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政治

中美安全认知项目:美国民众深度忧虑中国经济实力--对华政策:美国民众和专家意见不一

经略第二十一期,译/经略-独家网编译组;原文地址http://www.pewglobal.org/2012/09/18/u-s-public-experts-differ-on-china-policies/
由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EIP)、皮尤研究中心、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北京大学中国国情研究中心(RCCC)、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CSCPA)共同完成的"中美安全认知项目"调研报告。

概览

 

*来自五个专家组,总数为305人

中国是2012年美国总统选举中的关键外交政策议题,民主党候选人奥巴马和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都信誓旦旦地表示要"对华强硬",而美国民众则对中国和美国对华政策毁誉参半。

约2/3美国民众认为中美关系良好,大部分美国民众认为中国是竞争者而非敌人。同时,大多数美国民众认为亚州国家制定外交政策时不顾他国利益,美国不可以信任中国。

关于如何处理对华关系,许多民众认为在经济议题上对华强硬是美国的当务之急,而有相同数量的民众认为应以加强双边关系为重。

尽管美国民众对中美关系的总体评价是肯定的,但很明显,他们仍对中国经济实力增长及对美国产生的影响有所忧虑。大多数美国民众认为,中国持有大量美国外债,挤占美国的就业机会,而美国对华有贸易赤字,这些都是严重的问题。约半数美国民众认为,亚洲国家崛起为世界强国对美国构成重要威胁。

相比之下,美国外交事务专家远不像普通民众那样担心中国的崛起。退休军官除外,只有约三成的受访专家认为中国崛起为世界强国是重大威胁。将美国对华贸易赤字视作严重问题的比例,在受访专家中只占四成以下,而在民众中约占六成。对中国挤占美国就业机会表示担忧的专家则更少。此外,专家更倾向于支持加强对华关系,而非在经济议题上对华强硬,这一点与普通民众意见不同。

关于美国应当如何在国际社会自处,民众意见也与专家意见产生分歧。当被问及美国是应当与他国分担领导权,还是应做唯一的领导者,抑或不应充当领导角色时,大部分民众和专家都选择与他国分担领导权。而在同意美国分担领导权的受访者中,62%的民众认为美国不应享有超越其他领导国家的主导权。相比之下,大部分退休军官,学者,政府官员和商业、贸易精英都认为美国应当在领导国家中掌握主导权。在来自新闻媒体的受访者中,意见不太统一。

上述是皮尤研究中心全球民意调查项目对美国民众和政界、商界、学界、军界和传媒界外事专家进行相关调查得出的主要结果。该调查也是中美安全认知项目的一部分,该项目的合作者还有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和北京大学中国国情研究中心。

对普通民众的调查时间是2012年4月30日至5月13日,受访者为1004名成年人。对精英的调查时间是2012年3月1日至5月20日,受访者为305名外事专家,包括54名来自行政和立法机构的政府官员,52名退休军官,74名商业和贸易精英,93名学者、智库专家和NGO官员,32名记者、编辑和评论员。尽管受访者不能代表所有的美国外事专家,但也可以反映出负责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的高层人士的态度。

中国被普遍视作竞争者,不值得美国信任

美国民众和五类专家普遍将中国视作美国的竞争者,将中国视作伙伴或敌人的都很少。不过,民众比专家更倾向于给中国贴上敌人的标签;持此消极观点的民众占15%,而专家中的比例则少于3%。

同时,美国民众和专家都认为中国不值得信任。只有26%的民众和不超过1/3的专家受访者称,美国可以高度或一定程度信任中国。相比之下,一半以上的民众和专家认为美国可以信任英国、日本、法国、以色列和印度。

此外,只有1/3民众和少于1/3专家相信中国制定外交政策时会顾及其他国家的利益。在五类外事专家中,学者最倾向于这一观点,但仍有59%的受访学者认为中国不顾他国利益。相比之下,绝大多数美国民众和专家都相信,美国制定外交政策时会顾及他国利益。

