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政治

天下雜誌 :貪腐民主與出賣公有資產--陈水扁

天下雜誌 2008年12月號
在推行民營化政策方面,陳水扁案讓整個社會目睹,毫無禁忌的政商往來,可能如何瓜分國家全民資產。

[2008年]十二月十二日,下午三點二十七分,在此起彼落的閃光燈、快門聲中,特偵組主任陳雲南以其一慣平靜語調,宣布起訴前總統陳水扁、前總統夫人吳淑珍女士等十四人。 


陳水扁成為台灣第一個被起訴的前總統。「辦案時,我們的心情是嚴肅的,」陳雲南說明時,沒有表情。 

這的確是一個必須嚴肅面對的時刻。第一次,台灣有一本起訴書,二○八頁揭開台灣金權政治的面紗。八年前,人民期待貧戶出身的陳水扁打破台灣金權政治結構。八年後,起訴書上,銀行世家後代,前中信金總經理辜仲諒一席「我每週都到總統府,有時先去總統府再去官邸,或先去官邸再去總統府」的供詞,陳水扁執政後期政商往來毫無禁忌,令人瞠目結舌。 

人頭戶,一頁政商發展史 

起訴書上,長達九年的洗錢歷程,宛如一部以扁家為核心的金權政治發展史。 

根據起訴書附表,扁家洗錢前後動用了一二六個不同的帳戶,洗遍香港、新加坡、瑞士、開曼群島,只剩南半球的澳洲與非洲沒去。特偵組檢察官林富慧不得不形容「冠絕海內外」,複雜度與廣泛面超過任何槍毒案的洗錢。 

一開始,扁家的人頭戶限於吳淑珍胞兄吳景茂的台南親友。但民國九十二年後,企業人物陸續登場。除了吳淑珍的死黨蔡美利姊弟的十二個帳戶,涉入南港展覽館案的力拓營造董事長郭銓慶,更是提供妹妹、員工共三十八個銀行帳戶給扁珍轉帳。 

更可怕的是,多位金融業總經理與財務長也出現在洗錢過程中,由特偵組另案調查。 

起訴書中指出,前兆豐金控董事長鄭深池,幫扁嫂規避國內正常外匯管道,匯出五千萬台幣。辜家二少,現任開發金控總經理辜仲、、財務長邱德馨兩度協助扁嫂處理資金,超過五千萬。復華金控總經理馬維建、馬維辰送給陳致中六百萬結婚紅包,給的是難以追查的旅行支票。元大證券董事杜麗萍甚至協助扁家開車搬運七.四億現金。 

洗錢防制是每個銀行員入行,最基本的法規遵循與道德要求。但這些金控董事長、總經理、財務長、董事,頂著政大、華頓商學院等中外名校高學歷、擁有國家頒發的會計師執照,面對權力卻是如此屈從,對基本道德與法律完全漠視。 

學界公認,解構國民黨權力最好的著作《誰統治台灣?》作者王振寰認為,陳水扁案讓大家看到民進黨執政後,變成另一個國民黨。陳水扁與李登輝後期一樣,用民粹、用資源金錢分配來統治台灣,「最大的不同是,國民黨因為有原罪,做起來比較細緻、隱晦、有組織;民進黨做起來更為粗暴。」 

王振寰分析,國民黨後期的政治分配,是所謂黨國資本主義,以黨營事業、中華開發銀行等機構為中心,跟本土資本家、地方政客結盟,是以黨為中心的恩給體系。 

民進黨執政後,為穩固政權,搶下原本在國民黨體系裡的資本家與地方派系,創造自己的恩給系統。加上,民進黨走向意識形態掛帥的統獨動員,黨內民主力量消失,缺乏制衡監督,到最後民進黨的金權結構,全集中在陳水扁一人身上。 

國民黨恩給制,巧妙地維持各大家族財團勢力均衡的統馭手段,陳水扁也承襲。在特許行業──金融業,陳水扁甚至利用了中信辜濂松兒子們的家庭矛盾,以「限時限量」的二次金改為誘餌,進一步收攏權力。 

辜家兄弟引發蝴蝶效應 

「台北金融圈很多事情,根本是這兩兄弟競爭來的,」一位家族金控董事長直言。 

台北金融圈普遍認為,原先,在中信金控董事長辜濂松的規劃裡,老二辜仲、比較會投資,所以負責管理家族的錢;哥哥辜仲諒比較有領袖氣質,所以做事業,經營金控。但辜仲、不服氣,民國九十三年,用高槓桿操作,以收購委託書的方式獵下開發金控。哥哥不甘示弱,隨後如法炮製,趁著二次金改,打算插旗兆豐金控。沒想到爆發紅火案,妹婿陳俊哲與他流亡海外。 

「這些家族都得確保自己在聽牌時,能坐上牌桌,」一位曾在家族金控負責併購,現任外商總經理形容。聽牌是一個麻將術語,表示只差一張牌就要胡牌,決定輸贏了。 

這位總經理說,二次金改淪為陳水扁玩弄資本家平衡的遊戲,最明顯的例證就是,外商完全沒有參加二次金改。除了新加坡淡馬錫控股曾參與競標彰銀,其餘標售案,外商都沒有參與。渣打、花旗、荷銀、星展銀行,最後都避開公營銀行,買了民營銀行。 

