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政治

吴冰冰:中东社会五要素

军队、宗教力量、教派、部落、民族

军队、宗教力量、教派、部落、民族,并不完全是彼此并列,而是相互叠加或重合。这些要素之间错综复杂的组合,让我们在分析中东国家局势的时候,需要更多的审慎。高度概括和简单化,只能使原本就复杂的问题更复杂。

2011年1月14日,执政23年的突尼斯总统本阿里仓皇去职,中东所有国家都感受到强烈的冲击波。一度被认为处于"超稳态"的一些阿拉伯国家,纷纷出现动荡。随着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下台,新兴社会力量的作用备受瞩目,但是这并没有让人忘记这些国家中最重要的两个社会力量:军队和宗教力量。

在埃及,军队构成政权的核心,以穆斯林兄弟会为代表的宗教力量长期受到打压,军队和宗教力量处于对立状态。

在伊朗,以哈梅内伊为代表的宗教力量和以革命卫队为代表的武装力量结成同盟,共同应对挑战。

为美国所称道的"土耳其模式",其核心是用军队维护国家的宪法框架和世俗主义取向,迫使伊斯兰主义的政治力量接纳现有政治体制,在宪法框架下按照议会政治的游戏规则运作。

军队与宗教力量的关系,构成中东伊斯兰国家政治中的两个关键要素。二者的关系对国家的政治生活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随着局势的发展,教派和部落两个要素的作用也日渐凸显出来。

在巴林的60万人口中,逊尼派占30%,什叶派占70%。巴林王室属于逊尼派,代表逊尼派势力掌握着国家政权,什叶派受到压制。这种格局,决定了参加游行示威的,绝大部分是什叶派民众。巴林政府方面的任何让步,不仅仅是对民众诉求的回应,更意味着逊尼派与什叶派之间权力的此消彼长。正是这个原因,使得面积仅有712平方公里的巴林,触动了沙特乃至美国的敏感神经。

沙特、科威特等国都有为数不少的什叶派,巴林局势的变化会不会殃及自身,会不会导致伊朗势力在海湾地区的扩展,不仅海湾合作委员会的6个国家担忧,与伊朗长期对立的美国也忧心忡忡。面对巴林的紧张局势,有传言称沙特坦克于2月28日开进了巴林。

在利比亚,扑朔迷离的局势,并不能掩盖部落的影子。600万利比亚人,分属100多个部落,其中有20多个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和影响。卡扎菲所属的卡达法部落是他的坚定支持者,马卡里哈部落也和他站在一起。实力强大的瓦法拉部落和祖维亚部落都表示了对反对派的支持。部落力量使得卡扎菲坚信自己绝非孤家寡人,他的儿子也警告称,政府与反对派之间的对峙有可能变成内战。反对派首脑之一穆斯塔法穆罕默德阿卜杜贾利勒嗅出了其中的味道,在2月26日表示,一切责任由卡扎菲一人承担,卡达法部落不会因为卡扎菲的所作所为而受到株连。

巴林和利比亚的例子说明,一旦教派和部落要素被掺杂进来,形势的发展就会有些出人意料。

事实上,还有一个要素也不能忽视,那就是民族的要素。在阿尔及利亚,局势也出现了动荡,但是还没有发展到非常严峻的程度。阿尔及利亚的反对派,不论是"争取文化与民主联盟"(RCD)还是"社会主义力量阵线"(FFS),都具有柏柏尔民族运动的特点,主要代表了占人口20%的柏柏尔人的部分诉求,尤其是卡比利亚地区柏柏尔人的诉求。正是这种情况,使得反对派在动员阿尔及利亚阿拉伯人的时候面临更多的困难。

上述五个要素,军队、宗教力量、教派、部落、民族,并不完全是彼此并列,而是相互叠加或重合。这些要素之间错综复杂的组合,让我们在分析中东国家局势的时候,需要更多的审慎。高度概括和简单化,只能使原本就复杂的问题更复杂。

 