总体来讲,年轻人对中国的看法比其他年龄段更加积极。30岁以下的受访者中超过四成(43%)认为中国值得信任,而更高的年龄段中这一比例少于1/4。年轻的受访者比年长的受访者更倾向于认为中国制定外交政策时会顾及他国利益。而且,尽管约占总数2/3的受访者认为中国是美国的竞争者,18-29岁和30-49岁年龄段的受访者更倾向于将中国视作伙伴(分别有22%和19%),这一比例远高于50-64岁和65岁以上年龄段的受访者(分别有12%和7%)。

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受访者中,约九成的政府官员和至少六成的新闻从业人员,学者和商业、贸易精英认可奥巴马处理外交政策的方式。然而,奥巴马在退休军官中得分较低,大部分退休军官都表示不认可奥巴马的做法。

在评估奥巴马政府的对华政策时,退休军官提出的批评意见也比其他受访者多。大约半数的退休军官认为奥巴马对华不够强硬,只有35%的退休军官认为奥巴马的对华政策基本正确。相比之下,其他四类专家受访者中,大多数都认可奥巴马的对华政策,而且政府官员、学者和新闻媒体受访者认可的比例高于2/3。

在受访的民众中,认为奥巴马对华不够强硬的比认为奥巴马对华政策基本正确的稍微多一点(分别占45%和39%)。要求总统采取更加强硬措施的受访者比例,共和党是民主党的近两倍(分别是65%和35%);无党派人士中这一比例是49%。

不同党派对中国崛起的意见分歧

关于中国崛起的影响,共和党成员的担忧比民主党成员严重得多。受访者中,六成共和党成员认为中国崛起为世界强国会给美国造成重大威胁,而只有48%的民主党成员这么认为。此外,将美国对华贸易赤字、中国挤占美国就业机会和持有大量美国外债视为严重问题的共和党成员也比民主党成员多得多。

共和党人也更倾向于赞成在经济和贸易议题上对华强硬,而民主党人更倾向于将加强中美关系作为首要任务。受访者中,约2/3共和党成员(68%)称对华强硬十分重要,这一比例在民主党中是53%;48%的共和党成员把加强双边关系视为首要任务,而民主党中持这一观点的占59%。

其他要点

  • 美国主要将中国视作经济威胁而非军事威胁;59%受访者称中国的经济实力最令其担忧,而只有28%认为军事方面可能更令人担忧。
  • 无论具体类别,大多数专家都相信,经济发展会使中国更加民主。
  • 至少七成美国人用勤劳(93%)、有竞争力(89%)、有创造力(73%)来描述中国人。大部分受访者也用上述特征描述美国人,不过认为美国人勤劳的(78%)比认为中国人勤劳的少。
  • 当被问及哪国是美国最大的威胁这一开放性问题时,回答"中国"的民众最多,约占1/4(26%);回答"伊朗"和"朝鲜"的分别占16%和13%。五个类别的专家在这一问题上意见不一。
  • 假如中国大陆在台湾未单方面宣布独立的前提下对台使用武力,大部分专家都支持美国使用武力保卫台湾。然而,假如大陆使用武力是以台湾单方面宣布独立为前提,半数以上的专家反对美国使用武力保卫台湾。
  • 无论具体类别,大多数专家认为,长期来看美国维持主导性霸权会使世界更加稳定。不过,也有包括45%的商业和贸易精英在内的不少专家称,中美之间的权力均衡更利于稳定。

许多专家还提到,中美联合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恐怖主义、传染性疾病、中东动荡和朝鲜半岛安全问题等共同威胁可以作为双边合作的渠道。此外,所有类别的专家都同意,两个世界强国间的知识交流和人员交流--从文化往来到联合科研--可以促进双边关系。

许多专家还提到,中美联合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恐怖主义、传染性疾病、中东动荡和朝鲜半岛安全问题等共同威胁可以作为双边合作的渠道。此外,所有类别的专家都同意,两个世界强国间的知识交流和人员交流--从文化往来到联合科研--可以促进双边关系。

此外,各类别的受访专家都对中美在世界其他区域施加影响力的权力斗争表示担忧,许多专家还指出中美因朝鲜或伊朗等第三方的行为而发生冲突的可能性。

而商贸精英则将经济议题--如贸易战、知识产权侵权和人民币估值等--视为最可能损害中美关系的原因。

此外,各类别的受访专家都对中美在世界其他区域施加影响力的权力斗争表示担忧,许多专家还指出中美因朝鲜或伊朗等第三方的行为而发生冲突的可能性。

而商贸精英则将经济议题--如贸易战、知识产权侵权和人民币估值等--视为最可能损害中美关系的原因。

而商贸精英则将经济议题--如贸易战、知识产权侵权和人民币估值等--视为最可能损害中美关系的原因。

 

