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政治

宫秀川:自民党为何下台

自民党1955年建党,曾成功领导日本实现了战后复兴并崛起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除1993年到1994年下野10个月外,自民党54年来基本掌控着政权。这次众议院选举前夕,各类民调数据都显示自民党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民主党。为什么?
2009年8月31日,日本第45届国会众议院选举结果公布,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击败执政的自民党,取得压倒性胜利。自民党50多年来第二次败北。

自民党1955年建党,曾成功领导日本实现了战后复兴并崛起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除1993年到1994年下野10个月外,自民党54年来基本掌控着政权。在1994年6月重掌政权后,自民党势力明显削弱,无力单独掌控国会,不得不先后与社会党、自由党、公明党等联合执政。除2005年小泉“邮政选举”外,在众议院勉强维持着过半数,在参议院则从未过半数。这次众议院选举前夕,各类民调数据都显示自民党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民主党。自民党的衰落与冷战终结同步而行,这一现象的出现绝非偶然。

政策僵化。东西冷战时代,日本自民党在政治上坚定地站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一侧,为美国世界战略提供各种后方支援。正是这种政治决策,赢得美国提供市场的回报。同时,自民党制定的经济战略也符合当时日本国情,凝聚了国民的意志。在该党主导下,制定了一系列税收重新分配的方案,为其赢得50余年的长期统治地位。例如在1960年经济高速发展初期,日本即建立了全民健康保险制度、全民养老金制度,消除了国民对疾病、养老的后顾之忧。

另外,自民党还通过工业回馈农业、通过国民收入的再分配,在全国建立了自己的支持基础。但是,冷战结束后,自民党却没有亮出自己适合新时代的凝聚民心的政策。有学者指出,自民党人头脑还充满经济高速增长时代的幻想与陶醉,其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一如既往,希望靠着在全国各地多建一些钢筋水泥的建筑、多修几条道路来收买地方支持,维持人气。但是,无奈财政债台高筑,那种单纯依靠增加预算的公共政策,无法推行。

失去民心。二十世纪90年代开始,日本老龄人口、城市人口大量增加,导致日本社会从战后传统的生产型变得日益具有消费型特征,国民也越来越重视社会保障、消费者权益等民生问题。这对支持基础在企业与农村、一贯代表生产者利益的自民党构成巨大挑战。早在8年前的大选前夜,森喜朗政权以5%的支持率摇摇欲坠之时,民主党就做好了全面夺权的准备。但自民党临危换将,推出“人气明星”小泉纯一郎,一举将局势逆转。小泉上台后,高呼着“没有改革就没有发展”的口号,大力推动“无禁区的构造改革”。的确,建立在上个世纪80年代经济高速发展基础之上的“高福利、均贫富”的社会体系,早已无法适应新时期零增长的经济环境。但是,讲尽改革之好的小泉纯一郎没有告诉国民,是改革就会有牺牲,而这次被牺牲的将是广大的草根阶层。小泉改革虽然带来了1.4%的经济增长,却也给他的后任留下一个贫富差距悬殊、地区差异扩大的烂摊子。加上发端于美国的全球经济危机更让过度依赖出口的日本经济“致命伤”暴露无遗,一心期待找回过去幸福生活的日本老百姓到头来却发现,失业率越来越高、生活越来越糟……选民的愤怒如火山般喷向麻生太郎领导下的自民党。

很多选民认为,泡沫经济崩溃,日本经济失去十余年时间,这与自民党有关。小泉政权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造成地区贫富差距、个人贫富差距加大。那些经济地位下降了的阶层,对自民党也很不满。这种不满切断了自民党高速经济增长过程中建立的社会信任。日本政府2008年国民生活满意度调查指出,近九成民众感到生活变差,只有一成认为今后生活可望改善,创1978年调查以来的最差记录。泡沫经济时期的1990年有45.7%的人认为生活会变好,之后即每况愈下。

世袭与丑闻。自民党失去人气,很大程度与其政治机体不能与时俱进有关。该党世袭问题严重,阻碍了政治新人的流入。同时,缺乏对后工业化社会运营的设计,依然沿用高速增长时期维持民意的陈旧方法。这些问题都是该党的致命伤。世袭政治对自民党及日本国家政治的危害近年来日益突出。目前日本国会已经发展成为“世袭的王国”。在众议院,世袭议员119人,约占目前478名议员的四分之一。其中自民党101人,约占该党众议员总数的三分之一。若将参议院包括在内,自民党众议员的38%是世袭;如果将范围缩小到小选区选出的议员,则比例更高达48%。这些数字远远高于其他发达国家。不少世袭议员生于东京,长于“温室”,缺乏历练,缺少对底层社会的深入了解,缺少对国内、国际大局的把握。结果是,自民党政治家队伍整体素质下降,出现人才危机。

另外,自民党政权下,法律规定企业或个人可以直接向政治家提供一定限额内的捐款而不必课税,这就为权钱交易提供了方便。丑闻一直不离自民党左右,先后出现了20多起全国轰动的贪腐大案。民众对自民党感到失望,从本次当选议员的结果来看,自民党的许多前首相、前阁僚级人物,如前首相海部俊树、前国土交通大臣中山成彬、前财务大臣中川昭一等均落选。

