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宗教

马修·古德温:英国、伊斯兰和世代斗争

原文来自《赫芬顿邮报》英国版,2013年3月11日;独家网译,发表于经略26期
最新人口普查数据在英国媒体和各界人士中引发了许多争论。焦点是伦敦一些地区在经历何种程度的"白人大迁移",即是否应该担忧8%人口不以英语作为主要语言的现象。除此,英国穆斯林人口的不断增长和英国社会中伊斯兰势力不断壮大的问题也是争论的焦点。

最近公布的最新人口普查数据在英国媒体和各界人士当中引发了许多争论。争论的焦点是伦敦一些地区在经历何种程度的"白人大迁移",换言之,我们是不是应该为8%的人口不以英语作为主要语言的现象而担忧。除了这个头条外,英国穆斯林人口的不断增长和英国社会中伊斯兰势力不断壮大的问题也是争论的焦点。

人口普查显示,除无宗教人士外,穆斯林位居第二大宗教团体,紧随基督教之后,并且还在快速壮大。现有270万穆斯林在英格兰和威尔士,比2001年增加了100多万。英国穆斯林至少占英格兰和威尔士总人口的4.8%,较2001年的3%有较大增长。事实上,自2001年北方城镇出现城市动乱后,英格兰和威尔士穆斯林数量已经增长了75%。

不出所料,这些统计数据已经为右翼敲响了警钟。道格拉斯·莫里等评论人员指出,不断增长的穆斯林人口意味着英国的未来会出现麻烦。英国独立党前领导人皮尔逊等人也有类似的担忧,皮尔逊曾在电视广播中提到:"穆斯林的生育速度比我们快十倍......我不知道他们的数量增长到何种程度时我们将无法拒绝他们的要求,但是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措施,或许就在接下来的一两年内,也许等不到那时,我们已经输了。"

这些悲观主义者沉湎于"穆斯林上台"之类黑暗预言以及英国和欧洲遭到"穆斯林化"的末日图景。英国一些媒体中存在的反穆斯林偏见也推波助澜。负责监督英国媒体操守的机构"莱韦森调查"最近就批评英国媒体公然编造关于穆斯林的事件,将穆斯林描述为问题或威胁。到目前为止,只有Ian Birrell, Mehdi Hasan, Peter Oborne, Jonathan Freedland 以及 Owen Jones有明确表态。

悲观主义者们善于忽略那些会削弱他们乏味言论的研究。比如,英国穆斯林比英国社会的其他群体更容易对英国民主感到满足。他们也可能像其他群体一样认为投票是一种责任。他们也可能像其他群体一样将自己归为"英国"公民。具有巴基斯坦传统的穆斯林不再像其他群体那样有强烈的少数民族感。

族裔政治在线中心的这种研究成果并不合悲观主义者的口味,他们坚称伊斯兰及其追随者会对英国的生活方式造成根本性威胁。不过,事实是他们的论断不仅没有实际证据,而且处于历史的错误一边。

我在英国皇家战略研究所主持的新项目显示,在人们对伊斯兰的态度方面,英国正处在一种无声的世代革命之中。世代之间的差别很大。英国皇家战略研究所与调研机构YouGov调查了1666名英国成年人,了解他们对一系列不同问题的态度,其中包括伊斯兰和英国穆斯林社群的不断壮大。

与莎亚达·瓦尔西女伯爵所说的一样(她曾指出反穆斯林偏见相对普遍),调查确实发现公众对伊斯兰和穆斯林在英国的不断壮大感到非常担忧。

调查发现,48%的受访者认为穆斯林与英国的生活方式不一致;51%的受访者认为穆斯林社群的增长威胁到了英国白人的生存;57%的受访者认为伊斯兰对西方文明构成了严重威胁。值得注意的是,只有7%的人强烈认为伊斯兰威胁到了西方,并只有5%的人强烈认为穆斯林可以和这个国家的生活方式兼容。此外,近半受访者(49%)认为穆斯林和英国本土白人之间"会发生文明的冲突"。

 

图1. 英国人对伊斯兰和穆斯林的态度

蓝色:同意  红色:反对

英国人对伊斯兰和穆斯林的态度

现在,很多人都承认,大多数人认为受到了伊斯兰的威胁。但进一步探究就会发现,现代英国正在发生深层的世代斗争。图2即反映了这一点,说明英国年轻一辈与老一辈明显持不同的观点。

