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政治

赵亚赟:新冷战的若干猜想

《经略》第37期
对乌克兰的局势的若干猜想

乌克兰会战

 冷战结束后,美国一家独大,一方面趁势瓦解前苏联国际势力范围,一方面直接打压中俄。首先倒霉的就是当初左右逢源的国家。这些虽然跟前苏联关系密切,但同时也接受西方援助的国家是最先受到攻击的,因为它们本来就是前苏联势力范围的边缘或外围,俄罗斯人并不是很受刺激。因此,自作聪明、桀骜不驯的萨达姆成了最先受打击的对象。南斯拉夫虽然跟莫斯科闹翻,但它毕竟是社会主义国家,而且是斯拉夫国家,所以在西方眼中是标准的前苏联远亲,苏联表哥还在,南斯拉夫表弟就可以左右逢源;苏维埃联盟不在了,南斯拉夫联盟也就难以存在了。由于前苏联的崩溃,这种攻势锐不可当,一直打到俄罗斯本土上--美国公然插手车臣战争。这一攻势直到普京上台后才被阻止。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甚至可以被俄国人看做威胁自己的行动。虽然美国一度重点打压中国,但美国人始终没有停止在俄罗斯周边国家挖墙脚。善于暗战的普京一直在明里暗里跟美国较量。随着俄罗斯经济的恢复,这种斗争越来越激烈,最终在乌克兰摊牌。

乌克兰会战,美国和欧盟必败,俄罗斯必胜,这个毋庸置疑。美国虽然在整个世界占优势,但在俄罗斯家门口,还是天时不如地利。

讲武力,美国并不能直接跟俄国开战,毕竟两个核大国之间是难以爆发战争的,况且在俄罗斯周边,美国军力也无法压倒俄国。讲经济,美国虽然开始制裁,但俄罗斯并非小国,对美欧的经济依赖并不强,特别是有中国做后盾,俄罗斯并不畏惧北约的任何制裁。相反,俄罗斯却可以用切断天然气供应、冻结乃至没收欧洲国家在俄投资相要挟。讲斗争意志,美国控制乌克兰不过是让俄国难受,对自己并没有太大好处。而对俄国来说,失去乌克兰后,自己可能会失去黑海舰队的基地和大批军工企业。基辅是俄国的发祥地,基辅之于俄国,如同西安之于中国。俄国人可以容忍乌克兰独立,但绝对无法容忍敌对势力控制着自己的"龙兴之地"。拿中国的话来说,乌克兰是俄国的核心利益,而不是美国的。况且美国目前财政捉襟见肘,根本无法给乌克兰像样的支持。对两国领导人来说,奥巴马被国内经济危机搞得焦头烂额,他最关心的是本国的就业,而不是与俄国人拼命。但对普京来说,确实是生死攸关的大事。他是高举俄罗斯复兴的大旗上台的,他知道俄罗斯人对自己的期望,完全明白这是自己的执政基础,所以普京在乌克兰问题上没有一点退路。把最近美俄双方的动作放在一起来看,就知道普京像所有擅长下西洋象棋的俄国人一样,早就设计好棋路。俄国先是对基辅街头的暴乱袖手旁观,然后爆出美国助理国务卿大骂欧盟的录音。美国发现不好,于是在中日争端上突然压日本服软,稳住中国。而在索契冬奥会上,普京一反以前的反对态度,向习主席表示完全支持中国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基辅变天后,普京才毅然出手,一举搞定克里米亚。