总之,一个政党能否长期维持政权,归根结底,还是在于其政策是否能获得多数大众支持。应该说,自民党在其长达半世纪之久的执政中,前期、中期均能制定比较切合日本经济、社会的政治方针,维持了该党一党长期执政的局面。但是自上世纪90年代,尤其是进入21世纪后,自民党没有与时俱进地改变执政策略,而导致本次选举的失败。


■背景资料
日本民主党

日本民主党是仅次于自民党的第二大政党,成立于1996年9月。1998年4月,日本民主党、民政党、友爱新党、民主改革联合4个在野党组成新的民主党。当时,新民主党在国会参议院占有38个席位,在众议院占有93个席位,成为日本政坛第一大在野党。

2003年9月,民主党与小泽一郎领导的自由党再次合并为一个新的民主党,使民主党的力量得到进一步加强。同年11月9日,日本举行第43届议会选举,在众议院480个议席中,主要执政党自民党由原来的247席降至237席,跌破众议院议席的半数;而民主党取得了长足进步,由原来的137席增至177席。日本政坛由此进入了两大保守政党抗衡的时代。2007年7月,在参议院选举中,民主党一跃成为第一大党。

民主党的最高决策机构是党大会,每年一月召开。从2006年4月起,小泽一郎出任民主党党代表(即党首)。今年5月11日,小泽一郎因其首席秘书涉嫌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迫于压力宣布辞职。16日,民主党举行党代表选举,鸠山由纪夫当选。

民主党属温和保守型政党,主张推行民主、稳健的政治路线,并主张加强与亚洲各国开展外交活动,深化经济关系,强调对华发展友好合作关系。该党支持基础主要为工会组织和市民工薪阶层,其党员主要为年轻的职业人士,包括政府官员、律师、医生、银行家和新闻工作人员等。

7月27日,民主党公布了在国会众议院大选中的“政权公约”,从国家统治、经济和社会保障等方面都作出了具体规定。在外交和安全保障方面,公约提出要构筑自主外交战略,建立紧密而对等的日美同盟关系等。

日本自民党

日本自民党是自由民主党的简称,1955年11月15日由自由党和民主党合并组成。50多年来,自民党绝大部分时间控制着日本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多数席位,曾连续单独执政长达38年之久。

在1989年举行的日本第15届参议院定期选举中,执政的自民党因利库路特贿赂案、农业自由化政策、首相生活丑闻以及实行加重国民负担的消费税等因素,首次失去该党成立之后在参议院中多数席位的优势。

1992年,自民党的形象因副总裁金丸信的非法政治捐款事件等丑闻而严重受损,使国民对自民党失去了信心。1993年7月,日本举行众议院选举,执政长达38年之久的日本自民党在众议院511个议席中仅获得223席,自民党成为在野党。其后,自民党数度与其他党派组成联合政府。从2003年11月起,自民党与公明党两党联合执政至今。

自民党是传统保守政党,在中小城市和农村势力较强。该党主张立足民主政治理念,维护自由经济体制,修改宪法,坚持日美安保体制,增强自主防卫力量。对外政策方面强调以日美关系为基轴,积极参与构筑冷战后的国际新秩序。自民党党内派系林立。

自民党的最高领导是总裁,下有负责掌管党务、国会对策、组织、人事和财务的干事长、总务会会长、政务调查会长。执政期间,由总裁兼任内阁总理大臣。

在本届国会众议院选举中,自民党公布的“政权公约”以“保卫日本、承担责任的能力”为口号,包括“安心”、“活力”和“责任”三部分。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1400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1400

韩东育:“去中心化”的“中心化” 瞿宛文:台湾经济奇迹的中国背景──超克分断体制经济...
相关文章
郝先中:日本废除汉医与中国近代医学
葛兆光:清代中叶朝鲜、日本与中国的陌生感
白永瑞:东亚历史教科书和历史教育
施咏:评《琉球御座乐与中国音乐》
章开沅:《日本右翼与日本社会》序
赵军:色厉内荏的“街宣车”
人文与社会:日本右翼教科书问题关键词
郑萍:日本奇特的合作组织:山岸会
张承志:《敬重与惜别——致日本》新书发布会暨媒体见面会记录
鸠山由纪夫:《日本的新道路》
张承志:赤军的女儿
毛尖:三十八岁的中国男人
王汎森:戊戌前后思想资源的变化:以日本因素为例
托马斯·弗里德曼:美国的“一党民主”其实很糟糕
杨曾文:杨文会的日本真宗观--纪念金陵刻经处成立130周年
黃俊傑:論中國經典中「中國」概念的涵義及其在近世日本與現代台灣的轉化
大江健三郎:来自“晚期工作”的现场
关于大江访台的几篇报道
汪晖:琉球与区域秩序的两次巨变
小森阳一:日本学者的现代中国认识——访谈录
戴东阳:甲申事变前后黎庶昌的琉球策略
石之瑜:回到亚洲?——日本认识中国崛起的思想基础
南方朔:總統幹一任?還是一定要兩任?
韩立新:日本对MEGA第II部门“《资本论》及其手稿”的编辑
闻黎明:西南联大的日本研究――以战后处置日本问题的认识与主张为中心
陈力卫:语词的漂移:近代以来中日之间的知识互动与共有
袁成毅:抗日战争史研究中的若干"量化"问题
廉德瑰:日本的对非洲政策与中日关系
张承志:四十七士
戴锦华、汪晖谈《南京!南京!》——写在《金陵十三钗》公映前
孙歌:中国经验与日本战后思想建设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