棒棒军进城了,重庆大街小巷活跃着一批手持圆棍的民工,他们等候在超市、商场门口,为客人搬送货物,成为重庆最为原始的“物流”。游进奇来自黔江,因为地少人多,一家五口就耕种二亩地,老婆和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加上父母,不另外挣钱生活困难,游进奇在农闲时就外出打工。

  他开始做建筑,很累,又不自由,有时好几天开不了工。于是,他加入了棒棒军。有人买了计算机要送去公司或家中安装,他负责挑送,前后各挑一台,收费三块人民币。如果路途远,再加二元。游进奇和计算机销售柜台建立了固定的联系,闲时就在门口等候,有客到,售货柜台会电话通知他,帮忙送货甚至收货款,由此找到了一条新生路。游进奇表示,政府提供方便,以前做这一行还要办理暂住证明,现在都取消了。

  重庆市民亦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大到买家具、电器,小到买几斤肉,自己不想动手,叫一声“棒棒”,立即有人应声而到。“棒棒”成为一个独具地方特色的从业大军,这个庞大群体,也容入了女性,还有人组织起来,成立了棒棒军公司,形成了现代化的物流企业,这一切都因为重庆的农民工不想“苦熬”。

  城里人也有不愿意“苦熬”的,不少年轻的重庆人加入了创业队伍。今年上半年,重庆市共有1万6千多名登记创业。其中,返乡农民工创业热情高涨,有4200多名返乡农民工进入个体经济,实现自主创业;有1万多名下岗失业人员申请办理个体工商户;许多高校毕业生也将创业作为就业机会,共有389名大学生通过创办实体达成就业,重庆自主创业选择的人越来越多了。

  毕业于西南政法学院的牟行伟,在律师事务所工作了几个月后,与朋友合伙开公司销售投影机,但进入市场后的实际情况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理想,公司一度几乎都难以生存,另一位全职的合伙人支持不下去走了。牟行伟坚持不退缩,又开始涉足计算机软件,他曾经一个人打理公司,什么都要做,终于走出困境。牟行伟说,最终令他走出困境是因为行内认同他的品行,他坚持抵制假货、水货、恶性压价,取得一些大商家支持。创业路走得很辛苦,但牟行伟表示:“我们的命运与重庆的发展改变连在一起,重庆不也是走的这样一条艰难改变的发展路吗?”牟行伟赞赏薄熙来打黑的决心和勇气,“重庆老百姓为之很鼓舞,让生意人可以安心做生意”。

  在不少场合,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引用中共前领袖毛泽东的“江山如此多娇”诗句来解读重庆,他说,重庆有江是“江城”,重庆有山又是“山城”,毛主席的诗句寓意的似乎就是重庆。不过毛主席还寄语“引无数英雄竞折腰”,能否让英雄折腰,还期待“五个重庆”成为现实时;能否成为中国的新坐标,还要看重庆红色GDP的最后实践成果!(纪硕鸣)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1711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1711

乔治·马歇尔:地球一小时招致批评 钱学森:最后一次系统谈话:大学要有创新精神
相关文章
汪晖:改制与中国工人阶级的历史命运
30年人文社科话语:中国的文明责任
崔之元:“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丰富经济学含义
Unger: 弹性权力
崔之元:重庆经验:国资增值与藏富于民携手并进
崔之元:郎咸平事件(郎顾之争)的深层原因
崔之元:重庆之行颠覆弗格森“中美国”论
汪晖:让中国说话--安吉拉·帕斯古齐著《说话的中国》(TALKIN' CHINA)序言
崔之元:重庆模式、经济民主与自由社会主义
崔之元:国进民退在全世界普遍出现,国资增值可以普遍降低税收--藏富于民
崔之元:“重庆经验”进行时:国资增值与藏富于民并进, 地票交易促城乡统筹发展
崔之元:“第三种力量”促进效率和公平
崔之元:从美国宪法第16修正案看国有资产
崔之元:重庆“十大民生工程”的政治经济学
崔之元:论“重庆经验”
胡舒立:访黄奇帆--重庆“新经济政策”
崔之元:看不见的手范式的悖论与当前金融危机(访谈)
一清:南方报系与重庆打黑的纠结
杨庆育:重庆:保留农村“三件衣服” 穿上城市“五件衣服”
董平:重估幸福与探寻基础
崔之元:赫希曼“私人利益和公共关怀的循环周期”的启示
王绍光:重庆经济工作会议精神解读:对“新自由主义”的重庆反思
崔之元:沧白路,亨利.乔治定理,土地财政两重性
崔之元:陈元,格林斯潘,渝富模式
崔之元:“重庆经验”与制度创新
黄宗智: 重庆经验理论试解:国有资源市场增值社会化
温铁军: 重庆的三个突破
崔之元:从陈元获奖感言专谈重庆看渝富模式
崔之元:从危旧房改造看“重庆模式”
崔之元:美国阿拉斯加州长哈蒙德的重庆缘
崔之元:重庆公租房的四大创新特色
崔之元:从乡村基上市想到米德的“自由社会主义”
崔之元:公平可以促进效率
崔之元:从世界第一人工洞体到全国ST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第一家
崔之元:北京共识作者的重庆行
崔之元:重庆和曼彻斯特的两个故事
崔之元:美国田纳西河流域管理公司与重庆“八大投”
崔之元:意志与执行力:缩小三大差距促进共同富裕的重庆进行时
崔之元:"西柏坡后现代",联合国人权宣言和普遍历史的黎明
崔之元:对李庄案的初步看法--致友人的一封信
黄宗智:重庆:“第三只手”推动的公平发展?
《开放时代》重庆专辑
黄宗智:对塞勒尼点评的简短点评
崔之元:重庆实验的三个理论视角:乔治、米德和葛兰西
杨荣文:重庆与中国模式
崔之元:中国崛起的经济、政治与文化(访谈)
崔之元:肯定重庆经验而非重庆模式
薄小莹:百封书信背后的历史真相:再读父亲薄一波
孙玉石:冯雪峰初到重庆发表的几组杂文——读《文风杂志》札记
崔之元:论退市再上市的重组战略空间
崔之元:从欧美金融危机理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个注记
崔之元:改革需要实用主义的政治哲学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