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社会

王赓武:南方境外:强进与退让——对中国与东南亚间国际关系的文化史思考

王赓武:南方境外:强进与退让——对中国与东南亚间国际关系的文化史思考

新加坡晚晴园,华侨张永福提供给孙中山作为驻地

北京大学研究生学志2014.3, 19-34.
本文为王赓武先生2014 年11 月8 日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秋林报告厅所作讲座整理稿,已发表于北京大学研究生学志。后附提问环节。
标题
作者简介: 王赓武
原籍江苏泰县。一九三零年出生于印度尼西亚泗水,旋随双亲迁居马来亚怡保,接受教育。一九四七至四九年在南京中央大学学习文史。返马后,进入马来亚大学,五三年获马来亚大学荣誉学位。一九五七年获英国伦敦大学博士学位,论文为中国历史方面。一九五七年起任马来亚大学历史系讲师,一九六三年晋升为教授兼系主任。一九六八年移民澳大利亚,任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远东历史系主任及太平洋研究院院长。除研究工作外,还开设"东南亚的华人"课程,并指导博士研究生从事中国历史研究。一九八六至九五年间任香港大学校长,九六年起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一、引言

可能是因为我最近感到年纪大了的缘故,反思了很多过去的事情。我生在印度尼西亚的爪哇岛,长在马来西亚,当时是英属马来半岛,里面有不同的王国。我长大的地方叫霹雳洲,当时是叫霹雳王国,王国信奉的宗教是伊斯兰教,霹雳王国里华人的人数大约占到三分之一。我出生的地方叫怡保,是一个华人的聚居区,多数人来自中国的华南,主要是客家人,当地的生计方式是开采锡矿,锡矿的发展特别成功。我中学毕业之后,到南京中央大学(即今天的南京大学)去念书。当我上到二年级的时候,由于国共第二次内战打到了长江,南京的学校因为担心战火而关闭,我就回到了马来。马来在二战之后,随着英国势力的渐渐退出,成为马来亚联合邦。联合邦一共九个小王国,再加上槟城和马六甲,就成为马来亚联邦。本来新加坡是属于这一个系统的,曾经都是英国人管理的殖民地,但是英国人跟马来方面谈判的时候,因为顾及到新加坡的华人太多,加入后会使得非马来族群人数超过国民人数半数,马来方面不希望新加坡加入到马来亚联邦。因此后来马来方面就跟新加坡分开了,但是我回到马来的时候情况还没有那么清楚,因此我重新上的大学是在新加坡建的马来亚大学,是现在国立新加坡大学的前身。结束在那里的深造之后,接着到英国继续学业。 

 
霹雳州地图

我想回述这段历史,一个主要原因是每当我想起那段时期,总会有一个感觉,跟今天的题目有些关系。各方面不同的政体,不同的历史经验,每个人都会有所经历。比如像我,出生的地方当时是叫东印度,长大时这地方是英属的马来半岛。到了1941 年的年底,日本军队打到东南亚的时候,我有三年零八个月是在日本实际控制的领土上生活着的。后来日本被打败了,英国的势力又回来了,不过英国人回来后的情况已经跟二战前大不相同。英国势力回到马来亚,面对着许多反抗集团,有马来亚共产党,也有其他马来民族的国民党,当时各种党派之争,夺权、斗争进行的非常激烈。这段历史给我留下的最深刻印象,就是要重视在一个区域的整体视野之下各个民族之间的关系,他们既有各自退让的时候,也有很多时候出现强进的情况。各种进退使我有了深深的感受。想象这段历史,联系到整个东南亚历史,以及中国和东南亚相互交流的关系史,强进与退让的问题值得我们好好考虑。


二战期间日本在东亚及东南亚散发大量反美反英的宣传资料 

二、历史上的进退:东南亚与中国

既然我是结合着自己的所见所闻,谈起进退的概念,想起东南亚历史中进与退的变化,想起中国内部进与退的变化,想起中国与东南亚之间进与退的变化等等,那么这些都值得考虑。不过,因为我是在东南亚地区长大的,因此我最好还是从东南亚的情况说起。

