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科技

大江健三郎:我们必须要表达抵抗

我们必须要表达抵抗——大江健三郎在2011年9月19日“反核大集会”上的演说
作者简介: 大江健三郎
生于爱媛县喜多郡大潮村。1954年考入东京帝国大学文科,两年后转入法文科,并在萨特哲学和欧美现代小说的影响下开始从事创作。短篇小说《奇妙的工作》(1957)使大江一举成名,获 “五月祭奖”,并为著名文艺评论家平野谦所盛赞。紧接着,《死者的奢华》(1957)又受到川端康成的称赞。中篇小说《饲育》(1958)获“芥川文学奖”。这一时期的作品大都表现青年学生厌恶现实却又不得不以矛盾、孤独的意识去思考现实及自身的精神状态。

  1959年大学毕业后,大江作为青年左翼知识分子的代言人与开高健等一起访问过中国。自60年代初期起,大江的创作进入鼎盛期,重要作品有长篇小说《个人的体验》(1964),获新潮文学奖,《万延元年的足球队》(1967)获谷崎润一郎奖,《洪水涌上我的灵魂》(1973)获野间文艺奖,《倾听雨树的女人们》(1982)获读卖文学奖,系列短篇《新人啊,醒来吧》获大佛次郎奖,长篇三部曲《燃烧的绿树》(1993)获意大利蒙特罗文学奖。此外,还有随笔集《广岛札记》(互964)、《冲绳札记》(1970),理论著作《小说的方法》(1978)、《为了新的文学》(1988)等。

  大江在小说创作观念上提倡与传统主流文化相对立的边缘文化。1994 年,由于他的作品“通过诗意的想象力,创造出一个把现实和神话紧密凝缩在一起的想象世界,描绘出了现代的芸芸众生相,给人们带来了冲击”,而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我要引用两段话来说明我的观点:

第一段话出自我的老师渡边一夫,“很多人都认为不疯狂就不能成就伟大的事业,这绝对是谎言。因疯狂而起的事业伴随着荒废和牺牲。真正伟大的事业应该是稳步推进的,诚实的,地道的,且可行的。”渡边老师的话现在看来非常切合实际。很多人都认为缺了核能源就无法成就伟大事业,那显然是个谎言。把核作为能源来发展,必定会伴随着土地的荒废和各种牺牲。

第二段话出自报纸上的新闻。意大利关闭核电站已经很久了,关于是否重开进行了国民投票,结果有九成国民投了反对票。对此,日本自民党干事长如此评价:因为发生了那么大的核事件,所以这种集体歇斯底里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这个评价被称为口出狂言,意大利终止核电站是25年前的事了,起因是因为切尔诺贝利事件。之后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考虑,才决定通过国民投票决定是否进行。而在这个阶段发生了福岛核事件。

如今,自民党干事长关于核问题的发言大意是这样的:“脱核说起来简单,但到了实际生活层面,就不是九成国民反对重开核电站那么简单了。”

核事故并不是个简单问题,被福岛核放射性物质污染范围日益扩大的土地该如何除污?内部被辐射的孩子们该如何进行健康管理?目前听到的回答却都是以上的发言。在意大利已经绝不能允许再让威胁国民生命的核电存在了。

而我们,我们日本人,只能陷入越来越畏惧的状况之中,别无他法。对此,我们必须要表达抵抗,我们的想法必须让政界和经济界听到。

为此我们能做些什么?我们只能召开这个民主的集会,进行市民抗议游行,我们必须让我们的声音传递出去!

孙冉译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5/2826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2826

张耀祖:《新中国60年工人阶级的演变和发展》报告记录 李燕:李苦禅与齐白石及苦禅之“鹰缘”
相关文章
大江健三郎:访华前的访谈
大江健三郎:与南京大屠杀研究专家座谈
大江健三郎:我一生都在思考鲁迅
大江健三郎:来自“晚期工作”的现场
关于大江访台的几篇报道
张承志:长崎笔记
大江健三郎:面向多样性--冲绳笔记
大江健三郎:面对巨大灾害,文学何为
藤井省三:鲁迅文学永远活在日本人心底
大江健三郎:区域、全球和核问题的书写者
大江健三郎:历史重演
柄谷行人:关于7月1日"反对野田政权游行"的声明(起草)
柄谷行人:在"9.11反核游行"上的演讲
日本市民联署信:终止「领土问题」的恶性循环
青木昌彦、罗思韦尔:重大不确定性下的协调--对福岛核电站灾难的分析
许金龙:“杀王”: 与绝对天皇制社会伦理的对决——试析大江健三郎在《水死》中追求的时代精神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