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艺术

刘运峰:《北平笺谱》和《北京笺谱》区别何在

刘运峰:《北平笺谱》和《北京笺谱》区别何在

北平笺谱选页

鲁迅研究月刊2009.11
《北平笺谱》是鲁迅和郑振铎(西谛)于1933年12月编辑出版的一部木版水印诗笺谱。1958年10月17日,郑振铎先生在出访苏联途中因飞机失事不幸遇难。为了纪念郑振铎先生,北京荣宝斋复制了《北平笺谱》,易名为《北京笺谱》。近年来,荣宝斋曾几次重印

《北平笺谱》是鲁迅和郑振铎(西谛)于1933年12月编辑出版的一部木版水印诗笺谱。该书初版印制100部,很快售罄,于是在1934年又重印了100部。在第一版的100部中,鲁迅自己留下了20部,除自存外,主要是赠送给了朋友。而今,这部笺谱尤其是第一版已经成为弥足珍贵的文物了。这也正如鲁迅当年所说:"至三十世纪,必与唐版媲美矣。"[1]

1958年10月17日,郑振铎先生在出访苏联途中因飞机失事不幸遇难。为了纪念郑振铎先生,北京荣宝斋复制了《北平笺谱》,易名为《北京笺谱》。近年来,荣宝斋曾几次重印,因此,现在我们能够见到的,就是《北京笺谱》。

2005年冬天,在嘉泰拍卖会上,出现了一部1933年初版本的《北平笺谱》,这是1938年11月15日许广平赠送给一位叫李秋君的女士,以祝贺她40岁生日。在扉页前的空白处,有许广平用硬笔书写的一段题记:

《北平笺谱》为鲁迅先生与郑振铎先生合资,由郑先生在北平尽量收集坊间笺样,再全部寄沪,由鲁迅先生选定付印。每一笺式,套色印刷多次始成。其中笺样的复杂,用色的调匀,是较平市日用购得的精到,在中国历来笺谱中,未见有如此书之充足具备者。兹者故都沦陷,艺术界即欲从事整理,在短期间恐难做到。浏览此书,弥足珍贵。本书初版时,即为爱好者豫约净尽,后虽欲多方设法,宁付高价而不易得。顷已绝版,而识者每一道及,即以未获得见为憾。

李秋君先生,艺术名家,书画圣手,适当四十大庆,俗物不敢奉赠,谨以家藏好书,敬呈左右,亦名马赠伯乐,宝剑赠力士之意,想秋君姊当加哂纳也。

许广平 廿七.十一.十五日

在另一个空白页,有许广平用毛笔题写的赠言:"谨贺 秋君姊四旬大庆 许广平敬赠"。

这部《北平笺谱》真是"家藏好书",那是当年鲁迅先生自己留存的副本。许广平举以赠人,可见和受赠者关系的密切。

这部初版本的《北平笺谱》在拍卖会上以35万元的价格被一位费姓收藏家买去。然后,这位收藏家又将原本提供给西泠印社,由西泠印社用影印的办法,于2007年1月出版了这部《北平笺谱》,其开本、册数、装帧形式等一如《北平笺谱》。这是值得人们感谢的,因为,这就使更多的读者看到了《北平笺谱》的原貌,从而也给人们对照比较《北平笺谱》和《北京笺谱》提供了方便。

下面,就对两者进行一些比较。

 

一、题签和扉页

 

《北平笺谱》封面题签者为鲁迅好友沈兼士,书体为行草,加盖"沈兼士"白文印。扉页由沈兼士之兄也是鲁迅好友的沈尹默题写,书体为行楷,书为三行:"鲁迅西谛编 北平笺谱 尹默",名下加盖"沈尹默印"白文印。

《北京笺谱》封面题签亦为行书,题写人不详;扉页为行书三行:"鲁迅西谛编 北京笺谱 荣宝斋复制",题写人亦不详。

扉页后为许广平写的一篇序言:

