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经济

赵亚赟:中国应该有自己的"黑水"吗?

经略第十四期
在南非就曾经出现受雇佣的当地人保镖抢劫华人雇主的案件。甚至当地警察都不可靠,一个华商被抢后报案,当地警察到达后,发现这个被抢的华人的确很富裕,竟联合当地的社会人员又搞了一次突击抢劫。虽然这是比较极端的例子,但即使在正常情况下,当地安保力量也难以依靠。

2012年刚刚开始不久,就传来在苏丹和埃及两起没有关联的事件中,共有50多名中国工人被劫持,举世震惊。中资公司海外分支机构的安全问题,再一次成了人们瞩目的焦点。

事实上苏丹的绑架事件只是一系列类似事件中最新的一起。2012年2月1日,商务杂志《财信》公布的名单显示,过去5年中,在10个国家中发生的13起劫持中国人事件中,共有100多名中国公民被劫持,其中,死亡14人。尽管这些人大部分只是一般的工人,但作为外国人,他们在地区冲突中被认为是很有价值的人质。除了人身安全外,中国的海外资产的安全也多次遭到袭击。随着中国海外投资越来越多,类似的事件也会随之越来越多。

如果中国公司不走出国门,就无法获得更多的海外市场和资源,就无法保障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而没有安全保障,中国公司就无法有效开拓海外市场获得海外资源。到2011年,84.7万名中国工人以及1.6万家中国公司遍布全球各地,其中不乏苏丹、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冲突爆发地区,要满足这些重大项目及其员工的安全需求,海外安保问题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程度了。

如果当地政府无法保证外国投资者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时,依照国际惯例,通常有两种解决方法,一种是驻军,另一种是使用民间的安保公司。前一种方法不太适合我国的外交传统,也部分超出我国目前的能力;后一种则不失为一种比较有效的解决方法,而且目前在国际上非常普遍。

西方保安公司现状

西方国家中私人保安公司比较普遍,不但提供安保工作,有时候还向提供军事训练和后勤服务。在中亚、非洲、中东、拉丁美洲、东南亚等地,私人安保公司非常兴旺,该产业在2003年就超过了一千亿美元的规模。

国外私人安保公司一般都从退役的特种部队和特警中招募员工。上个世纪90年代,由于冷战结束后的裁军,私人安保公司可以轻易得招募大批拥有特种作战技能的退伍人员,因而声势大涨,业务得到很大发展。

其中最有名的要数伊拉克战争中声名大噪的黑水公司,现在它叫一个非常文雅的名字"学院"(Academi)。这家创立于1997年的公司目前是美国国务院三大安保服务签约商之首。全公司由10个部门组成,主要提供保安、培训、保安咨询、巡逻、海上安保、空勤、训练基地建筑和建筑安保改造,另外还从小型行动到大区域的维稳活动和对驻军的支援。黑水公司的业务只要是有关安保工作的,几乎无所不包,而且除了飞机和船只服务外,大部分并不需要太高的成本,其主要财富是拥有专业技能并经验丰富的员工。有很多业务是给当地美国驻军提供后勤服务和作战支持,这在其他国家的保安公司中并不普遍。

目前西方私人安保公司非常多,而且公开在媒体上做广告,提供在全世界动荡地区的安保服务。这些业务也并不一定要美国英国这样的军事大国的公司才可以做,比如芬兰的Frontline Response Finland Ltd 也承接中亚、非洲等地的安保业务。

中国海外民间安保公司现状

中国大陆民间安保公司起步比较晚,但在海外也已经有所发展。在南非首先出现了一些华侨华人组织的私人保安公司,中华玄龙保安公司是比较有名的一个。该公司虽然是中国人创建,但大部分员工是雇佣的当地人。这样既避免了签证的麻烦,又可以利用当地人熟悉人情和地形的优点。在没有突发情况下,公司日常工作主要是驾车在华人商区持枪巡逻,对不法分子进行威慑。在苏丹也有北京市公安局直属的华信中安(北京)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对当地中资企业和华人提供安保服务。山东华威保安集团目前尝试进军伊拉克和阿富汗市场,

