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经济

杜建国:国企改革依旧"坚持摸着石头过河"

作者博客
正是由于虽然中国决策者在经济理论方面依旧深受"新自由主义"的影响、没有形成或掌握新的经济理论体系,但是他们也并没有轻率地将国企私有化(另一方面,在中国经济经历持续两年的严重下滑后,中国决策者再次将"稳增长"确定为首要经济目标),没有人为地制造高强度的"结构调整的阵痛"--即休克疗法的另一种说法有,因此,中国经济今天才没有陷入崩溃。

6月5日上午,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在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中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的若干意见》与《关于加强和改进企业国有资产监督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意见》。

习近平在会议上还强调,"试点是改革的重要任务,更是改革的重要方法。"在笔者看来,这番话可谓是对"摸着石头过河"精神的另一种方式的表述。今年3月5日两会期间,习近平在上海代表团参加审议时曾专门强调,"重大改革要坚持摸着石头过河"。中国、苏联等国的改革历史表明,盲信新自由主义教条,运动式地大搞"休克疗法",就会犯下"颠覆性错误"(习近平语);而摸着石头过河,先搞试点再根据效果推广,则有助于避免犯下这种错误。

从2013年11月《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确定启动以混合所有制改革为重头戏的新一轮国企改革,到如今的《国企坚持党的领导的意见》、《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意见》的出台,就延续了这种"摸着石头过河"的作风。

现代经济,最重要的无非是两个问题,一个是经济增长速度,另一个就是所有制结构的变化(分配问题另论)。国企改革与稳增长,是当前中国经济的重中之重,这两个领域是能够发生"颠覆性危险"的领域。

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在提出了对国企进行以混合所有制改革为主要内容的重大改革的同时,并没有专门谈及在新的改革中如何避免国有资产流失等问题。在混改中如何避免国有资产流失?国企是否应该全部退出竞争性领域?混合所有制是不是在所有行业所有国企当中立即全面推广?国企是不是应该"去行政化"(在当前中国的体制下,去行政化实际上就是去执政党化)?对上述问题,《决定》里面缺乏明确的回答。

当时在报道国企混改时,无数媒体冠以"盛宴"的标题。这一标题,足以读者们对当时的舆论气氛有所感知。

众所周知,将以万亿计的国有资产纳入囊中,一直是不少人鼓吹的暴富捷径。新一轮的国企混改,会不会出现这种局面?这并非杞人忧天,因为有无数人直言不讳地表述了对国企资产的觊觎之心。《决定》公布后,有家很有名的企业的研究报告明确称:"我们认为新一轮国企改革的红利有望陆续释放,许多国企上市公司将为投资者带来令人振奋的投资机会,尤其是那些估值大幅低于净资产的企业。"有的老板说,要混改,我就得当大股东,说了算。有位曾有过在国企因严重渎职而被判刑的经历的老板则更加明确地说,我现在手里钱不够,政府应该让银行贷款给我,好让我当上中石油中石化的大股东。还有的媒体,在中石化与中石油的混改还停留在纸面上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宣布,上述企业实行混改后,要不怕"阵痛",敢于通过下岗减薪等手段来提高资方盈利。有的官员也跟在学者后面鼓吹:国企应该退出竞争性领域--退出无非是私有化的另一个说法。

2014年2月19日,中石化自己宣布决定对旗下的油品销售业务板块现有资产实施重组,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参股,实现混合所有制经营。销售板块是中石化的优质资产,这种"靓女先嫁"--把好处让给别人--的举动,在引起资本与媒体的欢呼的同时,也引起了不少担忧。

国企改革往何处去?

2014年3月9日两会期间,习近平参加安徽代表团审议时说,"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基本政策已明确,关键是细则,成败也在细则。要吸取过去国企改革经验和教训,不能在一片改革声浪中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改革关键是公开透明。"(另据3月9日解放日报道,3月8日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也称,"发展混合所有制过程中,必须要加强国资和民资的产权保护。民企担心被吞没,国有产权也有类似担心。发展混合所有制,态度上要坚决;但行动和措施上要考虑缜密,一步一个脚印,以免重蹈上世纪90年代的国资流失的覆辙,对全社会、对老百姓都不好交代。")

习近平的讲话透露出这样的明确信息:不许搞私有化;更不许运动式地一哄而上地搞私有化;要先出细则,按照细则循序渐进地推行国企改革。

一年多来的事实发展证明,国企改革大致是按照该讲话的精神推进落实的。

最初三中《决定》公布混改决定后,各省市区随即纷纷出台了自己的混改意见,不过,这些意见多停留在原则层面,不具备具体操作性,只有最上层的国企混改细则方案出台后,央企以及地方国企的混改才有可能落实。最初,大量媒体宣称国企混改细则将在2014年夏秋之际公布,结果呢,到2014六月份时,媒体纷纷改了口风:"国企改革指导意见或延迟出台"、"顶层设计未明国企改革遭遇畏难情绪"、"新一轮国企改革被指表面热闹:顶层路线图迄今未出"、"混合所有制改革缓行 高管持股尚存争议"(据此一年又过去了,这份"顶层路线图"依旧没有面世)。

