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社会

罗伊:资本主义如何毁了印度?

罗伊:资本主义如何毁了印度?

antilla house 27层楼,3处停机坪,9部电梯,空中花园,舞厅,气象室,健身房,6层楼的停车位,600名佣人

FT
资本主义真正的掘墓人,原来并不是马克思所说的革命的无产阶级,而是存在于其自身错觉中的红衣主教,他们将意识形态变成了宗教信仰。他们似乎难以理解现实,也难以领会思潮变化的精髓。
作者简介: 阿兰达蒂·罗伊
阿兰达蒂·洛伊(Arundhati Roy)(1961年11月24日-)印度作家、社会运动人士,小说《微物之神》(The God of Small Things)1997年获布克奖。

这是一幢房子,还是一个家?是新印度的神庙,还是游荡着新印度幽灵的货栈?自打"安蒂拉"(Antilla)出现在孟买的阿尔特蒙大道(Altamount Road)之后,这里便和以往不一样了,发散着神秘和淡淡的威胁。"我们到了,"带我来这儿的朋友说,"向我们的新统治者致敬吧。"

安蒂拉属于印度首富穆凯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我应该看看这些对它的介绍:有史以来建成的最昂贵住宅,27层楼,3处停机坪,9部电梯,空中花园,舞厅,气象室,健身房,6层楼的停车位,600名佣人。可看到那一面垂直草坪时,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固定在一张巨大金属网格上的草坪从空中倾泻而下。草坪由一块块干草皮拼接而成,有的地方出现了脱落,掉下一块块整齐的矩形草皮。显然,"涓滴理论"失效了。

但"喷涌理论"却起到了作用。正因如此,在一个有着12亿人口的国家,最富有的100名印度人如今拥有的资产规模,相当于该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四分之一。

坊间传言(《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也曾报道过),或至少是曾经传言,安巴尼一家并没有住在安蒂拉。也许他们现在正住在里面,但人们仍然在背后议论着有关幽灵、厄运和风水的话题。我觉得这全怪卡尔•马克思(Karl Marx)。他曾说过,"资本主义...... 曾经仿佛用法术创造了如此庞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现在像一个魔法师一样,不再能够支配自己用法术呼唤出来的魔鬼了。"

在印度,有3亿人属于新兴的后"改良型"中产阶级,他们身边游荡着25万因负债累累而自杀的农民的幽灵,还有8亿穷困潦倒无依无靠、只为给我们让路的农民。同样在我们身边的,还有那些每日生活费不足50美分的苟延残喘的人们。

安巴尼的个人身家超过200亿美元。他持有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的控股权,该公司市值达2.41万亿印度卢比(合470亿美元),旗下拥有一系列全球业务。信实工业持有Infotel 95%的股权,后者数周前收购了一家媒体集团的多数股权,该集团设有电视新闻和数个娱乐频道。Infotel是唯一获得4G宽带全国性牌照的公司。安巴尼还拥有一支板球队。

信实工业是少数掌控着印度的企业之一,这些企业中有些是家族企业,有些则不是。类似的重量级企业还包括塔塔集团(Tata)、金达莱(Jindal)、韦丹塔(Vedanta)、米塔尔(Mittal)、信息系统技术公司(Infosys)、艾萨(Essar),以及由穆凯什•安巴尼的兄弟--安尼尔•安巴尼(Anil Ambani)所有的另一家信实。它们竞相扩大自身业务,足迹遍及欧洲、中亚、非洲和拉美。以塔塔集团为例,它在80个国家开办有100多家分公司。它们是印度最大的民营能源公司之一。

由于"喷涌理论"原则并未对企业间的交叉持股予以限制,因此,当前你所拥有的越多,将来你能够拥有的也就越多。与此同时,一桩桩丑闻接连曝光,在令人痛心的细节中,人们看清了企业是如何收买政客、法官、政府官员和媒体的。民主已被掏空,只剩下了形式。储量巨大的铝土矿、铁矿石、石油和天然气原本价值数万亿美元,却以极低的价格卖给了各家企业,违背了即便是扭曲后的自由市场逻辑。贪腐的政客和企业勾结起来,在低估资源储量的同时,也低估了这些公共资产的实际市场价值,他们侵吞的公共资金高达数十亿美元。还有抢占土地--社区被迫迁离,数百万人流离失所,他们的土地被国家"征用",随后被交给私人企业。(私人财产不可侵犯的概念很少适用于穷人。)群众开始造反,许多人配备了武器。政府已表示,它将派军队予以镇压。

面对种种民怨,企业自有一套"高明"的应对策略。它们从利润中拿出微不足道的一部分,用于创办医院、教育机构和信托基金,信托基金反过来又为各种非政府组织、学者、记者、艺术家、电影制片人、文学活动、甚至是抗议活动提供资金。这是一种借助慈善活动、将舆论引导者拉拢到自己影响范围的伎俩。通过对常态进行渗透和移植,如此一来,挑战它们似乎就和挑战"现实"一样荒唐可笑(或是难以理解)了。接下来,"别无选择"便成了水到渠成之事。