    中国在世界舞台的崛起是21世纪的重要变化之一。随着中国影响力在亚洲和其他地区不断增加,美国的经济、外交和军事决策者则要努力应对中国崛起对美国自身及国际权力分配的影响。美国民众对全球经济的持续忧虑和对中国经济实力增长的认可,一定程度上使其对美国全球领导者地位的不确定感逐渐增强。有迹象表明,中国的军事力量和外交影响力还会继续增强,因此2012年总统选举的外交政策辩论中两大强国间的安全关系成为一个核心议题,而今后数年间亦会如此。

在此背景下,由华盛顿和北京的前沿研究机构联合进行的、独树一帜的中美安全认知项目于2011年启动。参与项目组的美方成员包括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EIP)、皮尤研究中心和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中方成员包括北京大学中国国情研究中心(RCCC)和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CSCPA),后者是一个以安全领域研究为主的全国性非盈利的市民社会团体。

之所以进行本项目,是因为研究者认识到,在许多分析家眼中日益动荡不稳的中美双边安全关系越来越受到两国民众和精英态度的影响,在中国尤其如此。本项目旨在获取超党派的相关政策数据,洞察民众和精英态度不断演变的内容和影响,以便于决策者致力于降低未来双边关系发生严重危机或冲突的可能性。本项目将发掘和分析民众和五类精英--政界、商界、学界、军界和传媒界--对国家安全议题的看法,内容从中美两国在全球和亚洲地区的权力的性质,到两国对对方国民性的认知,内涵广泛。

皮尤研究中心经与CEIP和基辛格研究所协商,对美国精英和民众进行了调查;同时,RCCC和CSCPA共同在中国进行类似调查。此皮尤研究中心的项目报告包含美方调查的初步结果,包括美国民众和美国外交事务专家的观点。项目的进一步报告会将中方平行调查的结果纳入其中。

此外,作为项目的一部分,项目组将在华盛顿和北京分别举行研讨会,邀请中美关系研究的知名专家和项目受访专家代表深入讨论调查结果及其对中美两国政策的影响。研讨会之后,CEIP、基辛格研究所和CSCPA将共同发布项目最终报告。本项目的长期目标是将调查和研讨常规化,以勾勒出较长时间段内国家安全领域的中美相互认知的变化趋势。

我们相信,在中美两国进行的调查将为国际关系领域的重要议题提供独特的视角,以洞悉两国安全政策和安全实践背后的依据。希望相关调查结果有助于决策者、媒体和全球民众理解中美关系的重要议题。

关于中美安全认知项目

    中美安全认知项目是中美双方共五家机构的合作项目。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为美国的民众和外交政策专家调查提供资助,并确保中美交流基金会和福特基金会为项目提供额外资助。

下列机构为此项目共同合作: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是非营利的民间组织,以促进各国间的合作并致力于推动美国积极参与国际事务为宗旨。基金会成立于1910年,其工作的开展讲求实效性,且不受任何党派控制。基金会拥有第一个全球化智库,在华盛顿、莫斯科、北京、贝鲁特和布鲁塞尔均设有办公机构。这五个地点覆盖了世界治理的中心,以及其政治进程和国际政策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近期国际和平和经济发展走向的地区。在北京和华盛顿的卡内基亚洲项目就亚太地区经济、安全和政治发展的复杂情况向决策者提供清晰、准确的分析。

    皮尤研究中心成立于2004 年,是提供塑造美国和世界的议题、观点和趋势的相关信息的"事实库"。作为中立的数据和分析来源,皮尤研究中心不持政策立场。皮尤研究中心是皮尤慈善信托基金的附属机构。研究中心的成果被决策者、记者和学者广泛援引,并被用来支持各种政策诉求。皮尤全球民意调查项目对世界各地的民众意见进行调查,内容从民众对自己生活状态的评价到民众对世界现状和当前重要议题的看法,涵盖广泛。目前该项目已经在59个国家进行采访超过30万人次。

