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社会

蒲实:伊朗传统社会的灵魂:巴扎与清真寺

经略二十期
巴扎与清真寺在空间上的浑然一体,是伊朗社会两大重要保守集团联姻的写照。清真寺常常在巴扎拥有地产,不少巴扎商人从清真寺租店铺
伊朗 蒲实

走进巴扎

在德黑兰和伊斯法罕,我们无不拜访当地的巴扎。巴扎,波斯语的"集市",是中东一景。它有着上千年的历史,是伊朗人经济、社会交往最重要的空间。穿梭在厚重的砖砌石墙与拱形穹顶构成的伊斯兰式的廊柱里,从精雕细刻的银质水壶,到绚丽的波斯地毯,从波斯细密画风格的搪瓷蓝,到曼妙的查朵披肩,以至贵重珠宝、各色香料、干果杂粮、衣帽鞋袜、锅碗家电,包罗万象。这些商品,把伊朗的农村、小镇与大城市连结起来。在伊朗历史上,大巴扎还是银行与金融家的驻扎之地,接纳各地来的商人与游客。巴扎是伊朗与许多中东城市的灵魂。

迷宫般的巴扎总是出其不意:穿过服装市场,突然是点心和冰淇淋店,一拐角,就是波斯地毯街,再穿过一扇拱门,眼前突然开阔,是一片带有喷泉的广场。伊朗人生活的小宇宙就汇聚于此。这里演绎着伊朗社会的众生相:有肩挑背扛着货物在狭窄的巷道里行走的搬运工;有穿着整洁、举止优雅的闲逛者;有沉浸在精雕细琢世界里的金匠银匠;有人在张望,有人在吆喝,有人在讨价还价,有人呷着红茶。留在伊朗的犹太商人、从大不里士来的突厥商人、做搬运工和联系东部边境走私贸易经纪人的库尔德人、说阿拉伯语的伊朗人、从伊拉克和波斯湾来的移民,都在巴扎有一席之地。德黑兰的巴扎商人,大多住在富裕的北部,晚上开车穿城回到舒适的家;搬运工人、货车司机与一些小手工业者则住在南部贫民区。

我们到来的这个时间,金融制裁造成的恐慌正笼罩着伊朗。走在巴扎里,能很快感受到美元的极度稀缺。总是有人有意地擦肩而过,在耳边低语:"Dollar! Dollar"!1月中旬,伊朗里拉尔兑美元跌了20%。当中央银行宣布的汇率是1美元兑11300里拉尔时,在德黑兰的巴扎,汇率已经达到了16900。巴扎的神奇之处是,他们基本上都收美元。如果你找对地方,你可以在某个小店把美元换成里拉尔。这里的商人大多从事进出口贸易,他们比银行的职员还清楚当天的汇率,给出的汇率也是巴扎形成的市场汇率,比银行高得多。这就是"美元黑市"的大本营。一位西装笔挺、英语优雅的老地毯商人极力劝我买下一条库姆产的真丝波斯挂毯。"绝无仅有,绝无仅有"!他有些激动地强调:"您看看这设计、这图案,还有这结数,出自库姆名家之手。现在只卖800美元!因为禁运和汇率大跌,真的相当于什么也不值了!"

在伊斯法罕的一间看似不起眼的传统工艺品小店里,我们居然找到了VISA卡的标志。受美国金融制裁的伊朗,VISA、MasterCard等所有国际信用卡都是绝迹的。我们的不少驻外机构人员,都必须定期地到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领取国内汇过来的款。这里出现的Visa标记,简直让我们吃惊!店主告诉我们:"我们在西班牙南部有一些亲戚朋友,常年贸易往来。这些东西在欧洲很受欢迎。全伊斯法罕就我们这儿能刷Visa"。而以巴扎商人间相互交织的密切关系网络,也许,这个小小的店面,就是联结整个巴扎对南欧外贸的重要通道。30多年来,伊朗商人一直极其巧妙地寻找各种途径绕过制裁。是为一例。

在德黑兰的巴扎,如今流传着诸如这样的充满神秘色彩的故事:"昨天,我在巴扎里看到两个陌生的女人,第一次看见她们。她们走进来,带来10万美元,然后就转身离开了。巴扎永远都不可预料,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在这个看起来像大集市的巴扎里,资金的转移、大额的贷款时刻都在进行着,特别是在大型的批发商之间。伊斯兰革命胜利后,当初支持霍梅尼的那些巴扎商人纷纷在政府担任要职,巴扎与政府部门保持着紧密地联系。过去的一些巴扎信贷基金,现在搬了出去,分布在德黑兰;虽然越来越独立于巴扎与清真寺,但仍与巴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切都在幕后进行,但井然有序。

老的巴扎有一套信用体系,主要做短期私人信贷。这个信用体系建立在商人之间频繁长期的个人交往所建立的信誉之上,把需要贷款的人和巴扎基金之间联系起来。金融制裁下,几乎没有银行能够接收伊朗开出的信用证。贸易再次回到伊朗人最擅长的民间钱庄进行。不过,地下钱庄的空间范围已经大大超出了巴扎,还涉及到工业、化工、电子产品等领域。个人信贷曾是巴扎商人最传统有力的金融网络,但基于伊斯兰法则,是无息贷款。不过,作为回报,也会赠送诸如家电之类的礼品,提供去圣城朝觐的旅费,举办抽奖活动等。如今的地下钱庄,仍然高度依赖中间经纪人的人脉,并与伊斯坦布尔、迪拜、中国义乌等地形成了绕过制裁的网络。当我们在4月初来到伊朗时,伊朗银行信用证的汇率是1美元兑换12000里拉尔,巴扎(钱庄)的市场汇率则达到1美元兑换19000里拉尔。由于市场上美元非常匮乏,官价与市场价极大错位,产生了很大的套利空间。伊朗政府对外币兑换的限制一度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出国旅行的伊朗人必须申请一定配额的美元,且只能在换取登机牌后才能领取,以防止有些人专门买飞机票倒卖美元。另一种简单的套利模式,就是获得有外汇补贴的出口许可证,然后将其卖给市场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