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 国内动态

欧内斯特·卡伦巴赫《生态乌托邦》由北大社出版

欧内斯特·卡伦巴赫《生态乌托邦》由北大社出版

《生态乌托邦》是美国作家欧内斯特·卡伦巴赫在1975年出版的、关于未来社会和环境关系的、日记体小说。此书出版后,发行了近一百万册,先后被翻译成九种外文行销非英语世界,在国际思想界掀起了多次评论高潮。作者被《落杉矶时报》誉为"在威尔斯、维尔纳、赫胥黎和奥威尔之后最伟大的空想家,是生态乌托邦的创造者。" 此次首次译成中文,由北大出版社出版,译者还专门为中文版写了一个序。

中文版序-------------------------------

在所有伟大的国家中,中国的历史循环记忆最为漫长,无数个朝代兴衰更替,起起落落。因此,我特别高兴看到我的小说《生态乌托邦》能被译成中文出版。即便书中关注的仅仅是一个虚构的小国,我仍期盼它能给中国读者带来许多直观的感受。

我们现在处在一种积极推进工业化的全球循环中。但是这一循环正在遭到自然极限的反对:全球气候变暖,给我们合成氧气提供鱼类资源的海水酸化,耕地林地退化,城市空气污染,水体污染。如果地球和我们人类想要继续存在下去,我们的现代文明必须采取新的生活模式,《生态乌托邦》中就提供了一幅关于一个生态精密、技术可行、制度创新的社会的描绘。

我花了三年多时间写这本小书。为此进行的研究和思考没少让我头疼,因为在我刚开始写这本书时,还没有人试着用一种常识方式去理解人类活动对气候的长远影响。没有人提出那些具有本质性的问题,像我们需要怎样改变我们的城市、我们的工业生产体系、我们的个体生活模式等,直到《生态乌托邦》刻画了一个可以替代的可能的世界。本书的雄心是提供一幅吸引人的画面,即我们现在经常挂在嘴边的"可持续"到底是什么样子,向大家展示一种比较容易理解的新的生活方式,确保人类可以比较舒服地在地球上生存更长时间。

书中描绘的许多日常生活细节,使得许多读者都为之着迷,字里行间流露出的希望与乐观,对年轻读者格外有吸引力。它揭去了蒙在环境退化、社会异化、社区衰败、个人压力等看似不可避免的表象上的面纱,教导我们:敢于做梦是件好事,乐于尝试新观念新想法是件好事,想象自己快乐幸福是件好事,与我们的同伴拥有相互支持关系同样是件好事。我最热切的期盼就是,希望中国读者受到本书的激励,敢于想象并创造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生态乌托邦。

                                            欧内斯特·卡伦巴赫  
                                                   2010年8月15日    

◆  三十周年版后记-----------------

最初的时候,有二十家纽约出版商拒绝了《生态乌托邦》。为此一些慷慨热心的朋友出钱给一家口袋书出版企业,然后它才得以出版。现如今,"生态乌托邦"这一术语已被世界各地广泛了解。用Google搜索"生态乌托邦",五秒钟的搜索会带来两万多相关条目。

这本小书不断给我带来惊喜。当一家员工所有制的发行商,读书人(Bookpeople),同意拿走几百本看看能否卖得出去时,我并没抱多大期望。但没过多久,《生态乌托邦》就引起了强烈反响。它的第一个标志是,读书人的仓储工人,他们大都是书迷,成为本书的爱好者。不久,该书出人意料地扮演了"地下经典"的角色。形形色色的出版物都发表了善意的评论。读者把这本书介绍给朋友并当成礼物买下来。老师们也开始将其用于大学课程中--它短小易读,激起了热烈的讨论。就连先前不屑评论本书的《纽约时报》也发表了一篇"小书也可以"的新闻报道。同时,矮脚鸡图书(Bantam Books)发行了面向大众市场的平装本;德语版还在德国帮助激发了绿党的成立。

我花了三年多时间才写完这本小书,里面涉及的研究和思考非常艰辛,而且如果我可以这样说的话,它是原创的。在上世纪70年代,我们经历了一个生态研究和技术创新的新高潮,这个高潮无疑是令人振奋的,但却极少有人去思考它们对我们生活方式的影响。关于生态可持续的正确概念,就像我们现在的理解,仅仅刚开始走进人们的视野。回顾过去,《生态乌托邦》显然是描绘一个可持续发展社会的首次尝试,正是这一点,而不是其微薄的文学价值,解释了它的持久性。这本书还帮助许多其他手稿面世并为人所知。

