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社会

郑萍:日本奇特的合作组织:山岸会

《中国社会科学院报》
在日本,有一个非常奇特的组织——山岸会。说它奇特,首先是因为许多日本人都说不清楚它到底是什么。有人说它是宗教团体,有人说它是共产主义村庄,有人则说它是一种生活共同体,更有人对它谈虎色变。
郑萍 日本 山岸会
在日本,有一个非常奇特的组织——山岸会。说它奇特,首先是因为许多日本人都说不清楚它到底是什么。有人说它是宗教团体,有人说它是共产主义村庄,有人则说它是一种生活共同体,更有人对它谈虎色变。我国学者也早已注意到这个奇特组织,或认为它是“乌托邦的变种”,或称其为“日本的世外桃源”,还有人说它是发达国家克服资本主义制度缺失与弊端的一种尝试,等等。这些看法自然都道出了山岸会的某个侧面。不过,在笔者看来,山岸会应该是资本主义制度框架内的一种集体经济与社会组织形式。

山岸主义精神:实现人人幸福的社会

在许多人心目中,集体经济、农业合作社都是社会主义国家特有的事物。其实,这是一种误解。在日本,就有以集体经济为特性的农业合作组织。二战以后,日本政府曾经于1947年制定《农业协同组合法》,组织建立农业合作组织,协调政府与农民的关系。此外,还有一种专以农民和与农作业相关的合作发展为目的的“农事组合法人”。山岸会就是目前日本最大的农事组合法人。
“实显地”是山岸会对他们基地的称呼,意为实际显现山岸主义精神的地方,也就是集体农庄。所谓山岸主义精神,就是以“实现人人幸福的社会”为目标,以人与人的和谐、人与自然的协调的“一体”观,彻底废除私有制,以达到“无所有”、消除一切私心杂念的“无我执”的境界。他们以集体讨论、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形式钻研和巩固这一基本理念,并力求通过切身实践来实现“无所有一体化的社会”。据他们说,这种理想的社会包括了下述特征:和谐愉快——这不仅针对人,也是诸事、诸物的出发点;不需要钱——国家乃至世界上的人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地球上,正如一家人一样,因此村里的人们不需进行金钱交易;钱包共有——大家共用一个钱包,完全共产,干活多少都不发工资,也不受惩罚;自觉自律——没有法规、条文,没有监督,全靠自觉。现阶段,山岸会正以“建立不需要钱的和谐愉快的农村”为目标而坚持不懈地努力着。
1961年,山岸会的创始人山岸巳代藏(1901—1961)在三重县伊贺市创立山岸主义生活春日实显地,开始集体生活。至今, 30多个实显地已几乎遍布全日本,共拥有土地约1080公顷。他们还在海外设立了7个实显地,分布于泰国、韩国、澳大利亚、瑞士、美国、巴西6个国家,共拥有土地1200公顷。目前,日本山岸会的会员约有30000人,在实显地过集体生活的成员约2000人。

实显地:现实中的桃花源

丰里实显地设立于1969年,现有资本金5000万日元,2005年度营业额为58亿4000万日元;拥有土地97公顷,村民约650人,另雇用约200名职工。山岸会的总部就设在这里。
这里几乎就是一个完整的小社会,从医疗诊所到教育机构、婚礼会场、公共墓地、生产机构,样样具备。村民们从出生到求学、婚育、生病直至丧葬,脚不出村,可在此终老。这里可以说是山岸会所追求的理想社会的样本。
村庄里绿地茵茵,鲜花簇簇。一排排住房,外观简朴、整洁。温水游泳池是利用燃烧场排热兴建的,宽阔的棒球场可对外出租。绿地公园果树成行,日式洗浴室温馨舒适,还有洗衣房、美容室、加油站、对外直销店,也有宴会厅、服装室等。谈话室里摆放着电视、茶饮,报架上摆放着报纸。人们可以自由地观赏电视、阅读报纸,了解外界情况。陶艺室、个人画展等为村民提供了施展个人特长的平台。宽敞的集体食堂提供一日两顿自助餐。饭菜的原材料,如粮食、肉、牛奶、蔬菜、水果等,基本是自给自足。
这里的生活用品既有共有部分,如汽车、服装,也有个人专用部分。他们崇尚简朴,对个人欲望进行自我约束,但可以通过提交“提案书”的形式获得所需物品,或申请旅游、交通和购物等的费用。
村里儿童和青少年原则上自出生开始就集体生活。但满18岁后,年轻人可以自行选择是否继续在村里生活。65岁以上的老人可以住进敬老院。