此前,国资委就混改问题一直缺乏明确而详细的表态。2014年6月9日,经济日报头版与第三版刊登了《国企改革复杂性前所未有--访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楚序平》,明确表示"国有企业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全国人民辛勤劳动积累的宝贵财富,一个铜板也不允许流失","有人提出国企应退出竞争性领域,这是对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的曲解和误读。竞争性领域国有企业的进和退,原则是"公平竞争、优胜劣汰"8个字"(此后不久楚序平在媒体又讲到"要求国有企业退出竞争性领域本质是彻底私有化")。

2014年7月,国资委通过了《关于启动四项改革试点工作的建议》。四项改革试点将包括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混合所有制试点、规范董事会制度试点以及纪检工作试点,试点企业包括中国建材等六家央企。上述措施,普遍被解读为过于"温和"或"保守"。

2014年7月,不光国内媒体,国外媒体抱怨"中国改革举措落实缓慢"的声音也越来越多。

2014年秋末冬初,即三中全会决定通过一周年后,原来主张将混改变为新形式的私有化的一些人物,纷纷开始对"国企改革停滞"表示不满。像吴敬琏就抱怨:"现在国企改革很难"。 刘胜军则说:"在过去一年,产生了强大的改革阻力......改革陷入了进展迟缓的僵局。" 张文魁也表述了同样的看法:"全会之后,混合所有制的发展并没有像预期那么快,主要是因为政策清晰度不够。"上述人物与美国前财长鲍尔森一样,都主张只要改革、不要发展;为了让尽快私有化国企,不惜让中国经济停滞,即所谓的"危机倒逼改革"。这些人的不满表明,"在一片改革声浪中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现象,没有大规模出现。

2014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没有再提国企混改,同时,会议强调未来"企业兼并重组、生产相对集中不可避免"。规模上的兼并重组而不是所有制方面的改革,逐渐成为国企改革的最新的重头戏(笔者早已屡次指出,近年来国企做大做强,主要靠的是自己的竞争力。读者可参阅笔者这方面的旧文章,兹不赘述)。

2015年1月6日,国资委网站透露了习近平关于国企发展与改革的最近讲话:"1月5日,国资委召开党委会暨中心组学习会,专题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国资国企改革重要批示、讲话精神,研究贯彻落实措施。大家一致认为,习近平总书记的系列重要批示、讲话站在党和国家的战略全局,高度重视国资国企改革发展重大问题,高度肯定国有企业的地位和作用,强调国有企业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也是我们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明确指出要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不断提高国有企业的活力、影响力、控制力和抗风险能力,对加强国资国企改革发展提出了明确要求。"

而在次会议的前一天,即2015年1月4日,曾因率先推出销售板块业务混改的中石化(以及地方国企茅台),遭到了国资委干部在媒体上的公开批评:

"现在有些地方和国企还是想着"将好的国有企业先拿出去混改掉",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一些地方上比较好的国有企业,比如贵州茅台酒也搞混改,中石化销售业务搞混改,包括一些企业搞员工持股。这些实际上都是一个方向问题,好的国企不能优先作为蛋糕被瓜分掉,"靓女先嫁"这个思路要不得。本轮改革是问题导向,奔着问题去,本来就经营得很好的国企或者潜力很大的国企,为什么一定要混改掉?不能"为混而混"。"(《【对话2015】国务院国资委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建国:"将好的国有企业先拿出去混改掉"是一个很大的误区》,21世纪经济报道)

2015年1月13日,中共十八届中纪委第五次全体会议召开,习近平指出,"反腐倡廉建章立制要着重抓好4个方面的制度建设",其中一个方面是专门针对国企的:"要着力完善国有企业监管制度,加强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加强对国企领导班子的监督,搞好对国企的巡视,加大审计监督力度。国有资产资源来之不易,是全国人民的共同财富。"

会议公报也有相关内容:"第五,持续保持高压态势,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突出纪律审查重点,严肃查办......侵吞国有资产......案件。"

2015年3月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中有关国企混改的内容为"有序实施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而在2014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积极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从"积极"到"有序",其中的变化不可不谓明显。

6月5日,中央关于国企改革的最新正式表态出台了,那就是第一"坚持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第二"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两个意见的出台,意味着那些在中国制造一轮新的"国企混改盛宴"的企图,其实现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了。当然,中国之大,缝隙无处不有,尤其是央企之外的地方国企,像2004年叫停国企MBO后,后来不是照样有通钢案、上海家化案发生了嘛。2014年8月北京市出台的国企改革意见,就曾有竞争领域国企只保留少于20%的内容。未来的发展,还是需要"走着瞧"。

