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政治

薛理泰:利比亚局势令人眼花缭乱

联合早报2011.3.29
27日,美国国防部长盖茨指出,美国反对在利比亚出现“政权更迭”。

迄今利比亚蒙受美、法等国空中打击已逾一周。在该国境内,只要联军认为存在需要予以摧毁的目标,精确制导的导弹、炸弹即自天际呼啸而至,死伤狼藉。

  北约业已从美国手中接收对利比亚实施禁飞的指挥权。至于空袭仍继续由美军负责,美军可能还会执行若干打击机动防空系统、弹药库和机场等行动。当前在北约成员国中,只有美国拥有实施大规模空中打击的经验,看来美国未必能从对利比亚军事行动中抽身而出。
  在这场战争中,卡达菲政权在危如累卵,濒于崩溃之际,却又呈现峰回路转的态势。27日,美国国防部长盖茨指出,美国反对在利比亚出现“政权更迭”。值得玩味的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国务卿希拉莉屡次提到,解决利比亚问题的症结在于三条,即政府军实行停火并从据守的城市撤退以及卡达菲本人下台。卡达菲下台,自然意味着政权更迭,这已经成为美国三令五申的主张。
  盖茨的最新表态却显示,华府信誓旦旦的主张又发生了变化。假若由奥巴马或希拉莉作此声明,可能被讥为自食其言,而盖茨对美国贸贸然陷入在中东地区另一场战争的决定,向来表示反对。于是这次由盖茨出面表态,以昭郑重。
  利比亚政局倏起倏落,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美、法等国对利比亚发动空袭以来,利比亚军队遭到重挫,卡达菲政权岌岌可危。然而,卡达菲应付危机的手段是相当灵活的,否则,他不可能在长达40余年的执政生涯中,屡次站在风口浪尖,却均能全身而退。
  这次他施展的一道撒手锏就是打开多个军火库,放手让数以十万计的支持他的民众获得包括枪支、弹药、手雷、炸药在内的大批轻武器。这番举动向西方国家传递了明白无误的信息:除非西方国家能对他及其全体家人成功地实施“斩首”行动,并且向利比亚派遣大批地面部队,不然,即不可能实现政权更迭。
  美军在阿富汗无所不用其极,至今10年矣,尚且不见本·拉登的踪影,何况如今要对卡达菲及其家人“斩首”?同阿富汗境内崇山峻岭的地形不同,利比亚沿海地带以南是一片浩瀚无边的大沙漠,固然不容易藏遁,可是要在短期内以“斩首”行动除去卡达菲及其家人,谈何容易。况且,即使“斩首”行动奏效,又岂能在利比亚轻易敉平战乱?
  至于北约国家在利比亚驻扎战斗部队,四周环伺的是几乎全民皆兵的陌生环境,与伊拉克民众相比,利比亚民众手中的轻武器数量有过之而无不及。利比亚反政府势力乃是乌合之众,在全国主要地区没有影响力,西方实不足恃。北约军队投入地面战斗,是扬短蔽长,不啻重蹈在伊拉克的覆辙。美国要想实现既定的战略目的,难矣哉。何况,美军陷身于三个伊斯兰国家,胶着于三场日暮途远的战争,势必腾不出手来应付其他地区突如其来的一场国际危机。果如此,岂是智者所为?
  其实美国向宗教意识强烈或反美情绪弥漫的国家输出民主观念,未必有利于美国的国家利益。尤其是伊斯兰国家,民众普遍持有浓厚的宗教观念,若民众民主意识剧增,则宗教势力益炽,未来趋向必然是政教合一。如此,又有何民主可言?倒是反美势力执掌了政权。
美国立场转向的五个因素
  美国之所以改变对利比亚的政策,可能受到五个因素的掣肘:
  其一,拜民主风潮所赐,原来被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当局关押在监狱里的恐怖组织成员,大批越狱。这批人潜伏在民间,正在摩拳擦掌,伺机一逞。当前各国政府自顾不暇,无从对付他们。
  其二,当初卡达菲以铁拳对付基地组织,予以无情的镇压。如今漏网者及逃狱者沆瀣一气,并同反政府势力勾连,已经露出迹象。报载他们偷盗了地对空导弹,藏匿起来。固然这些导弹在战时无从对付美国军机,可是局势恢复平静以后,用来制造举世惊骇的空难事件却是绰绰有余。
  其三,北约国家对利比亚动武,困身于一隅之地,伊朗却在一边偷笑。伊朗正在加紧研发核弹,距核弹仅一臂之遥。对西方利益而言,利比亚政局仅有局部性的关联,而伊朗拥有核武器却会产生全局性的影响。岂能因小失大?
  其四,倘若利比亚拥有核导弹,欧洲国家不致于操切行事,贸然对其动武。当初利比亚弃核,最终仍然难逃西方国家的空中打击。这对有意研发核弹的国家尤其是朝鲜说来,不啻最现实的教训。无论如何,它们只会从反面评估这项教训对本国决策的影响。
  其五,多年来,西方国家持续扶持阿拉伯各国的保守政权,才得以维持中东地区的稳定。近十年,美国针对伊斯兰教极端势力的反恐怖战争,也得益于伊斯兰教稳健派的呼应和支持。说到底,当地强人政权才足以抵制伊斯兰教极端势力。突尼斯、埃及、利比亚政权相继崩溃或濒于垮台,沙特阿拉伯、巴林、也门执政者历历在目,心有余悸,发现不能仅仅仰仗美国的支持。简言之,他们的切身体会恐怕是:危急存亡之秋,亲美立场不足恃。
  倘若这些执政者渡过难关,今后可能要全面检讨相关政策了。话说回来,颟顸昏庸的执政者多半还是因循守旧,得过且过,而企图心强烈者或许会改弦易辙,认为反对华府干涉内政的立场,或许倒能扩大民众的支持率。
  如何因应前述动态,还要加上若干紧急性的情报,可能促使华府重新检讨对待阿拉伯世界政局变动的相关政策。
作者是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2526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2526