荣宝斋历年在中国美术印刷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党和人民对这一文化事业给予大力的推崇。最近,又拟重印《北平笺谱》。为了原出书者郑振铎先生的逝世的悼念,为了原出书者那两人都去世了,而这一笺谱的生命永存,因此荣宝斋要我来说几句话。我认为:这一笺谱,记录了中国木刻艺术这一民族遗产的优秀,值得吸取若干养料,给久已被人忘记了的中国木刻做一发掘整理的工作,为后来者作参考,为今天中国木刻艺术推进一步的比较作佐证。这一书的印行是有理由的。又:编印笺谱,是在敌伪时期。一方面为了抢救文化的不使湮没而急于出版,一方面又因笺谱出于北京,为了出版时免受障碍而写"北平",实非得已。今国家早已解放,在党和毛主席光辉照耀下山河恢复,大地重光。再不宜沿用旧名"北平",而应还我本名"北京"才算相符其名实。至如选材的精湛与搜集各优秀作品的煞费一番心血,贡献给国内外爱好艺术的人们,原序已详细说明,就在今天来说,也值得一看的。

一九五八年十一月 许广平

许广平的这篇序言是以于右任风格的行书书写制版的,书写人不详。

 

二、序言

 

《北平笺谱》编辑完成之后,鲁迅和郑振铎每人写了一篇序言,分别由魏建功和郭绍虞书写制版。魏建功是鲁迅的弟子,写得一手唐人写经风格的书法。笔画丰腴,具有明显的隶书遗意,字体秀整,一丝不苟。文后加盖"鲁迅"白文印和"天行"朱文小印。

1958年印刷《北京笺谱》时,序文的原版已不知去处,只能根据《北平笺谱》重刻,其行款一如原版,但笔画失之于纤弱,有仓促为之的痕迹,文后的"鲁迅"白文印也是重新刻制,远不如《北平笺谱》中的那枚线条流畅、自然。最为明显的区别是魏建功的印章不再是"天行"朱文小印,而是一方"独后来堂"的朱文大印,几乎是"鲁迅"印的一倍,放在一起颇不协调。

郭绍虞书写的郑振铎序言也是重新刻制,与《北平笺谱》相比,线条亦失之纤细。最为明显的区别还是序文后的印章。《北平笺谱》郑振铎序文后共有四枚印章,其中"长乐郑振铎序"下为"郑振铎印"白文印和"西谛"朱文印,"吴县郭绍虞书"左侧为"郭绍虞印"白文印和"照隅室"朱文印。而《北京笺谱》则只有两方印章。其中"长乐郑振铎序"下为"郑振铎印"白文印,"吴县郭绍虞书"下仅为"照隅室"朱文印。

 

三、目录

 

《北平笺谱》目录亦为魏建功书写制版,其中有四处涂改,分别为第一册最后"花卉笺四 宝",第二册"花鸟笺十 成"、"花卉笺四 录",第三册"人物笺四 宝"下均将刻工名字涂去,大概因为不能确定之故。

《北京笺谱》目录依然为根据《北平笺谱》中的魏建功手书翻刻,只是将"北平笺谱目次"改为"北京笺谱目次",《北平笺谱》中四处涂改的痕迹代之以空白。

 

四、牌记

 

《北平笺谱》牌记在全书的最后即第六册末尾,系根据魏建功手书制版,全文如下:

一千九百三十三年九月勼工选材

印造一百部十二月全书成就此为

    第  部

    藏版者 荣宝斋 淳菁阁 松华斋

静文斋 懿文斋 清秘阁

成兴斋 宝晋斋 松古斋

    选定者 鲁迅 西谛

其中"鲁迅"和"西谛"为鲁迅和郑振铎的手迹。号码为鲁迅先生亲笔编写。许广平赠给李秋君的这部为"第十七部"。

《北京笺谱》牌记安排在目录之后,正文之前。全文如下:

一千九百三十三年九月勼工选材印造一百部

一千九百三十四年再版一百部

藏版者 荣宝斋 淳菁阁 松华斋

静文斋 懿文斋 清秘阁

成兴斋 宝晋斋 松古斋

选定者 鲁迅 西谛

其中"鲁迅""西谛"的署名类似魏建功手迹。由此可知,荣宝斋复制的《北京笺谱》是以《北平笺谱》再版本为底本的。

 

五、收集数量

 

《北平笺谱》共收入笺纸样张332幅,《北京笺谱》共收入笺纸样张330幅。缺少的两幅分别为《北平笺谱》第六册中吴澂(待秋)画的"冷艳"笺和吴观岱画、牟庵题的"怅望故人千里远,故将春色寄芳心"笺。之所以将这两幅剔除,是因为这两幅属于重出。"冷艳"笺收在《北平笺谱》第六册荣宝斋所制笺中,"怅望"笺收在《北平笺谱》第三册清秘阁所制笺中,只是题字者不同。因此,《北京笺谱》将这两枚在第六册梅花笺中剔除也有一定的道理。

 

六、内文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