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政治

莫罕、奥兰德:反思左翼、进步、全球化等概念(上)

莫罕、奥兰德:反思左翼、进步、全球化等概念(上)

奥兰德与莫罕

台湾《立报》2012.5.10
新当选法国总统Hollande与法国哲学家Morin对话。自密特朗于1981年当选以来,社会党睽违政权已久,左翼的声音相对消沉。欧兰德带领左翼重新取得执政权,究竟他本人有哪些新的理念或作为是可以被期待的?本篇访谈完成于总统大选第一轮和第二轮投票之间
标题

哲学家与总统的对话--左翼、进步、全球化等概念的重新省思(上)

访谈 图鲁昂Nicolas Truong   翻译 林深靖

5月6日,欧兰德(François Hollande)当选法国总统。自密特朗于1981年当选以来,社会党睽违政权已久,左翼的声音相对消沉。欧兰德带领左翼重新取得执政权,究竟他本人有哪些新的理念或作为是可以被期待的?本篇访谈完成于总统大选第一轮和第二轮投票之间,与欧兰德对谈的是法国大哲艾德嘉・莫罕(Edgar Morin)。莫罕的著作涵盖科学、哲学、社会学,是近30年来最受瞩目的法兰西知识分子之一。

何谓左翼?

问:首先,请问你们怎么看待「左翼」这个概念?

●莫罕:对我而言,首先要回到19世纪的三个左翼源头,亦即无政府、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在历史上,这三个概念曾经有过撕裂和冲突。共产主义的理念消沉了,或退化为史达林的版本,毛泽东的版本;社会主义则朝向「社会-民主」的趋向,并逐渐枯竭;至于无政府主义,它一向相当孤立,被挤迫到激进左派的一个小角落。于今,我们要谈左翼,必须重新消化这三个源流,并将它们重新连结起来,以利于寻求个体的全面自由发展、寻求更美好、更具有博爱精神的社会。除此之外,我还要增加第四个源头,一个比较新的源头,也就是生态:我们的未来有赖于大家共同努力来维护大自然以及我们人性的自然。

●欧兰德:你所提到的这三个源头的确曾经受挫、枯竭,但是,于今仍然鲜活。相较于19世纪的年代,当前社会主义这个大家庭于应当承担更大的责任,因为它有机会取得执政的权力。当它有机会取得国家最高权力以实践其政治承诺,或是在地方取得当政机会,它的责任就更为重大。左翼必须要有广阔的视野,除了成就共和的企图之外,必须敢于展开更大的征战:让民主比起市场更为强大,让政治的确可以重新取得对金融的控制,同时也可以掌握全球化的走向。

左翼必须开大门走大路,想像新的政治的可能。我认为,「进步」还是可能的,进步的未来,对于未来的世代而言,毕竟还是实践的源泉。人性还是在发展当中。我们不仅要有能量去诠释历史,同时也要能够创造未来。也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视野之下,我展开竞选总统的计画:我自己定位为承继者,同时也是创新者。

问:关于密特朗这位前社会党总统,在他任内(编按,1981-1995,当时法国总统是一任7年,后来才缩短为5年),死刑取消,雅皮(yuppies)崛起,新书不二价,贝纳・塔皮(编按,Bernard Tapie,当年是商人从政成功的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