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社会

柄谷行人:在"9.11反核游行"上的演讲

作者提供
在大众媒体方面,福岛事故已经处理妥当,应该直接着手经济复兴,这样的意见很强烈。毫无疑问,事实并非如此。在福岛,什么情况都还没有解决。但是,当局和媒体都做出了一副好像已经解决了的样子。
作者简介: 柄谷行人 からたに こうじん
1941年生,日本兵库县人。东京大学经济学部本科毕业,后获同大学英国文学专业硕士学位。日本现代三大文艺批评家之一,代表作《日本现代文学的起源》

我从4月份以来开始参加了反核运动的游行,今天来参加这场在新宿车站前面举行的集会也是因参加了6.11反核游行,是对6.11游行的持续。

自从我开始参加了游行活动,就经常接受一些有关反核游行的询问,这些疑问基本上都是否定性的疑问。举个例子,比如说有像这样的一些问题,"举行了游行就能够改变社会吗?"对于这样的疑问,我如此回答:我们确实可以利用游行活动改变社会,为什么这样说,因为通过举行游行,日本的社会可以转变为一个举行游行的社会。

大家请思考一下,时至今年3月,在日本,除了冲绳地区以外,其他各地基本上都没有举行过游行。但是现在,日本开始逐渐盛行起来了游行。从这个意义上讲,日本的社会是多少产生了些改变的。比如,像福岛核电站事故这样的事件,如果发生在德国或者意大利会怎样?如果发生在韩国又会是怎样的结果?只怕会在全国之中发生声势浩大的游行活动吧?与这样的情况相比,日本游行的规模可以说是非常的不起眼。但是,尽管这样,举行了游行对日本来说还是一个拯救性的事件。

游行是主权者-国民的权利。如果不能举行游行,那么可以说国民并不是主权者。比如,在韩国,直到20年前还不可以举行游行,这是因为那时的韩国还是一个保有军事政权的社会。但是,在打倒了军事政权以后,则实现了国民主权。这是用举行游行的方式打倒的。所以人们是不会放手游行这一方式的。

那么,日本的游行很少吗?为什么这又会被认为是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呢?这是因为,日本的国民主权不是靠自己的的力量去斗争而获得的。日本人在战后获得了国民主权,但是这是由于战败得来的结果,事实上,这是占领军给我们带来的东西,并不是我们自己争取来的,而是别人给予我们的。那么,为了把它变成我们自己的东西,我们要怎么做呢?方法就是举行游行。

我所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除了举行游行以外就没有其他的手段了吗?确实,除了游行之外还有别的手段。最先就是选举,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手段。但是,游行是最根本的。只要有游行存在,就可以保证其他方法的有效性。如果没有游行,其他的手段也无法发挥机能。事实到今天也是如此。

此外,我还接受过这样的问题,持续下去游行活动会逐渐衰弱吧?战后,在日本,举行过多次游行,但都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并以失败告终。这次的游行不也会这样吗?

确实有那样值得担心的可能性。在大众媒体方面,福岛事故已经处理妥当,应该直接着手经济复兴,这样的意见很强烈。毫无疑问,事实并非如此。在福岛,什么情况都还没有解决。但是,当局和媒体都做出了一副好像已经解决了的样子。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他们从一开始就隐瞒事实,装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的样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成功了,很多人相信他们,因为他们希望相信这是真的。我认为,如果是这样的话,反核游行逐渐衰弱的趋势将不可避免。

但是,并非如此。福岛核电站事故完全没有得到处理。今后也无法及时得到处理。勿宁说,今后,遭到放射能辐射的受害者的病状会逐渐清晰的显现出来。此外,福岛的居民只怕要永远离开他们生活过的家乡了。也就是说,即使我们想要忘记,或者即使真的忘记了,核电站的阴影仍旧会执拗地保留着,永远地持续着。这正是核电站的可怕之处。有人也许会说,即使这样,人们还是会顺从地听从政府和企业的话吧?如果是这样的的话,那么日本人则客观上,物质上地终结了。

所以,我相信,第一,反核运动会长久的持续下去。第二,这种运动不会只局限于核电站,它也许会转变为根本性地改变日本社会的力量。

那么,在座各位,让我们一起将这场持久的战争坚持到底吧。

(翻译:于婷芳)

 

--

背景介绍:

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半年的2011年9月11日,在东京新宿举行的反核电站游行中有12名参加者因涉嫌妨碍执行公务被警方逮捕。就此,评论家柄谷行人等29日在东京的外国驻日记者协会召开记者会,表示"对压制游行提出抗议"。

柄谷与庆应大学教授小熊英二、一桥大学教授鹈饲哲等联名发表声明称:"国民中正涌现出要求全面报废核电站的呼声。我们支持作为民众表达意愿之手段的游行示威权利。"

作家雨宫处凛指出:"游行者中绝大多数是二三十岁初次参加的人,警方或许对这个一直沉寂的年龄层终于行动起来感到了恐慌。"他表示最快将于下周向日本律师联合会谋求向12人提供人权救助。

柄谷表示:"年轻人开始进行新形式的游行,我从中看到了希望。我要抗议对他们进行的压制。"他还批评了媒体的报道态度,称"无视游行示威将导致对游行示威的压制"。

警方称被捕的12人已被释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请注明文章链接:
  • 文章地址: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8/3420
  • 引用通告: http://wen.org.cn/modules/article/trackback.php/3420

柄谷行人:关于7月1日"反对野田政权游行"的声明(... 柄谷行人:新闻发布会(2012.6.28)
相关文章
柄谷行人:重建共产主义形而上学
柄谷行人、汪晖:从马克思主义的视角思考全球主义--东亚共同体的可能性
柄谷行人:漱石和文学——夏目漱石试论(二)
赵京华:《柄谷行人文集》编译后记
赵京华:与柄谷行人一起重读《日本现代文学的起源》
柄谷行人:向着批判哲学的转变——《日本现代文学的起源》
大江健三郎:面对巨大灾害,文学何为
柄谷行人:普遍与特殊——两个交叉的观点
柄谷行人:地震与日本
大江健三郎:我们必须要表达抵抗
朱晓琦:日本能否走出困境?——从日本新旧内阁更迭看未来日本政局
梁文道:介绍柄谷行人《伦理21》
彭砺青:评柄谷行人《伦理21》
大江健三郎:区域、全球和核问题的书写者
大江健三郎:历史重演
柄谷行人:关于7月1日"反对野田政权游行"的声明(起草)
柄谷行人:新闻发布会(2012.6.28)
符鹏:为何要读柄谷行人
柄谷行人:昭和前期的日本批评
柄谷行人:谈反核反野田内阁运动
柄谷行人:双重的颠倒——马克思关于“未来”的认识

API: 工具箱 焦点 短消息 Email PDF 书签
请您支持独立网站发展,转载本站文章请提供原文链接,非常感谢。 © http://wen.org.cn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