(一)东南亚:内生的进退

东南亚这个地区非常有意思,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地方。从地理上看,整个东南亚大概三分之一是大陆,三分之二是岛屿。岛屿分为五个国家,大陆也是五个国家,现在一共是十个国家。东南亚这个名称本来是历史上没有的,这个名称是源自二战时期,英国人把东南亚作为这个地区的战区代号,才有这个名字。之后国际上人们普遍使用成为习惯,就在观念中成为东南亚这个新的区域,因此东南亚是在二战之后才有的地理区域概念。二战之后的情况依然非常复杂。大陆上有越南、泰国、缅甸三个大国,还有柬埔寨和老挝两个小国。各个国家当中生活的族群情况相当复杂。既有处在比较文明阶段的民族,同时也存在相对显得原始一点的民族,同样的,既有现在的土著民族,也有许多外来的民族。但是现在很多所谓的土著民族不一定都是土著,以前的土著民族跟现在的土著民族可能是不同的。东南亚地区比较早的族群,可能是现在柬埔寨人的祖先,我们知道的他们在东南亚大陆长久居住的历史,都是在一两千年之前的事情。而缅甸的主体民族缅族是跟随藏族从中国云南进入缅甸的,泰国的主体民族也是由从中国的广西、贵州那边迁入的傣族后来经过历史变迁、文化融合演变而成现在的泰族的。中国的秦汉朝代都征伐到过越南,在越南南部还设立了三个郡,这都是当时秦汉的郡县,直到唐朝1000 年间都是以汉人为主体。越南人的本族跟中国华南古代的越族,在语言与风俗习惯上有着共同的方面,现在我们的历史学家已经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了比较清楚的认识。越南人不停地南进,强进到南方,攻下占城。占城现在是越南的中部地区,原来的民族跟马来族一样,跟大陆的民族没多大关系,他们是从海上迁到占城去的。越南的南部原来属于柬埔寨的土著民族帝国的版图。随着越南不停地朝南走,占领占城,强进到柬埔寨帝国的南部,留下了原先帝国的小部分区域,即现在柬埔寨国家的版图。同时傣族也就是现在的泰族,从广西贵州那边南移,渐渐把现在的泰国地域给占领了。历史上东南亚还有一个孟族存在,现在的人数已经很少了,孟族原先生活的地区是现在越南的南部与老挝的一部分,结果被缅族与傣族这两个大民族占据了,孟族历史统治过的地域基本上完全属于缅甸了。这是大陆强进,从北到南的政治力量运行的结果。


二战中盟军为抵制日军发行纸钞而印刷的伪币背面马来文与中文反日宣传告示

海上的情况又是怎样呢?马来这个词很容易引起误解,我们现在讲马来西亚的马来人叫做马来人,印尼其实也有马来人,但是很少,根据最近的人口统计,印尼的马来人只占整个国民人口的4%。我们都很惊奇,因为他们的语言和马来语一样。印尼的国语属于印尼文,跟马来西亚的国语是一样的,多少有一点不同。这些民族没有一个统一的称呼,以前的历史资料里都叫马来族,来源不清楚,名称也不清楚。总之这些民族有共同的风俗习惯,历史早期他们都受印度影响,信奉印度教,但是他们来自于什么地方,到现在学界还有争论。最初研究他们的学者认为,马来人也是从中国云南和广西那边迁移过去的,来到东南亚的时间比其他族群来的都更早。后来研究的专家说不对,现在一般大家可以接受的说法是,马来族是出自中国华南,经台湾到菲律宾,从那边移到南方所有的岛屿上,一个结果是语言学者发现岛屿上这些民族讲的语言,都有相当的关联。如果这些认识是对的话,那么从中国华南到台湾,从台湾再到菲律宾,再从菲律宾分散到很远的地方,整个东南亚所有的海岛,都是马来族生活的地方,一直到马来半岛。还有的观点认为这些族群甚至去到更远的地方,他们的足迹延伸到南太平洋,直到新西兰,都是从马来族分散出来的族群。马来族的分布非常广,基本上他们都是海洋人。出海对他们而言是很自然的事情,经济上有需要的话,或者碰到灾难的话,他们上船就远去了。 