「從另一面來講,那段時間是商不聊生!」一位跟元大馬家相熟的投資銀行界人士說。元大集團創辦人馬志玲本身的政治意向是統派,但為了與辜仲、競爭復華金控,爭取官股支持,仍必須找各種親近機會與扁家往來。 

面對「商不聊生」的喟嘆,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助研究員李宗榮卻說,「政商遊戲玩家數量少。商人用比較少的成本取得比較大的回報,最終還是商人獲利。」 

陳水扁得以玩弄權力平衡,成為無所不在的白色巨靈,理由之二是現行台灣總統制,讓總統權力獨大,無人能監督、制衡。 

總統變成白色巨靈 

第三社會黨發起人周奕成說,台灣憲法是總統與行政院長雙首長制,但憲法只規範總統可以任命行政院長,不需立法院同意;卻沒有規定,什麼情況下才能撤換行政院長。這導致總統成為行政院長唯一權力來源,也就是可隨時撤換行政院長,行政院長必須聽命,否則隨時可能被免職,「行政院長連企業總經理都不如,因為總經理還不能隨便換,起碼要董事會通過。」 

這樣的權力結構,讓總統的手可以滲入所有的位置,可以直接打電話給任何部長,任何政策可以直接指揮監督;總統家人也有極大的濫權空間,涉入人事,鞏固權力。 

台灣特殊的政經結構,更使得總統有誘因擴權。根據李宗榮的研究,即使經歷了十多年的民營化,台灣的國家資源依舊異常龐大。根據國有財產局調查,台灣的國家資源共市值六兆六千億,等於全國前三十大民營製造業的一年營收。含半公營人事派任,政黨更替牽扯到的人事派任數少則一千,多則四千,人事薪酬規模在四十億到一百六十億間。「這制度漏洞太大了。一個人在那裏,如果自己沒有道德標準,沒有使命感,那就是考驗人性了,」李宗榮說。 

起訴書裡的龍潭購地案,陳水扁可以不顧行政院副院長兼經建會主委林信義、國科會主委魏哲和、竹科管理局基層文官的反對,一人決策百億購地案,就是總統擴權,摧毀技術官僚體系的一大例證。 

技術官僚體系崩壞,是王振寰眼中,陳水扁案對台灣最大的殘害。王振寰說,國民黨的黨國資本主義雖然遭人詬病。但從兩蔣開始,總統基本上是尊重技術官僚的,所以台灣可以產生李國鼎、孫運璿到蕭萬長這類技術官僚,這些人被公認有發展國家的能力。但陳水扁執政幾年下來,不信任文官,技術官僚體系崩毀了,直接的影響就是欠缺發展國家的能力。因為官員沒有能力,而民代權力大到一個地步,已讓整個國家癱瘓。 

「民選總統的貪腐是對民主最大的傷害,」國際知名的東亞政治學者,哥倫比亞大學教授黎安友接受《天下》專訪時說。 

黎安友分析,民選總統的貪腐會讓人民有被背叛的感覺,被背叛過的人民,容易不再信任,開始對民主冷漠。 

台灣新興萌芽的民主,不能再出現第二個陳水扁。修憲釐清總統職權、嚴格限制競選經費、重新思索台灣的民營化政策,已成為刻不容緩的三件事。 

王振寰認為,半總統制的憲政漏洞一定要補起來,「否則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 

周奕成則指出,選罷法對於選舉超支的罰則太輕,導致選舉花錢到了無可想像的地步。選舉這麼花錢,使得有理想的人,也必須向有錢人靠攏,結果更讓金權政治牢不可破。 

在推行民營化政策方面,陳水扁案讓整個社會目睹,毫無禁忌的政商往來,可能如何瓜分國家全民資產。王振寰在書中直指,台灣這些靠著土地、股票短期致富的家族,不具有整體政治經濟社會的長期眼光,不被社會認同。 

「公營不表示落後,為什麼國營事業非得全部賣給家族不可?」李宗榮說,台灣應參考新加坡。新加坡在九○年代對國有資產管理做了重大改革。以淡馬錫控股為首,以國際化為標準,管理專業化。他們給高薪、找國際級專業經理人,塑造國際級的監理系統。這使得新加坡航空雖是公股,卻是全世界服務品質第一的航空公司;星展銀行也早已成為優秀的區域型銀行。 

起訴了一個總統之後,更重要的是,如何重建一個免於貪腐的新台灣。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3191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191

王绍光:中式政道思维还是西式政体思维? 林沛理:民主的最大敌人
相关文章
汪晖:《改制与中国工人阶级的历史命运》一文附记
左大培:请吉林省有关当局讲清楚
韩博天:中国异乎常规的政策制定过程: 不确定情况下的反复试验
钟永丰:我的南部意识
张崇慧:(山西省国资委主任)谈山西煤炭
杜建国:在世行行长演讲时散发的公开信
焦长权:政权“悬浮”与市场“困局”:一种农民上访行为的解释框架——基于鄂中G镇农民农田水利上访行为的分析
牧川:拉美历史之鉴--私有化与国有化之争的实质是国家主权之争
张夏准:私有化不是国有企业改革的出路
杜建国:十八届三中全会不会有“大动作”
刘纪鹏:国资改革的取向是市场化而非私有化
趙剛:風雨台灣的未來:對太陽花運動的觀察與反思
杜建国:国企改革依旧"坚持摸着石头过河"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