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社会

本尼迪克特·安德森:东南亚华人认同的悖论 2014年3月26日 第二讲

本尼迪克特·安德森:东南亚华人认同的悖论 2014年3月26日 第二讲

安德森教授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高等研究所演讲

本文收录于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所主编《区域:亚洲研究论丛》第四辑,即将出版,本站经主办单位授权转载自官方网站并使用相关文稿与照片。
安德森教授应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所邀请,于2014年3月元19日与26日在清华做两次公开演讲,第二次讲演主题为:东南亚华人认同的悖论。

 

民族主义作为一种现代性话语,历来歧义众多。本尼迪克特·安德森开创了民族主义研究的新范式,《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散布》试图论证民族主义这一18世纪末被创造出来的人造物其实是复杂的历史力量中萃炼出来的结果,而在创造出来之后即变得"模式化",与形形色色的政治和意识形态相结合,被这些力量吸纳;并试图说明,民族主义又为何能引发人们深沉的情感。此书1983年出版之后引起了众多回应和争议,在这个过程中,安德森教授的研究也由印尼扩展到东南亚其他国家和地区,理论和方法上也一直在回应批评和研究实践中发生改变。这些研究力图打破所谓"东南亚研究"的僵硬框架,呈现形形色色的殖民主义更为宽广的比较框架,在东南亚的架构内进行形式的比较;意在展现国家研究、严格意义上的区域研究和"理论"间的关联,以及它们在我们这段同质、空洞的时间中的集体嵌入。

本次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所讲座以"民族主义研究中的新困惑"为主题,分为两讲。第一讲总的讨论民族主义研究中面临的一些新的困惑;第二讲讨论泰国华人移民的状况及其认同上的悖论。

转载本文须获取主办机构(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所)许可。


本尼迪克特·安德森

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所系列讲演之二

东南亚华人认同的悖论

 

汪晖:谢谢大家参加人文与社会系列讲座。今天是本尼迪克特·安德森教授在清华大学第二次讲演,第一次是关于民族主义研究的新困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东南亚华人认同的悖论,主要是以泰国柬埔寨菲律宾三个国家展开论述。最近安德森教授每年都有相当一段时间住在东南亚,主要是泰国,这些观点很多都是他最新观察。热烈欢迎安德森教授。

安德森:这次讲座请不要太认真,我可能会犯很多错误,尤其是我对中国不是很了解。疯狂的是泰国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的政治斗争,有很多不同的解释,政治学家们还不知道怎么说。

 我9岁时开始对福尔摩斯侦探故事感兴趣,他是英国文学中第一位著名的侦探,曾经抽过鸦片。他说过,寻找解决问题的线索时,不要关注那些你能看到的,而要观察那些你看不到的。我总对学生说,应该关注那些缺失的东西。记住福尔摩斯对我们是有用的。

在泰国,过去15年余的时间中,政治斗争越来越激烈和暴力,民众发动规模日渐增大。在红衫军和黄衫军发表的演说中,我注意到了一些东西,例如,他们用的语言都很低俗恶劣:第一位女性总理英拉被斥骂成妓女、傀儡,她的对手则被说成是爬虫、白痴、黑手党、同性恋、叛徒、间谍、腐败并且腐蚀他人、没教养没知识的受过教育的人、独裁者、男性器官,等等。

顺便说下,有意思的是一个现在不出现的词:Jeg。现在这是个比较温和的詈语。这个词原本用来指泰国的华人,但在过去的30到40年间,富裕的泰国中产阶级华人认为这个词带有侮辱的意味,因而希望用其他更高贵的词自称。在相对贫困的乡村,却还是能看到饭店招牌之类仍然在使用这个词,也没人觉得不满意。大约也是30多年前开始使用的一个词是--尤其是在学生和知识分子这些人群中,他们希望被称为Lijin(音),即华人的后代。这对泰国来说是个特别的名词,因为其他民族的后代都没有特称。

现在我想介绍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