劳动所得全部交公行政事务集体决定

山岸会所从事的产业全部与农作业相关。如畜养(鸡、猪、牛)、耕种(粮食、蔬菜、水果)、加工(食品、饲料)等,也有经营、研究、出版等业务。各基地均实行独立核算,但对于各业种间的调控和产销运作、人员调动和借调等,则进行统一规划,颇有计划经济的色彩。
“生活调正机关”是后勤行政机构,下设衣食住行、婚育、健康、安全等部门。村民生产和生活的基本单位是由十几人组成的“友好班”。村民遵守日本法律,履行纳税等义务,同时享受健康保险、义务教育等相应权利。除此之外,一切对外的手续则都在农事组合法人名下办理。劳动所得全部交公,由总部统一规划管理。
生产的农畜产品,从村庄直接运输到设置在全国各主要城市的35个供给所,然后送到订户手中,或运到街上出售。1998年前后,山岸会生产的无农药健康食品颇受欢迎,年收益创下120亿日元的高额。他们实行的循环农业,可以说领世界风气之先。2006年,山岸会曾经与北京市科委在北京共同举办“山岸会循环农法”展览会。
行政运营的相关事务,都是通过“研钻会”的方式集体讨论,达成共识后付诸执行。研钻会既有定期的,也有临时的,发挥了强化组织的功能。巩固村民信念的思想教育功能也由“研钻会”承担。
各生活、生产部门的代表均通过选举产生,任期6个月,可以连任。对有意加入山岸会的人,在年龄、劳动能力以及资产上都没有要求,但通常必须携带全部财产,而退会时则不能带走。
目前,山岸会已经不复往日的辉煌,但它毕竟已经在日本社会持续存在半个世纪,足以说明其顽强的生命力。
在经济连续不景气、生活和工作压力沉重的日本社会,山岸会颇能给人一种田园牧歌般的感觉。山岸会的前途到底会怎样,我们拭目以待。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8/1311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1311

叶秀山:德国古典哲学对中国哲学研究的意义 Andrew Clark: Seeking Haydn
相关文章
郝先中:日本废除汉医与中国近代医学
葛兆光:清代中叶朝鲜、日本与中国的陌生感
白永瑞:东亚历史教科书和历史教育
施咏:评《琉球御座乐与中国音乐》
章开沅:《日本右翼与日本社会》序
赵军:色厉内荏的“街宣车”
人文与社会:日本右翼教科书问题关键词
张承志:《敬重与惜别——致日本》新书发布会暨媒体见面会记录
鸠山由纪夫:《日本的新道路》
宫秀川:自民党为何下台
张承志:赤军的女儿
毛尖:三十八岁的中国男人
王汎森:戊戌前后思想资源的变化:以日本因素为例
杨曾文:杨文会的日本真宗观--纪念金陵刻经处成立130周年
黃俊傑:論中國經典中「中國」概念的涵義及其在近世日本與現代台灣的轉化
大江健三郎:来自“晚期工作”的现场
关于大江访台的几篇报道
汪晖:琉球与区域秩序的两次巨变
小森阳一:日本学者的现代中国认识——访谈录
戴东阳:甲申事变前后黎庶昌的琉球策略
石之瑜:回到亚洲?——日本认识中国崛起的思想基础
韩立新:日本对MEGA第II部门“《资本论》及其手稿”的编辑
闻黎明:西南联大的日本研究――以战后处置日本问题的认识与主张为中心
陈力卫:语词的漂移:近代以来中日之间的知识互动与共有
袁成毅:抗日战争史研究中的若干"量化"问题
廉德瑰:日本的对非洲政策与中日关系
张承志:四十七士
戴锦华、汪晖谈《南京!南京!》——写在《金陵十三钗》公映前
孙歌:中国经验与日本战后思想建设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