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宗教

张承志:伊斯兰的三个优点--义乌清真大寺讲话

中国穆斯林
2011年末演讲记录,未经本人审阅。当奥斯曼帝国也失败了的时候,中国正在发生五四运动。奥斯曼帝国沿着地中海的沿岸,有强大的海军、陆军,它不仅有强大的军事力量能挡住西方殖民主义简单地向非洲亚洲进攻,而且拥有强大的魅力无限的文化
作者简介: 张承志
回族,1948年生于北京。原籍山东济南。1967年清华附中毕业到内蒙古乌珠穆沁旗插队四年。1975年北大历史系考古专业学士,1978年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民族历史语言系,1981年获得硕士学位,主要进行北方民族史研究工作。曾供职于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海军创作室、日本爱知大学等处。现为自由职业作家。1978年开始写作。曾获第一届全国短篇小说奖,第二、第三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已出版著作30余种。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理想主义气质”著称。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北方的河》《黑骏马》《西省暗杀考》《清洁的精神》《心灵史》。短篇小说《雪路》《晚潮》《辉煌的波马》《北望长城外》《胡涂乱抹》《大坂》《顶峰》《美丽瞬间》等,多次获奖。其中1991年出版的《心灵史》,描写西北哲合忍耶人苦难的信仰历程,有评论认为是当代文坛少见的“寻找精神价值,向世俗挑战的旗帜”。近作有2005 年出版的游记《鲜花的废墟:安达卢斯纪行》,散文集《聋子的耳朵》,河南文艺出版社 2007年出版。

这一年当中,我在反复中思索这样一句话,是《古兰经》中的一个概念【你们要公开或者隐藏自己的语言,去找真主了解你们内心的一切】"公开或隐藏"同 时可以说是指高声念或低声念,你喊叫着或者你悄悄地,你显扬地或者隐秘地,这一段话可以无限地做很多解释,这两句话,我简真觉得就是真主给所有的知识份子,或者给我们当作家的人一个指导性的作为总纲的一段阿也提。

尤其在最近的这些年,具体的说的话,美国借着九一一这历史事件的契机展开了 人类历史上从十二世纪,伊斯兰世界或者全世界穆斯林的伟大英雄库而德人萨拉丁打败了西方的十字军,收复了耶路撒冷,从那时以来到今天,除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奥斯曼帝国是一个伊斯兰最伟大文明的顶峰,被他们彻底摧毁,奥斯曼帝国旧的领土被他们拿尺子比着直线就像划蛋糕一样一块块地分出了今天所谓的阿拉伯领土,从那次巨大的白俩,和那次对伊斯兰世界,对第三世界全面的大进攻以来,今天可能是第二 次。

这样一场全球性的向着第三世界进行的资本主义征服,或者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大扩张,就是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如果让我补充白阿訇的瓦尔兹,作为一个瞎汉知识份子,清真寺是阿訇的讲话的地方,我们瞎汉就不讲话了,虽然有这样的心理,让自己使劲放松,可是觉得,下边有很多我过去认识的满拉, 也有很多关心我的读者,也有现在正在上大学的同学,如果只放任自己瞎汉二流子思想,这也是非常没有责任的,也是非常没有伊麻尼的一种行为,所以,我想,自己心中想得最强烈的话,还是在这个场合要跟大家说一说自己的心情,跟大家进行交流。

核心的问题,就是刚才说的那句话。我们所处的时代,对这个时代的性质,对这个时代中的种种问题的看法,其实,在中国的知识份子中,不光是中国回族的知识份子或者中国的穆斯林,三十年来,思想一直尖锐地对立, 分裂,对比,对峙着,现在已经简单地说存在一个左派阵营和右派阵营,这么分,很不科学,但很省事。什么叫右派,右派,就是支持帝国主义,认为是帝国主义西 方是进步的,文明的,代表着人类进步的方向,就科学的,反对的就认为,从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来,甚至从更久的从九一一以来,美国向阿富汗开始进行正式 的军事侵略以来,世界进入了全世界资本主义的国际的新十字军同盟向着第三世界进行的一场新的资本的全球控制或者说是全球占领的一个新时期,全球的一切有宗 教背景的,包括穆斯林,包括基督徒,包括佛教徒,包括无神论,尤其是包括共产主义者应该勇敢站起来,做全球化的资本主义侵略的抵抗者,站在自己应有的位置 上向这个世界进攻,这就是我今天简单说的--当然这样说很不科学--中国的进步知识份子或者比较左翼知识份子是这样一种思想。