--

逊尼派和什叶派是伊斯兰教的两个主要教派。"逊尼"和"什叶"都音译自阿拉伯语,前者意为"道路",指在穆罕默德之后,接受艾布·伯克尔、欧麦尔、奥斯曼和阿里四大哈里发所确立的行为规范和准则;后者意为"追随者",特指第四大哈里发阿里的追随者。
在伊斯兰社会的领导权问题上,逊尼派承认四大哈里发和以后的伍麦叶王朝、阿拔斯王朝以及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哈里发的合法性;什叶派则认为只有阿里是穆罕默德的合法继承人,伊斯兰社会应该由阿里及其后裔领导,他们被尊称为伊马目。
在教义方面,什叶派将信伊马目作为基本信条之一,而逊尼派对此却不予承认。由于在伊马目的数目和人选上存在分歧,什叶派又分为不同支派。其中主流为十二伊马目派,此外还有伊斯马仪派、宰德派等非主流派。
在历史上,什叶派形成了包括大阿亚图拉、阿亚图拉和霍贾特伊斯兰在内的宗教学者等级制度,这在逊尼派里是没有的。什叶派规定信徒必须追随一位宗教学者,这使得高级宗教学者具有巨大的社会影响力。
目前,逊尼派约占世界穆斯林总数的90%,什叶派约占10%。什叶派占人口多数的国家包括伊朗、伊拉克、巴林和阿塞拜疆,在黎巴嫩、也门、土耳其、沙特、阿联酋、科威特、叙利亚、阿富汗、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国也有一定数量。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3107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107

伊朗国情简介 蒋真:伊朗核强硬政策评析
相关文章
中国的穆斯林是什叶派还是逊尼派
马克·里拉:政治神学的回归
乔姆斯基:“阿拉伯世界失火了”--论埃及危机
萨米尔·阿明:埃及的运动(汪晖、刘健芝采访)
埃曼德·希亚姆:埃及的公民社会和新社会运动
阿扎·卡赫立尔:埃及:对社会正义和民主的要求日益高涨
Tariq Ali:这是阿拉伯的1848年,但美国霸权仅微挫
齐泽克:为何惧怕阿拉伯的革命精神?
阿兰·巴迪乌:谈突尼斯、暴乱和革命--“改变世界”的意义
阿姆拉尼:为什么突尼斯?为什么埃及?
沙其:穆巴拉克之后
斯多勒:反鲁宾派的埃及劳工运动
巴里、阿布-李希:对利比亚干预的问题
哈加:利比亚的人民国家实验:卡扎菲与卢梭
纽约书评:利比亚班加西
默罕默德·哈桑:如何分辨「好阿拉伯人」与「坏阿拉伯人」
林德:违宪和非法的利比亚之战
欧洲对利比亚干预:stratfor公司报告
薛理泰:利比亚局势令人眼花缭乱
马沙尔:关于阿拉伯的谬论与事实
阿莫斯:埃及校园仍然不平静
穆塞维尼:我所认识的卡扎菲(作者为乌干达总统)
吉迪恩•拉赫曼:利比亚将成西方干涉的绝唱
巴迪乌:就利比亚问题致南希的公开信(2011.4)
托尼·卡隆:叙利亚博弈的关键:土耳其
穆罕默德·曼达尼:卡扎菲倒台对非洲意味着什么?
石之瑜:卡扎菲之死与台湾的迷惘
马姆达尼:东方早报访谈
昝涛:民主伊朗的伊斯兰属性
萨米尔·阿明:阿拉伯地区政治动荡的根源和未来
伊朗国情简介
蒋真:伊朗核强硬政策评析
孙晓兰:伊斯兰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千年之争与当前中东危局
孟晖:寄望中产阶级?
王文:伊朗十记(上)
殷之光:是谁想让阿萨德离开(上)
阿萨夫:徘徊在十字路口的利比亚
基辛格:中东的理想主义与实用主义
蒲实:伊朗传统社会的灵魂:巴扎与清真寺
孙宏超:思科"后门"威胁中国信息安全,央企将扫其出门
埃及革命社会主义者声明:震撼世界的四天
《经略》第二十九期目录刊首语
孙力舟:从埃及二百年寻路看阿拉伯民族现代化的挫折
汪波:海湾地区“什叶派新月带”兴起的宗教政治影响
王宇洁:教派主义与中东政治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