郑永年:中国不改革的限度 郑永年:中国不是阿拉伯世界
相关文章
崔泉墨:威尼斯与伊斯兰世界:从艺术展览谈起
张承志:赤军的女儿
沙伯力、严海蓉:“中国在非洲”:全球体系的困境
孙果清:现存古地图表明:最早了解非洲的是中国人
李安山:中国没在非洲搞“新殖民主义”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的医疗外交
李安山:非洲民族主义研究述评
李安山:论中国对非洲政策的调适与转变
廉德瑰:日本的对非洲政策与中日关系
巴里、阿布-李希:对利比亚干预的问题
哈加:利比亚的人民国家实验:卡扎菲与卢梭
纽约书评:利比亚班加西
默罕默德·哈桑:如何分辨「好阿拉伯人」与「坏阿拉伯人」
林德:违宪和非法的利比亚之战
欧洲对利比亚干预:stratfor公司报告
马沙尔:关于阿拉伯的谬论与事实
穆塞维尼:我所认识的卡扎菲(作者为乌干达总统)
吉迪恩•拉赫曼:利比亚将成西方干涉的绝唱
萨米尔·阿明:一个新的万隆?
巴迪乌:就利比亚问题致南希的公开信(2011.4)
张力奋:“中国不是新殖民主义”--采访几内亚总统阿尔法·孔戴
穆罕默德·曼达尼:卡扎菲倒台对非洲意味着什么?
石之瑜:卡扎菲之死与台湾的迷惘
马姆达尼:东方早报访谈
吴冰冰:中东社会五要素
孙晓兰:伊斯兰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千年之争与当前中东危局
阿萨夫:徘徊在十字路口的利比亚
李安山:国际学术视野中的非洲社会科学
王筱稚、黄立志、刘海方:反思中国对非公共外交--以援外青年志愿者为个案
Barry Sautman、严海蓉:非洲人对于中非关系的认知
专题
非洲革命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