毫无疑问, 穆斯林哪怕自己不愿意,也只能站在这边,而你站不到那一边,因为,穆斯林是资本主义全球化第一个要消灭的敌人,他为什么要把你当成第一个敌人,为什么全球 化的资本、十字军侵略要对着穆斯林世界?而不对着别人?我觉得,在这个时候,我们在坐的大学生也包括我们的满拉子,如果在清真寺里阿訇没有给你讲,从现在 开始,我们大家一起补课为时不晚,现在大家必须重新学习历史,把这段简单的历史梗概学清楚的话,有利于巩固我们的伊麻尼,甚至,有利于让我们明白我们为什 么信仰伊斯兰。
明天我在图书馆,会说得更学术一点,现在简单说下。关于这一段历史,简单说有几个浪头,1492年是个标志性的年 份,在西班牙伊斯兰最后的首都格拉纳岛被天主教十字军势力收复、占领,穆斯林遭遇了历史上第一次大失败,八百年连延在地中海西部的一个角,包括西班牙,葡 萄牙,马格里布,摩洛哥,毛里塔尼亚这一片地区曾经造就一个非常美丽的花朵,这个花朵表现的不是伊斯兰多么强大,军队多么厉害,而是她有一种伟大的宽容, 不管你是基督徒还是犹太教,我们没有任何权利强迫你改宗信仰伊斯兰,你有你信仰的任何自由,你只要在这里生活,按你的聪明才智,哈里发和穆斯林只会帮助 你。所以,种地挖渠,西班牙南部的农业造成世界的伟大奇迹。一个极著名的阿拉伯学者,美国人菲利浦·希提写了一本很著名的书《阿拉伯通史》,现在已经有了 新版,新世界出版社已经重版,我希望大家好好读。

希提提出:什么是伊斯兰留给西班牙的东西呢?他提了一句话,这句话每次我读到都非常感动,他说农业是伊斯兰送给西班牙的礼物,大家想一想,咱们在坐的人可能有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农民,世界上还有什么礼物能比农业更沉重更伟大更宝贵?农业能让你吃饱肚子。

当 年我在西班牙南部格拉纳岛一带旅行的时候,看到老百姓今天照样用着当年哈里发开辟的渠道,按照哈里发制定的制度分配着渠里的水,种植着大片的橘子林,那橘 子林漫山遍野无边无际,你只要有肚子你就吃,你只要有你有本事你就拿走,它多到了无限的这种地步, 橘子的种植,包括橘子的阿语词naranha都是阿拉伯语音译过来的,这都是伊斯兰时期发展出来的成果。

所有的一切造就的辉煌在1492 年终结了,失败了,不仅首都被人占领了,十字军打败了穆斯林,穆斯林被赶走,最开始是逼着你放弃伊斯兰,让你改宗,信仰天主教,当大家实在活不下去,还是 脑袋更重要,当你连脑袋都保不住的时候,人是可以隐瞒自己的宗教信仰,大家都知道这段胡昆。所以,很多大量的穆斯林都变成了表面上的天主教徒,表面上放弃 了自己的信仰。这就是大家知道的第一次的莫里斯卡。

但是,人家还是不饶,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把这些人还要赶出来,从欧洲大陆赶到摩洛歌,赶到这突尼斯,毛里塔尼亚,阿尔及利亚,这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大低潮,但是这个低潮不是我们想在怀旧地来回忆伊斯兰的第一个失败。而是说因为这一次的低潮,世界的殖民主义就开始了。

1492 同样一个年头,历史非常蹊跷非常古怪, 这年春天,刚刚格拉达岛被人占领,夏天,哥伦布就所谓地发现新大陆,我们学地理的人都知道这是段谎言,老师永远在向学生们灌输:1492年,地理大发现, 有人发现了美洲,发现美洲之后 ,全世界就改变了,人的思维也改变了,交通也改变了,商业也改变了,工业也改变了......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谎言,远远在哥伦布在发现美洲之前,穆斯林 和美洲一直就有交流,这样的迹象正在很多考据派学者当中就有研究,而这个考证者实际也不是穆斯林,正在研究这个问题。

我想说的是另外一个问题:穆斯林的首都被攻破之后,同时地,那边拉丁美洲就变成了殖民 地,从那天开始到现在,拉丁美洲一直尝受着殖民主义给他们带来的痛苦,历史的第一个小小的标志线。我希望大家记住,当满拉的在锁家叉,在河州的少麻寺见过 两次的满拉说阿訇没有讲过这样的一个历史,阿訇没讲过,说明阿訇不称职,说明我们的清真寺和我们的大学中要给大家讲一种最重要的历史、最重要的人类的基本 知识,这些基本知识不知道的话,你就不知道为什么当穆斯林是光荣的。


