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政治

张力奋:“中国不是新殖民主义”--采访几内亚总统阿尔法·孔戴

几内亚总统阿尔法·孔戴在中国大连出席夏季达沃斯论坛时,接受了FT中文网总编辑张力奋的专访。他说,他和中国的双边关系,不是用几内亚丰富的矿产来换取中国的资金、技术和基础设施;就一些西方国家批评中国的非洲政策,他回应说,中国不是“新殖民主义”。

张力奋(简称张): 谢谢总统先生抽出时间,接受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访。这是您10个月前当选几内亚总统之后首次访华。目前几内亚与中国双边关系态势良好。这种关系,可否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用几内亚丰富的矿产资源,来换取中国的资金、技术和基础设施?

孔戴总统 (简称总统):是的,这是我当选总统后第一次访华。不过,我不同意这个对两国关系特征的概括。几内亚和中国之间的关系非常久远。请不要忘记,几内亚是第一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非洲国家。在联合国,我们也长期支持中国。我想说的是,我们两国的关系实际上是双赢关系,而不是像你刚才描述的那样。我们也应该记得,早在1966年,几内亚建造大坝,中国就是合作伙伴之一。双边关系一直很好,直到军人政权上台。现在,我的使命就是重新启动两国关系,使它回到历史上最好的时期。

张:最近有报道称,几内亚和中国正准备签订一个价值五十多亿美元的矿产协定。根据协议,中国将取得对那里矾土的开采权,并设立新的冶炼加工厂。几内亚出产全世界一半的矾土。你可否证实这个消息?何时将签约?目前尚在酝酿中的双边矿业和资源项目还有哪些?

总统:几内亚和中国之间是双赢关系。我们并不是在做交换,用自然资源换中国的资金。我们注重的是长期且强劲的伙伴关系。最近,我所知道的只有一个项目,是个大坝工程,用来为一个地区提供电力;我们刚刚通过了一个新的矿产开采条例,与任何国家就矿业开采谈判时,都将沿用这个章程。当然,包括中国。我们希望,在不远的将来会有一些好消息。

张:这种双赢表现在,中国和几内亚从对方各取所需。一方有矾土和矿业资源,一方有资金和技术。您是否觉得,这种合作会逐步定型,成为一种模式?我知道,您当选总统之后,一直有志尽快改善几内亚国内极其落后的基础设施。与中国的合作,是否提供了一个解决答案?

总统:中国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战略伙伴。我们之间是互补的。中国和几内亚都赞成将自然资源尽快地开发出来,而不是像有些地区的一些公司。拿到开采执照后,为了自己的考量,只是坐等,并不开发。中国和几内亚在尽早开发矿产品的立场上是一致的。因为中国需要这些矿业资源,而几内亚也需要享受到矿产从地底下开采出来后的好处。我们有共同的远景和目标。这使中国在几内亚的发展中成为一个重要的战略伙伴。

张:随着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和经贸拓展不断加大,您是否察觉您的国民和企业对中国开始出现一种复杂的情绪?

总统:我们必须抛弃那些陈词滥调。几内亚国民不相信中国是一个新殖民者,是霸权主义。中国并不是跑到外面去殖民,去掠夺资源。实际上,我们欢迎中国的参与介入。我说过,中国是尊重其他国家的主权的。它也非常渴望保持自己的独立。它一直在身体力行,这也使它很尊重其它国家。和中国打交道,我们觉得很舒服。几内亚人并不害怕中国。他们知道中国能为他们带来什么。对此,他们是感激的。对中国在非洲大陆越来越多的投资,非洲人并没有敌意,几内亚更是如此。

我想,那些害怕中国进入非洲和几内亚的观点,应当问一下他们的动机到底是什么?特别是我们回顾历史,有些国家本身就曾是非洲的殖民者,他们是否担忧中国会取代他们?就几内亚而言,我们不担忧。

张:您提到,一些西方国家批评中国的非洲政策,认为它是一种“新殖民主义”。您觉得,这种指责是否有一定的合理性?

总统:我认为,这种观点完全是偏见。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中国正在解救很多正处于经济困境的西方国家,比如最近我们看到的葡萄牙和其它国家。我不觉得中国构成任何威胁。我想重复一下,中国是非洲的机会,非洲也是中国的机会。我真的觉得,中国对非洲的现状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很多非洲国家没有得到发展,就是因为一些西方前殖民国家不希望看到他们发展。现在,中国进入了视野,我们有了另一个足以平衡各种现存力量的可能性。

张:总统先生,您对中国的看法在非洲国家领导人中普遍吗?

