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宗教

沈卫荣:解析国际背景中的西藏问题(《欧洲时报》访谈)

沈卫荣:解析国际背景中的西藏问题(《欧洲时报》访谈)

Black Narcissus 关于喜马拉雅山的另一种幻想

欧洲时报 http://www.oushinet.com/news/europe/caee/20150819/202761.html
中国从来就不是一个唯由汉人组成的国家,而是一个由多民族、多元文化组成的国家,所以海外华侨的概念应该也不只是指旅居海外的汉族同胞。尽管在西藏问题上,海外藏胞目前与中国政府站在完全对立的立场上,但海外华侨切不能因此而排斥他们、与他们严重对抗,相反应该理解、尊重、善待和团结他们,他们也是我们的同胞兄弟。

转世从来就不只是宗教问题

《欧洲时报》:达赖喇嘛近年来在转世问题上言论多变,您是如何看待各种"转世说"的?

沈卫荣:事实上,达赖喇嘛在其转世这个问题上举棋不定,甚至出尔反尔,这并不是近年来才有的事情,而是由来已久了。记得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开始学习德语时曾很偶然地在德国著名的《明星》(Stern)周刊1979年出版的一期上读到了一篇与达赖喇嘛的访谈稿,题目就叫"我是最后一位达赖喇嘛"。当时觉得很惊讶,就很认真地读了,还把它当作业翻译成了汉文,但现在已经记不太清楚具体内容了,只记得他说过他将是最后一位达赖喇嘛了,他宁可转世为一株小草、一块石头,也不想再回到这个世界上来了。

据说达赖喇嘛的这个说法在当时的流亡藏人社团及其支持者中间引起了不小的恐慌和非议,使得他不得不很快又改变了看法,表示他依然还要再回到这个世界上来。有人对达赖喇嘛要自动停止他的这一转世系列提出非议的一个重要依据是,按照佛教有关转世的理念,转世活佛不是自己随便可以决定要或者不要再回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今天我们已经习惯于称呼西藏的转世喇嘛为"活佛",以至于常常忘记这些转世喇嘛事实上并不是"活佛",而只是菩萨的转世。达赖喇嘛和西藏其他许许多多的转世喇嘛一样,他们都是观音菩萨的化身,而不是活着的佛。佛不生不灭,涅槃成就法身后就不再回到这个世界上来了,只有菩萨虽然已经具备了成佛的条件,但是为了普度众生而自愿留在轮回之中,并发愿轮回不空,誓不成佛。

西藏是观音菩萨的化土,观音菩萨对于西藏佛教信众们的意义甚至远远超过了观音菩萨对于汉人和其他东亚各族众多大乘佛教徒们的意义,所以西藏的大部分转世活佛实际上都是观音菩萨的化身。从这个角度上讲,他们和达赖喇嘛的地位和意义是平等的。自然,今天的西藏还不是一个人间的净土,于整个轮回世界中受苦受难者依然不计其数,作为菩萨化身的那些转世活佛们自然还不能就这样离开这个悲惨世界,所以达赖喇嘛后来经常说他还要回到这个世界上来的。

当然,菩萨发愿"轮回不空,誓不成佛",并不是说某一支菩萨的转世系统必须永远地存在下去。活佛转世制度本来就是藏传佛教特有的一个创见,它并不见于世界上其他佛教传统中。尽管只要世界上还有人在受苦受难,菩萨就必须回来救苦救难,但这并不是说每个菩萨都必须是转世活佛。就像观音菩萨有千手千眼一样,他的化身同样可以不计其数,他可以随化机的各种特殊需要而随时应变,以各种不同的身份和面目化现于世间,救度众生。从这个角度上说,如果达赖喇嘛不愿意再转世为达赖喇嘛,或者说他更愿意转世为女人、西方人,甚至小草、石头等等,这也并无不妥,作为观音菩萨的化身他可以以其他种种不为人知的不同的面目和身份回到这个世界上继续普度众生的。

令人遗憾的是,达赖喇嘛该不该继续转世的问题从来就不只是一个宗教的问题。毋庸置疑,多年来达赖喇嘛一再改变他对自己是否继续转世和如何转世的看法是受到了现实政治的影响。在当今全球化背景下的十分国际化的西藏局势中,达赖喇嘛不只是一个宗教人物,而且也是一个有巨大影响力的政治人物,他的继续存在和以何种形式存在对于西藏问题今后的走向都具有巨大无比的影响,所以他是否继续转世、如何转世的问题举足轻重。迄今为止,达赖喇嘛提出的种种方案不但引发了来自各方的激烈反弹,而且实际上他自己最终也未能拿出一个让他自己觉得满意的解决方案。所以,达赖喇嘛是否继续转世、如何转世势将继续成为今后西藏问题中各方激烈争论的一个焦点。

"西藏热"的火爆与消退

《欧洲时报》:达赖在欧洲受到欢迎,这或许与藏传佛教或者说西藏文化在欧洲受追捧有密切关系,请您分析一下欧洲"西藏热"的主要原因有哪些?