新冷战正式开始

虽然乌克兰会战俄国已经赢定了,但在全球大战略上,俄国的处境将会比较艰难。本来美国政坛上,视中国为最大对手的声音占了上风,但克里米亚公投后,西方将重新认定俄国才是最危险的。俄国会在周边地区毫不犹豫地使用武力,羞辱美国。更令人震惊的是,不但克里米亚要加入俄联邦,整个乌克兰东部都要加入,甚至在前南斯拉夫地区,都有不少人希望加入俄罗斯。苏联帝国已经崩溃近23年,但仍然在欧洲有如此巨大的影响,这显然会让美国和欧盟不安。普京早已让俄军重新使用前苏联军徽,他会不会计划使用类似克里米亚公投和格鲁吉亚战争这样的手段来建立一个"小苏联"呢?尽管普京反复强调俄罗斯希望保持除克里米亚之外的乌克兰的完整,但西方显然不信,俄罗斯不会忘记自己的"祖龙之地",不会扔下东乌克兰的孩子,也不可能放弃在乌克兰的巨大利益。俄罗斯是与乌克兰合并后才成为大国的,失去了乌克兰的俄罗斯只是一只伤残的北极熊。乌克兰会战不会止于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而将会是个长期的过程。俄罗斯与西方已经撕破脸,斗争也不会止于乌克兰。西方媒体已经普遍在谈论"新冷战",而俄国公开声明不希望开始新冷战。虽然奥巴马认识到在乌克兰问题上无法取胜,也希望通过外交手段来解决乌克兰问题,让美国有台阶下,但毕竟双方就差兵戎相见了,关系短时期无法回到从前。虽然烈度远不能跟美苏争霸时代相比,但新冷战已经正式开始了。

 

新冷战带来国际秩序变化

政治方面

美国阵营和非美力量进入相持阶段  旧冷战结束后,一直都是美国阵营进攻,中俄等非美国力量基本被动防御。但在克里米亚公投后,双方进入相持阶段。美国阵营无力再全面进攻,可能会转而采取小规模的"重点进攻",而非美力量虽然基本稳住阵脚,但也只能是小规模"定点反攻",双方进入相持阶段。美国力量无远弗届的神话被打破。就像世界其他地方的反对派一样,乌克兰"自由派"本来也认为有了美国的支持就可以为所欲为,但俄国大兵枪口一指,也只能踢完足球后灰溜溜地逃走,再高喊"美国人支持我们",也只能沦为笑柄。叙利亚叛军也已经节节败退,日本右翼政府更是在美国压力下向中国服软,美国支持的力量开始认识到美国在很多地方力不从心,美国军队不能轰炸的地方还很多,而在这些地方,美国的支持不过是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而已。这基本上是双方经济实力的对比发生变化的原因,美国经过金融危机,财政困难,而中俄经济近年有了长足的发展,经济实力的增长带动了军事力量的增长,两边力量已经开始接近。

国际格局。 随着美国威望的下降,欧洲进一步分化。乌克兰事件中德国对俄罗斯能源供应有依赖性,不愿制裁俄国。英国在俄国有大量投资,对制裁也不积极。反倒是法国,由于控制了利比亚的部分油气资源,对俄国比较强硬。

叙利亚政府士气大振,加紧打击反政府武装,而美国现在有放弃叙利亚争夺的迹象。对伊朗的打击现在只有以色列在积极准备,美国和欧洲国家已经没有以往的兴趣了。中国周边某些国家虽然还在美国支持下挑衅,但调子已经低了不少。可以想象,这些国家也在考虑如果跟中国彻底闹翻,会不会成为第二个乌克兰?为了提振士气,美国会向东欧增兵,给波兰等国打气。这一方面加剧了新冷战,另一方面也会减轻中国的东亚的压力,有利于我们"有所作为"。

国际组织。国际政治变化直接导致国际组织的变化。G8已经在事实上又变成了G7。由于G8在世界经济的份额逐渐降低,其大部分功能已经被G20取代,以后不论G8还是G7是否还会存在都成问题,即使G7还存在,也会被边缘化。俄罗斯人很可能会被驱赶出更多的国际组织,但他们根本不在乎。

此消彼长,上合组织、金砖五国等"非美"组织分量会加大,而普京已经明确支持"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国主导的区域组织会人气大增。如果运作得好,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行,特别是一些较小的非政府主导的国际组织如国际商会等,会获得更高的地位。

