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政治

马修•康提内蒂:美国混乱的根源

《经略》第十一期
《广告克星》的编辑卡勒•拉森“占领华尔街”的呼吁今年九月得到了积极响应。从那时起,到占领者的帐篷城市一游并评头论足,就成了记者、博主和拍客的人生典礼。
华尔街 经略
美国混乱的根源

马修•康提内蒂 《标准周刊》 2011年11月28日

《广告克星》的编辑卡勒•拉森“占领华尔街”的呼吁今年九月得到了积极响应。从那时起,到占领者的帐篷城市一游并评头论足,就成了记者、博主和拍客的人生典礼。上周,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命令纽约市警察局拆除曼哈顿南部祖科蒂公园中的帐篷城市,《纽约时报》第二天就此事发表了不下半打文章。记不得有哪一次,这么小的一场政治运动赢得了媒体如此这般多得不成比例的关注。也记不得有哪一次,一场运动被如此广泛而详细地考究,得出的结论却错得如此离谱。

祖科蒂公园的帐篷城市

如果收入不平等是新的政治宗教,那么被占领的祖科蒂公园就是它的麦加。自由派记者蜂拥而至,慷慨挥毫,高谈阔论抗议的价值、占领者的创造性和自发性、再分配的紧迫性和社会正义的信条。“占领华尔街”被比作阿拉伯之春、茶党和民权运动。然而,当很多自由派记者离开公园的时候,他们哀叹“占领华尔街”这场运动的组织不够严密。他们担心,直到示威消散,也无法开列合理的诉求,或为相关政策设定日程。营地内的各种偷盗、性侵、破坏和污秽也让他们感到疑虑,因为占领者的呼吁会因此受到局限。
保守派的反应是一样的。很多保守派对帐篷区的情况津津乐道,高呼美国人永远不会让一堆肮脏邋遢的嬉皮士牵着鼻子走。他们贬低这场运动,认为这不过是一些极左翼倾向与形形色色的流浪汉、精神病人和混混相结合的胡闹。在他们看来,民主党拥抱“占领华尔街”这场表达经济和社会方面挫败感的运动,可谓大错特错。
不过,有一小部分保守派认为占领者并非一无是处。银行的权力确实太大。薪水停滞不动。这些保守派说,问题是“占领华尔街”实际上并不知道如何应对任何一个他们所哀叹的问题。所以这一小部分保守派,以及大部分自由派,很愿意为占领者们献上装着经济议程的锦囊。
但他们可能也在对牛弹琴。左派和右派都认为推动“占领华尔街”的势力意在民主政治和解决问题——两边都错了。如今,这些抗争有终结于暴力、放纵行为和树倒猢狲散的趋势,左派错误地认为这是误入歧途,而右派把整场运动视为婴儿潮一代对新左派的怀旧加上找工作的困难引发的千禧年式牢骚,从而不屑一顾,也是错的。暴力并不是误入歧途,对“占领华尔街”也不能一笑置之。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是一种陈旧政纲的最新表达。全球经济的失败和后现代技术的力量让这种政纲重获生机。
的确,很多涌向帐篷的人是普通的民主党支持者和关注失业问题、贫富差距的独立人士。支持占领者的联盟是这个群体。但他们对劳工的关注与“占领华尔街”的那些理论家和主要推手关心的东西几乎没有交集。相比之下,占领者和如今已有几十年历史的反全球化运动的共同之处要多得多。他们与制造混乱的维基解密和“匿名者”等黑客活动家联系更为紧密。
当警官和清洁工夺回祖科蒂公园时,“占领华尔街”的支持者大叫大嚷:“正在壮大的思想,你们是赶不走的!”同情者和支持者是不是真的理解这场运动的思想和方法可是个大问题。其思想,就是乌托邦社会主义。其方法,就是革命无政府主义。
1825年2月25日,美国首都被占领了——以罗伯特•欧文,一个成功的威尔士商人和社会主义者的方式。不过他并不是站在国会大厦圆形大厅挥舞标语牌,而是在众议院的讲坛上向国会联席会议发表演说。他的演说,总统詹姆斯•门罗和已经当选总统的约翰•昆西•亚当斯来听了至少一部分。正如乔舒亚•穆拉维齐克在《人间天堂》这部社会主义史中所说,欧文的计划让民选官员们沉醉。
在演说中,欧文分享了他的合作村庄之梦。这些村庄将缓解工人的贫苦,改造他们的精神。在苏格兰的新拉纳克社群,欧文取得了成功:雇佣工人生活舒适,他们的孩子接受幼儿和小学教育。受此鼓舞,欧文希望给美国带来精心规划的空间,催生更加进步的新人类。欧文设想,他那以科学方式组织的村庄“实际上将通向过往圣贤预言过的美德、睿智、享乐和幸福之国,并将在遥远的未来成为整个人类的命运!”乌托邦,在欧文看来,并不是文人意气。乌托邦能够实现。
他的美国乌托邦选址于印第安纳州西南瓦伯什河畔的新和谐。那年四月,欧文欢迎了移居其殖民地的民众。“我来这个国家,”他说,“是为了引入一种全新的社会状态,为了把社会从无知、自私的体系改造成一个开明的社会体系。这个体系将逐渐把所有人的利益融为一体,并消除所有造成个人纷争的根源。”在新和谐,不会有百分之一和百分之九十九的对立。

欧文设计的新和谐(New Harmony)

然而,情况并不如所愿。按照理性思路构造社群是极其困难的。没有足够的熟练工人。许多居民十分懒惰。短缺司空见惯。中央计划阻碍了餐食的有效分配。大群体不断分裂出小宗派。社群密切监视每一个成员的活动和信念。禁止饮酒。孩子们和他们的父母被迫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