强调"坚持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其意义不亚于"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国企"去行政化",即去执政党化,是私有化国企的重要手段。舆论说,国企行政化,就是与市场机制对立,这乍一看似乎在理,其实不然。目前,国企存在行政化因素,一方面,这有利于政府自上而下地监督、约束、激励国企,避免国企腐败,一旦去行政化,政府也就失去了上述能力,方便了国资流失。另一方面,国企的行政化,其实只存在于企业内部,并不影响跟其它企业的合作或竞争,并不破坏正常的市场秩序。企业是不是适应与促进市场经济,关键不在于其内部是不是行政化,而在于其它因素,相较而言,国企一不偷二不抢三不骗四不逃税,规范程度更高。在今天的中国,行政化同时也更规范化的中国国企,完完全全是市场经济的模范生。

明白了这一点,就明白了《国企坚持党的领导的意见》理直气壮地讲出下面这番话的意义了:

"确保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在国有企业改革中得到体现和加强。要坚持党管干部原则,建立适应现代企业制度要求和市场竞争需要的选人用人机制。要把加强党的领导和完善公司治理统一起来,明确国有企业党组织在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中的法定地位。"

近期,美国人沈大伟再次带头唱起了"中国即将崩溃"的论调。沈大伟罗列的中国将要崩溃五条理由当中,其中第五条就是中国的改革许诺没有落实。在沈大伟之流眼里,只有将国企私有化了,才是改革。笔者与沈大伟之流在这一点上的看法正好相反:正是由于虽然中国决策者在经济理论方面依旧深受"新自由主义"的影响、没有形成或掌握新的经济理论体系,但是他们也并没有轻率地将国企私有化(另一方面,在中国经济经历持续两年的严重下滑后,中国决策者再次将"稳增长"确定为首要经济目标),没有人为地制造高强度的"结构调整的阵痛"--即休克疗法的另一种说法有,因此,中国经济今天才没有陷入崩溃。

 

此文为观察者网专稿。观察者网刊发时有删节,是为原稿。

2015/6/8

2015/6/12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4200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4200

黄宗智、高原:社会科学和法学应该模仿自然科学吗? 刘纪蕙:与赵刚商榷: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中国”理念
相关文章
米西拉:中国的新左派 (缩减版)
汪晖:“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访谈)
宋治德:巴迪乌,萨科齐与1968
汪晖:《改制与中国工人阶级的历史命运》一文附记
崔之元:郎咸平事件(郎顾之争)的深层原因
左大培:请吉林省有关当局讲清楚
陈志武:我们需要国营 还是需要“还产于民”
韩博天:中国异乎常规的政策制定过程: 不确定情况下的反复试验
李陀:九十年代的分歧到底在哪里?
佩里·安德森:新自由主义的历史和教训--一种独特道路的确立
汪晖:中国“新自由主义”的历史根源--再论当代中国大陆的思想状况与现代性问题
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简史·导论
黄宗智:我们要做什么样的学术?——国内十年教学回顾
杜建国:在世行行长演讲时散发的公开信
克里尼克斯:新自由主义世界中的大学教育
天下雜誌 :貪腐民主與出賣公有資產--陈水扁
胡鞍钢:顶层设计与“摸着石头过河”
焦长权:政权“悬浮”与市场“困局”:一种农民上访行为的解释框架——基于鄂中G镇农民农田水利上访行为的分析
苏伟:与大卫·科茨面谈"社会主义"
斯蒂格利茨:应对全球性危机需要作出全球性反应——对话
阿涅斯、易夫思: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
杜建国:谁在支撑莫言获奖与中国崛起?
杜建国:三一陷入掠夺资本、自由派媒体、美国政府的三面夹击
杜建国:国企老总和员工到底平均拿多少钱
朱云汉:中国大陆复兴与全球政治经济秩序重组
史正富、刘昶:从产权社会化看国企改革战略
刘伟、蔡志洲:十八大两个"翻一番"意味着什么?
牧川:拉美历史之鉴--私有化与国有化之争的实质是国家主权之争
杜建国:南方周末造谣煽动民众反PX
张夏准:私有化不是国有企业改革的出路
杜建国:中国经济社会问题的关键
杜建国:十八届三中全会不会有“大动作”
刘纪鹏:国资改革的取向是市场化而非私有化
殷之光:从"迪拜奇迹"到"阿拉伯之春":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受难者们
汪晖:新批判精神--与《新左翼评论》佩里·安德森对谈
卢荻:中国经济变革前瞻--"新常态",还是"黄金时代模式"?
严海蓉:访谈范达娜•席瓦: 新自由主义、农民自杀和农业系统性危机
杜建国:反民主的美国宪法
威廉·舒尔曼:不光彩的结盟:施米特与哈耶克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