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学

张承志:赤军的女儿

所以人们常说,和平宪法早超越了日本,它已是进步人类的一致愿望。围绕九条的沧桑已提示人类:社会的最好契约,必须是一切国家都盟誓允诺、放弃战争这貌似神圣的"主权"。 事不关己的时代就要结束,历史已经强求中国思考。 是的,在日本的启发下,我们也开始摸索——让自己的祖国、尤其当她钱包鼓满船坚炮利之后,也做彻底的不战承诺。让我们在修改了百年仍是草案的宪法上,在它庄严的共和国条款中,也表达如上的精神。
作者简介: 张承志
回族,1948年生于北京。原籍山东济南。1967年清华附中毕业到内蒙古乌珠穆沁旗插队四年。1975年北大历史系考古专业学士,1978年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民族历史语言系,1981年获得硕士学位,主要进行北方民族史研究工作。曾供职于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海军创作室、日本爱知大学等处。现为自由职业作家。1978年开始写作。曾获第一届全国短篇小说奖,第二、第三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已出版著作30余种。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理想主义气质”著称。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北方的河》《黑骏马》《西省暗杀考》《清洁的精神》《心灵史》。短篇小说《雪路》《晚潮》《辉煌的波马》《北望长城外》《胡涂乱抹》《大坂》《顶峰》《美丽瞬间》等,多次获奖。其中1991年出版的《心灵史》,描写西北哲合忍耶人苦难的信仰历程,有评论认为是当代文坛少见的“寻找精神价值,向世俗挑战的旗帜”。近作有2005 年出版的游记《鲜花的废墟:安达卢斯纪行》,散文集《聋子的耳朵》,河南文艺出版社 2007年出版。
那是在九十年代最初,或者是1991年?PKO,PKO,反正那时候,日本正要通过向海外派兵的法案——

我到一个大学去。

进了校门,看见大群的学生,戴着口罩和安全帽,手持木棒小跑着,跺着脚组成一个圆阵,齐声地喊着口号。两面旗帜在他们簇拥之中,一面写着"宪法保卫",另一面写着"安保粉碎"。

我和一个学生攀谈起来。于是知道,他们是为了反对向海外派兵、反对日本政府复活军国主义,去进行示威游行。

他问我的态度。

我心里一阵激动。我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我不单支持你们,我真想和你们一块去!……"

今天去哪儿?那学生突然低声:

"去防卫厅!今天,打算和他们直接干!……"——

听见这个"干"字时,我心中一动。仿佛一种紧张与同伙的悸动,从心头掠过。

时间到了。不是他们出发的时间,是我和教授们约会的时间到了。我恋恋不舍,离开他们,朝楼里走去。

我捉摸着自己的脚步。那一刻的感觉实在古怪。似乎我在逃跑;把自己的战线,推给了这些日本的年轻人。

(五)

二十三年前,1971年2月28日、被同伴选为赤軍派中央委員的女大学生重信房子,从羽田乘飞机前往贝鲁特,朋友和家人到机场为她送行。

当时已变身为游击队的左派学生理论,是"世界革命同时论"。毛泽东早期的井冈山、西班牙内战时的国际纵队,都给他们方向的指引。苦于没有根据地的他们,甚至向一些社会主义国家派遣联络员,想直接与共产党国家结盟。派往古巴的代表已经出发,只是没能见到卡斯特罗。

巴勒斯坦,这个响亮的名字和70年代世界正义的指针,给迷茫的他们指出了一条路。

重信房子怀着一个朦胧的目标,踏上了她的人生狭路。

她和京都大学工科学生奥平刚士做了结婚登记。这样她就能用写着夫姓奥平的护照出国。此时奥平刚士已先她一步,踏上了中东的土地。

他们投奔的,是以贝鲁特为据点活动的巴勒斯坦解放人民阵线(PFLP)。

当日本国内发生了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