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影视

戴锦华、王炎:昨日之岛:电影·学术与我(访谈)

文景杂志2013年1、2期合刊;plx
我曾相当挫败地感到自己经历着思想上的"鬼打墙",但在豁然开朗之后,我庆幸自己的回归。我发现自己拥有了面对影片的事实与电影的事实的不同视点与思考层面,发现平行于我的第三世界研究,电影仍充满魅力和召唤。二十年过去,我再次返归电影场域。
戴锦华 王炎

王炎

您是1982年开始在电影学院任教的吧?

 

戴锦华

是,今年刚好三十年。

 

王炎

您刚开始去电影学院是在文学系,当时的电影学院是个什么状况?

 

戴锦华

我去电影学院任教完全是历史的偶然。大学毕业的时候我选择去大学任教,这在当时是个很不主流的选择。当时的流行说法是"百废待兴",我的同学们充满了强烈的实践热情;所以,出版社、报社、编辑部类工作是首选。大学教职是个"五等"工作。于是,我这个选择似乎较容易达成。

 

王炎

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大学教职?是成熟的考虑吗?

 

戴锦华

还的确是。但其动机,今天看来自恋而矫情。确定高考志愿的时候,这已经成为一个明确的选择:新闻系还是中文系?矫情的是,在我心里表述为,秋瑾还是居里夫人(笑) ?选择中文系意味着学术之路,意味着"不介入"(现实),做"纯"学者。在北大读书时,有时会在昏黄的未名湖边看到儒雅的老夫妻携手散步,暗中希望自己也能这样终了自己的人生。选择教职,还在于对学术自由和自由生活的想象;最后一个理由是,七八十年代之交,我们最恐惧的是精神的衰老,落伍,变得保守。我想象始终和年轻人一起,与青春共处,也许可以避免、至少延缓心的老化。--这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