海外的中国民间安保公司已经从当初的草台班子成长为比较正规的安保企业,其员工也由以前的业余人员变为受过专业训练的退伍军人。比如该行业比较有名的宁波平安的老板胡祥云本身就是陆军特种部队的退伍兵,公司员工也很多都是海军陆战队和武警的退伍兵。虽然还不能跟西方的同类大公司相比,但已经可以提供基本安保服务。即使是像黑水这样的大公司提供的日常服务,中国的民间保安公司也可以提供,如果能够得到更好的财力和政治支持,它们完全也可以提供和西方保安公司质量相当的服务,来弥补中国海外人员资产保护工作的不足。

海外保安公司是解决问题的捷径

我国目前解决海外中国公民和资产安保问题时,一般都偏重使用外交努力,重视领事保护。但外交部领事司的数据也显示,2011年有关部门处理各类领事保护案件约3万起。但领保工作资源相对有限,尤其是人员配备严重不足,平均每名官员要保护10万海外公民。领保工作通常不是海陆空总动员的"大片",而是非常具体琐碎的"小事"。随着驻外机构和人员越来越多,外交部不论如何努力,也不可能派出足够的人手来进行领事保护,而且在很多政局动荡的国家,紧靠外交努力无法给海外中国公民提供必要的保护。而我国企业,特别是资源类企业,大量投资的地方多半是安全度不高的第三世界国家。

依靠当地的保安力量是一种解决方法,但到目前为止,这种办法问题很大。在南非就曾经出现受雇佣的当地人保镖抢劫华人雇主的案件。甚至当地警察都不可靠,一个华商被抢后报案,当地警察到达后,发现这个被抢的华人的确很富裕,竟联合当地的社会人员又搞了一次突击抢劫。虽然这是比较极端的例子,但即使在正常情况下,当地安保力量也难以依靠。当非法武装袭击中资公司驻地后,当地安保人员甚至驻军稍作抵抗就逃走,致使中资公司遭受人员和财产的重大损失。在有些国家,比如阿富汗,2009年10月28日,塔利班袭击者轻易击败了阿富汗警卫,长驱直入首都喀布尔,打死了一家联合国宾馆中的11人,其中包括5名联合国人员。当地军队和保安人员通常不可靠,而且还会受到复杂的当地与部落政治的影响,所以不如选择一家中国保安公司或者自己在国内招募人员成立一家保安公司。对于公司员工来说,保安人员拥有的共同语言和文化熟悉度会让人觉得有安全感,这样有利于交流,发生紧急情况时这一点非常重要。

当然,中国保安公司承接海外业务问题还是很多的。从企业层面上来说,不论雇佣现有的中国保安公司还是自己成立保安公司,都会遇到一些困难。

首先是保安人员的签证问题,在很多国家,劳务签证是受到严格限制的。企业很可能无法为国内招募的安保人员办理足够的签证,从而使公司安保问题不能得到保障。

在南非等地的中国保安公司尝试雇佣当地人来解决这个问题。但鉴于当地人的忠诚度不高,也会有很大隐患。笔者建议不如尽量招募当地的华侨华人。虽然有的华裔已经在当地居住了好几代,对中国的感情并不深,但毕竟所在国主体民族还是把他们当做外来者。他们在与中国人工作生活一段时间后,还是比当地土著更容易产生认同感。在中亚有个比较好的条件,除了经商打工的中国人外,还有不少华裔,其中东干人(中亚、俄罗斯等地对回族的称呼)人数众多。他们当中很多都还会说中文,对中国仍然有一定感情。除此之外,还可以"化整为零",让保安人员先办理比较容易拿到的商务之类的签证,入境后再为保安公司所雇用。