构建一个想象的社会,有点像设计一个游戏:涉及社会发展规则、原则和习俗,而作者并不能每一处都照顾到。《生态乌托邦》并不是一本仅想投影出发展趋势的"未来主义者"的书。它既没有描绘一个绝对的乌托邦--一个虚构的国家,那里的一切都是完美的。(本书的名字源于希腊词根,意思是"家所在的地方"。而我们知道,家并非永远完美。)它也不是一本科幻小说。考虑到有判断力的人们将会看到,他们的生存和幸福依赖于给予生物学和经济学至少同样权重的底线,或许可以说它是本"政治小说"。

在技术方面,本书抱持谨慎的保守态度:当它到来时,我们应该可以做到任何生态乌托邦人都能做到的事情,当然,(有些是)我们现在就可以做的。但在它的描绘中,在工人控制经济和轻松随意的民风方面,生态乌托邦不仅过去是而且现在仍然是非常激进的。读者感受到的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场景,对于我们目前的社团主义者、军国主义者、超竞争的竞争和石油痴迷的方针来说,它是一个真正的另外选择。

或许因为我曾从事过电影评论,我的想法比较平实:我想看到事物的细节。因此我努力确保读者可以了解到什么是生态乌托邦,他们住的屋子是什么样的,他们是如何旅行的,他们的学校和医院是如何运转的,等等。这些令我着迷的细节自然也会让读者感兴趣。结果就是,本书产生了一种意想不到的效果,即激励人们去探索更好的生活方式。美国作为一个社会,离可持续性可能已是越来越远,但作为个人,我们依然可以试着像生态乌托邦人一样生活。我们可以将抽象的可持续转化到我们的衣食住行中。美国极其依赖汽车,但我们仍然可以选择步行、骑车,或坐公交车,也许还可以住在离工作和购物近的地方。大多数美国人可能会在电视机和电脑前一坐便是很久,但我们仍然可以去野外远足和露营、尝试野生食物、在野外的河流里划着爱斯基摩人的皮艇,并帮助恢复溪流和草原。可能我们周围每个人都在过着一种不断加速、增压和消费驱动的生活,但是我们仍然可以穿着简单耐用的衣服、享受长时间的谈心、自己动手修理坏掉的东西、并与意气相投的朋友一起品尝在家制作的有机"慢"餐。一旦你开始像一个生态乌托邦人一样思考和生活,这种可能性就会变得无穷无尽。

对年轻读者来说,书中的愿景无疑是它的吸引力的一部分。在我们今天的世界里,希望已不太充足,而且我们越是了解环境问题,我们就可能越发沮丧。但实际上,已有大量学者聚到一起,关注我们可能的未来,甚至在一些社团机构的描述中,我们只有两个选择--绿色或混沌;无论我们面对的是硬着陆还是软着陆,我们依赖化石燃料的消费主义终将走到尽头。如果我们的个人和社会能设法按照生态乌托邦的方向发展,我们便能把在这一本质性社会变革中必须蒙受的伤痛减到最小。因此,尽管我们目前生活在一个生态的黑暗时代,但我们知道,这样的情况并不会持续太久。历史从来没有终点,生态乌托邦式的愿景,即在我们的星球上负责任地生活和诗意地栖居,也绝不会走到终点。

作为本书的作者,就像一个天才儿童的家长,你并不是给孩子带来天赋的原因,毕竟,基因涉及成百上千的家族先人。生态乌托邦就像是由各种思想缝在一起而成的一床被子,其实这些思想当时已在社会中流传,只是尚未被连到一起。这种模式显然既新奇又引人注目,足以让生态乌托邦打开读者的思想,让他们想到一些新的生活可能。现在,世界各地都有一些人,至少在他们心中,质疑我们做事的方式并渴望发生变革。本书告诉我们,敢于梦想是件好事,接受新思想是件好事,与和我们有共同感觉的生命(甚至是我们的政府)拥有相互支持关系同样是件好事。

人们有时会问我为谁写下了《生态乌托邦》。因为我并未想到它会有如此大的影响,我只是为我自己在写。但它意外地改变了我的生活,并像阿威一样,带我回到了家。

 

欧内斯特&mid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