在60岁以上的老年人中,有77%将伊斯兰视为西方的威胁,71%认为增长的穆斯林社群威胁到了英国白人,65%认为穆斯林不与英国社会兼容;而在18到24岁的年轻人中这三项数据分别下降到38%、31%和31%。

 

图2:世代差异(同意率,%)

蓝色:18-24岁  红色;60岁以上

世代差异(同意率,%)

 

显然,挑战仍然存在,其中一些会被新政府的反穆斯林偏见工作组直接解决。但是,历史告诉我们,一旦世代观念发生变化,就会成为发生变革的强有力催化剂,不仅局限于伊斯兰问题。罗伯特·福特等研究者更全面地展示了种族偏见程度的类似变化,而且这种情况也适用于对欧盟内部移民的态度。

更为自由和进步的世代要成为大多数,还需要时间。随着时间的推进,年轻公民将会逐渐取代"愤怒的、老去的白人",他们需要避免持续的经济危机和紧缩带来的影响。决策者还需要努力工作,确保不同种族和宗教团体之间的紧密联系,这种联系对抑制偏见有重要作用。鉴于社会上大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持有这种态度,所以确保接受教育、进入劳动力市场仍是重中之重。

时机已经到来了,但并不是为了争论而来。无论这种社会变革是否已经实现,普遍的信息已然明确:英国正处在一种无声的反偏见的世代斗争之中,而消除针对穆斯林和伊斯兰的敌意正是斗争的目标之一。这为进步人士提供了一种机遇,但为了抓住这一机遇,他们还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作者为诺丁汉大学政治学副教授、英国皇家战略研究所副研究员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7/3845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845

赵刚:恐惧与混乱只有让人不得自由:评《自由人宣言》 朱永嘉:刘邦与知识分子群体
相关文章
张承志:鲜花的废墟
崔泉墨:威尼斯与伊斯兰世界:从艺术展览谈起
中国的穆斯林是什叶派还是逊尼派
冯今源:中国清真寺建筑风格赏析
昝涛:何谓突厥;泛突厥主义与突厥学
张承志:咖啡的香味(上)
季芳桐:东部城市流动穆斯林人口的结构特征与就业状况研究
张承志:凡生命尽予收容
高桂莲:国外回族伊斯兰教研究概述(约1840-1999)
《经略》2011年第1期(创刊号)
艾合买提江·艾山:有关咯喇汗王朝早期伊斯兰化进程中的若干问题
经略网刊第2期
《经略》网刊第四期
经略网刊第005期
湛卢:世界与中国(一):数据与事实
湛卢:一百七十年来的西方(图志)
《经略》第六期目录--附部分文章链接
朱苏力:死刑存废问题
湛卢:世界与中国(二):社会健康状况
石千塘:南海若干基本问题简述
贾晋京:全球视野中南海的战略重要性
湛卢:世界与中国(三):为什么不安全
《经略》第七期目录与刊首语
孙力舟:种族主义与现代社会的脆弱--挪威恐怖袭击的启示
潘卡·米什拉:毛主义对全球穷人前所未有的影响力
卡尔·维克:巴勒斯坦入联冲击波
托尼·卡隆:叙利亚博弈的关键:土耳其
《欧洲志》:欧盟,真正的欧洲病夫?
《经略》第八期
马姆达尼:东方早报访谈
《经略》第十期
昝涛:民主伊朗的伊斯兰属性
马修•康提内蒂:美国混乱的根源
经略十一期
昝涛:20世纪前期土耳其民族主义的演变
张承志:为泥足者序
经略13期目录+全文链接
经略第十四期目录+全文链接
赵亚赟:中国应该有自己的"黑水"吗?
孟暉:瑟瑟詞源考
殷之光:是谁想让阿萨德离开(上)
阿萨夫:徘徊在十字路口的利比亚
张承志:伊斯兰的三个优点--义乌清真大寺讲话
《经略》第16期目录
《经略》第二十期目录与刊首语
里毕奇:无形战争的幽灵
《经略》第二十一期目录与刊首语
中美安全认知项目:美国民众深度忧虑中国经济实力--对华政策:美国民众和专家意见不一
《经略》 2013年3月号 (总第25期)
《经略》第26期目录与刊首语
经略27期目录刊首语
《经略》网刊第28期
《经略》第二十九期目录刊首语
《经略》第30期
《经略》第37期目录与刊首语
艾哈迈德·达拉勒:伊斯兰历史上的科学与宗教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