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宗教

孙昌武:杜甫与佛教

东方文化2005.4
杜甫本是坚定信守儒家传统的人。而实际上他又兼容佛、道二教,在创作中更多方面受到佛教的滋养。这当然与唐代佛、道二教发展到鼎盛的思想文化环境有关系,而从更广阔的角度看,则明显体现了佛教在中土发挥影响的深度和广度。
孙昌武 杜甫 佛教

"文化大革命"期间,郭沫若的《李白与杜甫》一书[1], 被认为是典型的"影射史学"、"遵命文学"著作,后来颇受讥评。实际如郭沫若这样大家的著作,其中包含许多有价值的成分,是不可轻易地否定的。比如其中论及杜甫的佛教信仰,就根据翔实资料,提出了一些很好的意见。"文革"之后,吕澄发表《杜甫的佛教信仰》一文[2],对于杜甫与佛教的关系进行了客观、深入的论证, 这在当年古典文学与佛教关系研究中则是具有开创意义的文章。而关于佛教对杜甫创作的影响,日本著名汉学家、也是杜甫研究权威吉川幸次郎也曾一再强调过。他指出,杜甫那种为民请命、不畏牺牲的品格,正是发扬了大乘菩萨济世度人的精神;而就杜诗的创作艺术,他又说:

杜甫所处的唐代与关汉卿所处的元代,正是中国史上与外国接触最多的时代。耳闻目睹异民族的生活方式,促进了中国人对新的美的探求之心。而杜甫首次给唐诗注入如此丰富的幻想力,也正是得到了从印度传入的佛教经典的无意识的启示。[3](P212)

这里并没有就杜甫与佛教关系展开具体说明,特别是没有论及当时正在兴起的禅宗对杜甫的影响,但强调杜甫的创作成就与接受佛教有关系,则是有见地的。

古往今来众所周知,杜甫本是坚定信守儒家传统的人。他以儒家忠爱仁义之道立身,是在诗歌创作中贯彻儒家"诗教"的典型。而实际上他又兼容佛、道二教,在创作中更多方面受到佛教的滋养。这当然与唐代佛、道二教发展到鼎盛的思想文化环境有关系,而从更广阔的角度看,则明显体现了佛教在中土发挥影响的深度和广度。作为外来宗教的佛教在中国扎根,与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相交流,相融合,发展成为中国文化的一大支柱,在杜甫身上得到了有力的印证。

中唐诗人杨巨源有诗说:

叩寂由来在渊思,搜奇本自通禅智。王维证时符水月,杜甫狂处遗天地。[4](P3717)

这里说的是诗、禅一致的道理,而用王维、杜甫作例证。王维被称为"诗佛",是唐代诗人中信仰佛教、接受佛教影响的典型代表。杨巨源的诗表明,在唐代某些人看来,杜甫的创作与禅也有密切关联。但是如果具体考察王维和杜甫的情况,虽然两个人与佛教都有密切瓜葛,同样受到佛教熏染甚深,但基本思想倾向不同,信仰的心态和表现也不相同,在创作中的体现更有很大差异。而这些却正表明禅宗影响文坛的广泛和深度。

杜甫出生在"奉儒守官"的官僚家庭。晚唐人孟棨即曾评论说:"杜逢禄山之难,流离陇蜀,毕陈于诗,推见至隐,殆无遗事,故当时号为'诗史'。"[5](P15) 后来"诗史"这个概念几乎成了评价杜甫的口头禅。这个概念确也相当精确地表明了杜诗丰富的社会内容和积极的现实精神。宋人重理学,不只强调杜甫的诗富于"美刺比兴",更突出他作为体现儒家道德理想的人格。著名的革新政治家王安石有诗说:

吾观少陵诗,为与元气侔。力能排天斡九地,壮颜毅色不可求......吟哦当此时,不废朝廷忧。常愿天子圣,大臣各伊周。宁令吾庐独破受冻死,不忍四海寒飕飕......惟公之心古亦少,愿起公死从之游。[6]

王安石是革新政治家,他特别表扬杜甫的忠爱之心、济民之志,也确实捕捉到了后者思想和创作的基本精神。

杜甫早年和王维一样,身处"盛世",这却又正是朝政日趋腐败、社会矛盾丛生的肇乱时期。但他不是像王维那样回避面临的矛盾去度过优游自在的官僚居士生活。他以仁民爱物为心怀,以致君尧舜为职志,汲汲世用,奋斗不息。他仕途坎坷,又遭逢"安适之乱",流亡逃难,以至混迹于难民之中,漂泊西南,流落江湘,直到困死在一叶孤舟之上。但人生苦难没有使他颓唐消沉。他的精神在患难中更得到升华,他的创作也结出了更丰硕的果实,终于成为一代"诗圣",彪炳史册。

儒家的仁爱忠义观念和积极用世精神构成杜甫世界观和人生观的核心。而他又受到佛教的相当深刻的熏染。这不能简单地用他受到佛教"毒害"或"蒙蔽"作解释,也不能单纯看作是他的迷误。实际上,当时新兴的禅宗乃是佛教中的革新运动。它的肯定"自性清净"、主张"自性自度"、张扬主观个性的宗义,体现着具有先进意义的思想潮流。对于杜甫这样热心于精神探索的人,这一强大的思想潮流不能不引起重视和同情。对于道教,杜甫也曾热心探索过,曾经求仙访道,此不俱论。而对于佛教,他则一生中始终保持着持久的热情,而且佛教对他的思想和创作确实也产生了不容忽视的作用。从总体看,佛教固然带给杜甫某些消极影响,但他却能够汲取佛教特别是禅宗的积极成分,给自己的思想和创作增添许多新鲜内容。这对于他个人来说,也从一个侧面显示了精神世界的精深博大;作为历史现象看,则具体体现了佛教在当时思想、文化领域所发挥的积极作用,以及当时思想领域统合"三教"的大趋势。

杜甫晚年在夔州作《秋日




Xoops 苏ICP备10024138 | © 06-12 人文与社会