接着的第二个浪头,当奥斯曼帝国也失败了的时候,中国正在发生 五四运动,因为奥斯曼帝国沿着地中海的沿岸,有强大的海军,强大的陆军,不仅有强大的军事力量能够挡住西方殖民主义简单地向非洲和亚洲进攻,而且奥斯曼帝 国拥有强大的魅力无限的文化,比如喝咖啡的习惯,听进行曲,钢琴曲,一切人类美好的这些习惯,西方不仅是自叹不如,而且是亦步亦趋地学习,比如莫扎特的 《土耳其进行曲》那是奥斯曼帝国的军音,被西方的音乐家作为自己音乐创作的范本,那是,源泉的本子,战胜一个人,不是靠的军事,而是文明,文明的力量,远 远的东风压倒西风的力量是在奥斯曼时代。

奥斯曼帝国终于在中国发生五四运动的时候正式失败,一战以后西方在召开巴黎和会,中国,共产党的 先驱,五四运动的前驱们都认为打倒二十一条,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我们不能容忍,中国人不懂的是:奥斯曼帝国垮了以后,万里长城就没有了,万里长城不是修在陕西,甘肃,北京的北边,万里长城修在地中海上,奥斯曼帝国垮了以后,全世界就进入了殖民主义的噩梦,再也没有翻身的日子了,事情就是这样的。

奥斯曼帝国在完蛋之前,欧洲的殖民主义不敢路过,他必须要经过非洲的正南面,非洲地图像一个梨,非洲的殖民主义只敢绕过非洲西海岸,达到拐弯的港口艾里米 那,在这里建立他们的殖民点,他们杀死成千上万的印第安人,然后在这里抢人,绑架黑奴,这就是他们的文明干出来的事,我们因为这样的文明的对比,文明的历 史的对比,而热爱伊斯兰。伊斯兰的历史上没有这样的事情,只有我帮助别人,让别人的天才和能力都得到发挥,不仅不限制别人的宗教信仰,而且发挥别人的文化 内涵,今天站在世界主流位置的西方殖民主义他们干出的是这样的历史,如果细说,话太长,在艾里米那建立的据点,他们运进来的东西很重的东西是枪,他把枪运 进来,举个例子把枪给了锁家岔的人,旁边的同心县所有的人没有枪,锁家岔的人慢慢就发现我拿着枪可以让周围的庄子都变成我的奴隶,他挑唆了人性中的恶。拿 着枪的人抓了人绑上船去像沙丁鱼罐头一样,运去美洲当奴隶,这样的事让谁干?

让拿枪的黑人去抢没枪的黑人,在人类中制造的不仅是分裂,是 把人性中最恶的东西用枪挑动起来,这就是西方殖民主义的历史,这是他历史的一部分,但确实是历史的一个象征,他们干的事情就是这样的东西,我们在这样的一 个思想之下,我们反对他们,我们在这样的思想之下,我们热爱伊斯兰,因为伊斯兰不仅有一个不强迫别人信仰宗教,允许别人心灵的自由,伊斯兰还有几个很重要 的东西,比如说, 公元622年,先知(愿主福安之)带着迁士们到达麦地那的时候,穆圣说:比俩里,你来念邦克,召唤大家来礼拜,这个行为,在中国回民看来,很正常,但是对 美国黑人来说这不一样,他们仇恨的东西只有一样:种族主义,他们不想跟着基督教走的原因就是认为那是白人的宗教,他们很简单地处理问题很简单处理宗教,他 认为好的宗教只有一个条件就够了,没有种族主义,当他们听说伊斯兰教让一个黑人领导着进行第一次礼拜的时候,当他们发现这个伊斯兰教没有任何种族之分,连种族的概念都没有的时候,他们没有时间学习阿也提,一个字母也不学,以后再慢慢学,已经听不进去,先作证,先信仰了再说。

这就是伊斯兰,伊斯兰教否定了宗教主义,种族主义,我们的阿訇在瓦尔兹中远远没有阐释出来,种族主义在今天是西方资本主义思想中依然是最主要的依据,在巴勒斯坦,他们的一个俘虏能换我们一千多个巴勒斯坦人,这里面潜藏着他的命值一千条命,虽然战俘交换成功了,加沙人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把抓来的以色列士兵狠狠扣到今天,用他来抢救一千条命,但是,这一事件背后隐藏着,犹太人,犹太金融资本家他们的种族主义是不能饶恕的。