沈卫荣:达赖喇嘛在欧洲受到欢迎是由来已久的。欧洲,或者说整个西方,出现的"西藏热"的高潮应该是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在我看来,现今欧洲的"西藏热"已经开始进入尾声了,最近世界各地为达赖喇嘛举行的盛大庆生活动看起来有点像是达赖喇嘛的隆重谢幕。与当年大量西方人狂热地追捧达赖喇嘛、追捧西藏相比,今日欧洲的"西藏热"显然已经风光不再,这是我在柏林住了一整学年所得出的一个很突出的印象。九十年代初我在德国所见到的西方大众传媒和各种政治、学术机构热衷于宣传西藏和藏传佛教文化、组织与西藏有关的各种活动的热烈、火爆场面于今好像已经不多见了。

相反,与德国同事、朋友们的交谈当中常常能够听到他们对于达赖喇嘛本人的批评声音,也见到一些原先十分支持达赖喇嘛的官方和半官方机构现在明显地改变了方向,一些宣传西藏文化、支持西藏的民间组织因缺乏当初的热情和财政支持而变得十分的萧条。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曾有一对奥地利夫妇化名发表了一部题为《达赖喇嘛的阴影》的书,对达赖喇嘛和藏传佛教做了尖锐的批评和无情的嘲讽,被当时人目为疯狂。而去年又有一位德国的中学老师出书,对达赖喇嘛的个人品质和他的思想、作为提出了十分尖锐的批评,却获得了不少掌声。世间的事情大概都是这样潮起潮落,最精彩的戏剧也终有落幕的时候。

当初西方世界出现空前的"西藏热"的主要原因是西方需要一个可以作为他们自己的比照的"他者",他们视野中的西藏并不是一个真实的西藏,而是一个想象出来的、虚拟的西藏(Virtual Tibet),它集中了后现代西方世界所渴望的所有美德和理想,它是一个神话般的世界,是香格里拉。与其说西方人关心的是西藏,倒不如说是他们关心自己的前途和理想。他们对西藏付出的异乎寻常的热情有一大半是对他们自己的一种理想的追求,与现实的西藏关系并不大。当今"西藏热"的消退并不是说他们不再如此热情地追求他们自己的理想了,而是目前他们对现实的最热切的关注点开始转移了。本世纪以来,世界政治、经济形势的迅速发展和变化迫使他们不得不减弱对一个脱离现实的"乌托邦"的热切追求,而变得更加务实、实际起来。例如,二十五年前我来德国留学时的中国与今天的中国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面对一个不断强大的中国,从现实政治和利益的角度出发,西方世界也自然会改变他们对中国的各种看法,并全面调整他们与中国的各种关系。在这样的背景下,他们对西藏的关注和热情自然也会受到影响,"西藏热"的消退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作为一个热爱西藏、热爱西藏文化的藏学家,我只能希望他们不会从一个极端而走向另外一个极端,因为关心和热爱西藏和西藏文化本身是一件十分自然和极其有意义的事情。

达赖只需顺水推舟

《欧洲时报》:在您看来,达赖喇嘛在向西方宣传怎样的一个西藏?众多国内学者用谎言、欺骗来形容他,您怎么看?达赖喇嘛的个人宣传在"西藏热"的过程中是否发挥了强有力的作用?

沈卫荣:在我看来,西方之所以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掀起了一股世界性的"西藏热",其主要原因并不在于达赖喇嘛向西方宣传了怎样的一个西藏,而是西方人自己被他们自己设计的一个理想的西藏而陶醉,在这个虚拟的西藏中就连达赖喇嘛本人也不过是一个道具,或者说不过是一位如西方藏学家所称的"香格里拉的囚徒"。从中西文化交流的历史来看,西方人需要一个怎样的东方,这通常并不是由东方人自己决定的,而更多是由西方人当时所处的时代的需要而决定的。我们不要忘记达赖喇嘛在其流亡生涯的前二十年实际上很少得到西方世界的关注和支持,这并不是说达赖喇嘛当时不希望得到西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