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经济

黄宗智: "家庭农场"是中国农业的发展出路吗?

《开放时代》2014年第2期(3月), 页176-194
中共中央于2013年年初提出要发展"家庭农场",之后全国讨论沸沸扬扬,其中的主流意见特别强调推进家庭农场的规模化,提倡土地的大量流转,以为借此可以同时提高劳动和土地生产率。其所用的口号"家庭农场"是来自美国的修辞,背后是对美国农业的想象。本文论证,这是个不符合世界农业经济史所展示的农业现代化经济逻辑的设想,它错误地试图硬套"地多人少"的美国模式于"人多地少"的中国,错误地使用来自机器时代的经济学于农业,亟需改正。
标题
作者简介: 黄宗智 Philip C. C. Huang
UCLA中国研究中心的创办人、Modern China 学术季刊的创刊编辑,现为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长江学者讲座教授、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高等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主要代表著作有:《法律、习俗、与司法实践:清代与民国的比较》,《清代的法律、社会与文化:民法的表达与实践》,《长江三角洲的小农家庭与乡村发展》,《华北的小农经济与社会变迁》。

英文摘要 Abstract: Early in 2013 China's Party Central sounded the call for developing so-called "family farms." A great deal of discussion ensued, in which the dominant view has been to call for developing scale economies in "family farming" through greatly increased transfers of land, in the belief that large-scale farms would help raise both labor and land productivity. The slogan used, "family farms," is borrowed from American rhetoric and reflects the way American agriculture is mistakenly imagined by many people. This article demonstrates that such a vision runs counter to the logic shown by the history of agricultural modernization throughout the world. It mistakenly tries to force China's reality of "lots of people and little land" into an American model predicated on its opposite of "lots of land and few people," and it mistakenly tries to apply economic concepts based on the industrial machine age to agriculture. The vision/policy is also based on a misunderstanding of the realities of contemporary American agriculture, which has long since come to be dominated by agribusiness. The determinative logic in American agricultural modernization has been to economize on labor, in contrast to the path of modernizing development that has already taken hold in practice in Chinese agriculture of the past 30 years, in which the dominant logic has been to save on land, not labor, in what I term "labor and capital dual intensifying" "small and fine" agriculture. The American "big and coarse" "model" is in reality utterly inappropriate for Chinese agriculture. It also runs counter to the insights of the deep and weighty tradition of scholarship and theorizing about genuine peasant family farming. The correct path for Chinese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 is the appropriately scaled, "small and fine" genuine family farms that have already arisen quite widely in the past 30 years.

Keywords: man-land relations, agricultural modernization, American "big and coarse" agricultural model, Chinese "small and fine" agricultural model, appropriate scale, theory of peasant economy

中共中央于2013年年初提出要发展"家庭农场",之后全国讨论沸沸扬扬,其中的主流意见特别强调推进家庭农场的规模化,提倡土地的大量流转,以为借此可以同时提高劳动和土地生产率。其所用的口号"家庭农场"是来自美国的修辞,背后是对美国农业的想象。本文论证,这是个不符合世界农业经济史所展示的农业现代化经济逻辑的设想,它错误地试图硬套"地多人少"的美国模式于"人多地少"的中国,错误地使用来自机器时代的经济学于农业,亟需改正。它也是对当今早已由企业型大农场主宰的美国农业经济实际的误解。美国农业现代化模式的主导逻辑是节省劳动力,而中国过去三十年来已经走出来的"劳动和资本双密集化"小而精模式的关键则在节省土地。美国的"大而粗"模式不符合当前中国农业的实际,更不符合具有厚重传统的关于真正的小农经济家庭农场的理论洞见。中国近30年来已经相当广泛兴起的适度规模的、"小而精"的真正的家庭农场才是中国农业正确的发展出路。

美国式的工业化农业模式将会把不少农民转化为农业雇工,压低农业就业机会,最终消灭中国农村社区,是一条既与中国历史也与中国现实相悖的道路。而中国过去三十年来已经走出来的小而精农业现代化模式则是个维护真正的适度规模小家庭农场、提供更多的农业就业机会,并可能逐步稳定、重建农村社区的道路。未来,它更可能会成为更高收益并为人民提供健康食物的同样是小而精的绿色农业道路。

