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 出版动态

上博编撰《利玛窦行旅中国记》已由北大出版社出版

上博编撰《利玛窦行旅中国记》已由北大出版社出版

利玛窦,意大利传教士,1552年生于马切拉塔,1610年于北京去世。
利玛窦留下的历史遗产,在中外文化交往史上突显的效应,远过于他对基督教入华的影响。就跨文化研究的角度来看,不论中外学界关于利玛窦其人其学的价值判断有多大分歧,大都承认由历史所昭示的两点事实:他用中文撰述的论著和译作,使中国人开始接触文艺复兴及其后之欧洲文明;他用西文记叙中国印象和在华经历的书信、回忆录,以及用拉丁文翻译的《四书》,也使欧洲人得以更深入地了解中国文化。

今年5月11日是利玛窦逝世400周年,从年初开始,海内外纷纷举办各类活动纪念这位将自己后半生26年全部奉献给中国的耶稣会传教士。最近,由上海博物馆编撰的《利玛窦行旅中国记》由北京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再次介绍了西学东渐先驱利玛窦的的传奇一生。


该书图文并茂地记录了利玛窦在中西方文化交流上的突出贡献及在中国的传教之路。并提及传教士利玛窦的中国之旅是具有划时代意义,它打开了数千年封建时代厚重的封闭之门,为中国人送来了宝贵的西方文化与自然科学知识,开拓了中西文化交流的新时代。利玛窦中国行旅,不仅是地理意义上的,更是文化意义、心灵意义上的行旅。

从1582年8月初抵澳门,到1610年5月病逝北京,利玛窦在中国活动了27年9个月,先后创建过耶稣会住院四所,受洗的中国基督徒超过2000,名结交的士绅显贵达数百人。在中国生活期间,他学习汉语,研读并翻译中国典籍,广交士绅,长期侵染在中国文化中,俨然一位地道的中国文人,被称为"泰西儒士"。1601年,利玛窦向明神宗进呈自鸣钟等贡品,遂定居北京,直至1610年病逝,终身未能返回故乡。1605年利玛窦给父亲写了极其热忱的家信,当这封信抵达马切拉塔时,父亲已经过世了;而当报告这一死讯的信回到中国,利玛窦本人也已去世。

利玛窦在南京、北京成功立足后,不断介绍耶稣会教士来华,从万历到崇祯,有明一代共有90位教士在华,以各种方式进入内地,在江南、北京、福建、江西、陕西、山西、河北、山东等地传教。利玛窦在中国的传教生涯不是一帆风顺的,他在韶州寓所曾受到强盗袭击,从窗户爬出求救,摔伤一足,留下终身残疾。他还曾在赣江遭受沉船之难,侥幸逃生。

后来,利玛窦发现僧侣的身份有碍于传教事业的发展,尤其和儒生们交往和谈话时,更是得不到对方重视,便决定将自己的身份改为文人布道者,换上儒生长衫,雇佣仆从,出门乘轿。利玛窦易儒服,按士大夫礼节行事,逐渐融入中国主流社会,从此在华教士得以跻身士林。1595年利玛窦撰文提出,即使涉及不同的信仰方式,也可以有一个可进可退的回旋余地。让大家保留各自的文化风俗礼仪和习惯,在不同文化搭建的公共平台上,进行一场不同宗教信仰之间的交流和对话。

利玛窦为中国带来了欧洲先进的数学、天文、地理等科学知识和哲学思想。利玛窦来华后,比较精确地实测了北京、南京、大同、广州、杭州、西安、太原、济南等城市的经纬度,与现代数值相当接近。利玛窦最早把"五大洲"和"万国"的概念介绍到中国,使中国士人第一次看到了一个未知的全新的世界整体面貌。利玛窦多次编绘中文版世界地图,是西方文艺复兴时期制图学知识传入东方的明证,不仅把欧洲传统的地理研究的成果和地理大发现以来最新的成就介绍给了中国人,而且收集和利用了中国文献的资料,特别是自己旅行实测的资料。据此绘制了比同时代欧洲制图学家所绘更为精确的有关中国的地图。这些最新知识的介绍大大拓展了中国知识阶层的眼界,打破了明清士大夫以中国即为"天下"的夜郎自大的观念。

在西学东渐史上,利玛窦是一个标志性的人物,他不仅用汉语编写《天主实义》和《交友论》,阐释基督教神学和伦理思想,而且和徐光启译出《几何原本》前6卷,传授欧洲天文学知识,不仅如此,他还是西方音乐、绘画和钟表制作技术最早的推介人。《利玛窦中国札记》1615年初版,轰动欧洲,代替《马可波罗游记》成为欧洲人了解中国文化的基本读物,详尽准确概括了中国文化的特征。日本学者平川佑弘称利玛窦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位集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诸种学艺和中国四书五经等古典学问于一身的巨人"。

 

 “利玛窦”--明末中西科技文化交流的使者 · 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十五世纪—二十世纪. (北京首都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已结束)

 

 

 

 

“利玛窦——明末中西科学技术文化交融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