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历史

孙歌:中国经验与日本战后思想建设

文景2012.7
今天我想借用日本从1945年二战结束到60年代初期的社会变化当中知识界所关心的基本问题,来反思我们自身的课题意识。
孙歌 日本

今天我想借用日本从1945年二战结束到60年代初期的社会变化当中知识界所关心的基本问题,来反思我们自身的课题意识。

一、民主主体性的缺失与抗争--二战结束后日本社会的变化

1945年日本战败,这次惨败是日本历史上第一次刻骨铭心的惨痛经验,其直接后果是美国开始了对日本的占领。在此阶段发生的一个重要事件是天皇制被象征化。但被架空的天皇制并非没有功能,它的重要功能是由于保留了作为象征物的天皇,使日本的底层民众仍然相信他们的社会没有被破坏。在国际政治的视野里常常被提出的解释是,美国担忧失去天皇制的日本有可能赤化,变成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而保留天皇制,在日本就不可能形成社会主义制度,因此日本会很安全地绑在美国战车上。从另一方面看,日本民众因为看到天皇还在,在战后迅速被重新组织,这个社会似乎又回到战前和战时的状态,日本民众用他们的方式接受了战败这个事实。与此同时,日本政府也接受了被美国军政府占领当局所暗中操控的事实。

美国占领带来的变化之一是迅速实行了美国式民主制度。日本开始有了言论出版、游行集会、抗议示威以及选举等自由。这些权力乃至带来的义务对当时的日本人来说都很新鲜,是他们从未体验过的。所以日本左翼,无论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还是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都觉得这个时期是一个解放的时期,他们把美国占领军称为解放军。在这期间,麦克阿瑟准备竞选美国总统,而1950年之前的美国,还处在工人运动占有很强社会位置、能对社会产生较大影响力的时期。所以当时从美国回来的日共领导人认为美式民主能带来实质性的民主,日本人可以像美国的工运一样搞自己的工人运动。于是在1947年发生了日本现代史上著名的"二·一总罢工事件"。

 
1947年元旦那天,当时的日本总理吉田茂发表元旦贺词。他说:在社会上出现了一些增进社会不安、妨碍生产发展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能够诉诸于全体国民的爱国心,把那些图谋不轨的人控制住。针对这个贺词,1月9号,日本的全国总工会发表了一个宣言,成立了"全官公厅劳组扩大共同斗争委员会",准备实施一场抵制性的总罢工。接下去总工会选出国家铁路局的伊井弥四郎为"全官公厅共斗委员会"临时委员长,由他不断传达这个综合性工人组织的意向,不断地与政府交涉,包括提出给工人涨工资、改善工作条件等等要求,但几次交涉的要求吉田茂政府都不予理睬。

在此过程中麦克阿瑟手下军官直接出面干涉,说总罢工会对日本经济形成重大打击,不可以罢工。当时正在竞选美国总统的麦克阿瑟惧怕得罪美国工人,不敢留下任何书面签署文件,只发布了口头指令。因此罢工的核心领导人说,既然麦克阿瑟没有书面文件,证明他不反对罢工,于是罢工计划继续推进。一直到形成这样的僵局--如果罢工方提出的各项要求得不到满足,那么从2月1日起,全国的从业人员就要举行大规模的罢工。在这种情况下,麦克阿瑟在最后一刻出面,直接向罢工委员会的核心人员表示强硬态度,要求立刻停止罢工。

于是在1月31日晚9点,伊井被带到NHK发表了要求全国工人停止罢工的演说。他说:我现在根据麦克阿瑟联合国军最高司令官的命令,通过广播向全国官吏(国家机构从业人员)、公吏(公共机构从业人员)、教员传达,我们明天将终止罢工,对我来说这是一个让人肝肠寸断的事情,我希望大家可以谅解。战败之后日本从盟国得到很多物质援助,作为日本的劳动者我非常感谢,我现在得到这样一个命令,非常遗憾,我们必须终止罢工。他的这个讲话,大家听了会有点奇怪,工人运动的领袖怎么会表这样的态?但这就是历史。在1947年2月,一个代表日本民众抗争政府的民众组织,就是这样去感知当时的局势--可以反对吉田茂但是不能反对以盟军身份进入日本的美国。这种情况不仅存在于工人运动,也存在于日本共产党。真正扭转对美国占领当局及美国政策的无条件信任和感恩,仍需要一段历史时间。在总罢工失败后,日本1948年7月21日公布了政令201号法令,这项到今天还没有失效的法令禁止国家公务员参与带有政治性的社会活动。首先就是抗议游行,在法令出台后如果国家公务员再走上街头去抗议就会被合法逮捕。1948年之后,美国军政府暴露了它不那么民主而且跟日本政府沆瀣一气的真实面目,这使日本民众,特别是左翼社会组织开始意识到,必须对自己已有的认知模式做出调整。

接下来要谈谈日本共产党在此后采取的一些方针。日共在40年代末期一直把美国占领军视为有效牵制日本右翼政府的"解放军",这个基本立场当时受到共产党情报局的严厉批判。日共在1951年举行了第四届全国协议会(简称四全协)。会上做出决定,要派出乡村工作队到农村去发动群众,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但是这个计划彻底失败了,日本农民并不支持山村工作队。在1955年日本共产党召开"六全协",宣布自己犯了左倾盲动主义错误,从此搞合法的议会斗争。
我们讲大历史很轻松,但是设想一下,如果一个个体投入了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