一、农业现代化历史中的两大模式:地多人少vs.人多地少

农业经济学者速水优次郎(Yujiro Hayami)与其合作者拉坦(Vernon Ruttan)在上世纪70和80年代做了大量的计量经济研究,用数据来比较世界上一些重要国家的不同农业现代化历史经历。他们搜集和计算的数据包括关于本文主题人地关系与现代化模式的数据,用小麦等量来比较1880年到1970年将近一个世纪中的单位面积和单位劳动力产量演变,并计算出不同的单位劳动力的拖拉机使用量和单位面积的化肥使用量。总体来说,他们的计量工作做得相当严谨,可信度较高,但因为他们关注的问题、理论概念、和数据过分繁杂,没有清晰地突出人地关系方面的数据,更没有能够有针对性地阐释明白这些关键数据的含义(Hayami and Ruttan, 1971, 数据见附录A,B, C:309-347页; 1985,数据见附录A,B,C:447-491)。之后,他们的数据曾被丹麦农业经济理论家博塞拉普(Boserup 1983:401;亦见1981:139)重新整理和总结。由于博氏长期以来特别关注人地关系与技术变化之间的关联(Boserup 1965、 1981),她特别突出了这方面的数据,但遗憾的是,她该篇论文论述的是全球各地有史以来不同时期的农业经济历史轮廓,处理议题太多,因此也没有从这些数据中提炼出鲜明的、有针对性的概念(Boserup 1983: 数据和整理见第401页;亦见1981:139)。其后,"文化生态"理论家内汀(Robert McC. Netting)注意到博塞拉普整理出的数据的重要性,特地在其著作的导论中转引了整个表,正确地突出了小规模,相对高度劳动集约化的小家庭农场的重要性,但他关心的重点不是农业经济而是农业社会的"文化生态",也没有能够清晰地说明那些数据的经济逻辑。(Netting 1993:数据见第25页)为此,我们有必要在这里重新检视速水优次郎和拉坦四十多年前所提出的数据,进一步说明其所展示的农业现代化历史中的两大代表性模型。兹先把其关键数据表列于下。为了更清晰地突出这些数据所包含的理论含义,讨论将先集中于美国和日本的比较,然后才讨论英格兰、丹麦、法国、德国和印度的数据,并进入笔者添加的中国数据。

 

表1  七个东西方国家以及中国农业现代化过程中人地关系和生产技术的演变,1880~1970

 

平均每个男劳动力耕种面积(公顷)

每公顷产量

1吨小麦等量

每男劳动力产量

1吨小麦等量

每公顷用化肥量

公斤

每台拖拉机相对男劳动力数量

 

1880年

1970年

1880年

1970年

1880年

1970年

1880年

1970年

1880年

1970年

  25

 165

  0.5

    1

   13

   157

    /

    89

    /

     1

英格兰

  17

   34

 1

     3  

    16

    88

    /

  258

    /

    --

丹麦

    9

   18

 1

     5

    11

     94

     /

  223

     /

      2

法国

    7

   16

 1

     4

      7

     60

     /

  241

    /

      3

德国

    6

   12

 1

     5

      8

     65

     /

  400

    /

    --

    1

     2

 3

    10

      2

     16

     /

   386

    /

    45

 

印度

   --

     2

  --

      1

     --

       2

     /

      13

     /

2600

中国*

  1.5

   0.7     

1.7

     2.7

   2.6

      1.9

     /

     157

     /

   960

 

*中国相关数据计算方法和出处见附录。

出处:Boserup 1983:401;1981:139; Hayami and Ruttan 1971: 309-347,附录A、B、 C;Hayami and Ruttan 1985: 447-491, 附录A、B、 C;Netting 1993:25)

显而易见,美国经历代表的是一个地多人少国家的农业现代化道路。在表1所列出的1880到1970年间的90年的变化中,我们可以很清楚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