其次是武器问题,很多国家是不允许外国保安人员携带武器入境的,而根据我国法律,一般也不允许公民携带武器出境。

武器可以从当地购买,可以从当地政府武装购买,也可以从有特权的某些外国公司购买,比如华威集团开拓伊拉克市场,美国保安公司就主动提出提供武器。在这些政绩动荡的国家,民间持枪都是合法的。

海外保安公司设立后还会遇到不少问题。比如保安人员毕竟人数很少,如果受到当地武装大规模攻击,或者遭到伏击,可能会出现严重的人员伤亡。或者保安公司员工在当地犯下罪行,甚至保安人员失去控制,与当地势力勾结,反噬雇主。

这就要求保安公司必须接受中国驻当地大使馆武官的领导,与大使馆和国内有关机构保持密切联系,同时加强内部员工的培训和监督机制,加强与当地各种势力的联系,与外交人员充分进行信息交流。这样就能有相对充分的信息,可以在局势紧张时提前做好准备,及时发现不利情况。另外还要加大投资增加人手和装备及设施,确保在遭到大规模攻击时可以坚守待援。

这一切都需要正规化和资金雄厚的保安公司才能做到,如果中资公司势力雄厚并有自己的人才储备,可以选择自建保安公司。自建保安公司有难度,一般还是雇佣由于能提供有效海外服务的大型中国保安公司比较方便。但这样的公司还不多,如果中资公司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保安服务商,与中国专业机构或现有保安公司合建海外安保公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综上所述,无论雇佣、合建或者自建保安公司,都是目前解决中资公司海外分支机构安保问题的有效手段。中国海外保安业务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和人才储备,如果能跟大型的中资公司海外业务结合起来,肯定会出现双赢的局面,对国家经济的持续发展提供必要的保障。保安公司进行海外安保服务最需要的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持,任何一个国家的保安公司如果没有政府支持,都难以开拓海外市场,给本国海外人员和资产提供相应的安保服务,所以有必要培养中国自己的"黑水"公司。如果中国保安公司能够成功开拓海外市场,不但有良好的经济效益,还可以扩大中国的影响力,增强软实力。通过保安公司的形式来解决中资公司海外安保问题,利国利民!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3195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195

经略第十四期目录+全文链接 郑刚:基于竞争情报的第三方尽职调查
相关文章
《经略》2011年第1期(创刊号)
经略网刊第2期
《经略》网刊第四期
经略网刊第005期
湛卢:世界与中国(一):数据与事实
湛卢:一百七十年来的西方(图志)
《经略》第六期目录--附部分文章链接
朱苏力:死刑存废问题
湛卢:世界与中国(二):社会健康状况
石千塘:南海若干基本问题简述
贾晋京:全球视野中南海的战略重要性
湛卢:世界与中国(三):为什么不安全
《经略》第七期目录与刊首语
孙力舟:种族主义与现代社会的脆弱--挪威恐怖袭击的启示
潘卡·米什拉:毛主义对全球穷人前所未有的影响力
卡尔·维克:巴勒斯坦入联冲击波
托尼·卡隆:叙利亚博弈的关键:土耳其
《欧洲志》:欧盟,真正的欧洲病夫?
《经略》第八期
《经略》第十期
马修•康提内蒂:美国混乱的根源
经略十一期
经略13期目录+全文链接
经略第十四期目录+全文链接
《经略》第16期目录
《经略》第二十期目录与刊首语
赵亚赟:东亚变局--钓鱼岛争端反映出的东亚政治格局的变化
里毕奇:无形战争的幽灵
《经略》第二十一期目录与刊首语
中美安全认知项目:美国民众深度忧虑中国经济实力--对华政策:美国民众和专家意见不一
《经略》 2013年3月号 (总第25期)
《经略》第26期目录与刊首语
马修·古德温:英国、伊斯兰和世代斗争
经略27期目录刊首语
《经略》网刊第28期
《经略》第二十九期目录刊首语
《经略》第30期
《经略》第37期目录与刊首语
赵亚赟:新冷战的若干猜想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