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学

許南村:現實主義藝術的新希望

原載:《詩潮》,第三集,1978年11月,頁7-11;许南村为陈映真笔名
主觀而主動地創造克服人的疏離的偉大的作品……這就不單只要求這個作家把他抵抗人的疏離的意念結晶於作品的內容,他還須要充份地認識到藝術品在工商社會中受制約於市場法則的整個生產到消費的行程,積極地掌握現有的藝術表達形式,寫出現代人生的破碎、不連續、庸俗化和失去動能的條件;鼓勵人和社會、人和歷史,從而人和人之間生動活潑的關係的偉大的、這個時代的、這個民族的現實主義之藝術。
作者简介: 陈映真
(1937年11月8日- ),台湾作家,本名陈永善,另有笔名许南村。淡江文理学院(即今淡江大学)外文系。1968年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1975年因蒋介石去世而特赦提早三年出狱。1985年11月,陈映真创办以关怀被遗忘的弱势者为主题的人间杂志,1989年7月成立人间出版社并担任出版发行人。2010年起任中国作协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名誉副主席

現實主義,並不止於對現實的描寫。現實主義的重要質素之一,便是藝術和歷史的密切接觸。詩在乍見之下,似乎和現實主義不容易聯得上手。更多的時候,詩似乎更容易和超現實主義、浪漫主義、象徵主義等發生關聯。其實,當詩人尖銳地意識到歷史的形成運動,並積極地涉入這個運動的時候,所看見和抒寫出來的詩章,便有了磅礡的現實主義風格。詩經、漢代的樂府,唐代的「為時」、「為事」而寫的詩,以及抗日民族戰爭時代大量的詩篇,便這樣地輝耀著偉大的現實主義光芒。

因此,現實主義文字的形成,有幾個條件。第一個條件,便是客觀的、重大的歷史變化──例如抗日民族戰爭的歷史風暴。在那個時代裡。沒有一個中國的作家會失去激動人心的民族的大危機和民族的大希望,而徒然從事冷漠的、枝節的、照像式的自然主義;也沒有一個中國的作家,會從歷史感中漂離,徒然從事渾沌、晦澀的形式主義。現實主義的另外一個條件,是科學地認識到藝術的歷史和社會的諸條件,主觀、主動地掌握這些規律,創造出改變歷史和人生的文字。

那麼,在目前,文字和藝術,是客觀地受制約於那些歷史的、社會的條件呢?

在一個工商社會,藝術品不可避免地成為一種商品。在這個意義上,「純」藝術品和「商品」藝術品,具有同一個性質。一本小說,不論其「藝術性」、「格調」的高低,無不是一種在市場上賣出的商品,只不過是它所指向的消費者群的需求不一樣罷了。一台戲,是由一個老板,買下劇本,僱請演員、舞台工作人員、經營人員,以售票的方式售出,以營利潤。繪畫尤其具有商品的性質,經畫商集中售出,成為私人的財貨。

正如生產技術影響商品的性質和形式,藝術的生產條件也影響藝術品的性質和形式。動輒十百萬分印刷發行的時代的文字之形式和內容,和手抄流傳時代之文字的形成和內容,有很大的不同;以廣泛市民為對象的文字,和以少數識字的讀書人為對象的藝術,有所不同。以作者而言,曹雪芹是一個獨立的作家。一如當時的獨立的作坊主人。今天,作家之上有一個出版商,他必須為出版商寫出能暢銷的書。

因此,作家和其他社會產品的生產者一樣,是一個商品的生產勞動者。向來的作家,在一般的認識中,是一個令人羨慕的、神秘的天才。他像天神一樣,無中生有,創造出活潑生動的人生。但是,如果從作家和他的作品之受制約於一定的歷史底、社會底諸條件的事實去看,作家就失去了他神秘的 、個人的、創造神跡的帷幕。他和其他的生產者一樣。使用某種生產性的技術──特殊的藝術技巧──將語言和經驗的材料,經過精神性的勞動,變成某特色的藝術產品。

對於藝術品和藝術家的這樣的分析,對於大多數的人,是非常沮喪的。然而,在一個工商業社會,因著它著重於數量更甚於品質,它的將一切的一切商品化;它的將一切人的崇高精神、靈魂、情操等無情地物質化、庸俗化等諸性格,成為藝術精神最強力的阻礙。事實上。工商社會的這些特性,毋寧是先成為人性充份發展的障礙,而成為表現這人性的藝術的障礙吧。而人性和藝術的發揚,也就必須在克服了人的因為工商經濟體制所帶來的人的祉會的疏離,才成為可能。

藝術在表現人的力量的可能性,受制約於歷史的客觀的運動規律。藝術,從藝術史上去看,是社會分工的結果。在歷史的某一個時期,精神性的工作和物質性的工作分開了。勞心者和勞力者的分離,產生了一群藝術家和知識份子,相對性地離開了生產勞動。從此,藝術便吸取社會經濟的乳血而成長。

但是,藝術卻有它內在的力量。因此,藝術也偶爾掙脫它的物質的、社會的限制,而展現了某種真理。當然。這真理有所不同於科學的、理論的真理,而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