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宗教

沈卫荣:西藏、藏传佛教的真实与传说(专访)

三联生活周刊2013.34
五世达赖以前,达赖喇嘛并没有任何足以号令全藏政治影响力。后来五世达赖到清朝朝贡,和中央建立了关系,又得到蒙古固始汗的支持,才慢慢兴起,开始有政治影响。宗教的发展没那么纯粹,宗教里面的斗争都很残酷。历史上的达赖喇嘛没几个活到成年的,所以他们转世的频率特别快。从五世开始到后来,只有十三世是真正掌握了政治权力的,这已经是到了民国时期了。

1984年,在南京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的沈卫荣开始随中央民族学院王尧教授学习藏语,从此进入藏学研究领域。1990年,他赴德国波恩大学主攻跨文化宗教和宗教史研究。在对藏学近30年的研究中,著述颇丰。关于藏传佛教的起源与历史、它与汉地与印度之间的关系,西方"西藏热"是如何兴起、其本质又是什么,如何看待国内现在的"西藏热"等等,沈教授为我们做了一个细致深入而又视野宽阔的解答。

苯教、佛教与教派

三联生活周刊(记者李菁):在佛教传入西藏前,西藏本地的原始宗教是苯教。苯教与藏传佛教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沈卫荣:长期以来有学者认为,所谓苯教实际上就是佛教,它本来就是从西域--大食,藏文叫Staggzig--传过来的。它比后来认为正宗的佛教更早传到了西藏,被称为Bonpo,翻译成"苯教",实际上它也可能就是佛教。松赞干布时期佛教开始兴起,苯教就被当成了佛教的一个对立面,有很多冲突。苯教究竟是佛教,还是土著宗教,现在还很难说。大部分人,特别是苯教徒,认为苯教跟佛教是不一样的,它们是另一个传统。但到现在为止,苯教所遗留下来的东西大多跟佛教是一样的,所以也很难说是另一个宗教。但西藏的历史书上都这么说:佛教兴起跟苯教产生冲突,所以吐蕃赞普们,喜欢佛教的就拼命发展佛教,苯教徒出来作怪,引起冲突,甚至最后导致了"朗达玛灭佛"。

三联生活周刊:你认为,是否真正发生过"朗达玛灭佛"?

沈卫荣:灭佛运动也不能确认是否真正存在过。因为我们现在见到的这些史书都是很后来的人写的,以前如何真的不知道。我们在敦煌的古藏文献里没看到文书说有灭佛这样的事情。从现在的研究看,灭佛至少没有像我们焚书坑儒,把东西都烧掉,藏传佛教前弘期,也就是灭佛以前的佛教文献都留下来了,在藏文的《大藏经》中还都保留着。所以说灭佛运动时,寺院被拆了,佛经都烧了,喇嘛都还俗了,看来很靠不住。

后来又说"朗达玛灭佛"以后,有100多年是西藏历史上的黑暗期,佛教都没有了,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样子的。那段时间是藏传佛教后期传统形成非常重要的时期。藏传佛教后来都变成密教了,而密教都是从这时候传过来,整个密教的传统都是在那时候形成的。有个美国学者甚至别出心裁地把这段时间称为西藏文化的"文艺复兴"时期,而根本不是什么"黑暗期"。但这个还需要更多的研究。

三联生活周刊:苯教现在西藏还是很流行吗?

沈卫荣:苯教现在不特别在西藏本土流行,因为西藏也是分区的,卫藏,东边原来分两个区,一个安多,一个康区--安多现在是青海和甘肃,康区现在是四川和云南。苯教现在比较多的是在青海和甘肃,四川和云南也有,西藏本地反而很少。

三联生活周刊:藏传佛教内部还有很多教派,不同教派间主要是以地域来划分,还是其他因素?

沈卫荣:最初,印度传过来的这些教法,有一派一派的传承,比如萨迦派的就信"道果"的修法,噶举派信"大手印"的修法,宁玛派信"大圆满"的修法......有大概七八个这样的传承。原来只有不同的传轨之间的分别,而没有明确的这些派别之间的分离,不是说噶举派跟萨迦派一定没有关系,萨迦派就一定跟噶当派--后来变成格鲁派的有差别,它原来只有不同的教法传承的差别,后来才慢慢形成这种所谓的派别的。

实际上粗分就是两大派:旧派和新派。旧派就是宁玛派,也就是红教;新派分了很多派。实际上不管旧派、新派都是密宗,旧派就是旧译密咒,就是早期翻译的密教文献,而宁玛本身就是古老的意思。宁玛派从其文献翻译的时间可以说是最早成立,它们是在朗达玛以前就翻译密教的经典。但它也可以说是最晚成立,因为,它真正成为一个教派,有自己的寺院是很晚的,17世纪的事情。

新派就是新译密咒,新派就是新翻译的密咒,普通认为是从后弘期大译师仁钦桑波才开始的,其下有萨迦派、噶举派,也就是俗称的花教、白教。白教里面还有很多派,噶举派里面曾经有八个支派,例如噶玛派,而后者又有黑帽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