总统:我相信,我的观点在非洲领导人中决不是少数派。比如,我的朋友,安哥拉的Dos Santos,还有我的朋友——南非总统祖马和马里总统Amadou Toumani Touré。我们还在考虑与中国签订一些多边的协议。这是一个趋势。

张:基于中国对几内亚的战略重要性,你们政府在对外经贸合作时,是否会给中国某种更优厚的条件或特殊照顾?

总统:再申明一下,我不会将此种关系称之为某种偏爱。这不是关键。当你再次意识到这是一种双赢的关系时,(就会明白)中国成为我们的战略伙伴,并非因为我们在与各国的关系中偏爱中国,而是我们之间的互补。中国有技术和资本,而我国拥有自然资源。这取决于我们非洲国家自身,如何维护人民的权利,捍卫国家的主权和独立,并实现我们渴望已久的发展。因此,中国作为一个战略伙伴,我们的前提是,确保中国尊重我们的国家主权和需求。反之亦然。

张:我想,您知道,关于中国在非洲的经济拓展,有时会听到来自非洲国家的不安和焦虑。如果您给中国领导人提建议,中国的非洲政策上在哪些特别的领域可以做得更好些?

总统:我所听到的来自非洲的批评,更多与劳动力有关。 许多人抱怨说,中国投资者进来后,他们并没有创造就业,因为中国自己带来了劳动力。我认为,这应该是非洲国家自己的责任,来确保我们的工人受到法律保护。我们在签劳务合同时,也许应当对工作签证设置一些时间限制。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公司作为承包商进来三年,且带工人工作三年,那么这就要由我们来确保那些工人在工作完成后被送回中国。有一点值得一提:尤其在技术方面,中国工人的生产效率非常高。他们工作勤劳,表现优异。所以,这还是取决于我们非洲自己,要向中国工人学习,期许能够达到那样的水准。诚然一切都取决于自己,要相信非洲国家能确保对自己国民的保护。但除此之外,我真的没听到更多批评。

张:最后一个问题。总统先生,您早年有很强的学术背景,年轻时,对毛泽东非常感兴趣,在随后的数年间,您又受到邓小平中国改革开放的启发,甚至谈过要仿照中国的发展模式。是吗?

总统:我就再和你分享一下,重复一下昨天与温总理会见时我跟他说过的话。中国外交部一位副部长访问几内亚,会谈结束后,他告诉我说,他认为我将成为几内亚的邓小平,因为我上任的时机和邓很相似,而且年龄也相仿,等等……他还对我说,我甚至比很多中国人都更了解中国历史。确实,我年轻时,我对毛主席非常感兴趣。后来,我又关注起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以及他如何得到周恩来的保护,才得以领导改革开放。这引发了我浓厚的兴趣。所以,我绝对希望我能够在我们国家做出和邓小平同样的成绩,我要让几内亚也打开发展的大门。

张:谢谢总统先生。

(本采访实录根据录音记录整理而成)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2780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2780

戴锦华:想象的怀旧 布拉莫尔:教育领域的革命
相关文章
沙伯力、严海蓉:“中国在非洲”:全球体系的困境
强世功:当代“和谐世界”之路来自中非关系的视角
Barry Sautman,严海蓉:“中国在非洲”:全球体系的困境
孙果清:现存古地图表明:最早了解非洲的是中国人
李安山:中国没在非洲搞“新殖民主义”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的医疗外交
李安山:非洲民族主义研究述评
李安山:论中国对非洲政策的调适与转变
巴热古:非洲—中国—欧盟关系:来自非洲的视角
廉德瑰:日本的对非洲政策与中日关系
巴里、阿布-李希:对利比亚干预的问题
哈加:利比亚的人民国家实验:卡扎菲与卢梭
默罕默德·哈桑:如何分辨「好阿拉伯人」与「坏阿拉伯人」
欧洲对利比亚干预:stratfor公司报告
薛理泰:利比亚局势令人眼花缭乱
吉迪恩•拉赫曼:利比亚将成西方干涉的绝唱
萨米尔·阿明:一个新的万隆?
穆罕默德·曼达尼:卡扎菲倒台对非洲意味着什么?
李安山:中国的援非故事: 一位美国学者的叙述
李安山:国际学术视野中的非洲社会科学
王筱稚、黄立志、刘海方:反思中国对非公共外交--以援外青年志愿者为个案
Barry Sautman、严海蓉:非洲人对于中非关系的认知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