 

(二)中国:北进南退

下面谈谈中国方面的情况。秦汉以前什么是中国也是个问题。到了东周以后的春秋战国时代,后人认识的中国版图扩展至楚国和吴越、进入到长江流域,中国的境外就是百越,现在我们叫做华南的区域,以前这些区域都是越族的地方。汉人也是从北方南进,分了好几次的南进,才形成今天的国家版图。秦汉时期边界向南走的最远的时候是,秦国一直打到现在的越南中部,也就是过去的象郡。在南方其他地方,存在闽越、南越诸国,秦汉之后只有一个南越国,后来汉武帝削藩,把南越国变成为一个郡县,之后汉朝就不停地南移,渐渐地把华人所有的地方都汉化了。有些南方人到现在为止,都自称为唐人,不叫汉人,说明这个群体在唐朝的时候才被中原汉化的。 

到沿海地方去的时候,才能感受到海洋的问题是怎么样重要的一个问题。但是大概秦汉时期从北方来的人,对海洋并不感兴趣,见到了大海就满足了,就不再朝南走了。百越之中有一部分人群是在海洋上生活的,比较熟悉海洋生活,这些人在历史上到底怎么样,我们并不清楚,也没有记录。但是就我了解到的,有一部分被驱赶着不停朝南迁移,其中一部分去了台湾或者菲律宾成为马来人的一部分,也有一些人可能迁移到占城、到马来半岛,其余的留在华南被汉化,过了好几代之后,就成为后来的唐人。 

不过对于这段历史,我们还有很多疑问,不太清楚。总之到了唐朝的时候,所有的南方之地,都成为中国人的地方,连越南也算是中国的地方。当然那时候这些地方之间是有所区别的,现在属于广东、广西这些省市,当时都隶属于郡县制度,但是越南则不叫省,因为还没有完全被汉化,汉人和土著之间,还带有一种殖民地的性质。到唐末宋初的时候,越南人在中原的王朝国家陷入战乱的时候,或者分裂难以统一的时候,乘机建立了他们独立的国家。 

宋代国家势力的孱弱,造成北方出现了比较大的问题。北宋没办法控制越南,越南渐渐建立了一个相当稳定的国家,与中国渐渐演变成了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现在所谓东南亚和中国的分别,这条边界,就是现在的中越边界,这个边界在过去的一千年间都没有变过。在亚洲的历史里,边界能够维持那么长,这是唯一的一个。也许在生活于山区的民族之间,实际边界有过一点小的变动,但是大体情况上中国和越南间的边界没有变化。可以说现在中国和其他周边国家的边界都是新的,但是这个是千年前形成的边界,即中国和东南亚的边界,从五代时期就开始没有变过了。

到了秦汉两代之后,中国南移的趋势是中原的王朝见到了海洋,就不再南进了,之后的历程依靠商人在海上经商。这些人基本上都来自华南两省,即广东和福建,而且出海、下海的这些人是很有本事的。尤其是当中胆量最大的闽南人。历史上,闽南的海商发展最为成功,很早就有泉州港,后来泉州变成了一个很大的国际性海港。在五代十国的闽国时期,泉州就变成一个很有用的海港,渐渐地发展到宋朝就更加不得了,到了元朝的时候,更是成为中国最大的海港,比广州还要重要。这当然跟南宋的历史有着密切关系。因为南宋的首都在杭州,泉州靠得比较近,泉州到杭州之间的海路运输非常方便。随着自身商业贸易的发展,泉州到了元朝的时候也是主要的海港。



本图出自首师大全球史研究中心

汉武帝之后,中国的海上强进就没有什么进展,基本上是依靠商人贸易,包括外国商人到中国来,也包括中国商人到外国去。当时商人的人数非常少,外来的商人比中国的商人人数多,其中主要是马来族的商人比较多。东南亚最富有的一个小国占城,地处今天越南中部,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成为当时所有经商者的必经之地:去东南亚的商人都要途经这里,从印度洋那边过来的商人也要经过这里到中国去。占城建城非常早,但是在商业上经营占城的人并不是当地的原住民,而是马来族,他们占领了占城,把占城当成一个很重要的海港,分别与中国和印度洋边的国家做生意。中国的商人跟占城的关系特别密切,我们在宋代就可以发现,闽南人和占城人之间的生意往来非常频繁,也是在那个时代,中国的海南得到开发。海南岛的开发者就是闽南人,经过大陆沿海海运到占城去的这条海上商道,对于海南的开发应该说是起到了作用。