刚才白阿訇对义乌提 出很尖锐的要求,我也说一句,伊斯兰还有一条,在今天这个时代是非常伟大的,在今天是得胜的,是非穆斯林尊重你,走向你同情你和你一起 战斗,甚至加入你的一个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反对高利贷,《古兰经》讲真主允许买卖,却禁止高利贷,高利贷是人类商业发展中一个卑鄙的行为,当然,最近我听 说西海固也在发展着高利贷,在回民社会中,犯高利贷错误简直是不能饶恕的,任何一个阿訇,任何一个村庄,都可以不惜用严历的惩罚对付这些放债的人,这些人 不是穆斯林,他们是穆斯林中最卑鄙的背判者,你不管在什么上犯什么错误都可以原谅,但你把这条要是破坏了的话,伊斯兰的优势就没有了,我们自古以来,《古 兰经》就讲出这个原则。
1984年,广河和东乡县的县委书记问过我同一个问题,当时,两个县的一些万元户,把钱存进银行,取钱时,本钱拿走,把 银行的利息扔回给柜台,河州老汉不知道他的行为是多么伟大,他给河州的工商银行还是信用社带来的震动是伟大的震动,因为河州的汉族,河州的干部,普通挣工资的人,非穆斯林他们第一次看到《古兰经》居然有这么大的力量。它使一个农民辛辛苦苦挣下的钱好不容易攒下的利息,他不管,他只知道《古兰经》有这么一个 严厉的胡昆,违反了这个胡昆教门就没有了,他害怕自己丢了伊麻尼,这个行为,不管怎么宣传都不过份,这种坚持,这种行为的坚持拒绝高利贷,也就是拒绝今天 的国际资本主义。

今天,我这个瞎汉推出了伊斯兰的三大优点,往下推,还能继续推,但是,我想说,这些不是为了沾沾自喜,或关起门来吹嘘。这 是我们今天热爱伊兰的依据,我们 今天公开宣布我们是穆斯林,我们不管在任何情形之下在任何场合宣布我们是一个穆斯林,不是因为我爷我达,我妈是穆斯林,所以我是穆斯林,是有一个重大的根 据,她强烈地反抗着唯利是图以金钱为唯一原则的世界,她给全世界提出了新的希望和可能性,由于这一点,我们才高声宣布,我们是穆斯林,但是,同时,这样一 个时代中,我们现在非常清楚,你说多少你自己的优点,你都不能否认的你又处于第三次第四次巨大的白俩之中,隔上一两个月电视中说又一个穆斯林国家被消灭 了,隔上两天电台就告诉你伊斯世界又出现坏事情,每天风刀霜剑严相逼,给你送来坏消息,你只有看电视,刚才白阿訇也讲,我们除了做嘟哇依,除了难受,我们 只配看电视,电视传来的至少有一半是谎言,在这样一个形式下,我们应该干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手里有钱的和手里没钱的,这个问题提给大家,也提给我 自己!我的话完了,赛俩目!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7/3325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325

樱井龙彦:百年日本藏学研究概况 伊格尔顿:耶稣:一个期待完美世界的革命者
相关文章
张承志:鲜花的废墟
张承志:《致先生书》
崔泉墨:威尼斯与伊斯兰世界:从艺术展览谈起
中国的穆斯林是什叶派还是逊尼派
冯今源:中国清真寺建筑风格赏析
张承志:亚细亚的“主义”
旷新年:一位中国作家的孤独旅程——理解张承志
张承志:匈奴的谶歌—祁连山的游牧文明与河西走廊的兴衰
张承志:解说·信康
张承志:阿凡提金卷银卷
张承志:《敬重与惜别——致日本》新书发布会暨媒体见面会记录
张承志:赤军的女儿
昝涛:何谓突厥;泛突厥主义与突厥学
张承志:咖啡的香味(上)
朱伟:张承志记
季芳桐:东部城市流动穆斯林人口的结构特征与就业状况研究
左亦鲁:五十年后的一份异议
张承志:在扬州接受朱自清散文奖的致辞
张承志:在2010年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毕业典礼的演讲
张承志:凡生命尽予收容
张承志:长崎笔记
旷新年:以卵击墙——评张承志《敬重与惜别——致日本》
高桂莲:国外回族伊斯兰教研究概述(约1840-1999)
张承志:求知乃是活着的一项目的——与编辑就《你的微笑》的问答
艾合买提江·艾山:有关咯喇汗王朝早期伊斯兰化进程中的若干问题
张承志:四十七士
孙力舟:种族主义与现代社会的脆弱--挪威恐怖袭击的启示
托尼·卡隆:叙利亚博弈的关键:土耳其
张承志:亚洲的方向--黄晓京《方法的日本》序言
马姆达尼:东方早报访谈
昝涛:民主伊朗的伊斯兰属性
昝涛:20世纪前期土耳其民族主义的演变
张承志:为泥足者序
孟暉:瑟瑟詞源考
殷之光:是谁想让阿萨德离开(上)
阿萨夫:徘徊在十字路口的利比亚
桑博:中国的尔麦里
张承志:越过死海——在巴勒斯坦难民营的讲演
《天下》2013年第一期目录
马修·古德温:英国、伊斯兰和世代斗争
张承志: 夏台之恋
张承志:“最终为之迷恋的地方”
张承志:四十年的卢沟桥——献给遇罗克的冤魂
艾哈迈德·达拉勒:伊斯兰历史上的科学与宗教
张承志:马来西亚橄榄灯网络广播电台专访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