塔塔集团及其子公司拥有印度规模最大的两家慈善信托基金。(它们向财务拮据的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捐赠了5000万美元。)金达莱及其子公司(业务主要涉及矿产、金属和能源领域)开设有金达莱全球法学院(Jindal Global Law School),不久还将开办金达莱政府与公共政策学院(Jindal School of Government and Public Policy)。而向社会科学家提供奖学金及研究基金的新印度基金会(New India Foundation),其资金来源则是软件业巨头信息系统技术公司。

找到办法"摆平"政府、反对派、法院、媒体以及自由化观点后,剩下来要对付的,就只有愈演愈烈的动荡局势了,也就是"群众力量"的威胁。你们会如何驯化它?你们如何让抗议者变成乖乖听话的宠物?你们如何平息人们的愤怒,让它改变方向,进入"死胡同"?由安纳•哈扎尔(Anna Hazare)领导的反腐抗议活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场抗议活动的参与者多为中产阶级,带有鲜明的民族主义色彩。一项由企业赞助的全天候媒体活动称其为"人民的声音"。这场抗议活动呼吁立法,清除残留的民主糟粕。与"占领华尔街"运动不同,它未曾对私有化、企业垄断行为或是经济"改革"有过半句抗议之辞。其主要的媒体支持者,成功地将关注焦点从骇人听闻的企业腐败丑闻上移开,利用公众对政客的抨击,要求幕后操控势力进一步退出政府,并呼吁加大改革和私有化力度。

在推行这些"改革"的20年后--这20年里,印度经济虽实现了令人惊叹的增长,但失业人口依然大量存在--营养不良的印度儿童数量比世界任何其他地区都多,其8个邦的贫困人口数量,超过了26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贫困人数总和。如今,全球金融危机已接近尾声。印度经济增速大幅降至6.9%。外资纷纷撤离。

资本主义真正的掘墓人,原来并不是马克思所说的革命的无产阶级,而是存在于其自身错觉中的红衣主教,他们将意识形态变成了宗教信仰。他们似乎难以理解现实,也难以领会思潮变化的精髓。这种变化清晰地昭告着:资本主义(包括中国式资本主义)正在毁掉这个星球。

"涓滴理论"已然失效。如今,"喷涌理论"也遇到了麻烦。孟买渐渐暗下的天空中繁星初现,身穿整洁亚麻上衣的保安也出现在安蒂拉紧锁的大门外,他们携带的对讲机不时传出通话声。一缕缕灯光闪耀着。或许,到了幽灵们出来游荡的时候了。

本文作者著有《微物之神》(The God of Small Things)。《破碎的共和国》(Broken Republic)一书是她的最新作品。

译者/何黎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8/3095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095

大江健三郎:历史重演 王明珂:谁是羌人--华夏边缘的漂移
相关文章
谭中:北大外院讲演综述(共三讲)
罗默:美国分配公平的迷局
马克斯·韦伯:新教教派与资本主义精神
谭中:从海外看建国六十年历程
阿玛蒂亚·森:危机之后的资本主义
阿什瓦尼•塞思:中国和印度:不同绩效的制度根源
综合:博帕尔事件
吴晓黎:种姓、阶级与地位——以南印喀拉拉邦为例
阿玛蒂亚·森:社会发展中的和谐与不和谐——中印经验比较
约翰·康威尔:麦金泰尔论金钱
Bhagwati: 正确地理解腐败
印度艺术品市场遭遇赝品困扰
谢钢、王宏纬、程瑞声、俞邃等:中印会再打一仗吗?中印建交60周年纪实
施鲁赫特:马克斯·韦伯与《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对话)
重田澄男:"资本主义"概念的起源和传播
约书亚·库切拉:印度在中亚的软实力
郑永年:当代资本主义面临两大结构性矛盾
汪晖、戈泽帕特:“如今没人再提社会民主”
麦克切斯尼、福斯特:互联网与资本主义的邪恶联姻
霍布斯鲍姆:论当前世界趋势(访谈)
萨米尔·阿明:历史发展的两条道路--欧洲与中国发展模式的对比:起源与历程
郝时远:巴西印度能为中国民族事务提供什么"经验"?--评析"第二代民族政策"说之四
齐泽克:资本主义的内在限制
孟捷:资本主义经济长期波动的理论:一个批判性评述
帕布斯特:资本主义民主的危机
杜海姆:软弱的印度精英阶层
法莱罗:印度强奸案难以启齿的事实
邱士杰:从中国革命风暴而来--陈映真的「社会性质论」与他的马克思主义观
林书扬:审视近年来的台湾时代意识流--评陈昭瑛、陈映真、陈芳明的「本土化」之争
黎文:大卫·哈维:小修小补已经修复不了资本主义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