宋时大理描工张胜温画梵像卷 局部
约绘于1172-1176年
现藏台湾故宫博物院
全长1636.5公分


我们稍稍总结一下中国的情况。中国南进的这条路,到了海洋就停止,基本上停滞了一千多年。在大陆上也出现了变化的趋势,因为越南独立之后,就限制了中国在大陆南进的发展。回顾中国到南方去的总的历史趋势,第一个时期就是从秦汉到唐宋,基本上是强进到华南,把整个华南汉化,变成中国的地方,但是没有到别的地方去。第二个时期是强进至云南的时期,岭南之后就是云南。云南地区本来就存有汉化的影响,云南有一些民族渐渐地经历着汉化的过程,比如可能是最早受到中原王朝影响的大理国,受了很多唐朝的影响。以前这个地方有南诏国,但是他们的汉化程度不及大理国那么深。而且大理国还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并不属于中原王朝。元朝蒙古打南宋的时候,它从四川的西部,攻下大理国,再从大理国绕到南方,经过云南贵州,把南宋的南边攻下,使得南宋难以同时应付,最后两面受敌,失败亡国,整个中国就被蒙古族统治了。在那个时期,云南省是元朝的一部分,随着明朝把云南从蒙古人手里夺回来,之后就成为明朝的一个省。因此我们看到,云南成为中国的南方,境外之地变成境内之地,这是五六百年前的事情。第三个时期是明清以来,属于西部、但是也是在南方的范畴内,云南以西,就是西藏的问题。西藏现在的边界也是中国向南方进展的一部分,直到现在形成印度和中国的边界。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向南强进的时期,其中还有许多需要扩展的有待研究的新问题。 

 

(三)进退的动力:从宗教到文化 

从岭南跳出来,我下面要讲讲云南跟东南亚的关系,这段历史非常有意思。云南平定之后,大陆的情况有所改变。关于云南一段的边界问题,中间涉及到云南和泰族之间的边界、中国主体民族和傣族的关系,这些边界的问题经过明朝、清朝之间几百年不停的争论,直到后来才解决,直到三四十年前慢慢地才真正把边界问题搞清楚。而缅甸跟中国之间,以前也没有一个很正确的边界。这个问题从英国在缅甸的时期开始讨论,也是到20 世纪50 年代最后才划清楚的。东南亚地区明确划定的边界,第一段就是中越之间,其余的都很晚,都是在近50年才把边界划清楚的。历史上中国跟东南亚关系,基本上都是围绕贸易展开。生活在中国和东南亚边界地带的少数民族,他们主要面对的是怎么在边界中生存、妥协、避免汉化的问题,这都是非常有意思的历史。



印尼中爪哇省婆罗浮屠,建于9世纪

华商从五代十国时期的闽国,就开始跟东南亚各国家的港口保持密切的贸易关系。起初的人数不多,但是到南宋时人越来越多。现在如果比较的话,中国人进入东南亚地区的时间并不是很早的,进入当地最早的应该是印度人,因为印度人跟东南亚之间的贸易关系,可能两三千年前已经开始了。与印度人的贸易关系对整个东南亚的宗教文化、文字语言都造成了很深的影响,整个马来半岛的宗教都是来自印度的宗教,比如佛教,是当时印度的佛教,不是中国化之后的佛教。印度教在东南亚最少也有两千年的历史,在中国的春秋时代,印度教已经深入到爪哇岛和苏门答腊岛,影响连同整个马来半岛。一直到15 世纪、16 世纪之后,伊斯兰教的进入才慢慢地在马来之间代替了印度的宗教,整个的变化非常有意思。