经济方面

国际贸易。俄罗斯遭到西方经济制裁后,会更多转向中国。中国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可能会提速,一个以中国铁路技术为运输基础的陆上贸易区域的崛起,会大大改变目前以海上运输为主的贸易体系。美国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地位会被大大削弱。

金融。由于担心俄罗斯抛售黄金,避险资金转向美元和日元。由于日本政府奉行弱势货币政策,中日关系又比较紧张,美元成为避险资金的首选。这会导致美元升值步伐加快,一方面冲击新兴市场,另一方面,又会提前结束美股的牛市。为了防止美元流出的危险,中国等新兴市场采取主动贬值等手段,会增加货币供应量,加强出口。出于对美国制裁的担心,俄国专家已经公开讨论人民币成为世界第三大货币,暗示会由美元结算转为人民币结算。第二大货币欧元显然受到乌克兰事件的打击,这即使不会导致欧盟新一轮量化宽松,保持目前政策不变的可能性也大大提高。

大宗商品。俄罗斯针对西方制裁,威胁说要切断对西欧的天然气供应,而有意思的是,乌克兰新纳粹组织也在恐吓要炸毁通往西欧的天然气管道。这会导致天然气价格上涨吗?未必,美国已经表示愿意用自己价格低廉的天然气来填补这个空缺。

无论俄罗斯还是欧盟,军费开支都会增加。而俄罗斯的经济将会受到很大影响。超出欧洲范围,俄罗斯也许会更加支持叙利亚和伊朗等国与美国对抗,一方面给美国添麻烦,一方面也会拉抬能源价格,而俄罗斯的财政很大程度上依靠能源出口。反过来,能源已经大大增产的美国,会不会压低能源价格来打击俄罗斯呢?毕竟美国掌握国际能源价格定价权。

由于大宗商品都是以美元计价,美元的升值加快,会导致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而能源价格的下降,也会降低运输费用,利空商品价格。这样对中国这样的制造业大国无疑是个好消息。同样地,第三世界的乱象与粮食价格上涨有很大关系,如果粮食价格跟随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一起下跌,会对第三世界国家经济恢复政治稳定,有相当的好处。

新冷战的开始看似突然,实则历史发展的必然。美国不顾自己力量衰落的现实,硬是在财政困难的时候,打压中俄,大搞颜色革命。就像历史上大部分不可一世的帝国一样,最终因为扩张过度而衰落。新冷战很可能是美帝国衰败的开始。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4077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4077

黄宗智:《中国政治体系正当性基础的来源与走向:中西... 孙力舟:乌克兰民族问题的历史演变
相关文章
徐振伟、翟菁:1970年代美苏粮食贸易的双层博弈分析
陈世雄:俄罗斯戏剧大师与中国戏曲
俄罗斯东欧中亚与世界高层论坛综述
董晓阳:俄罗斯三大社会思想
赵志勇:《白卫军》:舞台的诗意与魅力
约书亚·库切拉:印度在中亚的软实力
王中忱:殖民主义冲动与二叶亭四迷的中国之旅
朱琳:关于俄罗斯远东中国移民问题的思考
赵亚赟:中国应该有自己的"黑水"吗?
张晓波:普京归来,绝非坦途
梁赞采夫:俄罗斯移民政策的新方案:完善的必经之路
赵亚赟:东亚变局--钓鱼岛争端反映出的东亚政治格局的变化
格瑞噶斯:遗产、胁迫和软实力:俄罗斯在波罗的海国家的影响
倪稼民:俄共由兴盛走向低迷的发展历程及其原因剖析
李绍哲:北极争端与俄罗斯的北极战略
梅兰芳:纪念斯坦尼斯拉夫斯基
陈世雄:简论俄罗斯戏剧学的历史与现状
尼·波多索科尔斯基: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中的1812与拿破仑传说
亚历山大·埃特金德:自我殖民:21世纪的帝国拼图
普京:就克里米亚独立并加入俄罗斯演讲(观察网独家全文翻译)
《经略》第37期目录与刊首语
孙力舟:乌克兰民族问题的历史演变
尤里·波波夫:乌克兰之殇:欧亚国家的视角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