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成立于2008年,致力于促进对中美关系及其对两国和世界影响的深刻认识。为此,研究所分析中美双方行为模式和世界观背后的政治、经济、历史和文化因素。研究所不受党派控制,致力于加深中美的相互了解。

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是全国性非营利市民社会团体,由从事国际关系、台湾问题和文化问题研究的专家、学者和社会活动家组成。促进会于2011年1月5日在北京成立,旨在促进亚太地区的安全与稳定,通过研究、传播和交流中国战略文化鼓励海峡两岸的和平发展,

北京大学中国国情研究中心成立于 1988 年,是自筹经费的非营利学术机构,就包括中国对外关系在内的广泛议题在中国进行缜密量化的采访和调查。研究中心致力于促进中国的严谨的社会科学研究,为学者、政府机构和商业团体提供系统的社会、经济数据,促进中国社会科学领域融入国际学术界,并为在中国进行研究的中国和国际学者提供组织协助。

第一章  美国如何看待中国

美国人对中美关系的总体评价是肯定的,约2/3认为两国关系总体良好。不过,大多数受访者将中国视作竞争者,很少有人觉得美国可以信任中国。

此外,只有1/3美国人认为中国制定外交政策时会顾及其他国家的利益。相比之下,八成受访者认为美国会顾及他国利益。

受访的五类专家大多与民众一样,对中国抱有不信任的看法,并将中国视作美国的竞争者。同样,大多数专家也认为中国制定外交政策时不顾他国利益。

当被问及中国人是否具备一系列正面和负面特征时,七成以上受访民众称中国人勤劳、有竞争力、有创造力。鲜有受访者用傲慢、自私、粗鲁和暴力等负面特征描述中国人。

中国被视为竞争对手

大多数美国人将中国视为美国的竞争者,66%的受访者持此观点,而认为中国是伙伴的(16%)和认为中国是敌人的(15%)比例相当。

认为中国是竞争者的看法在大学及以上学历的受访者中尤为普遍,比例占到近八成(78%)。受过一些大学教育的受访者和高中及以下学历的受访者中,视中国为竞争者的比例分别是67%和56%。

专家与民众观点类似,也倾向于将中国视为美国的竞争者,占专家受访者的3/4以上;只有低于22%的专家称中国是伙伴。专家受访者中几乎没有人将中国贴上敌人的标签。

大多数受访者称美国不能信任中国

 

约2/3民众(68%)称美国不能太过信任中国或美国完全不能信任中国,只有26%认为中国非常值得信任或一定程度上值得信任。在选项的九个国家中,只有巴基斯坦被视作比中国更不值得信任--10%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可以信任巴基斯坦。信任沙特阿拉伯的受访者比例和信任中国的差不多低。半数或以上的受访者称美国可以信任英国(78%)、日本(62%)、法国(59%)、以色列(56%)和印度(50%)。

年轻的受访者比年长的受访者对中国的信任度高。超过四成30岁以下年龄段的受访者称美国可以信任中国(43%),而这一比例在更高年龄段的受访者中只占不到1/4。

同样,民主党成员也比共和党成员和无党派人士对中国的信任度高,不过三类受访者中都有至少60%称美国不能信任中国。超过1/3的民主党成员(36%)认为中国值得信任,这一比例在共和党成员和无党派人士中分别是24%和21%。

专家受访者也对中国普遍缺乏信任,少于1/3的专家称美国可以信任中国,而超过65%的绝对多数称中国不值得信任。相比之下,几乎所有专家都认为英国和日本值得信任,大多数专家也信任法国、以色列和印度。

与民众观点不同的是,半数或以上的政府官员、退休军官、商贸精英和媒体从业人员认为美国可以信任沙特阿拉伯;超过四成的学者也持有同样观点。

中国的外交政策途径

约六成美国人(59%)称中国制定外交政策时不顾他国利益,只有1/3认为中国会顾及他国利益。相比之下,80%受访者称美国会顾及他国利益,只有17%认为美国不会。

认为中国会顾及他国利益的观点在年轻人中比较普遍,在30岁以下年龄段的受访者中占41%。而在30-49岁、50-64岁和65岁及以上年龄段分别占31%、3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