为什么印度的宗教会退出,让全部的马来地区都改信了伊斯兰教,文化变动如此之大,而且影响深远,这个过程很值得我们考虑。历史上发生的进和退的过程都很有意思,印度教一直在退缩,现在只有印尼的巴厘岛有印度教,巴厘岛的印度教相当纯粹,但是已经掺杂了本地东南亚文化的不少成分,总之印度教一直退缩到巴厘岛,其余的马来地区都成为伊斯兰教的地盘了。而且这种进退的速度是非常快的,不依靠战争,不像现在,一谈起伊斯兰教就要联想到武力。东南亚地区的伊斯兰教化完全是和平的,是一个一个的王国属地,从信仰印度教,转到信仰伊斯兰教,一直到最后所有的马来王族的国家都成为伊斯兰教的国家的文化渐进过程。 

印尼成为全世界伊斯兰教徒人数最多的国家,走完这个过程不过是四百年。13 世纪的时候,苏门答腊岛北部已经有少数的伊斯兰教徒。这些教徒可能是早年定居于此的印度人。因为印度在东南亚的影响非常早,影响相当大。印度本身也受伊斯兰教的影响,伊斯兰教从波斯湾红海一带的阿拉伯半岛出来,虽然人口很少,但是通过经商,他们同时把自己的宗教带过来,渐渐地影响到当地的国王,慢慢地使得他们也改信伊斯兰教,这是好几百年的历史。13 世纪的伊斯兰教徒,在东南亚成立一个小据点,从13 世纪慢慢地走到15 世纪的马六甲王国,跟中国发生了联系。郑和帮助建立的马六甲王国,从本来信奉的印度教,改信到伊斯兰教。之后马六甲王国把伊斯兰教渐渐地传到其他的马来族群去。从郑和起,到18 世纪的时候,整个马来群岛,除了巴厘岛外,都是伊斯兰教的地盘。 

中国方面对于东南亚的影响相对有限,基本上是贸易关系,文化方面除了越南,其他的都没有什么影响。越南是汉化程度比较高的,尽管保存有儒家的因素,但后来也信了佛教。但是对于其他的地方,印度的影响则非常大,程度最大的是在海岛之间的各马来民族,也包括大陆的孟族、缅族与傣族。但是这个影响并不是从印度传去的,而是从锡兰去的,就是现在的斯里兰卡。这是一段小插曲。印度本地的佛教被渐渐地消灭掉了,都成为了印度教,佛教余下的力量被赶到斯里兰卡去。斯里兰卡的传教士把他们的佛教带到缅甸和泰国,本来缅甸、泰国可能也是印度教影响相当大的区域。后来斯里兰卡的佛教,传到了泰国、缅甸和老挝,一直传到云南。所以云南的佛教来自两部分影响,一部分是从中国内地来的,一部分是从缅甸和泰国过去的。斯里兰卡的佛教,到了缅甸和泰国,因此缅甸、泰国、柬埔寨这些国家原有的印度教没有被改信伊斯兰教,而是改信了斯里兰卡的佛教。

我们可以看到,东南亚的历史,是许多外来的强进势力,比如宗教的,渐渐征服当地土著的历史,我们要考虑的正是因为有这些不同的势力的影响形成了复杂的东南亚区域。

不同于宗教的影响,华人在这个地方主要是从事经商,人数并不多,因此并没有深刻影响到当地的文化,但是他们在这个地方非常活跃,连同印度洋上来的商人,这些势力在不停地扩张。一直到16 世纪,靠商人建立和维持的贸易、经济上的关系非常稳定,非常和平,除了小规模的贸易上的争执,没有什么大的战争。当时海洋上也有以苏门答腊岛、马六甲海峡为主要范围的国家,后来爪哇又建立了一个以海洋为主的帝国。但是无所谓什么帝国,也没有什么显赫的海军力量。海洋上的商人被不同政治的势力利用,为他们经商。从材料上看,没有什么强大的海军势力爆发海洋上的战争,这一点完全与西方的历史不同。

三、现代性的进与退:东方与西方

(一)外来者:西方的进入

我们最后谈的是16 世纪之后进入东南亚的来自西欧的势力,相比之前影响东南亚的势力,他们来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